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八十六章 本命灯
    中间一人看起来五十多岁,国字脸,显得威严,这时踱了几步,皱眉:“我们原计划袭击削弱山门,用坛激发璐王给予的力量破入福地,只要夺取或暂时干扰福地,此门内长老以及真传弟子法力就会消失大半,就可从容一举收拾松云门,现在此人回来,怕有变数。”

    许长老也皱眉说:“陈长老,龙气破福地,可我们也受影响,此人剑道精纯,数次杀官,或得了异宝,不惧龙气,这个钉子必须拔除,不能有一点迟疑。”

    “可我们找不到他,此子隐匿不见,或就是异宝屏蔽。”一人说着:“我们已经用了多种道法,都寻不到他的踪迹。”

    “可以用弟子灯来找,这是入门时印入的一点灵光,带着灵魂一丝痕迹,只要夺取了它,就可凭借这一点联系找到此人位置,更可以通过它施法,比取贴身血发来探寻还要精确。”国字脸陈长老沉吟片刻,突说着。

    “但怎么获得?陈长老。”一个长老说。

    “启动这个卧底,窃取这命灯,虽偷了这卧底肯定暴露,不能再潜伏,但也值了,以后这松云门可没有卧底存在的必要了。”许长老说着:“他还在等我的话,我这就去命令。”

    “可以,我们继续准备坛阵,你率人去杀了裴子云,就算不能杀了,也必须拦截住,三天,只要拖住了三天,这变数就又要少几分。”陈长老正容说着。

    “是,陈长老。”这些人都应答。

    雨噼啪而下,张音抬首,能看见人影,山上有着不少弟子巡逻,最近日子风声紧了,许多弟子都召回,三五人一队在山门巡逻,都持着长剑。

    “不知道山上有人发觉我不见了没有?”张音已等的心急,就在这时,怀中一热,连忙把符箓取出一点,一道虚影出现在房内。

    见虚影,张音跪下说:“许长老,你有何命令?”

    投影中的许长老,沉思一下:“你把最近松云门的事都给我说说。”

    要最终利用了,自提前把问题全部问了,免的失败什么都没有,,张音顿了一下:“长老,门中正在召集弟子回归,进行护卫。”

    “其中第一天才自非裴子云莫属,还有一些高手,陈中玉擅长道法,赵易受了上次比剑刺激,进步也不小,是一个对手,还有……”张音一一禀报。

    听完些消息,许长老缓了缓说:“这些事情你查的很清楚,我会在功德簿上给你记着。”

    “谢长老。”张音欣喜施礼。

    许长老踱了几步,就说:“张音,还有最后一件事情要你去办,成了,你回到门中,少不了一个嫡传。”

    “谢长老垂爱,弟子万死不辞。”张音连忙跪下。

    许长老一笑:“不需万死不辞,只需要你窃取裴子云和陈中玉本命灯。”

    听得这话,张音一惊,连忙说:“我窃取本命灯,恐怕再无潜伏可能,不能为门中效力了。”

    张音的背上是流下了冷汗,窃取本命灯就代表不死不休,每个弟子都有着本命灯,死了灯熄灭可指引灵魂,本命灯殿可以说是任何道门的核心之地。

    许长老带着一些笑意:“取了本命灯,你回来就晋升嫡传,你自己想想。”

    听得许长老这话,张音一咬牙,说:“许长老,我只是思虑怎么样窃取,我怎敢背叛本门。”

    许长老点首:“我明白,你去取来,下山再取通讯符联系,我们会在山脚下接应你。”

    “是,长老。”张音大声说,长老点了点头很是赞赏,又吩咐了一些事宜,才是关闭符箓。

    张音额上滴下了不少汗,忧色浮了上去,徘徊几步:“没有办法,只能取了,只是本命灯大殿,平日里至少有五位师兄驻守,我要想取得,不能强攻,只能智取。”

    天色上雨停了,显得黯黑,阵阵风掠过,树木波浪一样起伏,张音端着食盒到了命灯殿,听着一声喝:“谁?”

    张音看去,是守着命灯殿师兄上前,脸上带着笑意,上前说:“秦师兄,前些日子多谢师兄指点,今日想起了师兄值夜,置备了一些酒肉上来。”

    秦师兄见着面前的人是自己熟识的师弟,才笑着说:“我说谁,原来是陈师伯的四弟子张音,你人不错,还记得师兄我,给我备了酒肉。”

    张音拿着食盒就要在外面摆出来,见到这情况,秦桢伸出手按在食盒上说:“跟我去里面,里面有桌子可以摆着。”

    一手上前接过食盒到殿内,秦桢一一摆出来,还有着一壶酒,秦桢放在鼻子前面闻了闻,看着张音说着:“张师兄,这是我们门里的青莲酒啊,取门中青莲花瓣,更辅助着一些珍惜药材才能炼成,你这下破费了啊!”

    “哎,师兄,好酒赠英雄,我一直觉得门中师兄才是真豪杰,真性情,也多谢这些日子师兄指点。”张音主动提起了酒壶斟酒说。

    秦桢笑着在张音肩上拍了拍:“还是师弟有眼光。”

    “咦,师兄,别人怎么都不在?”张音看着殿内就问,秦桢抓起了一个鸡腿,狠狠嚼了一口,拿杯子喝了一口,才叹着:“不知道哪个门派想挑起道门之间的战争,别人都被调走了,就剩我一个人守着殿内,这里也没有几个人会来。”

    “喝酒喝酒。”秦桢喝完了一杯,拿着筷子夹肉,张音又举酒壶给酒斟满,只是手酒壶上按了按,原来是一个阴阳壶,酒倒出,放在秦桢面前,又给自己倒了一杯,两人喝了起来。

    喝了一会,秦桢是有些醉醺醺,张音数:“4、5、6……”

    秦桢此时有些朦胧问:“韩师弟,你在数着什么?”

    张音已数着到了“10”,盯着秦桢笑说:“秦师兄,我在算你什么时醉倒。”

    听得这话,秦桢一怔,正想说些什么,一头就栽倒在菜碗里,见这副模样,张音把秦桢的头挪到了一侧,看着秦桢叹了一声:“秦师兄,以前多谢你照顾了,只是有些事情,我也不得不去做,若不是为了道业,我又何必潜伏,我资质平平,总得另辟蹊径选些危险又有丰富报酬的路来搏。”

    话说完,张音不再迟疑,转身向命灯殿内进去,一进去,就觉得殿里殿外迥然不同,虽上百个灯点的密密麻麻,但反显得殿内空旷幽暗。

    张音知道这殿内有法禁,自己幸学的是本门道法,所以一时还无妨,但久久在这里肯定被发觉,就连忙寻着命灯。

    这命灯寻着不难,只是找着位置没有立刻取走,命灯都有着进一步的法禁,只要动着必有察觉,毕竟弟子在殿内巡查可以,但没有必要,谁也不会动着这些本命灯。

    寻到,取着就逃,不然恐难以逃离。

    只是张音站在些命灯前,迟疑了一下:“若可以,要毁掉一些,或可以掩饰痕迹。”

    话说本命灯毁灭,不会导致宿主死亡,但也会一瞬间中断,会使人受到灵魂上的损伤,更可以借此施法,因此才想着,又抬起了首叹了一声:“五年潜伏,我也有了感情了。”

    张音说着这话,眼泪不自觉的就是流了下来,伸出手将着眼泪擦去,转身上前将自己命灯,裴子云、陈中玉、都是寻着,才取下一个,“嗡”的一声,前面祖师像上顿时一震,露出了一丝光,睁开了眼:“有人动了命灯。”

    张音将着命灯包裹,取符箓一贴放入怀中,出门直奔山下,没有回头。

    有些长老正在沉睡,有些长老在巡查,都立刻接了祖师警示,都是一惊:“什么,有着内奸偷窃了本命灯?该死,查,是窃取了本命灯,失窃者又是谁?”

    只是片刻,警觉的长老已蜂拥进入殿内,只见秦桢趴在桌上,此时昏迷,一个长老上前拿起了酒杯一闻,就冷声说:“是醉仙酿,无毒,只是昏迷。”

    “弄醒他。”掌门冷哼。

    一个长老取着一枚丹药,掰开了秦桢的嘴塞了进去,丹药入口即化,没有多久,秦桢就醒来,见周围围掌门长老,一惊说着:“掌门、师父、长老,你们怎么都来了。”

    掌门盯着秦桢就问:“是何人迷醉了你?”

    秦桢已流下了冷汗,禀告:“掌门,是陈师伯四弟子张音,今夜是取了酒食来,只是才喝了几口,就醉了。”

    掌门正要训斥陈长老,一个殿内查验长老出来:“掌门,事情查清楚了,丢掉了三盏命灯,分别叛徒张音、裴子云、陈中玉三人命灯。”

    原本一侧没有多说话虞云君,此时站了出来大怒:“这人居偷走了裴子云的命灯,真是可恶!”

    虞云君转身追了出去,陈中玉师父,听了这话,此时也脸色一变,勃然大怒,也一同追了出去。

    应州

    夜色深沉,船靠上了码头,裴子云下来,就见虽下了雨,虽到了落市时,街衢上熙熙攘攘还是人,店铺栉比鳞次都还开着,不由暗叹:“开了海贸,这是越来越繁荣了。”

    穿着蓑衣才举步,突打了一股寒颤,斗转星移自发而动,这寒颤才徐徐消去,不由蹙眉,自言自语:“这是警示,还是感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