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二百十章 蔡远振
    “解元公,这是总督大人送来的文件。”

    黄昏时,总督府派人来了,这人也普通,看不见出奇,接过了册子,打发了来人,回到了房间,仔细看,册子很薄,一页页翻着下去,裴子云看着总督送着过名单。

    上面字迹虽小,却小楷,很是端正,写的明明白白,只是看着,裴子云有些迟疑,这时突起风了,窗户拍啪作响。

    裴子云还没起身,窗户吹开,一些风带几个树叶吹进了房间,吹得蜡烛都熄灭了,关窗,外面乌云密布,遮住了天际。

    “变天了,这是要下暴雨。”裴子云眉一皱。

    窗户带上,重新点了蜡烛,裴子云再次看了起来。

    现在自己是举人,就算有王命旗牌,也驱使不了五品以上的武官,而善于兵法经过了乱世的武官更不好驾御。

    所以说水师将军陈平,那是想都不要想。

    只能选品级不高,还算勇武,受着排挤的人,但是太低了也不行,因自己根本不是朝廷系统的人,既无权提拔,又没有时间培养,只能用现有的人。

    “这样看,六品左右最适宜。”

    “六品在大徐就是千户、千总这些职位。”这时看着这级别的名单,一个“蔡远振”进入了视野。

    前世记得此人谈不上出色,只是稍有些勇武,没有背景,又不善文,因此屡屡遭受排挤,后来削官为民。

    此人前世与自己没有多少交集,只是恰奉其会,知道这人几年出事。

    仔细又看了看简介,点首:“就是此人了。”

    这是最恰当选择,有背景,又有官职,出战犯了事,杀还是不杀?杀了平白得罪人少不了种下祸端,不杀军纪不振,自己只是一个举人,用此人正恰当。

    这样一想,取着一侧毛笔在这名单上,画了一圈,将蔡远振圈中,将官圈定,这时是起身踱了几步。

    “只有我一人,恐怕总督不会放心,反平添几分波折。”这样一想,裴子云喃喃:“还得请总督安排一人,监军过于掣肘,粮草官正是合适。”

    取笔记下。

    只是还需定下策略,为将之道,无非是官、法度、奖罚,这钱自不能自己掏,得在战利品中分出。

    用着毛笔,将着记下:“五五分开,五分上交朝廷,五分奖励兵将,才可激发士气。”

    写完查无遗漏,记在了心里,又在蜡烛上烧了。

    太子所命百户也是一个助力,可一同带上,这样一想,取笔写了一个纸条,起身说着:“给我准备牛车,我要出去。”

    一阵风从檐下掠过,天色渐渐苍暗,仆人说:“公子,起风了,要下雨了。”

    “不要多管,你去安排。”裴子云说,稍晚,车已准备,起身上车:“去沈记杂货。”

    “是,公子。”仆人赶牛车出门。

    风吹在牛车上将着车帘掀起一些,裴子云端坐其中,车夫皱眉,小声喃喃:“真是不懂公子的兴趣,风雨在前,还要去着沈记买东西,说同时要赏着风雨,真是不懂。”

    这小声混在风中,过了片刻,听车父说:“公子,沈记到了。”

    裴子云睁开眼下来,此时由于风大,就要下玉,因此见门前没有几个人,但沈记门前,有着暗号标记。

    裴子云一眼扫过,就进了门,见着伙计迎上来就问:“你们这里可有三两三的血燕窝?”

    听得这话,伙计眼前一亮,说:“公子,三两三的血燕窝没有,有二两二的干鲍鱼,很是滋补。”

    “我要更大些,给我来三两二的干鲍鱼。”

    伙计四下打量,见着没有人,对着裴子云低声:“这位大人,可是有什么要事?”

    裴子云取出了太子府令,在伙计面前摇了摇,伙计见着这令连忙跪下:“参见大人。”

    “不必多礼。”裴子云把一张纸条递上去:“将递上去,我相信那位大人也在。”

    伙计一怔,点了点头:“是,大人。”

    裴子云回去,又对车夫说:“去总督府!”

    这时雨就在下了,偶有几丝被风吹着落在脸上,凉丝丝很是受用,牛车在风雨中缓缓行进,街上人不多,倒也清净。

    过了一刻时间,到了总督府,见总督门前,还有人上下,门阁上的人认得裴子云,早有人上前说:“解元公,总督吩咐过,今晚来的客人不多,都在前厅,您直接去花厅,总督事完了就会见您。”

    “谨遵钧令。”裴子云进来,看时有十几个官员还在等待接见,相互窃窃私议,仆人奉着茶,只看了一眼,就踅过回廊,到了里面花厅。

    静等了半个时辰,总督就进了花厅,心情有些不错,此时轻轻抿了一口茶,看着裴子云,问着:“你看了名单了吧,选中了谁?”

    裴子云怀中把名单取了出来,递着上去:“总督大人,我选中了一人,蔡远振。”

    “蔡远振?”总督听着这样说,一时间有些迟疑,这名字似乎听说过,但又很陌生。

    看着有些迟疑的总督,裴子云伸出手,指折子上一人一点。

    “一个六品千户?”总督诧异。

    “是!”裴子云简短应着。

    总督一怔,仔细打量了一番面前的裴子云,问着:“水师将军陈平已答应鼎力互助,有六千兵,你只点一个千户?”

    “一千足矣。”裴子云胸有成竹说。

    总督仔细打量了一番面前裴子云,沉默一会,才笑着:“既你有信心,自是可以,除此,可还有要求?”

    “有!”裴子云说着:“大军不能没有粮草,请派一个书记官掌管粮饷。”

    “战事,是我的责任,无粮,我请斩这书记官。”裴子云这样说着,总督听闻这话,目视着裴子云,此人主动请着监督,实在出人预料,静了静说:“好,我府中陈晋,就可担任此职。”

    “还有一事。”裴子云毫不迟疑。

    “哦?何事?”

    “战利品五五开。”裴子云说。

    “哦?战利除开国,都是上交朝廷,统一奖赏。”总督轻摇折扇,似笑不笑。

    “大人想差了,想要血战,这赏赐必不可少,我不是官人,更不是水师上官,这升贬就没有这权,剩余的也只有金银赏赐了。”裴子云淡淡的说着,在古代,哪怕是开国,这都是很常见的事。

    总督想了想,笑了,一时没有说话。

    “书记官登记上册,五成上交朝廷,还有五成直接卖给商家,当场处理,赏给军将。”

    “这样?”总督沉吟,笑了起来:“可!”

    这时,陈晋敲门而入,上前:“见过总督。”

    总督抬起头看着面前的陈晋,就说:“陈晋,我派裴子云督察水师,这段时间,你就归裴子云节制。”

    陈晋是个中年人,八品文官,只抬头看了一眼裴子云,说:“是,总督。”

    总督见陈晋应声,又说着:“把我府上亲兵队长唤来。”

    只是稍晚,眼见几个亲兵,踩得叮叮进来,一人三十岁左右,穿的是七品武服,脸上有一道寸许长的刀痕,显是上过阵杀过人,总督就吩咐:“你移王命旗牌跟随裴子云,听从节制。”

    “是!”这人应声,除此别无它话。

    这些安排完,总督看着面前裴子云问:“你何时可起兵,何时结束?”

    裴子云说:“兵贵神速,我立刻就起兵,至于结束,兵者凶事,变化莫测,不能预料,只是年底必能给着总督一个结果。”

    总督点了点头说:“可,就这样办,你们三人现在就可办差。”

    听得总督的话,三人都上前行礼出门,队长手一挥,随行十个亲兵默不作声的跟随上去。

    “此人真不可小看啊!”总督端茶啜了一口,怅怅的说着:“你说是不是?”

    这时一侧转过一人,应着:“的确,他只是一个举人,就算大人给了王命旗牌,也根本指挥不了陈平将军。”

    “王命旗牌可只能斩五品以下者。”

    “真的冒天下之大不韪把陈平斩了,坏了朝廷规矩,就算这仗打胜,也是功小罪大。”

    “所以这人挑了六品千户。”

    总督默默点首:“你熟诵名单和档案,这个蔡远振和裴子云有没有关系?”

    这人只是一沉吟,就说:“应该没有关系,但蔡远振只是平常出身,以前削平天下,累功晋升,不算杰出也不算太平庸,只能说是普通的武人,领兵打仗老老实实,没有错失也没有亮处。”

    总督叹着:“就你所说,裴子云只是一个举人,就算有王命旗牌,能指挥的有限,高了不听,低了用不上,这中规中矩,才能保证执行,是最恰当的人选,所以我才说此人真不可小看啊!”

    “此子现在不过十八岁吧?天下真有生而知之者?”

    裴子云一行人不知道总督的感慨,这时到了门口,才出去,一人就上前,向着裴子云行礼:“老爷!”

    这赫是太子府百户,现在穿着便衣,称老爷就是伪装成了家将了。

    亲兵队长眼皮一颤,摸了摸刀,显是有了警惕。

    “解元公,现在去哪?”陈晋问着。

    裴子云看了一眼,略沉吟就说:“去蔡远振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