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八十八章 悬浮球
    吃绝户根本原因是古代生活艰难,对别人家来说是一次难得的发财机会,因此一旦附近有人家无子或孩子太小,就会扑上去撕咬。

    许多人鄙视宗族,可没有宗族庇护,单户一旦出事立刻身死家灭,裴子云在卧牛村都看见这事,某家单户家丈夫死了,还有孩子,村长就出面把这人妻子卖给了人贩子,瓜分了财产,把猪杀了,村里人都分一块肉,这小孩过继给人当个养子,其实是免费奴隶,后来折磨死了。

    有了宗族,虽也有这种情况,但好多了,至少会给一点余地,可现在这傅家就是单户,就是周围人家默契把它家当成了绝户。

    裴子云从不认为农民是淳朴,那是有人政治宣传,其实越穷的农民越是凶狠,吃绝户不会留情,这是因为他们想活下去。

    听着这话,傅玉全身颤抖,她是聪惠的人,以前不敢想,不敢深思,现在被捅破了纸,立刻明白了,捂住了唇,脸色煞白,突拜了下来:“公子,我愿意卖身为奴为婢,求公子救我弟弟,养到他长大。”

    “你起来,我不需要你为奴为婢。”裴子云说着:“我明人不说暗话,你这玉佩不错,我要了。”

    “我给你弟弟治病,但你不能住在这里了。”

    “住在这里,迟早也是死,我甚至怀疑你弟弟落水不简单,是有人推着下去。”

    “你去江平县卧牛村,那里我能罩住,我用银子帮你置一套民房,还给你十亩地,你安心培养着弟弟。”

    听得这话,少女毫不迟疑,拜了下去:“是,公子。”

    “先把你弟弟的病治下吧!”裴子云感觉玉佩上的一丝抗拒,顿时消去,知道她是真心渡让了。

    话说寄托就是这样,必须转到自己手里才可吸取,当然杀人也行,可能公平买到,为什么杀人呢?

    二人说完了话,领着郎中正式熬药,郎中药箱里就带着一贴药,忙碌了一段时间,喂了药,过了一会少年沉沉睡去,看去好了些,只身上烧得火炭一样,脸色绯红,呼吸也粗重不匀。

    “稍等一二日,你弟弟好了些,就启程吧!”裴子云摸着玉佩说着。

    暗道

    连连的台阶,在一处岩洞,是天然形成,又被人加工,最奇特的是,中间一块石石,上有着罗列棋布的点,许长老取命灯放在面前,冷笑一声:“这松云门,真是懈怠,居让我们这样轻易就取了命灯。”

    听这话,一侧的长老却笑了起来:“这命灯其实就是引导弟子灵魂之用,虽可用法暗算,可许多也可以暗算,不需要这个命灯,真正用途,恐怕只能用来追查逃亡道人,斩草除根而已。”

    “就算是我们门里,命灯看守也不是太严密。”

    “只是这裴子云武功超绝,还有着异宝在身,几次搜法都寻不到,悍然有着几分万法不侵的样子。”

    “而我们又必需除掉此人,以免有着变数,才重视此灯。”

    “再说,道门战争除我们历经征战名门,这些新兴的门派哪有这样经验?”

    “说的也是,道门根基在地仙,在福地洞天,不过我们祈玄门就算命灯都有长老守着,哪能随意窃取。”许长老说着。

    “许长老,这种新兴小门,道人不过百数,长老都是大权在握,怎可能长期守在这种地方。”

    “我祈玄门家大业大,才有长老守护,并且也是轮流。”

    “不过这松云门松懈太久了,是覆灭时了。”这个长老冷笑叹的说。

    “闲话少说,此子似有些不惧龙气,想必有些秘密,我们施展道法消灭此人,或可以找到些。”又一个道人说。

    当下数个道人围了一圈,“嗡”一下,出现了一层白光,绕着油灯一转,丝丝渗了进去。

    许久,白光变的有点黯淡,许长老带着惊讶:“怪了,夺了本命灯居还探查不透位置,此子想必得了异宝。”

    听得这话,大长老伸出手取出大徐的地图,看了看,在某点上画了一个圆圈,说:“虽不能探察仔细位置,但大体上还能定位,就在这个位置,在这里必经之路上我们袭杀。”

    “还有各位,你们平日里藏着掖着法术,这时正大展身手时,我不信他能抵抗几个。”

    “是!”几人都是应着。

    高隆县

    风吹过船,裴子云站在甲板上和傅玉说话,这时斗转星移却突发动,裴子云晕眩了一下,整片天地都寂静,稍后才缓了过来,傅玉这时脸色好了些,见着问着:“公子,你怎么了?”

    “没事,我在想,到了高隆县,其实就到了东安府,江平县就在东安府内,可以说是隔县而已。”

    “我等会下船看看,你们就留在船上。”和傅玉说了几句,见她下去了,裴子云脸色就阴冷了下来,是谁在窥视自己?

    斗转星移能减少反噬的关键是屏蔽窥视,降低存在感,对龙气有用,对道法也自然一样,这感觉这样强烈,有大能窥视?

    许久,裴子云才感叹一声,若有所失地一笑:“树欲静而风不止啊!”

    这时船停了下来,大声喊:“到码头了,诸位船客都带着自己行李下船。”

    裴子云带着傅玉等人下船,在渡口上寻着一个客栈,才到客栈,一个伙计就是迎了上来喊:“公子,你要吃饭还是住店?”

    裴子云略一思虑,看了看,这店有十几间房,虽不新,还算干净,就说:“给我来一间上房,二间厢房,我要住店,再给我上些酒肉。”

    伙计略一打量面前这些人,只见这人气度雍容中带些威严,跟随着少女瓜子脸,细眉微蹙,跟在她身后的少年似有点累,不时咳嗽。

    伙计唱一声,“公子请。”

    裴子云有着心思,就下了五两定银,店老板带伙计打火造饭,忙活侍候,又用大桶热水洗了,用饭进房这自然不用说,这时半躺在床上,才只是一点,眼前出现一个小梅,并迅速放大,变成一个半透明资料框,带淡淡的光感在视野中漂浮,数据在眼前出现。

    “任务:帮助太子打击璐王,促使任炜离开璐王府(完成)”

    “神通:斗转星移第二层(98.5%)”

    裴子云这才略放松一笑:“真是瞌睡就有枕头来了,现在差不多是七月了,是夏天了,终于京城发酵完成,太子地位日益稳固,而璐王气数渐消,任务终于完成了,我正好取了这寄托中的隐含的道法。”

    “并且由于棋鬼发行,看来斗转星移,就在这几天内就要大成了。”

    裴子云伸出指一点任务,透明虚影梅花在眉心一显,稍瞬移开消失,任务已经完成:“原来是这样,能削弱吸取寄托副作用,我却要试下。”

    躺在床上,把寄托放在枕下,和上次一样,瞬间就酣然入睡。

    一觉深深。

    裴子云醒来时,房间里黑黑,接着就是身体感受很舒服!

    很难形容,似乎整个身体一下洗涤过,污渍全部去除了,干干净净,泡在温水中一样。

    裴子云觉得有点不对,闭目凝神,就看见了眉心处,一个悬浮球,这悬浮球的膜看上去是淡金色,里面流动的是白色的气,一丝一缕的弥漫在内。

    裴子云若有所悟,就思考着剑法和武功,这悬浮球白气一丝一缕的滚动着,但并没有变化。

    “再试下。”裴子云凝神思考着道法,不知道触发了哪处,突见这些一丝一缕白气涌了出来,进了眉心,大脑就一丝清明,顿时想明白了一些。

    “道术:三十三种,精通(0.01%)”

    虽进步细微不可见,而且悬浮球里也随之少了些,裴子云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已经明白了:“以前是直接吸取寄托,所以有着很大后遗症,但是现在,寄托里的灵慧,已经变成了存有的经验。”

    “自己思考,就可消耗它来获得进步,当然前提是同一类型甚至同一种道法才可以触类旁通。”

    “有了这个,至少确定,道法会持续进步,还是这话,难怪谢成东和原主能这样迅速进步,甚至肉身成圣,这实在了得。”

    “不过,不能浪费了。”

    “道法研究到极处,就是神通。”

    “但寄托上能获得的灵慧终是少数,必须在核心上消耗才是,要是到处乱点,怕吸取天下寄托,都不能大成。”

    “按照我的想法,首先是在道法原理上,其次就是选一个适宜自己的神通升级,而不是周全都点。”

    “如果都点上,那就都是半调子,根本无用。”正寻思着,裴子云只觉得突然有些头晕胸闷。

    “是消耗?不,不是,是斗转星移又自动发动,又有人施法寻自己了。”裴子云细细体会,心中一格,暗想:“这似乎很近了?”

    裴云起身取着床侧的长剑,取着一锭银子放在桌上,想了想,还写了信,叮嘱要是自己一时不回来,傅玉先住着店等自己回来,这银子可以生活半个月,写完了,才从着窗户一跃而出。

    跃出去站在地上,眉间已经是一片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