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二百二十章 上岸
    “雨停了。”这时乌云散去大半,露出了夕阳,海风吹上来,裴子云脱下了甲叶,见着数处血口,虽有的拉长了,但不深。

    “祛恶露!”

    “甘露术!”伤口因不深,迅速愈合,变成了红线,裴子云重重吐了口气,看着寨里还有烟火,有人组织着扑灭。

    “刚才有雨,一切湿漉漉,没有油又不放任,倒也不怕点着。”裴子云立在山顶,高处向下看去,将整个岛屿都看的清楚。

    “看上去有一二百户人家。”

    “已经开垦了些农田了。”

    裴子云在怀中取出一个银壶,喝了一口酒,蔡远振过来,站到裴子云身侧,甲上也有伤痕,还有着一些血,是也受了伤。

    “蔡千户,你看岛屿打下了,倭寇离着剿灭又近了。”裴子云淡淡的说着。

    “是,裴大人,一切如您所料!”蔡远振说,脸上带着心悦诚服:“我们通过俘虏,已经发觉了倭寇的仓库,请指示。”

    “去看看!”裴子云随着蔡远振一路而行,很快到一个房间前,外面一道铁门紧锁,有二个伍长站岗。

    裴子云只看了一眼,就知道蔡远振的确归心了——门都没有打开,就等自己去开启,心里一热,暗暗感慨。

    剑光一闪,铁锁斩开,开门进去,见着都是一呆。

    只见里面一个个木架,堆满是金银,触目所见,耀花了人的双眼,蔡远振呼吸急促,喃喃:“这样多金银,咦,这些式样很奇怪啊!”

    裴子云目光一闪,见着金条两面漆有墨色,一面是“拾两”字样,一面是“常是”戳印!

    “这是扶桑的金条,重十两,成色九七金。”

    “这数下有二百根,二千两黄金。”

    “这是官银,五十两一个,有一百个!”裴子云翻开一个看看,就看见上面还有“银作局”三个字戳印。

    同时还有银砖,这就是民银了,裴子云随意行着,抚摸观看统计,最后粗粗估算:“这里黄金二千两,银库银砖和元宝二万三千两。”

    “碎银又有二万两左右。”

    “至于钱又有一万贯左右。”

    裴子云露出笑容,大笑:“蔡千户,你想不想升官?”

    蔡远振一怔:“想!”

    “想的话,这二千两金子,我上密折送给太子,保你一个正四品!”裴子云淡淡的说着:“余下二万三千两,大家分分!”

    “碎银和钱三万两左右,取一半充公,一半分给将士,人人有十五两!”

    “如何?”

    蔡远振躬身:“全凭解元公作主!”

    听着蔡远振的话,裴子云笑了起来,又问:“还有多少人可战?”

    “裴大人,战死一百二十,伤二百余,现可战六百。”蔡远振说到正事,立刻严肃的说着。

    裴子云听了,踱了几步:“倭寇也不多了,大破流金岛损伤最大的不是我们,是倭寇。”

    “你现在立刻将俘虏和百姓全数征发,俘虏搬运尸体,百姓搬运货物和煮饭煮肉——这些金子放在盒子里运到船上去。”

    “命士兵分班休息和值勤,吃了肉和饭立刻去睡。”

    “要倭寇偷袭怎么办?”蔡远振有点迟疑。

    裴子云笑了起来,指着岛说:“蔡千户,你看,哨岛、海战、流金岛,三破倭寇,敌人不多了,最多还有千人,而且也不是精锐——精锐在刚才死光了!”裴子云说。

    “而且敌人出海归来,也要时间,我们应该有时间休息,现在我们连连三战,将士已经疲惫,不能不吃,不能不睡。”

    “是,裴大人。”蔡振远说,带一些复杂心情,两人出了楼,自高处向下看去,山下林子中有着一条河流入了海里。

    “河,刚才我上来时就探查过!”裴子云指着下面的河流:“虽说是河,其实只是一个天然裂缝,直通海水。”

    裴子云指着:“我军已疲惫不堪,现在策略换了,本岛被夺,贼人的水可以靠雨,但粮食只有船上一点,吩咐下去,船全部沿河而上,能上多少就是多少,搁浅了也无所谓。”

    “我们有着地利,不能和敌人硬拼,占据关卡高处就可。”

    “我们上了岸,照样是军阵,但是敌人一辈子是海上,在船上或可和我们斗,上了岸就一团散沙。”

    “我们以堂堂正正之师,在岸上一举粉碎敌人!”

    “是,大人,我明白了。”蔡远振想了想,应声说着。

    这时一个营正,带一些欣喜上来,身上有着一些刀伤,只是不在意:“裴大人,刚才抓了一个管着粮草的头目,逼问出来,船上根本没有放多少粮草,说走的匆忙,没想到敌袭,想着直接对拼,因此粮食都还堆在寨子里,船上只有三日的粮草。”

    营正说的有点着急,呛了一下,又说着:“大人,我查验过了,山寨里果还有大把的粮食。”

    “哈哈,真天助我也,倭寇想必也没有多少水,无水无粮,看他们怎么死。”裴子云大笑:“至于攻到岸上,我们以逸待劳,且占据要地,他们来了,一举粉碎,不来就陷入了无粮无水,我们休息二三天,积蓄精锐,一举出海歼灭。”

    这些话真是鞭辟见血,蔡远振心悦诚服到了极点,沉默片刻才说着:“裴大人运筹帷幄,倭寇玩弄手心中,标下佩服。”

    “别拍马屁,现在迅速修整,安营扎寨才是正经,蔡千户,就按着我吩咐的事去准备。”裴子云说着。

    “是,大人。”蔡远振就安排人手,大战在即,竟带着一丝轻松。

    “快,快,”军士都大喊着,监督百姓拉船沿着河不断向上。

    “一二,一二,加油,一二,一二,加油。”

    两岸高处军士在搭建着寨子,安排着一些百姓砍木扎营。

    海滩上黑压压跪了一片,倭寇都绑着,时不时有一些士兵上前分别审问,将所知都报上去,几人在记录着。

    “快,搬运货物去船上,快。”一个个百姓被军士看守,将金银搬到船上。

    “烧火,做饭。”数个军士监督,大锅都是白米饭,还有人烙饼,滋滋声中,一个个香气扑鼻大饼制成。

    一锅锅肉汤煮起,咸肉小放了些,是调味,更多是杀猪,新鲜的肉炖,一队队的人吃着大饼、肉汤、肉块。

    “快,吃完就睡,不许喧哗!”有人高喊着。

    数个道人治疗士兵,大夫清理伤口,一些重伤严重由道人施法修复一些,不致命由大夫治。

    裴子云此时也在忙碌,用甘霖术参与治疗重伤。

    一个亲兵上前给裴子云端了一些肉和米饭:“大人,饭菜来了。”

    “好,沿海巡查的人安排至少二十人,一旦有消息,立刻放烟火!”裴子云也狼吞虎咽。

    “是,大人。”亲兵而去。

    忙到半夜,船已基本到了河道,营地基本完成,士兵大半睡着了,而百姓和俘虏还在忙碌,裴子云见着,低声:“派人盯住留心!”

    说着返身去了船上。

    此时厅里点了十几支蜡烛,通明彻亮,近百人都在等候,左右是百户和亲兵队长,抬着王命旗牌,左右二把交椅,是蔡远振和陈晋。

    裴子云趋步向首席,所有人都“啪”的行礼。

    “诸位起立。”裴子云说:“二位请坐!”

    众人归位垂手肃立,蔡远振和陈晋落座。

    “各位辛苦了,陈大人说说我们所得的银子。”裴子云淡淡的说着。

    陈晋站起来说着:“碎银二万两,钱又有一万贯左右。”

    “三万两是公款,分一半赏给什长和以下士兵,凡参战负伤者二十两,参战的十五两,没有搏杀的十两,战死者再抚恤三十两!”

    下面起了些骚动,这是前所未有的丰厚抚恤,有这样多银子,能生活不错了。

    “银砖和元宝二万三千两,我们分了。”

    “轰!”所有人都再也禁不住,喧闹起来。

    过了会,裴子云伸手按了一下,在场的人都静了下去:“副队正拿一百两,队正拿一百五十两。”

    这就是五千两。

    “副营正拿二百五十两,营正拿三百两!”

    这就是二千四百两。

    “副千户五百两,千户一千两!”

    “陈大人一千两、罗大人(亲兵队长)一千两,亲兵等于队正,全部拿一百五十两。”

    “这位大家陌生,我可以说,也是上面派来的,拿六百两。”裴子云拍了拍百户的肩。

    “余下一万两,五千给总督,五千归我,大家有没有意见?”

    “没有意见!”这时人人都脸发红,喝醉了酒一样醺醺,听了这话满堂都站起了身跪下:“谢大人赏!”

    突有着敲门声,裴子云转过首,听着报告:“大人,倭寇出现了。”

    “什么?”裴子云出门,这时天微微亮,远处海面上,隐隐见船靠近,有三十多艘样子,一艘船在试探着靠近。

    蔡远振看着裴子云问:“裴大人,现在怎么做?”

    陈晋不安说:“是不是唤醒士兵?”

    “唤醒一营,倭寇只是试探,不会大举进攻,再等等。”裴子云眼神盯着海面,一挥手,片刻,脚步声而起,士兵都是和衣而睡,这时个个林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