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二百零八章 不懂事
    “带兵剿掉?”裴子云听了暗暗冷笑,只是摇:“这事很难,太难了。”

    “以裴解元之才,还觉得难么?”总督一怔,问着。

    “这不仅仅是才干的问题。”裴子云冰冷冷的说着:“先,这些倭寇能长久袭杀沿海,必有内应,说不定军中就有奸细。”

    “而且名不正言不顺,我区区一个举人,无官无职,要是有决定,众将听不听我,不听我,延误了战机,吃了败仗,是谁的责任?”

    说到这里,裴子云起身:“大人实在为难人了,我才疏学浅,不堪大任打搅了。”

    “且慢!”总督一声断喝,见裴子云毫不示弱的回看,突一笑:“那我给你一个督军的名义,且借你王命旗牌,又如何?”

    大徐制度,皇帝颁给地方大员(总督、巡抚、钦差大臣),作具有便宜行事特权的标志,此上有“令”字的青旗和圆牌,称王命旗牌,掌旗牌的官称旗牌官。

    “大人这就很有诚意了,刚才冒犯,还请大人恕罪。”裴子云收敛了神色,端正一礼:“不过这事重大,自不能一言而决。”

    “还请总督,把倭寇和水师情报给我才是。”

    “这是应有之题。”总督也笑了笑,举起茶杯,裴子云就起身告辞,总督送到了厅口,裴子云回躬,踅过几道回廊,在水谢上停了脚步,清风掠过,荷叶青卷,才重重吐了一口气。

    “要论权力,总督未必在太子之下,只是不得名分。”想到这里,裴子云哑然失笑:“要是有了一省之地的名分,那不就是吴、越等国了?”

    “当然完整的太子,权力应该在总督之上,但上次我见的太子,由于无子,实际权柄和影响,怕只抵有数郡罢了,现在才在徐徐恢复。”裴子云摇头出门:“罢了,多想干什么,这事有点眉目了,回去把道典看下这些日子忙碌,却来不及看。”

    傅府·静室

    此时是一根香点燃,几根蜡烛把房间照的明亮,墙上挂着一些青竹,兰花,梅花的画作。

    裴子云的身后是一幅高山流水图,一座高山,瀑布从悬崖而落,看着上去似乎能听着悬崖的水声。

    此时,裴子云是低着头,翻阅着一本道典。

    一页接着一页翻了下去,一时间思考着,一些理论似乎有些不通,暂时跳了过去,继续读着下面,随着进度,时不时捻起书页,再翻回去,对着读着,把这书读完、读通、读透,记在心里。

    几根蜡烛点完了,裴子云在柜子中,重新取出了几根点上,继续翻看,许久,才是伸手,把道典合上。

    道典的封面是深红色,在封面上右侧飞龙走凤写了几个大字:“松云秘典”

    裴子云把这道典放到面前蜡烛上点燃,扔进火盆里,似乎浇了油,迅燃烧了起来,纸灰随着气流向屋顶飞去。

    道典道法是山门带着下来的副本,里面记载了所有松云门道术,此时烧了,防止泄密。

    看着道典烧着把静室照的更明亮,裴子云才静思记载和猜测,思考着道法的根源所在。

    “这个世界要修行,就需要有灵慧,灵慧越多,修行越迅,这似乎是一种天赋了。”

    “有点是灵魂质量的意思。”

    “称之灵根也可以。”

    “在这基础上,不断在身体内提炼出内息,丝丝转化成法力,则可以当最基本的道法来驱使。”

    “开天门其实是塑造阴神,这时其实就是反养着灵慧,因此理论上阴神修成,一世世转世,的确可以积累越来越深厚的根基。”

    “但有着隔世之迷。”

    “别说想不起,就算想起了,想起的也是记忆人真正的性格已经转变。”

    “张云也是长老转世,可他哪怕取回了记忆,他还是按照张云的思考方式来思考,而不是长老。”

    “这算不算是死了呢?”

    “所以哪怕可以转世,肯转世的不过三成,余下宁可魂魄和阴神活着。”

    “但是人体转化的灵慧微乎其微,别说成仙,成就阴神都堪堪不足,这世界又没有可随意呼吸的灵气。”

    “所以散修哪怕修成阴神,没有福地,一辈子能凝形、通神,就了不起了,至于夜游,阴神出窍,神游冥土,那真的是大造化才行。”

    “散修能抵达七八重,冥土除籍,不在鬼籍,几乎闻所未闻,至于导致蜕化,获得大圆满,号称地仙,更几乎是不可能。”

    “只有以福地获取灵气滋养,不但可形成固定法术,不需要咒语,口诀,手势,一念就可触神通随着法术的方向不同,神通自然也是不同。”

    “更重要的是,满足晋升的海量灵力,才有希望进晋地仙。”

    “当然肉身地仙和仙灵地仙完全是二回事,事实上仙灵地仙更和神灵本质是一样了。”

    “而福地其实是龙脉的变种只是这一条,人人修仙就不可能。”

    “天下龙脉有数,所谓龙脉其实是山川河流的灵气,要是尽抽了,就变成死亡和沙漠的世界,连草都长不出。”

    这一想,沉思片刻,回想通过寄托获得的别的道人这方面的记忆,沉声说着:“系统!”

    眼前出现一梅,并迅放大,变成一个半透明资料框,带着淡淡的光感在视野中漂浮,空白上有点模糊,数秒变成了清晰。

    “道法原理:掌握”

    入门、掌握、精通、宗师,道法原理却是掌握了,这也正常,这种大体宏观认识就是这级别,要深入就得精通。

    “悬浮球!”

    眉心上顿时出现一个悬浮球,这悬浮球的膜看上去是淡金色,里面流动的是白色的气,一丝一缕的弥漫在内。

    说是眉心,其实还是梅花的体现。

    “可以用了。”裴子云凝神看着道法原理,果一下触,这些一丝一缕白气涌了出来,进了眉心,大脑就一丝清明,顿时想明白了一些。

    “道法原理:掌握(o.o1%)”

    虽进步细微不可见,且悬浮球里也随之少了些,裴子云还是一笑:“以前是直接吸取寄托,所以有着很大后遗症,但是现在,寄托里的灵慧,已经变成了存有的经验。”

    “自己思考,就可消耗它来获得进步,当然前提是同一类型甚至同一种道法才可以。”

    “以前省着用,现在却可以用在刀口上了。”

    凝神一想,无数的道术知识涌入,最让人惊喜的是,它并不是教科书的灌输,而是和现有认识融合,一瞬间,不少知识点就贯通了。

    “继续消耗!”裴子云毫不迟疑花费悬浮球里的经验,原本形成了一个概念,一个主旨,这时随着悬浮球中经验不断融合,浮现,脑海里的灵光越来越闪着,连成一片。

    “轰!”眼见着o.o1%、o.1%、1o%、%、5o%、7o%、9o%,甚至99%,在抵达1oo%的瞬间,一道灵光贯穿了脑海,整个知识连成一片,似乎万事万物都掌握在手中,全数通晓。

    “这当然是幻觉。”

    “不过我还是全部加上去。”

    眼见着悬浮球积累的灵慧尽数用完,才停了下来,裴子云看了上去,顿时觉了变化。

    “道法原理:精通(33.5%)”

    “嘶,直接提高到了精通,还差不多进行了三分之一。”

    “咦,道术也有变化。”

    “道术:三十三种,精通(17.9%)”

    “斗转星移:第三层(5.1%)”

    “云体风身:第一层(29.%)”

    裴子云暗想,果自己没有错,懂得原理,就可促进道法和神通进步,这比直接加在道法上更经济合算。

    “本门神通云体风身,实是一种很变态的神通,它能使人的反应和度更快更敏捷,我还没有修炼,现在就一下晋入第一层了。”

    “不过本门神通上限只有六层。”

    “连斗转星移都进步了些,这可是突破了极限原本试过,抵达第三层后,连声望也不能加点了。”

    “看来法力和神通还是两个车轮,缺一不可。”

    “可惜上次夺取寄托里的灵慧都全部用完了,以后必须寻着新寄托才行,这真是作弊,只是权限还没有彻底得到,要是全部得了,真不知道是怎么样强大。”

    “所谓的神通,其实也是一种道术晋升到了宗师,就产生了本质变化。”

    “历史上,散修参天地玄妙,领悟道术,道术精益求精,最后就形成了神通,这就是道门来由。”

    总督府

    水师将军陈平颇为魁梧,长长络腮,很是凶悍,此时小心端坐议事厅一侧,似乎一只被驯服的猫,没了虎威。

    茶桌上摆着一杯热茶,茶杯青瓷绘花,颇是精致,一些热气在茶杯上冒出来,陈平此时有心事,这茶自丫鬟递着上来,看都没看一眼,只是紧张的看着上座的总督。

    总督似乎忘记下面还坐着一个水师将军,只自顾翻着书喝着茶,晾在一侧。

    场内只有总督翻书声,越是安静,陈平越是不安,带着一些惶恐,心里暗想:“莫非总督对自己剿灭倭寇不力,要敲打自己?”

    这样一想是愈不能安稳,其实在以前,别说是打天下时,就是前几年,陈平都不至于这样惶恐。

    可大徐削平天下,由乱转治,皇帝很明确在削镇,开国前几年还不明显,这几年官场生态生巨大变化,陈平再也硬不起来了,当下一咬牙,站起来行礼:“参见总督大人,不知今日总督大人召唤,可是卑职有错失之处,卑职就是一粗鲁军汉,不懂事,有事情不对,大人只管教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