<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二百二十二章 击溃
    裴子云却面无喜色,相比之前,区区一块木板,就能隔离一半以上伤害。

    “再射!”

    “咻咻、噗”声不断,箭矢急促阵雨一样洒落,这次由于靠近,飞溅出一片血花,劲矢穿透木板,伤及后面的人,顿时一片惨叫倒下。

    但这时已经进一步靠近着木栅栏,贼首披着甲,持着一把长刀,大声:“冲,继续冲,谁也不许后退,敢后退者杀!”

    不仅仅这样,贼首嚎叫着继续冲上去,这样悍勇,激起贼兵士气,他们持刀声嘶力竭吼叫,狰狞扑过去。

    “三射!”这时不过十米了,只听“噗噗”连声,这次箭矢再也不是薄木板能抵抗,前面倒下了一片。

    “杀!”十米不过瞬间,这时已有几人扑到了墙前,就要翻身爬过。

    蔡远振大喝道:“放矛!”

    “哗”整齐声,弓手撤退,长矛兵将长矛放下,在栅栏早留下的空隙间,一排森寒的长矛落下,闪着寒光。

    “刺!”

    长矛刺去,贼兵冲上去,顿时一片血雨,矛尖上血淋淋。

    “侧翼,放箭!”

    “咻咻、噗”正面对上了长矛,木板就无用武之地,大半丢了,但是这时,两侧箭和雨一样落下,顿时一片惨叫。

    “不许退,继续上!”方济在后面看的清楚,怒吼着,手一挥,老三方统虽受了伤,这时穿着甲,率着一队老兄弟,在后面督战。

    “杀,杀,杀!”贼兵分成几块,杀了上去,有的甚至直接撞上栅栏,木栅栏到底不是石墙,隐隐有着震动。

    “绕上去,四面进攻,我们人多,同时压上去。”

    “看官兵怎么守!”

    方济呐喊的说着:“鼓声未止,不得后退,敢退都杀了,冲不进也不急,取袋子装沙填高。”

    “沙滩上到处是沙子,垫到栅栏下,我们爬上去,一人高的墙,一冲一跳就进去了。”

    一阵喧哗,就有海盗扛袋挑沙,拼命丢了过来。

    “贼将反应不俗!”土丘上,裴子云淡淡命着:“不过你就一千五百人,刚才这几分钟,就死了五十,现在你能坚持多少时间?”

    “射!”

    又一阵箭雨倾泻,空中皆是破空呼啸声。

    “刺!”

    栅栏早留下的空隙间又一排矛尖刺出,只是一片惨叫,但是也噼啪连声,有不少矛断了。

    “继续上,不要停!”

    眼见着沙袋丢的高了,一队贼人暴喝,拼命一冲一跳,果就翻了过去。

    营中早有准备,只见队列进退交错,刀光似雪落下,顿时一片的血花,各种断体残职喷瀑一样飞溅出来。

    这一队贼兵,几乎是一瞬间就被斩杀。

    方济不惊反喜,只要冲入营地,拼人命,自己一千余人,怎么都不怕消耗,当下喝着:“再冲进去。”

    又一队一冲一跳翻了过去,落到了营内。

    这时裴子云已穿上了甲,蓦发起了攻击。

    “束缚!”

    “蓬!”

    扑入的一队贼人,立刻觉得全身一滞,生死关头,哪有这停滞的余地,只见着余下刀矛齐上,只听“噗噗”连声,长矛刺入,顿时这些人又变成了靶子。

    杀死他们的瞬间,裴子云只觉得心一闷,几乎要吐出血来,这时斗转星移一动,恶闷感才消去。

    “这是怎么回事?”方济问着。

    “是道法!”一个道人说着:“不过这并不是坏事,敌人肯定就这点兵力,连对方主将也不得不上阵了。”

    “继续扑进去,这样道法用在战场上,哪怕是千人战斗,反噬也很大每个士兵都燃烧着生命和体魄战斗,他是在压制所有人的生存机会。”

    “杀!”贼兵又有二十多人冲了进去。

    “杀!”裴子云冷笑,面沉如水,用在束缚群体敌人,反噬大,但用在自己身上呢?

    “风体云身!”

    速度顿时快了几成,化成了一个闪光,剑光陡交织,闪烁中乍明乍灭,所有人都是一呆。

    “呃……啊……”七八个人发出可怕叫号,身形一晃,扭曲着栽倒,鲜血和内脏扑了出去。

    “继续冲入。”这次不需要道人说,方济平静命令传出:“你就算再强,看你能坚持几队?”

    这情况,似乎就是昨天夜里的翻版任凭你多精锐,都给人数淹没。

    高空看去,只见洪水奔流,不断的冲入,两方面相互刺斩劈戳交错,喷涌出大片血泉,浸透了营地。

    几番抵战下来,贼军几度退整复来。

    “束缚!”突一声断喝,扑入的阵列大乱,水师整齐进退而极有章法,前后交错挥斩,不给敌人任何喘息之机,瞬间又一批斩杀当场。

    “混蛋,这是第几次了?”

    可这裴子云毫不所动,所到之处暴出连连血花,一旦危急,就使着道法,被束缚的人虽怒吼着震开,但这一二个呼吸,就一阵飞矢甚至一排长矛刺去,顿时立刻毙命,如此反复几次冲杀,在营地前的贼兵终忍受不了巨大伤亡转身溃退。

    “不许退,继续上!”老三方统全身披甲,率领着督战队怒喝一声,踏步上前,只见寒光闪动,刀光错落,数个贼兵立刻斩杀,号角急促,督促着贼兵又扑杀上去,但方济却脸色铁青,他清楚,自己高压快到临界点了。

    “不可能,他怎么可能坚持到这样久?”道人也惊呆了,方济看了一眼这无用的道人,恨不得杀了。

    “束缚!”又一下灵光闪过,“噗”一下,裴子云突一下闷哼,鼻中流出了鲜血,一个贼人见着机会,大喝一声,一刀砍去,裴子云一闪,竟然迟钝了一下,破开一个口子,虽这贼人立刻被亲兵杀了,但方济大喜,命着:“再冲一波,敌人力竭了!”

    “我是力竭了,可是我又不是没有底牌。”眼见着横错交抵的敌尸在脚下堆成个小坡,营地内外至少有三百余敌人尸体。

    “最重要的是,坚持了半个时辰,敌兵已经被我带动,疲惫了。”

    人披甲不过能战斗二十分钟,贼兵反复冲锋,也不能持续半小时,这就是为什么古代攻城,要一波波上的原因。

    “杀!”这时官兵的号角吹响,令整个战场都一停。

    营内搭的木门打开,一批批士兵涌出,这时栅栏似乎有着机关,外面强推不开,但里面有粗绳一拉,一片就倒下,这些人立刻杀上。

    只见这些士兵怕有四五百都列阵而出,刀光一片,冲上去的贼人一时收不住,狠狠撞在礁岩上一样,刀光落下,喷薄鲜血,人肢飞溅,随后潮水一样压了过去,只一当面,近百贼人就砍杀。

    这下连督战队也禁不住,靠近的贼人本来力竭,也只是一股气撑着,这时反转,再也禁不住,呐喊一声,就向后逃去。

    “不许逃,不许逃!”老三方统知道不妙,扑了上去砍杀,想着阻止,就在这时,一个贼人高喊:“三当家,快逃……”

    一个倒地贼人发出濒死的呼叫,方统一看,是裴子云扑了上来,蓦向后退。

    剑光一闪,已经迅速扑至,方统是久于生死之间的悍匪,发觉自己逃不了,突呐喊一声,反身一击,意图和裴子云同归于尽。

    “铮!”火星暴射,刀崩开,剑直入,血光崩现,方统半声怒吼卡在了喉咙,化成了血喷出。

    “三当家死了,三当家死了。”

    这似乎是一个号令,贼兵都大声尖叫,个个连滚带爬向着沙滩逃去,是这样惊恐,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

    这时紧要关头,弓手虽已手肿,还是“咻咻”声不断,箭暴雨一样射去,顿时又跌了一批。

    早晨领队进攻的悍贼一个踉跄,看着胸口,透出了一支箭尖,喷出鲜血,摇晃着,沉重的身体扑倒草地上。

    “杀贼!”

    “杀贼!”

    贼兵拼命大叫,挤成一团,嚎叫往船逃去,甚至摔在地上,被同伴践踏上去,顿时一声凄厉惨叫。

    血花飞溅,浓烈的血腥气充斥口鼻,方济嘶声:“老三!”

    这时却受着最后一批核心的人拥戴,向着船逃去,就在这时,有人尖叫,回首一看,夹缝中,官兵的战舰在徐徐升帆,有条不紊的向海面开去。

    “官兵要赶尽杀绝!”方济立刻明白了意图,就一口血吐出,他隐隐明白,此战失利,老大老三战死,核心精锐尽去,哪怕自己逃了出去,这千里海疆,怕是再没有自己立足之地。

    方家完了,龙王旗号完了。

    “赢了,不过我们也伤亡不小。”裴子云抹了一把脸,结果满脸是血,只觉得全身都力竭了。

    不仅仅是体力,还是法力。

    “幸有斗转星移,硬是坚持下去了。”虽极辛苦,裴子云重重吐出一口气,露出了笑意。

    如果一开始伏兵就出,贼将也有些急智,怕是立刻收兵,只要有兵,失了根据地可以再建,那扫尾就麻烦了。

    就是忍着不出伏兵,让敌人判断错误,觉得再加一把力量就可击溃自己,才一层层扑上。

    终于自己疲惫了敌人,并且贼兵巨大伤亡也接近三成,这是任何部队接近崩溃的临界点,所以新锐一举进攻,立刻打垮了贼兵。

    现在眼见着追杀着逃兵,有组织对无组织,而且战舰驶出,这翻云覆雨几十年的倭寇,终于在自己手里,一朝覆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