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二百十二章 杀了
    蔡府

    大小是八品官,是个院子,蔡振远妻子正在房中绣着,突听着敲门:“嫂子,蔡千户受了点伤回来了,你快去看看。”

    一个邻里在门口敲门喊。

    蔡妻连忙出门,两个军汉扶着蔡远振从车上下来。

    军汉看着蔡嫂子就喊:“嫂子,你快来,今日千户大人又挨了陈将军的军棍,您快来看看。”

    这是跟着蔡远振多年的老兄弟。

    听得话,蔡妻搀扶蔡元振就说:“我说你,怎么就不能小心一点,今天又吃了军棍。”

    蔡元振脸色有些白,带着一些沉郁:“吃了军棍就吃了军棍,你这个妇人家家懂什么。”

    看着蔡远振吃了军棍,蔡妻没有再多说,只带着心疼搀扶蔡元振进了房间。

    蔡远振趴在床上许久不说话,蔡妻伸出手在蔡远振身上戳了戳:“今日又犯了什么错?”

    蔡远振只趴在床上没有说话。

    看着这模样,蔡妻哭了起来,这哭声直戳着蔡元振的心头,好不烦人,许久才骂:“你妇道人家知晓什么,不要在面前哭哭啼啼,哭的人好生烦躁。”

    挨着骂,蔡妻说:“你在军营挨了军棍,只知道骂家人,窝里斗,我关心你怎么了?你要是不想让我关心,我不关心着你就是了。”

    “我不说就是了,给我取着酒来,我喝些酒。”蔡元振拉着妻子说。

    “你挨了军棍,都伤皮肉了,你还要喝酒,伤好的可不会快,让我看看,到底怎么样了。”蔡妻说着。

    蔡远振沉默良久,才喃喃:“军医已看过了,伤口已上的药了。”

    看着蔡远振脸上带着苦闷,蔡妻还是转身拿着酒壶到了房间:“酒已热过了,是药酒,对伤口好,特去找了济世堂求的药酒,对跌打损伤,外服内用都不错,只许喝着两盅,多了也不好。”

    蔡妻在一侧啰啰嗦嗦说,蔡远振突一种伤感划过心,泪水都要掉着下来,躺在床上瓮声瓮气:“今天受了陈将军责打了十棍,倒小事一桩,只是陈将军……陈将军变了。”

    “当年可是打了只野鸡烤了,都撕个鸡腿给我们的好长官,现在……”说到这里,蔡远振突忍耐不住,泪水落了下去。

    “远振!”蔡妻见着平时铁铸一样的男人落泪,惊呆了,伸出手轻轻搂着,也不由哽咽起来。

    正没奈何处,突有着人声,一个军汉到了门前:“千户大人,千户大人,裴解元来了。”

    “裴解元?”蔡远振不由诧异,想了想才明白是谁,只是自己素和他没有交往,今天怎么来了?

    这时起不得床,就对着妻子说:“请着进来。”

    蔡妻出门,就看见了一个少年,只见一身月白色宽袖长袍,戴着木冠,袍袖翩翩,脚踏着高齿木屐(古代常穿),时光似乎停在了十六七岁,她不由心里不禁暗想:“这人是谁?难道是解元公,太年轻了吧?”

    左面是一个穿着八品官服的官员,还有一个披甲的军官,看上去也是八品,丈夫的手下两个老兵正在行礼。

    后面更是一排十个亲兵,腰刀持戈,目不斜视。

    见着这排场,蔡妻心里一慌乱,一时间就结结巴巴说:“几位官人,我家丈夫挨了军棍,还请里面看着。”

    裴子云听得话,眉一皱,前世和蔡元振偶有交流,倭寇横行,水师常战,听闻多有战功,一直不得升职。

    裴子云笑着:“我们进去看望一下蔡大人。”

    几人入门,裴子云细打量,见三间正房面积还可以,都打通了,隔一道青布门帘,里面是坛坛瓮瓮,还有着纺机,除此并无多少家具和装饰。

    “我记得蔡大人是八品吧,怎么会清寒到这地步?”裴子云转脸问着蔡妻,蔡妻就抹着眼泪。

    一个老兵就说着:“其实大人俸银一年才48两,还得寄钱给乡下养孩子,又补贴我们兄弟,就剩不了多少了。”

    “最关键是大人从不扣克兄弟们的兵饷,不喝我们的血。”

    话还没有说完,被人狠狠一瞪,这人就住了口。

    裴子云入内,看着在床上趴着的人,床侧还摆着一个酒盅,见着几人出现,有些迟疑:“你们这是?”

    “我是裴子云,来寻你,想要问你愿不愿意去剿灭倭寇。”裴子云淡淡的说着,这人听着挣扎起身咬着牙:“我知道你,你是解元公,你想剿灭倭寇?你问我,我当然想,我一辈子都和乱贼杀出来过活,不过剿灭倭寇是朝廷的事,就算你是解元,又能干什么?”

    听着蔡元振的话,裴子云没有说话,只是一挥手,就见领头的亲兵队长面无表情,一挥手,几个亲兵抬了旗牌出现。

    “王命旗牌?!”蔡远振怔了许久,才身体一颤自床上爬了起来,在地上跪了下去,连伤口裂开了也不管。

    陈晋也熟视无睹,宣读命令:“总督签署,将军副签,委裴子云监查水师,蔡远振听从节制。”

    “你应该说总督想干什么围剿倭寇!”裴子云冷冷的说着:“这是调令,不过,我还是讲究一个愿意不愿意,不愿意的人上了战阵也没有用。”

    “现在大徐已平,论功行赏已毕,没有机会,就再难升迁了,你干么?”

    “丑话说在前面,你现在不干我可以换人,战场不听命令,我请王命旗牌杀你。”裴子云的话冰冷冷。

    “干!”蔡远振想着今天受棍,咬牙切齿,连忙叩首应命:“标下蔡远振,立领军令。”

    “你还需养伤么?”裴子云问。

    蔡远振咬着牙:“区区小伤,何足挂齿。”

    “好,是真猛士,就命你立刻起兵!”裴子云断然说着:“粮草陈晋陈大人已经准备完了,立刻率船出征。”

    “是,卑职听命!”

    一行人就直奔着军营,话说这时刘襄喝了酒出来,带着点醉醺醺,才奔到了千户所去心里火热,这以后就是自己地盘了。

    才靠近,就听前厅中一阵鼓噪,隐隐传来呼声,刘襄不禁一怔:“这是怎么了?”

    急急赶去,刘襄不禁怔住了,见着十几个队正以上的校尉听着一人发号施令,仔细看,却是蔡远振,顿时怒上心去。

    刘襄浑身直抖,前一步就怒喝:“蔡远振,你已被停职,还敢在大厅内发令?你有没有把陈将军放在眼里?”

    裴子云本微笑的看着,这时看了一眼刘襄,很是诧异,问蔡远振:“这个喝了酒妨碍军务的人是谁?”

    蔡远振咬着牙回答:“营正刘襄!”

    “营正刘襄?”裴子云一笑,倏又敛了笑容:“这奇了,区区一个营正,怎敢在千户面前大声嚷嚷?”

    “来人,把他拉下去重打二十军棍!”裴子云变了色,这时是自己第一次在军中露面,下面队正营正都一片齐整站立,本一片肃穆森严,却给这人扰乱了,当下青气一闪,就命着。

    “是!”二个亲兵上前,就要拉出去打。

    刘襄心里不禁一寒,嚷嚷:“你是谁?就算你是总督衙门的人,你也是越权了,我是代理千户,是陈将军亲自委的,你是谁?”

    说话之间,两个亲兵已到了,就要抓他,刘襄见着情况不妙,大喊:“你们怎么敢,陈将军是我姐夫,我还是璐王的人!”

    说着,抽出一个令牌。

    裴子云本来是把他当成小丑,本想说多打十棍,这时见了令牌,突大怒,“啪”一击案:“你是什么东西,区区一个营正,敢咆哮公堂,你瞎了你的狗眼,看看这是什么?”

    一挥手,后面的王命旗牌立了起来,裴子云满脸阴笑,盯着亲兵队长,断喝一声:“发什么呆,还不拿下!”

    亲兵队长一迟疑,就一挥手:“拿下!”

    亲兵再不迟疑,直接擒住,青色旗牌其实并不算大,请着当案,裴子云立刻换个一个态度,一脸恭敬,对着青色旗牌行三跪九叩,行完,立刻挥手命着:“大军出发,正要祭旗,拖出去,立即明正典刑!”

    所有人都吓的颤抖,刘襄双腿一软跪了下去,豆大汗淋漓而下,语不成声:“大大人……我不知道你有王王命旗牌,我迷了心窍,饶命啊!”

    “杀,杀,杀!”裴子云连连三声,一个比一个快,亲兵队长深深看了裴子云一眼,挥手:“还不从命?”

    亲兵再不迟疑,拖了出去,只听“饶了我……不,我姐夫是陈将军……不,你们不能杀我……”

    长长的惨叫突然之间变成了一声,叫的所有人都毛骨悚然,接着再也没有声音了,片刻,一个首级奉上,正是刘襄的首级。

    在场的营正、队正个个股傈,蔡远振都脸色煞白,这个陈将军的小舅子,堂堂八品武官,自己一辈子都奈何不得的人,就这样说杀就杀了?

    裴子云杀人无数,这区区首级看的和玩一样,这时反心平气和,一副雍容从容,笑着:“军中见见血才吉利,这刘襄也是体惜我了,把人头借我一用,端是可嘉可勉。”

    这很不可笑的玩笑开了,才端容说着:“放炮、出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