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二百十五章 诱敌击破
    哨岛

    西南岸,雨丝变小了,随着风飘落,岸上打数十个火把,此时来来往往,正搬运着物资。

    “快,快,速将物资都运上船。”伍长在监督士兵将着剿获都往船上运,而更远处队正以上更是满脸喜色,大声吆喝着。

    裴子云自船而下,一个队正就上前禀报:“大人,发现了耕作的百姓,是否一起带走。”

    “暂时不带走,让这些百姓运货,不许伤害。”裴子云吩咐。

    “是大人。”队正应着。

    这哨岛不大,在裴子云看来大概有三十平方公里,在这海岸俘虏倭寇百人,此时由着一队人压着,要全部斩首。

    陈晋此时有些不忍,站在裴子云的身侧,就说:“裴大人,这些倭寇应运回应州,听由朝廷发落,且杀俘不祥。”

    听着这话,蔡远振是个粗人就说:“这些倭寇都该杀,都该死,不杀了,船上也没有甚多地方关着。”

    “陈大人,这些是倭寇,我是听你留下这些人一命,不过为免这些倭寇,再与我军作战,割去脚筋就是了。”裴子云叹了一声,慈悲的说着。

    听裴子云的话,蔡远振都是一惊,这是绝户计,这些倭寇挑去了脚筋,都变成了废人,或养着,或就必须自己人杀,军心就动摇了,心里暗暗敬佩:“还是读书人毒啊!”

    “吩咐下去,这些倭寇不杀,全挑了脚筋。”裴子云转脸这样命令。

    “是,大人。”裴子云身侧一个亲兵上前。

    天色渐渐变亮,在黑夜里,只听一声声惨叫,这些倭寇都被割去了脚筋,听的人毛骨悚然。

    裴子云似乎没有听见,只是指着倭寇船问:“蔡千户,这些倭寇船和我们战舰相比,谁快?”

    “倭船船小,还在用落后的榫接工艺,我舰虽大,但还是能稍快些。”蔡远振听了自豪的说着。

    “既稍快,为什么屡次追不上?”

    “大人,海上眼看不过三十里,只要敌人提前规避半个时辰(一小时)就很难追上了。”

    裴子云点了点首,若有所思,这时一个伍长上前禀告:“裴大人,货物已搬完,请指示。”

    裴子云听了,哑然一笑:“很好,我再等等,天就要亮了,天亮我们再走。”

    “还有,将岛上建筑全部烧毁。”裴子云扫了一眼岛上房屋,冷冷说着。

    “是,大人。”数十个军士用着火把,将百姓都驱赶了出来,火把抛去,一时间岛上火光冲天,就连雨都压不住。

    “扬帆,起航。”裴子云说。

    这时陈晋带着诧异:“裴大人,现在这岛屿都占了,这些倭寇根本不堪一击,为什么要撤退?

    裴子云笑了笑,对着蔡远振:“蔡千户,你去传令即可。”

    “是,大人。”只经过了一夜,蔡远振就心悦诚服,立刻转身传令。

    “为什么,自有着原因!”裴子云看向陈晋,见着陈晋带着疑惑,跟随的道人也倾耳听着,就是一笑。

    这时听着蔡远振喊着:“快,快,起帆,发旗令,我们回程。”

    “我们破了一岛,这就是战绩,倭寇势大,我们要小心谨慎。”裴子云淡淡的说着。

    “咦,解元公不是说,我军不畏惧倭寇么?”陈晋看出点名堂,这样问着。

    “不畏惧,也不能白白牺牲。”裴子云答,解释着说:“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掌握主动。”

    “我们进出乎预料,退也要进出乎预料,让敌人摸不清我们的虚实。”

    蔡远振传令过来,听这话,一时连连点头:“解元公老成,实在佩服,迅雷不及掩耳攻破一岛,不等敌人合围又撤出。”

    陈晋若有所思,稍过一会才笑了起来:“解元公大才,我就静等好消息了。”

    陈晋说完向船舱而去,不管这事。

    这时,几个松云门弟子上前靠近裴子云:“掌门!”

    “你们大功我会记得,回程再赏你们。”裴子云说着。

    见陈晋离开,领头道人低声问:“掌门,我们不是来求赏,只是刚才陈大人问的问题,真仅仅是这个用意?”

    “哈哈,不,不仅仅这样,如果仅仅不等敌人合围就撤出,我半夜就可撤,为什么要留到天明?”裴子云这样说,眺望着远处没有再解释,只留下几个道人满是雾水。

    不说不是为了神秘,而为了保密,这世界通讯符箓发达,谁知道自己队伍内有没有暗间?

    一时天亮,虽还是灰暗阴沉的天穹,至少雨停了些时间,裴子云眯缝着眼,看了看被朝阳印的血红的海水就命:“上船,起航!”

    “是!”片刻,上了船,裴子云站正了身子,百户和亲兵队长后退一步,钉子一样按刀侍立,亲兵列队站在两侧,霎时间,旌旗甲胄林立,森肃威严,角号声中,十艘战舰载着战利品回程。

    离开半个时辰

    “什么?这些人都回去了?根本没去攻击本岛?”数十艘船登上了岛屿,看着正焚烧的寨子,一个倭寇愤怒吼着:“该死,该死,居烧了哨岛。”

    “三首领,不好了。”一个人上前。

    听着这话,三首领面目狰狞,向着这倭寇看去,冷声问:“怎么了?这样阔躁,还不去救火。”

    “是这样,三首领,官军离去时,将岛屿烧了,还,还将俘虏的兄弟们,都是割了脚筋扔在岛屿上,说什么以人为怀,留着一命。”倭寇三首领听这话,拔出了刀,吓的这倭寇一颤,却见这刀狠狠砍在了这一侧的矮树上,顿时一刀两断。

    这时又有一个倭寇上前禀告:“三首领,官军还留下了一些污言秽语。”

    “该死,该死。”倭寇三首领带着怒火:“追,立刻去追。”

    “是,三首领。”倭寇小头目带着颤抖说。

    一个道人上前拦住倭寇:“官军还有多少人?”

    这倭寇连忙说:“军师,已查清楚了,只有十艘大船。”

    “全部都在?”道人思虑着。

    “是,全部!”

    三首领听了骂着:“还不快去,告诉下面的人,留下十条船,把伤员都救起来安置,还有的人跟我走,我们这次只要缠住这十艘船,老大和老二就会立刻追上来。”

    又转脸对着道人说着:“你立刻把情报告诉老大老二,就说断然不能由这贼官兵杀人从容而回,一定要一网打尽。”

    “是!”

    海面

    蔡远振站在船头观看天空的海燕,似乎在嗅着什么。

    看着这蔡远振这模样,裴子云有一些诧异:“蔡千户这模样是在做什么?”

    蔡远振听了,稍等了一会说:“裴大人,又是起风了,想必又有一场风雨了。”

    裴子云正要要说话,只听瞭望台上的军士突喊了起来:“快,快,看见倭寇了,倭寇来袭击了,他们要追上来了。”

    裴子云先一怔,笑着:“来的好。”

    抬头,向瞭望台上问:“敌人有多少船。”

    “大人,二十余船,不过都是倭寇船(小船)”瞭望台上军士看着说。

    裴子云大笑:“果中吾计耳,全部放慢速度,等这些倭寇船追上来。”

    听着这话,蔡远振一怔:“裴大人,不是要回程?为何还要与这些倭寇纠缠?”

    “不等敌人合围就撤出,我半夜就可以,为什么要天明,就是要使敌人匆忙追击,也不能留太多时间,让倭寇主力合流,现在这时间卡的正好!”裴子云握剑说,带着一些冷笑。

    “大人,您的意思是,既给敌人反应时间,又来不及合流,只有快船或最近的船队才能追上,然后我们放慢速度,突转向袭击海船,将这些倭寇一网打尽?”蔡远振立刻明白,这样问着。

    “是,现在这些倭寇,给了我机会。我们已撤出了倭寇包围圈,袭击倭寇此时正好。”裴子云说,这时已可以看见这些倭寇船。

    裴子云扫了一眼倭寇船,就说:“杀,杀上去,一个不留,速度要快,我估计的不差,很快会有追兵跟上回合,不能给倭寇合围机会,必须抢在这时间上一举杀灭。”

    “而这风雨,真的是天助我也!”

    “杀上去!”明白的蔡远振高声命令,声音撕声裂肺,还有突然起来的风。

    “不好,官兵逆行撞上来,快,快,迅速转向!”一条船上,倭寇头目脸色大变,疾呼着

    海面上此时是吹着风,这些快船纷纷要转向,只见着战舰突变换了速度,撞了上来。

    “不,不。”挡在前面的倭寇发出了惊呼。

    战舰带一股阴影,瞬间将倭寇船笼罩在阴影中,就碾压了上来,在这些倭寇的眼里,船不断放大,撞在了一起。

    “轰!”龙骨就翻了水落在地上。

    “不要怕,杀上去,官军哪有我们海上作战经验丰富,杀光他们。”倭寇倒也彪悍,就向着战舰杀上去。

    “杀!”扑上去的倭寇才抵达甲板,几个长矛捅了上去,只听闷哼一声,彪悍凶狠杀上去的倭寇就这样栽了下去。

    第一个倭寇跌下,更多倭寇爬了上去,一时间相互格杀。

    “对接,用铁锚锁住,不要让他们逃了,现在我上!”裴子云喊着,蔡远振一挥手,船对接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