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二百十九章 平定
    “杀”

    刀枪剑盾冲在一快,血花喷薄,刺斩劈戳交错拼撞留在对方体内,几番战下来,官兵几度退下,贼军仿佛得到了鼓舞越发凶悍。

    “第五队,上!”

    “第六队,准备!”

    横错交抵的尸体,已城下堆成小坡,血浸透了墙,蔡远振这时反没有了任何表情,只是不断传达着命令,根本不给贼人任何时间。

    一队队的人冲了上去,阵中预备队位置已清空了一半,而核心处的声息却愈发静默下来,每次冲击,总能带去敌人一部分人,随着敌人的缩小,战斗也越来越惨烈血腥。

    “这才是真正的军队,这才是兵法。”裴子云看着这些,越是明白,无论是战术还是战略,都是在有空间时才可算计。

    但是一旦真正到了短兵交接时,其实只属一个——武器(火力)和人数!

    在这种交战情况下,就是拿人拿武器在拼,不断拿命来消磨,谁受不了,就失败了。

    突墙上一阵欢呼,敌人不过百人精锐,六个队轮流冲杀上去,已死了一半,终经不住崩溃了。

    “这些人绝对是军人!”蔡远振这时才恨恨的说着,一挥手又一队正扑了上去,甲叶随冲锋锵锵,一声大喝杀了上去。

    临死前的惨叫不绝于耳,一股股血雾雨水一样撒落,再接着,寨门打开了,顿时官兵欢呼声响成一片。

    “攻下了!”

    一个个匪贼杀死,看逃跑不了,一个匪贼跪下,哀嚎:“饶了我,我降了,我降了……”

    一个队正举刀就是一刺,怒骂:“你抵抗到现在,还想投降,杀!”

    一刀刺下,鲜血飞出,这人凄厉叫着,在地上爬动一会,才吐出了最后一口气。

    见大势已定,陈晋对裴子云兴奋的说着:“裴大人,此战告捷,倭寇根本之地就拔了,告知总督,总督想必大喜,连朝廷都有赏赐!”

    “不过现在,可以令受降了。”

    裴子云听了微笑不语,却对着蔡远振令着:“陈大人既有这话,就令着下面,降者不杀。”

    蔡远振冷冷看了陈晋一眼,暗骂:“这贼官!”

    却只得应着:“是!”

    当下有人传令下去:“降者不杀,降者不杀。”

    有这话,里面的抵抗顿时减弱,过了片刻,一个伍长报告:“大人,只有一府内的人仍力战不降,并且其中有着道人,我军士卒伤亡甚众,请大人指示。”

    裴子云听闻,笑了笑:“我们去看看。”

    当下在即在亲兵保护下,赶至观察,只见这府有匾“龙王府”,墙高而坚固,俨是一座寨内堡,怪不得仓促之间难下。

    又有着队正禀告:“据俘虏说,这是贼首率倭寇据守,有五十余人。”

    蔡远振就嚷着:“这有何难,都是死贼,我们成全它,收集油火,抛进去一把火烧了就是。”

    裴子云一惊,问着:“这办法如何学得?”

    “解元公有所不知,我们跟随皇帝打天下时,遇到顽固城堡,就是这样打。”

    “城不能这样吧?”裴子云观察着,随口问。

    “城内百姓多,不能这样,但这寨可不是。”

    “这寨里是没有多少百姓,可是你想想,这家伙号称龙王,十余年积蓄,是有多少?烧了岂不可惜?”裴子云望去,淡淡的说着。

    顿时蔡远振改变了主意,略动了动身子,狞笑:“那我们打进去。”

    “里面有道人,你们就这样硬打,却是不行。”裴子云说着:“给我穿甲,不需要重甲,轻甲就可以。”

    陈晋听了这话,起身说着:“解元公,你身为一军主将,岂可轻身犯险。”

    “不一样,你当是我随便说的?不是,是我思虑的结果,攻城时没有办法,但现在这坚府,就是鸡肋,不打不行,打了又要死上几十人,我们才多少人?”

    “别忘记了,外面还有舰队,必须保留些元气。”

    裴子云挥手说着:“不过我也不是全数冒险,我冲入后,立刻斩开门,你们见门开就涌入。”

    “是!”众人应着。

    百户上前一步:“愿和公子一起前往。”

    亲兵队长眉一挑:“我也是!”

    “你们就等在门口一起冲入,单这墙你们一次跳不上去,要是爬梯上去,这和攻打又有什么区别?”

    说着,甲已穿上,一声号令,军队中间裂开一条通道,裴子云直扑而上,抵达门前,整个身体蓦跃起,一脚踏上墙头,所有人都是心中大骇,这人全身披甲,跃上空中轻盈宛是狸猫,直上一丈半,这种武功前所未见。

    “这人是谁?”

    眼见这人扑入,剑光一闪,五六人就倒下,后面的方直脸色大变:“这人是谁?”

    “此人就是裴子云。”有道人仔细看了,大呼:“道术集中攻击,武人一起攻击,杀了他。”

    裴子云一剑刺出,一人刀斩下,剑只是一点,立刻一股异力自剑而上,顿时喷血而出,身影再一闪,“噗”一声,立刻杀了。

    突一群人迎来,其中一人穿甲,刀出鞘,人刀合一,刀声隐隐风雷,几乎同时,数个道人齐喝:“束缚、麻痹!”

    裴子云不管不顾,剑光陡交织,“铮铮铮”连声,眼见道术击中,众道人才大喜,突光华乍敛,风止雷息。

    人影分立,换了位置。

    “啊……”方直右颊裂了一条缝,肌肉翻起,可看牙床,鲜血流出,伤不重,却非常危险。

    “混蛋,你们这些废物。”方直怒吼着,回去一看,却见着数个道人一起吐血。

    “蠢货,你们忘记了,我有王命旗牌护身。”裴子云一声断喝:“我攻入前,已经请了王命,现在你们用道法攻击,就是直接攻击王命。”

    话还没有完,剑光和人一体,直扑了上去,方直大惊急退,但速度还不足,眼见着这个,方直呐喊一声,终激起了血性,不管不顾,长刀挥出。

    “铮铮铮”连声,方直终撑不住,后退急滚,剑光一掠而过,贴胸而下,胸衣裂开,一道血口出现。

    方直魂飞魄散,就在这时,两个倭寇武士赶至,怒吼一声,左右落下,冲势凶猛,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云身风体!”人似流光一掠而过,一个武士前冲,冲出三四步,重重摔下,还有一人砍了空,没有来得及转身,“铮”刀上蹦,空门大开,剑光再闪,人头飞起。

    方直趁此滚出数尺,“噗”一声,剑尖刺入了咽喉。

    “龙王死了,龙王死了。”周围的人看见这个,顿时呐喊,有些人崩溃了,连连后退,但有些人疯虎一样扑至,再也不管自己安全,不知有多少件兵器朝着招呼上去。

    裴子云尖啸一声,不退反进,所到之处,血光乍现,三人跌了出去,几乎同时,甲上一震,终于中了刀剑,划破了甲刺入。

    “中了又怎么样?”

    “我有甲保护,更能道法——有请王命返回!”

    “闪光术!”

    一团光爆开,十数人都睁眼看不见,剑光大盛,更是七八人跌了出去,敢死的人都瞬间死了,一时间许多人都心中一凉,裴子云急退,对着门栏一斩,铁栏应声而断。

    “轰!”门踢开,早准备的人呐喊一声,冲了进去。

    “杀杀杀!”

    大量士兵潮水一样涌入,而余下的人见着这个,终崩溃了,早在几刻钟前,他们还个个充满充满斗志,欲守在这里决战,但现在,人人奔逃。

    “兵败如山倒。”裴子云心中浮出这词,任你骁勇,败了,就无可奈何。

    “拿弓来!”裴子云只觉得身上火辣辣,却是数尺伤,仔细一看,破甲后不深,当下喝着。

    立刻有人奉上了弓。

    裴子云目光扫去,见着一个道人在急退,当下快速取出一根箭,张弓,弦一声崩响。

    “咻!”箭矢破空命中目标,只听“噗”一声,这是箭矢穿透血肉的声音。

    三十米处一个道人后心被箭透过,一声不叫,立时扑倒在血泊中。

    裴子云又取出一根箭,调着角度,辨别风向,又锁定一个目标。

    弓弦崩响。

    “咻、噗”

    鲜血喷出,一个道人才逃到一侧,箭破入脑透出,一些血白的东西带出,这道人发出一声惨叫,滚落在地。

    “我投降,饶了我!”一个道人跪地求饶。

    “咻、噗”

    周围的人都是叹服,这时府中尸横狼藉,鲜血淋漓,到处撒着兵器,余下的敌人已不多了,他们惊慌失措大叫奔逃,有的人还举着火把四处点火,意图烧毁一切。

    “放火者格杀勿论!”这些死硬分子,被一伍一队上前砍杀。

    “我投降,饶了我!”有的人实在走投无路,就算有射杀的例子,还是跪了下去求饶,陈晋低声说着:“解元公,似乎可以受降了。”

    众人都看来,静静等待裴子云的裁决。

    裴子云笑意,淡淡说着:“可以,把他们全部绑起来,一一审问。”

    “降者不杀,降者不杀!”听了命令,士兵高喊着,这话一出,整个府邸的敌人再无斗志,纷纷都下了武器,跪了下去,杀声渐渐平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