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二百零一章 就位
    赵宁见着,进一步躬身:“松云门不可一日无主,既掌门已传位,并且得祖师认可,那为了松云门,宜速不宜迟,你速速正式接位。”

    裴子云听着迟疑了一下,见着裴子云的迟疑,张云上前:“师弟,论武功,你上下无出其右,论大功,又有谁能比的过你?你还在迟疑什么?”

    “子云,你是掌门传位的弟子,又受祖师认可,你接位应当,应速速从简,择日不如撞日,今日是来不及了,明日就继承掌门之位。”虞云君说着。

    两个嫡传长老都已经发话,裴子云略一陈默就说着:“既有师命,我无所不从。”

    一侧初夏挤出了一些笑容:“总算,我也有一个掌门师弟。”

    初夏话刚落,场内一片陈默。

    “明日,我们召集弟子,为你主持就位。”赵宁说。

    “我对这些事知晓不多,还请赵师伯和师父主持。”裴子云说着:“我在想,现在有几件事。”

    “首先是掌门的事要定个折子,说起来,掌门身体不安已有几年了,前些日子掌门还对我说,近日身体不安,怕就起不来了,不想立成谶语,让人神伤?”

    赵宁立刻听明白了,这是写折子给朝廷,这也是规矩,自然不会说是横死,而是说身体不好,尽了天寿了。

    “还有道观上各位师兄弟的遗体,现在天热,要速速收柩,张师兄!”

    “不敢,有何吩咐?”张云立刻应着出来。

    “我们人手不足,事情隐瞒不住,那就不要迟疑,你带几个师兄弟立刻下山,点清了人数买棺材和送葬物件。”

    “不要请外人,我们的佃户全部发动,上山来服务,不肯来,立刻驱逐出佃,在这时连这都不肯出力的,还要他干什么?”

    “还有,请得医生大夫,买足了药材上来。”

    张云听的发怔,赵宁就暗暗叹着,这本是自己准备说,却都被裴子云说了个滴水不漏,想着,就对着张云说着:“掌门有吩咐,你还不去办?”

    已经把称呼改成掌门,张云这才醒悟过来,连连应声,果带着人迅速下山了。

    二个时辰(四小时),松云门就已挂着白绫,钟声响起,一连九声响,在这山林中回荡,带着浓浓的哀鸣。

    松云门前,所有道人都换上了孝服,七十一具棺木摆满广场,这些棺木带着一股浓郁的压抑。

    原本摆放命灯大殿,灯灭了大半,一些还亮着,而在这大殿后是一个神堂,密密麻麻的新添上了数十个灵牌。

    裴子云站在这里沉默许久,这才出了神堂。

    第二日·祖师大殿

    神像有些裂缝,这时来不及修缮,大殿内一片肃穆,所有弟子身披白绫,站在大殿,裴子云一声不发。

    赵宁站在大殿扫了一眼众人,说着:“此次祈玄门进攻,本门将其大败,但损失也不大,掌门临终嘱托,祖师认可,由第六代弟子裴子云就任掌门,在场诸位,可有人不认可,可以提出意见。”

    赵宁这样说,场内的人都是对视了一眼,都是齐声高呼:“我等没有意见。”

    看着面前弟子,原主前世记忆袭来,裴子云沉默了一会才说:“祈玄门杀我们中弟子,又攻入福地,是我们松云门第一大敌,我必为师门报仇,为门中逝去的弟子复仇。”

    “复仇,复仇。”殿内所有的人都一齐声高呼,这些弟子要么失去师父,要么失去师兄弟,对祈玄门都充满了仇恨。

    裴子云这才取出了掌门令符,在祖师神像前跪了下来,大声:“弟子裴子云,今日接受掌门之位,必定光大松云门,为松云门复仇。”

    裴子云才是说完,就跪下磕头,磕完,祖师神像上闪着灵光,一个虚影出现,对着裴子云略一点首,一点灵光落下,融入令符中。

    令符瞬间传出力量,融入了裴子云心神,才融入,一种浩大感觉瞬间贯穿了裴子云的阴神。

    “嗡”

    四周景象消失,黑暗中,裴子云静静站着,双眼隐隐带着暗红。

    一点点红光在周围亮起,缓缓连成了一片,接着面前就是一方土地,首先看见的是天幕,光在上面很微弱,却也依稀可见。

    就在这时,裴子云身子一颤,整个神魂似都被福地贯穿,一种数百年时光的感觉渐渐滋生,一股灵气瞬间从福地中抽取,化成了甘露落在了裴子云的神魂上,接着,一种在似乎无所不能的感觉,瞬间穿透了心。

    阴神迅速增长着,整个意识立刻拉着落到阴神,睁开了眼,一种温暖在身上弥漫,似乎有一种甘甜,不断的滋润着神魂。

    眼前一切更是清晰,土地平坦,上面有着沙漠一样的地点,别的地方能看见田野,这是一片福地,只是现在这福地带一些裂缝,一些灵气不断泄露了出去。

    福地中有一镇子,房屋到处坍塌破碎,突一种悲伤贯穿,一些信息流淌,裴子云立刻明白。

    “历代祖师死了大半,真君重伤需要沉睡,剩下的阴神带着悲伤,在不断修复着福地。”

    裂缝处,一些阴风吹了进来,一些隐隐怪物似乎想进入福地,只是灵光一照,瞬间消融。

    “这是福地,山门又如何?”裴子云这样一想,掌门令符传来一股力量,瞬间出现在松云门高空上。

    裴子云看去,整个山门带着灰黑气,而在地上一层薄薄的红光气,却在流失,摇摇欲坠。

    下个瞬间,裴子云醒了过来,发觉自己还站在祖师像前,一切异像就此消失。

    “请上座。”

    赵宁亲自扶着上座,又退回来,赵宁和虞云君站在左右,殿内除提前送走的道人,所有的人都或多或少带些伤,当下一起拜了下去:“弟子拜见掌门。”

    这一拜,名分就定,突眼前出现一个梅花,并迅速放大,变成一个半透明资料框,带着淡淡的光感在视野中漂浮,需要看的数据在眼前出现。

    “任务:拯救松云门,成为掌门(完成)”

    现在众目睽睽下,自不宜点开接受,接着就是身披麻服,一行人就举行着葬礼,浩浩将七十一具棺木移到了墓园埋葬,忙了一整天,才算忙完。

    三日点上灵灯,第四日除麻,恢复了常态,裴子云回到观中,见着弟子恢复了晚课,虽人数少了许多,还是钟磬叮咚,几十人都盘膝诵经。

    裴子云也不打搅,在榻上,见着四下无人,就一点完成,顿时,透明虚影梅花在眉心出现,本来一个淡黄透明的花瓣,稍瞬就变成了黄色,第三个花瓣完成,稍后隐去。

    再细看半透明资料框,只见着“阴神:第二重(完成度1.3%)”

    不由暗叹:“得了掌门令符,得了滋润,一下就晋升了一重。”

    “现在声望又在缓慢增加了。”

    又想起当日成掌门时看得整个道观丝丝灰黑气,又叹着:“阳面积蓄的气运这一战几乎消耗完了。”

    “怕是现在松云门,有着颠覆的危机,我得想办法才是。”

    才有此一念,半透明资料框一亮,产生着任务:“解除师门危机,受封成真人。”

    “果然,系统发布这任务。”

    “不过要解除师门危机,还得赵长老把事情全部理顺了,再进行。”裴子云想到这里,不由一笑。

    话说,果没有多少时间,赵宁至到了厢房内,见裴子云用饭,不过两菜一汤。

    “赵长老请坐!”裴子云嚼着米饭,说着:“现在大家的事情都很忙,就直接说吧!”

    赵宁一一详说,说了足有半顿饭,总算将情形说个大概。

    裴子云这时已经用完了饭,默默听着,听完了叹息一声,踱着步沉思,许久,才说着:“你说的有几件事,首先就是清理出存库,整个松云门总有九千四百两银子。”

    “其次就是弟子有着不稳。”

    “还有就是佃户和商铺也有些不稳,是不是?”

    “是。”

    “这些其实很容易。”裴子云双眉微蹙,徐徐说:“我们一个个来。”

    “首先就是抚恤,七十一个弟子,我们分有真传弟子和普通弟子,给银一百两到三十两。”

    “普通弟子不修道法和武功,或者说,只是粗浅不入流的武功,有家属的一概给银三十两。”

    “没有家属的把银子拨给神堂,就说每天添油祈福。”

    “修了武功和道法,按照辈分家属五十两到一百两,没有家属同样拨给神堂。”

    “余下的弟子,全部得委派任务,现在任务很多,首先就是请建筑队营造恢复道观。”

    赵宁眼睛一亮,这决断真的是又快又准,抚恤的确是最好最快的安抚人心措施,修复道观也可以使弟子忙碌起来,顾不得瞎想。

    “不过,这是不是多了点?这样单是抚恤,怕要三千两银子,要修复道观,更是得把全部都消耗干净。”

    “不重,又怎么能安人心呢?”裴子云看了一眼,缓缓说:“现在佃户和商铺人心不稳,是有人在谣言,也是因为我们损失很大。”

    “这时,就得大张旗鼓,把银子当水一样花,让商铺买卖材料,让佃户帮忙,给肉给面敞开了吃!”

    “如此,谣言不攻自破。”。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