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二百十八章 攻寨
    风雨渐小,海面渐渐平静,倭寇船对附近很熟悉,没有风雨很快就寻到了目标,等船一对接,二首领迫不及待跳了过去:“老三,你怎么样了?”

    “二哥,你总算来了,你不知道,我差点死了。”三首领心有余悸,脸色还有些苍白

    听着,二首领对着身侧的人吩咐:“大夫来了么?赶紧为我三弟治伤。”

    “来了。”又一个大夫上前检查着。

    “三弟,现在这情况怎么样?官军去了何处?”二首领又急急问着。

    “二哥,现在我只剩八条船了,余下都没有了。”三首领叹着:“至于官兵,跟着我们大战一场,想必也损失惨重,之前他们也这样,战败了就逃。”

    二首领觉得有些不对,此人是方济,不到三十岁,身材削瘦,细眉,丹凤目,在三兄弟内一直是智囊,他就说着:“老三,在亲哥哥面前,你可别糊弄我,快细细把情况说了。”

    “损失点人不要紧,坏了大事就不行了。”

    三首领方统不好意思的拍拍腿,让周围人退下,细细说了,方济越听越觉得不对,起身几步,在甲板上站住,突脸色煞白:“快,来人,给我联系本岛。”

    集义厅

    方直正来回,这时传来了消息,连忙上去,第一声就问:“三弟怎么样了?”

    方济带着一些焦急答:“大哥,已接到了三弟了。”

    “大哥,这事稍晚一点再说,现在本岛还有多少人,我怀疑官军或已直扑向本岛了!”

    “什么?”方直大惊,就要说话。

    “魁首,不好了,发现官军,已到了本岛十里。”一个人扑了进来,高喊着。

    “什么?布防,快布防,老二你速速回来。”方直立刻命令着,又对着道人说着:“上次你们布的法阵,还可以用么?”

    “上次法阵是集中了全部的人才能用,现在道士只剩二成都不到,就算再启动也没有这样威力了。”道人也变了色,现在岛上除了百姓,只剩三百人都不到,这情况一下危急了。

    “不好,来不及了,敌人已登陆了。”又有一个小头目冲了进来,跪在地上禀报着。

    “集中到寨上,我们靠寨而守。”方直咬着牙命令,现在这点人要是分散到岛上半个时辰都不到全死光,现在只有据山而守了。

    又对着道士说着:“来不及发动阵法,我记得有着陷阱和火药,看见敌人来了就炸吧!”

    道人有点不甘,这些是用在裴子云身上,现在用在小兵身上,就浪费了,但是现在情况又没有办法,只得叹着:“好吧!”

    这时雨水渐小,裴子云站在船上看着岛,笑着对着左右:“真很美的岛。”

    心中就一动,这岛看上去有一百平方公里以上,比哨岛大多了,哨岛十几平方公里,住人都难,但这岛就可自给自足。

    见着舰上的士兵基本都食完了军餐——大徐军制,干粮、飧饭、咸肉。

    飧饭是将米煮熟曝晒,反复多次得到一些干米饭,食用泡软就可吃,咸肉自然不用说,虽味道不好,但补充盐和水,这时就命着:“蔡千户,杀上去!”

    “是!”蔡远振应声说着。

    号角声起,一艘艘船靠岸,跳板架起,脚步声不断向下,片刻传来了报告:“敌人没有反抗,退到山寨了。”

    “冲上去。”

    远处传来了零星杀声,裴子云和陈晋浑身几步攀上一处高位,见一处民居处厮杀着,就笑着:“贼人还不死心。”

    才笑着,突疾雷一样“轰轰”数声,似是连响了几声闷雷,接着一团极亮的火光传来,远远看去,谁家失火了一样,陈晋就问:“这是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

    裴子云对这个很敏感,也不由一怔:“问问发生了什么事?”

    过了片刻,一个队正回来禀告:“裴大人,这些贼人在道路上,一些要点填了火药,炸坍几处,伤了十几个。”

    话中并没有放在心上,行兵打仗,死十几个算不了什么,裴子云却一阵慌乱,在暗中看不清脸色,沉吟一会,说:“我们去看看。”

    话说这岛宽不过十几里,很快就抵达了,只裴子云身侧十几个亲兵,个个顶盔披甲,披着斗篷,举止中就有一股杀气。

    上了这处,只一看,裴子云就倒吸一口凉气,只见地下一个大坑,周围还有些炸飞的尸体。

    “这里埋了多少火药啊?”陈晋也不由称奇说着,火药威力不大,炸成这样自很罕见。

    裴子云摸了摸,感应了下,脸色不由铁青,暗想:“有道法痕迹,这不是针对小兵,是针对我。”

    “要是我冲上前,一不小心,就算武功再高,只怕都炸成粉碎。”

    “不过这对道人阴神第三四重就基本无效了,第三四重是通神,能以阴神的角度看待万物,鬼神和各种各样气机都可见。”

    “除非是道术掩盖,要不这埋下的火药,自有杀气盘旋,一近就可发觉!”

    “就算这样,也是大恐怖,还是有兵好,死多少无所谓,这就是道人万万不能及了。”

    武功要是单打独斗,天下第一高手都禁不住一围,本朝还没有,前朝有武林高手杀官,数省巡检联合,上万公人联合追捕,这人根本没有之机,结果流串数省,日夜不宁,再好武功都经不起这样磨,终死在一县巡捕手中(明有此案)。

    何也,朝廷富有天下,动员万人等闲,再强的道人和武者,只要落入法网,就算再机智再有力量,哪怕一千次胜利,只要一次就万劫不复。

    而朝廷哪怕一千次失败,只要一次胜利,就是真的胜利,这就是朝廷和武人道人的最大区别。

    这时见着对自己是大恐怖的火药坑,对军队来说就是毛毛雨,不就是炸死了十几个人?

    心里越是感慨和自省,不过这时不及多想,前面已经报告:“围住了敌人了,在山寨!”

    当下就连忙上去。

    只见山寨处,官兵一一布阵,而山寨上到处是乱哄哄声音,贼寇在墙上跳上跳下着,裴子云冷冷看着,认真估算。

    这时蔡远振上前,脸色稍有点严肃,又有些放松,指的说着:“贼寇似乎没有想到自己会被攻打,山寨建的并不严密。”

    “也没有滚石,金汤这些,弓箭有几副,也不多。”

    裴子云点首,海上容易潮湿,弓弦一湿就松了,除了官兵特别保养,基本上没有弓箭。

    “只是我看见里面似乎有二队人不对。”蔡远振指着东面墙上说:“大人看,这队人似乎有着章法,不似平常倭寇。”

    “西面一队是倭寇,但也看上去很是凶悍。”

    “或是济北侯和真倭寇。”裴子云暗暗想着,只问着:“能不能攻下?”

    “这两队人不多,看上去加起来不过百人,可以强攻下。”蔡远振立刻应着。

    “那就先劝降,不听,立刻攻下。”

    “是!”

    片刻,一个大嗓门上前,奔到离山寨一百步距离停了下来,高呼:“寨上听着,我乃朝廷队正,奉裴大人和蔡千户之令告知尔等,你们要是立刻降了,可以免死,如敢顽抗,鸡犬不留!”

    就在这时,一箭落下,虽没有中,但摆明了态度,裴子云冷笑:“不见棺材不掉泪,杀进去,鸡犬不留!”

    “是!”蔡远振应着,一挥手。

    立刻就有刀盾手掩护在前举着盾,甚至抬木板和几架长梯上来,弓箭手紧跟在后,才靠近,就听着弓弦一片响声,“咻咻”落下,但尽落在木板和盾牌上,接着,就是自己方面号令:“射!”

    敌人箭矢未完,又是弓弦一片声,箭矢雨一样,朝墙落去,一部分是射墙,一部分就是直接抛射。

    事实上抛射威胁更大,就是高高射下,落入山寨中,顿时一片惨叫声。

    其中就有几贼不及挡,就中箭了,他滚在地上拼命挣扎,血不断流出来,染红了墙。

    “全部抛射!”见着自己方面的人已经靠近墙,蔡远振立刻命着,直射很容易射到自己人,但是抛射就全部落到寨里,可以把赶上来的敌人射杀。

    一片箭矢洒过去,就连裴子云只听见阵阵“笃笃”响,已经里面连绵的惨叫声,又见着弓手开辟安全区,士兵就爬了上去。

    不由问:“这木板和长梯怎么来?”

    “木板每个船上都有,备用修补船舱,长梯是跳板的一种。”蔡远振回首解释了一句,又立刻指挥:“冲上去,冲上去了。”

    但是,这时一队人扑了上去,训练有素,甚至穿着甲,长刀所向,顿时杀得冲上去的人跌了下去。

    视野中,只见这五六十人战技娴熟而老到刁钻,三五成群小队相互交替掩护,一时间,更多人潮冲在墙上一刹那,“轰”的一杀声,两方面都前赴后继杀着,相互之间血雨披洒而下。

    受到了激励,贼人也呐喊的扑了上去,交汇洪流一样搅和在一起,杀的极是惨烈,转眼之间,眼前一片暗红的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