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二百十一章 赵括
    军营

    水师大营看上去是个小城了,按照船队驻着,分成了五块,大帐是主将所在,一面铁杆大旗高矗,下设亲兵,腰刀持戈,目不斜视。

    军营内外,有不少士兵来来往往巡逻,还有操练声。

    不远处是码头,码头上停驻船舰,船队上都写着“徐”这个大字,绣在上面,迎风招展。

    昨日下了雨又刮了风,一些士兵清扫甲板。

    营地内有棍子打在肉上的声音,一下两下三下,记记到肉,一个人屁股已打的血肉模糊。

    打军棍的刑法队,得了将军命令,棍棍都有力,三棍下去,就已皮开肉绽,下面棍棍都溅起了血,鲜血渐渐渗出,裤子都染红了。

    蔡远振是条汉子,紧紧咬嘴里木棍,青筋暴起了,硬撑住了,一声不吭,行刑军汉见这模样,虽面无表情,后面三棍就收了一些力量。

    不过十军棍也打不死人,打完,蔡远振裤上已血迹斑斑,两个军汉上前将蔡元振拖向军帐,就拖着一条死狗,地面洒下了一些血,远处巡逻士兵都有些骚动。

    两个扫地军士则小声:“蔡千户真霉运,又挨了军棍,伤才好了没多久吧。”

    “哎,谁说不是,其实我听说是蔡千户位置被人盯上了。”扫地士兵压低嗓子说着。

    “真的?”一个士兵靠近。

    “真的,将军的小舅子是个营正,现在想着千户的位置呢!”一时间两人窃窃私语。

    大帐

    陈平坐在案桌后面,身后一个屏风,上绘一只猛虎,一把刀挂在架子上,就有着一股肃杀迎面扑来。

    一个令牌扔在地上,陈平拿一本书在看,大帐推开,帐外两个军士拖着蔡远振进来,后面就是斑斑点点的血渍滴在地上。

    两个军汉进了帐篷,将着蔡远振向地面一丢,蔡远振伸出手略撑了一下,才没有摔得一个。

    看着蔡远振,陈平将书扔在一侧站了起来,冷笑了一声:“此事要是再犯,我饶不了你。”

    听得将军发话,蔡远振不敢反驳,应:“是,将军,卑职不敢再犯。”

    话音落下,头似乎要低进地里去。

    陈平打量了一番扑倒在地的蔡远振,屁股上渗出了大量血迹,知道刑法队是按着吩咐重重下手了。

    于是带着一些嫌恶的看着千户说:“知晓就好,本将军大度,饶了你这回。”

    “你既受了刑罚,就去休息几天,事务都交给刘营正代管。”

    听得话,蔡远振有些迟疑:“刘营正并不在卑职麾下,安排郑州营正代管还可,刘营正来代管,会不会有不妥。”

    听得话,陈平暴怒:“你是将军,还是我是将军,我安排谁代管,自有我的打算,你多问作甚?”

    听得话,蔡远振不敢反驳,只是脸色涨红。

    “来人,将着蔡千户送去军医治疗,休息休息。”陈平说,蔡远振手捏沙土狠狠抓着,额上青筋突起,只是不敢表露,低着头,疼痛带来冷汗在额上滴下来,溅起了一些灰尘。

    军帐打开,两个军士扫了一眼趴在地上的蔡远振,伸出手一人架一面,将蔡元振拖着出去,一路向军医帐蓬。

    蔡远振才拖出去,一个青年过来,脸上有些瘦,守帐的军士看着青年低声:“刘营正,请,将军正在等您。”

    青年点了点头,挺直身子进入了帐内,陈平正在拿一本书看,青年到了案桌前,带着一些笑意问:“姐夫,你什么时能给我转成千户,我都吹出去了。”

    陈平听了这话,伸出了手一巴掌拍在这家伙头上骂:“你这混小子,整天就知道升官,千户管十条船,是正经正六品,哪是这样容易?”

    “老子提拔你当正八品营正,已费了好大力气了,你就不能踏踏实实干点事出来,弄点功勋?那事情就好办了。”说到这里,陈平叹了口气:“我已将蔡元振折腾回去了,这几日,你代替着管千户,到时我找个事由,将他贬成营正,你就能接着他的位置。”

    青年听了,眼珠一转:“姐夫,说什么功勋,不就是没有空缺给我补上?蔡远振以前也凭着功劳上来,现在还不是姐夫随便想拿捏就拿捏?”

    陈平又拍了下:“混帐,蔡远振其实是老实人,虽不怎么样聪明,但坚决执行命令,敢打敢杀,我用的放心。”

    “要不是天下已平了,用不着这种军人,而且我手下虽有五个千户,但余下四个背后可都有人,我等闲动不得,加上现在没有了军功,升迁越来越难,我想提拔你都没有办法要不舍不得把他贬了。”

    说着叹着摇头,仿佛含一枚苦橄榄品嚼:“其实我看的很清楚,我这样干,蔡远振就和我离心了,再也不能和以前一样了。”

    “我就知道姐夫对我好。”青年赔笑着。

    “谁叫你姐给我生了儿子?”陈平苦涩的一笑:“我家在子嗣上本来艰难,三代单传,我又杀人无数,损了阴德,我妻生了三个女儿,生儿子难产去世……现在你姐给我陈家生了儿子,我就得感恩她!”

    说着,望着青年:“你也得给我长点本事,这样说闲话的人才少。”

    “姐夫,你不是说以后打仗基本没有了?哪还要本事干什么?”青年不在乎的笑着:“谁有本事不肯服,就打死他!”

    说到这里,又低声说:“不过我听说许多人为蔡远振暗里不平啊?”

    陈平一皱眉,久久才说:“你是说……”

    “姐夫,我是没有本事的人,但也知道这蔡远振只是拘泥些,本事和功劳还有,有您在,肯定压的住,您不在了,转调别处了呢?”

    “那我就压不住了。”

    “那你想怎么样?”陈平问着。

    青年一笑,齿缝里蹦出话,冷森森:“人不弄死,我总觉心不安,话说无毒不丈夫,不如直接找个由头杀了算了。”

    “你不是说他是没有后台的人,杀就杀了,谁会为他喊冤?”

    陈平才抬头看着自己小舅子,自己小舅子还很年轻,这时带一股戾气,显得有些阴森。

    良久陈平哑然一笑,自己小舅子,怕什么?

    这样一想,就说:“你小子,你说自己没有本事,我看你这套钻营很有一套,而且心狠。”

    “在乱世你带兵绝对是纸上谈兵的赵括,治得了属下,却治不了敌人,被敌人轻松打杀我都见过几个送人头还带着部下一起死的赵括。”

    “在和平时,就是你们天下了,会钻营,会关系,反正又没有战争来烈火淘金,只是你还太年轻,太阴毒,太着急了,要是真找个由头杀了六品官,你当下面千户怎么看我?上面又怎么看我?事情要一步步来。”

    “姐夫教训的是。”青年嬉皮笑脸的说着。

    陈平又说着:“你还是要学点本事,至少得表面功夫光滑,我才好将你提拔着上去。”

    “我给个标准,你接了千户,至少操练得维持,让上官看不出破绽来。”

    “姐夫,你放心,我有数,一千户,我一定管理的妥妥当当。”青年给面前将军斟了酒:“姐夫,我敬你,先干了。”

    说着青年“咕”一声,一口干了,见着,陈平也举起杯饮下,最后拍了拍他的肩:“刘襄,我给你个劝告,你既明白自己是赵括,就得安分把这军中当官场混,千万别上前线。”

    “敌人可不知道你有多少后台多少关系,一矛一箭照样死!”

    刘襄连连点首,却摸着了袖子里的一个令牌。

    军医帐篷

    帐篷前不少纱布都挂在竹竿上晾着。

    空地上几个架子摆着簸箕,装着药材在晾干,随风一吹,就能远远闻着药香。

    陈平拖进去,听响动,军帐内一个军医端着簸箕进来,笑着:“蔡千户,怎么?今天又吃了军棍?”

    蔡元振没有说话,趴在床上,骂:“你老不死的胡泼皮,我每次挨了军棍,你都欢喜的紧。”

    随军大夫也不在意,看着和屁股贴在一起裤子,倒吸一口气:“是往死里打,血肉都模糊了,至少几天都不能动弹。”

    胡大夫说,就将着裤子一剪,一掀开。

    “嘶!”蔡远振倒吸了一口气:“你这胡泼皮,疼死老子了。”

    胡大夫冷笑了一声:“这次又何事,让将军发大火,把你打成这样?”

    “哎,不知道最近怎么了,将军邪了门,要整治军纪,说我行为不端,今日将我唤了过去,就拖出去一顿军棍,还挨了训斥,职位也让刘营正代管了。”

    “这是要对你下手了。”胡大夫说。

    听得这话,蔡远振挣扎:“胡说。”

    看着面前蔡远振,胡大夫冷笑了一声:“你说说,你是正经八品官了,会因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挨军棍?”

    “这是打击你的威望,你看见你手下的眼神不?”

    “军中讲义气讲交情但更讲实力,你连自己都保不住,谁会跟你?”

    胡大夫说到这里,取着酒清洗着伤口,屁股上一些碎布粘着,胡大夫一一撕了下去,随之发出了惨叫声。

    “混帐,混帐,混帐!”蔡远振怒骂着,也不知道在骂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