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二百十六章 一日大折返
    “掌门,下雨了。”

    “是吗?”

    裴子云顺口应着,瞥向大海,雨丝而下,发出簌簌声,怀里取出一个酒壶,饮下一口,就扑了上去。

    裴子云才落下,突然之间,倭寇船上飞出四短矛,短矛通体铁铸,矛尖寒光闪闪,形成一个扇洒了上去。

    “噗!”裴子云只是一点,一矛偏去,就落在地上,几个倭寇呐喊着,长刀砍了上去。

    “闪光!”雨夜爆出一团光,接着剑光一闪,惨叫连声,四个倭寇捂着伤口倒下,鲜血喷泉一样洒下。

    “云体风身!”

    裴子云手中长剑,化成了一道剑光,迅速向甲板推移,所到之处,水手和倭寇纷纷跌下,就在这时,一个武士呐喊一声,长刀斩下。

    “铮”的一声清响,刀剑相交,只是剑光再变,抓住一丝破绽,直刺而去,却听“噗”一声,剑尖自胸而入,自背而出,再一拔,数尺鲜血的喷出,这武士踉跄了一下,跌到了水中。

    “杀!”后面的士兵滑落而下,落到这船杀了上去,裴子云扫了一眼,这船上的高手都已杀光,士气已摧折,就是转身而去,而地上一个死去倭寇的手上,还有着一个钩爪。

    这时杀声震天,一根船桅折断,电光一闪,只见捡起这钩爪,就是往着一艘船上一甩,钩住了这船,这才一拉一跃,就一跃而起,落到了那船上。

    裴子云才是落下,“咻”响了一声,裴子云低声一伏,躲过了剑,只是一挥,惨叫声和鲜血一齐飞溅。

    突然之间,一刀杀了上来,刀光令人目眩。

    “铮铮”一阵金铁交鸣声,剑光立变,而对方反应同样快速,三次起落,人影乍隐乍现,看不清招式,只见人影交错分开。

    裴子云退后几步,神色第一次显出隆重,沉声说着:“好刀法!”

    “我是天香取道流宗主饭板正一,知行二千石。”对面这人乱发披肩,手握着一柄长刀,身子看来并不强壮,但一举一动,都恰到好处,年纪看来三十左右,这时沉声说着。

    “裴子云,解元。”

    “二千石,那就正经旗本了,为什么淌这混水?”

    “此事关系藩主大计,却不能与你说。”这武士沉声说着。

    “是么?”裴子云说,只是一点:“束缚!”

    道法加身,只觉对方冷哼一声,剑气一震,这道法立刻消散,却是一点作用都没有。

    “道法不加身?”裴子云叹了一声。

    武士用着扶桑腔调说:“我经历了死人剑、活人剑、才凝聚出剑心,而你用我们扶桑话,你这样也是剑圣,只是你的剑道不纯。”

    “是么?”裴子云冷笑了一声:“剑就是剑,什么死人剑活人剑剑心,尽数是一派虚言。”

    说着,剑光扑上,对方刀光一闪,神乎其神切入。

    “铮铮”连震,剑光骤发,冲错、盘旋、闪掠、交叉……一刹那人影倏分,风雷骤止。

    还没有人倒下,武士几乎滑倒,武士袍下摆裂了一条寸长裂缝,可以看到肌肤,但没有受伤。

    就在这时,左右两个倭寇冲进,刀光一夹,人影脱出又隐没,两人砰摔倒,没叫出声音,喉咙皆割断,鲜血飞溅。

    裴子云运剑笑着:“你这剑道,在扶桑必是第一流,要配合道人,说不定能给我制造威胁,可惜的是,这世界只有力量才是真谛,死人剑活人剑怎抵得上我的体力?”

    “我呼吸下,就能恢复一成,你呢?”

    “你还有多少体力?能接我几刀?更加不要说,你已经落入我的兵法,变成了孤军。”

    “射!”随着裴子云的话,船舷处涌出弩手,此时“咻咻”连声,倭寇纷纷跌了下去,鲜血飞溅,转眼空出了一块。

    雨水打在脸上,武士的发上也随之湿漉漉,裴子云吐着话,面无表情,对这人是有些赞赏,只是这样的人杰要死在自己的剑下,一时间只觉血液都是有些沸腾的了起来。

    “这就是上国的兵法?”饭板正一这样说,扑了上来,雨水滴在甲板上,混合着倭寇的血,染红了一片。

    两人一时间都踏在这血水上,剑光交错,一道闪电划过照亮,两人精气神瞬间凝聚到一点,错身而过。

    裴子云仍直立不动,神色不变,长剑斜指,一滴滴鲜血自剑尖滴落,对面的武士身子突然仰天跌倒,但见一道血线,自眉心划过鼻尖、仁中、嘴唇、咽喉,直下胸膛,顿时气绝。

    “不好,家主战死了。”这倭寇船上一时间响起,数个精悍倭寇武士奋不顾身的扑杀而上。

    “真是悍勇啊。”裴子云这样说,出剑,错身而过,似乎空气一下子变得凝重了起来,这些武士鲜血四溅,扑倒在地。

    “我们降了,我们降了。”这倭寇船上的余下的倭寇,有的疯狂的跳入海中,有的扑上去厮杀,还有的却伏倒在地。

    “下一条船!”裴子云喝着,身影扑入下一条船。

    陈晋是文臣,见着身影闪过,所到之处一片血花,不由说着:“解元公是主官,何以轻身犯险?”

    亲兵队长护持着王命旗牌,只是派亲兵接应,一时没有说话,而百户却冷笑着说着:“只有你们文臣,才讲究什么风度仪表。”

    “打仗不是请客吃饭,是生死搏杀。”

    “公子要是不通武事,不是顶尖,自不能亲身冒险,犯敌大忌,公子有这样武功,岂有不雷霆一击的道理?”

    “你看公子所到之处,迅速击杀敌船指挥核心,溃散其阵,折其锐气,但又不恋战,这正是兵法家的表现。”

    正说着,只见裴子云连连击溃七处,终返身折上甲板,喘息着不再进攻。

    再是道人,肉体也有极限,现在就到了极限。

    这时杀声震天,十条战舰或撞或不断绞杀,蔡远振看见了这一幕,一时间心里突灵机一动,举起长刀高呼:“投降不杀,投降不杀。”

    随着蔡远振呼喊,这些正在厮杀的士兵也是高呼,船上官兵也是齐呼,举起了手中的弓箭和长矛。

    声音贯穿了耳膜,有些倭寇伏倒在地,扔下武器,风吹在旗子上,呼呼作响。

    这时已有一半倭寇船或击沉,或杀光,或投降,看着这情况,倭寇船队终崩溃了,余下十余艘开始溃逃,它们很是狡猾,分不同方向而去。

    “蔡千户,现在轮到你说的速度了,追上去,尽量杀光。”裴子云不再战斗,命令着:“但不得恋战,半个时辰,不管追不追得到,全部撤回重编,不但无过,反是有功。”

    “要是恋功延误我战机,虽功也罚,我用王命旗牌斩了。”裴子云喝着,这用上了道法,声震海面。

    “是!”蔡远振和诸营正队正都是应着,九条船各认准了一条,追了上去。

    雨越来越大,雨线倾泻而下,簌簌连声,连成了白茫茫雨帘,将海洋笼在一片混沌中。

    旗舰不停呼叫,将没有沉的倭寇船铁锁连起来,又让一个个倭寇跪到了甲板上,这些倭寇伏跪在甲板上,身子颤颤抖抖,带着恐惧的神情,磕在地上。

    船上还有着不少金银,全部搜刮。

    裴子云站立在船头,任凭风雨吹打在身上,眺望着远处海域,一些受了重伤倭寇,都一刀下去,将着尸体扔进了海里。

    血染红了海面,一些鲨鱼背鳍是在这海面上游动,似乎寻觅着食物。

    半个时辰过去,九个舰几乎一艘都不少回来,蔡远振过来,满身是血,说:“裴大人,击沉了七艘,给余下的逃了,倭寇头目杀了,投降俘虏都给绑了,大人,接下来该怎么做?”

    “轰”只听雷声响起,天空中划过了一道闪电,裴子云大笑:“传我命令,趁着风雨,立刻转向,迂回向流金岛直扑而去。”

    “什么?”蔡远振目瞪口呆。

    “哼哼,兵者,诡道也,按照我的吩咐去办!”

    “是!”蔡远振应命,连战二场,水师损失并不大,当下随裴子云命令传下,传令兵,一时间就是打起旗子,命令传去,各舰都调转船头,向着一处航去。

    “发下肉食,补充体力,待会还有恶战,只要杀完,这倭寇就尽数剿灭。”裴子云说。

    随着命令,一时间食物发下,除了开船,所有士兵都分到了牛肉,这些士兵都是大口吃肉,还有烧酒提供,以迅速恢复体力。

    裴子云挺立嚼着牛肉,任由雨水拍打在身上,丝毫不介意,这个时代雨水真干净,打在嘴里还是带着一些甘甜。

    在甲板上,陈晋打着一把伞上前,叹着:“公子兵法,真是神乎其神,武力更是冠绝,难怪总督这样放心。”

    “出击时出其不意攻灭一支,又迅速撤离,引着敌人追击而反咬一口消灭,最后趁着敌人大部追击,分散在海上,本岛空虚,立刻迂回直扑敌巢。”

    “本来我和总督分析,就算能打下来,也要打上半年,现在不过是二天一夜而已,敌军已分崩离析。”

    “这也有老天的帮忙,要不是这风雨,效果没有那样好。”裴子云吃着肉说着,话才落,天空中又是划过一道闪电,只见整支舰队侧入海洋,消失在风雨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