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二百十三章 哨岛
    “快快!”十数骑奔了过来,陈平为首,脸色铁青。

    话说陈平在乱世也是大小水贼,杀人劫货快活,到了以后遇到明主,投入了皇帝帐下,当年陈平曾乘夜率一百八十人沿河攻袭贼营,擒斩贼将,被皇帝称誉为“有胆”,立时晋升为副将,到开国,身经二十余战,几次死里逃生,积累不少功勋。

    可惜资历终是浅了些,又出身不好,在评定时没有上三品,也没有获爵,开国后此人也渐渐戒惧,但这时,却满脸杀气。

    “区区一个举人,也敢打我的脸,不请命杀我小舅。”这时陈平一股杀气冲出,握着缰绳奔着。

    要不是水师大营虽有六千人,但并无多少马,奔来的人更多。

    陈平奔到了千户所前蹬着下来,随行十几个亲兵也一齐滚鞍下马,门前一伍长见了连忙叩拜,还想说什么,看了看陈平神情,嗫嚅了一下就没有敢说话。

    陈平率兵闯入,靴在石板道上发出声,里面却基本上没有人了,只有几个小吏在清扫打理。

    “人呢?”陈平厉声说着。

    “将军,千户已经开船出海了。”一人知道不妙,连连叩拜。

    “混帐!”陈平转身就走,直扑码头,就见得天穹一片灰暗,雨噼啪打下,码头上就有人在忙碌,而风吹了起来,万顷波涛拍岸,一望看去,十条战舰在远处隐现只有一线,正越来越远。

    “将军,怎么办?是不是调船追上去?”

    雨时密时疏,打在了身上冰凉,陈平眯缝着眼,望着海水,和愈来愈元的战舰,他似乎有些迟疑了,许久,眼皮一颤,才清醒过来,缓缓回去:“士可杀而不可辱,老子等他们回来,再和他们算帐。”

    天空一片黑暗,眼前是一片海面,浊浪汹涌,战舰在抖动,浪击到了船舷上,溅出了高高的水。

    船舱内还算平稳,点了蜡烛,百户跟随一侧,看着裴子云写信给太子,只是海上航行,只能在下一次遇见商船时命人带回。

    百户给裴子云研墨,脸上有些迟疑和忧虑,小心翼翼:“解元公既要打倭寇,我闻倭寇有数千人,按照以多打少的兵法正道,为什么不用全军?狮子搏兔,尚且还用全力。”

    听着百户的话,裴子云哑然一笑:“要是倭寇锋锐正盛,我也不敢以千人之兵,就撩老虎须。”

    说到这里,裴子云毛笔放在笔架上,盯着百户问:“我问你,这倭寇是何许人组成?”

    百户听了,立刻说着:“这个卑职曾下了点工夫研究,是扶桑的一些浪人和亡命,以及一些非法商贾、卷入的百姓。”

    “大概说对了,细节上还得下点功夫。”

    “扶桑方面有二个,一就是扶桑国内大乱将平,许多失去主家的浪人就得出海寻生,还有就是一些大名为了财政,也暗里派人组织。”

    “我们内地商贾、出海人(百姓)也不算无辜,许多人都是助纣为虐。”

    “这归根到底就是为了贸易的巨利,而组成浩大的联盟。”

    “平倭策的核心,就是瓦解这联盟。”

    “开放港口,建市舶司,就是使合法贸易都能获得巨利,并且遣使责备,也使扶桑一些人收敛。”

    “许多商贾也因此纷纷转灰为白。”

    “这倭寇就去了一半以上,剩下一些亡命之徒。”

    “武士核心,商贾支持,百姓景从,这就是一支海上大军,可现在就是无本之源了。”

    “真的尚存的倭寇,有一二千就顶天了。”

    “我们一千人总算开国未久,还能善战,兵在精在不多,有这千人也足了。”

    “最关键的是陈平是四品大将,就算有王命旗牌也杀不了,管不了,且六千人,我的名义不足。”

    “粮草也是大问题,单是这千人,总督提供的粮草可用一年,要是六千年,就只有二个月了。”

    “与其动用臃肿又耗资巨大还不听指挥的大军,不如用节省并指挥到位的精兵。”裴子云说到这里,似乎有些想法,又握起了手中的毛笔,开始写着起来。

    海上船只颠簸,裴子云是平稳写着,字迹平稳。

    “裴解元,真是好武功。”百户说着。

    裴子云一笑,门外响起了敲门声,一个军士端着一盘饭菜:“裴大人,饭食已经准备,请用。”

    饭菜摆在桌子上,百户问着:“裴解元,请用饭。”

    又问着:“今日连士兵用饭,都有着肉,是准备突袭?”

    “这是自然。”裴子云眼中精光一闪,电光石火,让人不敢正视:“我这次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海,不单是为了杀那个营正的事,更要使倭寇来不及反应。”

    “倭寇屡次不能剿杀,就是有人通风报信,不仅仅是陈平无能或此人有点养寇自重的想法也不可知。”

    百户听了,还有着疑虑,就问:“解元公,我们此次突袭借着风雨突袭,为什么不去攻打流金岛?”

    “那才是倭寇大营,现在打这哨岛,不是打草惊蛇?此岛倭寇人数不多,攻下对倭寇只是略有损耗罢了。”

    裴子云写完,停下了笔,走到窗前推开,顿时就有着风带着雨刮了进来,还能看见远处电闪雷鸣。

    天空黑压压的乌云,海浪不断拍在船舶之上,在旗舰周围,大舰环绕列阵向前而行。

    裴子云冷冷的说着:“我不是水师上官,只是借了总督的王命旗牌,才有着指挥权,我为什么杀刘襄,就是为了杀之示威,使将士个个股傈听命。”

    “但是这权威非常虚,只要稍有失利,就立刻崩塌了你总不会认为有了令箭就能指挥?”

    “以多打少兵法才能胜利,而胜利者才能真正指挥军队和部下,我打哨岛,就是要带领他们获得胜利。”

    “这一仗打胜了,我的指挥才真正稳固了。”

    裴子云说到这里一停:“一起用饭,稍晚,可少不得有一场恶战,不过看见了岛别立刻出战,我还有着布置。”

    百户听了,心悦诚服:“是!”

    风雨噼啪而下,陈晋穿着蓑衣站在甲板上观看远处,隐隐约约可以看见海中的一个小岛。

    只是这小岛非常之小,模模糊糊只有一个影子,这距离能见着岛,岛上却难以见到船。

    “立刻把消息禀给解元公。”见着,陈晋令着。

    “是!”军士立刻去报告。

    “我知晓了,百户,你去告诉蔡千户,立刻动员士兵,说我稍后上来,现在收帆,停止前进,避免打草惊蛇。”裴子云令着。

    百户应着:“是!”

    见着百户出去,裴子云取出了符箓,伸指一点,符箓亮起了灵光,稍等一会,就是接通。

    裴子云看去,见着光影处,一个浪打在石上,溅起一些水花,数人乘在一条小船上,身披蓑衣,在岛屿一侧石林中,此时虽有风浪,但影响很小。

    “上次师门发信息,说原本有迁移到海岛的打算。”正想着,对面这人上前:“掌门。”

    通讯时间极耗力量,裴子云也不说多余的话:“岛屿情况怎么样,在哪里可以登录?”

    “掌门,哨岛不大,大船只能在西南和西北登录,因这两处水深,且没有礁,可以登岛。”披着蓑衣人说着。

    “还需你们引路,我现在往西北来,立刻准备登岛,你们速速迎接。”裴子云问着:“还有,基本地图和倭寇情况摸清楚了没有?”

    “掌门,上次接了命令,我们就摸清楚了,倭寇其实是泛称,里面有不少海商和出海人,我们就在其中。”这人说着:“对情况熟悉,所以这不难。”

    “不错!”

    听着这话,裴子云站了起来:“你们立刻准备接应,等会称呼我公子!”

    说着,穿着蓑衣登上甲板。

    这一次,只见每个舰上都号令声不绝,水兵已穿上了纸甲,话说在水战中穿几十斤铁甲那是找死,一滑跌下去就是石头一样沉下去。

    裴子云看去,岛隐隐耸现,面目很清楚了,蔡远振这时一副严肃,上前就问:“解元公,这岛怎么样攻下?”

    裴子云吩咐:“去小岛西南角,那里有深水处,别的都会撞礁,你带领士兵准备登陆和作战,注意小船,会有人接应,你们不许攻击。”

    “是,大人。”蔡远振领命,命令:“转向西南角,发现小船不许袭击。”

    波涛汹涌,舰队徐徐转向,到目前都没有惊动海盗,行了一段,在浪中出现了一艘小船,向大船开来。

    “警戒!”虽早有话,但士兵还是拔出刀。

    小船近了,上面有人挥手:“公子,我们在这里!”

    听着这声音,裴子云下令:“扔下绳子,将他们接上来,准备登陆作战。”

    “是,大人。”

    雨点不断打下,风吹着冷冷,但所有人都有条不紊的作最后准备,个个神色刚毅,行动敏捷,裴子云看了,暗叹:“果是开国未久,还算精锐。”

    接着,绳子一动,几人翻了上来,对着裴子云拜下:“公子,我们来了。”

    公众号上会发一个书友明月照清风制作的盗天主要人物剪辑,很赞哦!大家微信搜索“荆柯守”注意木字柯,就可以加入观看了,加晚了,查看历史消息就行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