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八十五章 卧底
    郁郁林木和瀑流相衬,有了夏天的气息。

    李子志带着二个师弟下了山,来到了一处集镇,集镇临河,河埠横七竖八停着敞口船,河埠上去街道。

    灯火高悬,灿若繁星,天色已暗,石砌码头上还人来人往,由扛工来回搬运,船舷与码头间踏板,不住上下起伏,发出了“嗨唷”声。

    码头是被围在河湾里,街道上住家极少,大多客栈、饭馆、酒楼、茶肆,以及米行了。

    李子志警惕的扫看了一眼四周,看了看没有任何可疑,才向前而去。

    管家米行

    伙计几步趋过来:“东家人来了!”

    “谁?”管有善浑身一颤。

    “道观上的人下来了。”管有善倏站起身来,说:“快,快请!”

    三步两步迎出大门,见大门站三个人,一个熟悉,以前征粮的道人,别的两个不熟悉,但看情况,中间这个不熟悉的人才是主事。

    “您是?”

    “这是李子志李师兄。”以前征粮的道人说着,管有善连忙请了进去,李子志看了一眼,问:“都预备好了?”

    “都预备好了。”管有善一怔,随满脸堆下笑,说:“烦您亲自下山,按照老规矩,佃户都把新割的麦子交到这里。”

    “三百亩和新增田亩的收成,折成了银子五十两,还有米和面粉各一半,麻袋装了,共八十石,还请您清点下!”

    李子志认真看了此人一眼,一笑,说:“我们进去看看。”

    到了仓库,这时夜渐渐深了,火把点着,伙计开了门,进去一看,这仓库算是干净了,但隐隐霉腐充满着其中。

    上去打开一个麻袋,摸了一把面粉,舔了下,才略满意的点了点首:“的确是今年的新磨的面粉。”

    管有善赔笑的说着:“我和道观作了几五年生意了,而且观里最近新增田到五百亩,据说来年还要增田,我怎么敢在里面搞花样?”

    “以后还得靠观里寻口饭吃。”

    这话听在耳里,李子志还是有些认可,道人不可能一家家去收租,因此很早就委托给了这家管家米行和佃户打交道。

    这过程二十年了,不能说完全没有毛病,但至少还可以彼此接受,查看完了,李子志吐了一口气:“不错,就按照这个来。”

    “道长请入内用饭!”管有善松了一口气:“快,把菜端上来,把酒上一坛我去吩咐伙计把麻袋上车。”

    “明天一早就送到山上去。”

    三个道人都表示满意,说话间,厅中席面已安置,伙计笑嘻嘻请着入内,见里面亮着灯,桌中烤猪排,焦黄的外皮流着油,还有一个切牛肉片,余下也满目琳琅香气四溢,足是一桌盛宴。

    二个师弟笑着:“今天管老板怎么这样慷慨?”

    说着馋涎欲滴入坐就要用饭,李子志却脸色一沉,挥手:“且慢!”

    二个师弟有些莫名其妙,但也停了手,就听李子志高声喊:“管老板,管有善?”

    连喊三声,却没有人应,再一看,一时静了,库房、院子、马厩全都熄了灯,黑黑的一片。

    “不对!”三人都觉得不对,拔出了剑,就在这时一人叹着:“你们何必挣扎呢,要是用这酒饭,至少是个饱死鬼!”

    话才落,人影晃掠,冒出了二十条身影涌入,人虽多,但肃静无哗,有条不紊,除移动的脚步声,就是长刀轻撞声,一股煞森气迎面扑了上来。

    “你们是谁?”李子志知道这不是管有善能集中的人手,厉声喝着。

    “杀!”对方已命令着。

    “杀!”这二十余人扑了上去,两方面顿时杀了起来,领首的黑衣人在后面看着,并不语言。

    才一接触,三个道人就发觉对方并不是弱手,杀的节节后退,一个师弟突手一挥:“闪光术。”

    “蓬”眼前爆出强光,李子志身形侧偏,一剑刺了过去,但对方似乎早有防备,虽一下闭了眼,但吆喝一声,就舞了刀法,顺着乱砍。

    本来一人砍还罢了,总有破绽,但数人一起砍,只见刀光似雪,一个师弟按照师门培训趁机袭击,一剑刺去,刺入一人的胸口。

    “啊!”这人惨叫,鲜血飞溅,但别人听到了惨叫,顿时听声一起砍去,这师弟没有来得及收刀,身上已被砍了三刀,倒下的是两具尸体!

    李子志尖啸,奋力杀去,长剑刺入一人,又听着一片金铁互击声,李子志斜掠三尺,身上多出一个血口,而余下的师弟,已被人一拥而上,乱刀砍死。

    “你们是什么人?”李子志切齿欲碎,黑衣人并不回答,一挥手,五人扑了上去,刀光联成一片,招招配合,李子志拼命挣扎,还是连连后退,不时中着一刀,最后只闻一声“杀”,一刀深深刺入他的体内。

    李子志发出惨叫,但是下一刻,刀光一闪,惨叫声嘎然而止,头颅己飞了出去。

    第二日

    掌门和几个长老一路而过一段暗幽巷道,就见几个弟子脸色苍白的等着,掌门就问着:“都在里面?”

    “是,都在里面。”

    掌门和长老进去,就见得门槛有斑斑点点血渍,再上前,就见得几具尸体,都放在了榻上。

    有的榻上除了些血痂,还算干净,显是死的有段时间,有的淋淋漓漓斑斑点点俱是血点,是死了没有多少时间。

    “这是本门第六个。”掌门看着最新鲜的尸体,脸色就是铁青:“赵宁,你怎么看?”

    “这情况很简单,就是敌人已经发动了进攻,先在外围杀我们弟子,针对的还是骨干,以图削弱我们。”赵宁也脸色铁青的说着。

    “查出来是什么人了么?”

    “我们被动,查不出,但可以肯定,这是道门的袭击,因为我们用法探察时遇到了道门法力的反击。”

    “这个道门法力痕迹,已向福地祖师传过去,想必不日就有答案。”

    “能不能向官府报警,请求支援?”掌门又问着,丝毫不会觉得求援官府是失去了面子的事。

    “很难,县里没有几个兵,并且只有千日作贼,没有千日防贼的事,官兵很难驻扎几天。”赵宁认真回答:“当然更关键的是,我怕官府会借词拒绝对方如果是道门,肯定打点了。”

    “先试下,如果没有再说。”掌门说着,又把脸转到了虞云君:“裴子云现在到了哪里,快催他回来。”

    虞云君回答:“上次到了都安郡,现在应该不是很远了。”

    “再催下,让他快点回来。”

    “是!”虞云君应着。

    一个弟子倾耳听着,这时掌门说着:“张音!”

    这弟子连忙应着:“在!”

    “你带人把他们身上的血全部洗掉,伤口全部缝起来,穿上新衣服入得棺材,先放在这殿内。”

    “这殿内有法阵,能维持一阵不腐,等事情完成了再一一入土为安。”

    “是!”这弟子也应着。

    见着掌门和长老出去,几个弟子上前,有人烧了热水,一一用热水洗着,血水端了出去,洗完了,的确用针缝上,再穿上衣服,放入棺材,这六个尸体全部忙完,已经是接近着黄昏。

    张音脸色有些不好,一个弟子安慰:“张师兄,这看的要呕吐也是人之常情,今晚我们用饭不吃肉就行。”

    幕色降临,外面下着雨,张音没有言声,勉强说着:“我回去休息下,晚饭别叫我了,饿了我自己去食堂找点就是了。”

    说着,转身离开,入得了雨里,见着四下无人,张音突就高一脚低一脚下山,在山道里穿行,行至了山脚,擦了一下满是雨水的额回身看去,雨中遥遥隐隐有着建筑,又有着灯光。

    山脚有一处三间房,是给香客休息和避雨用,这时自是没有人,张音入内,踩着砖地,几个熟悉的师兄的面孔似乎就在眼前,毕竟是五年的情分,一转眼就生死相别,仿佛一场噩梦一样,怔怔盯着外面,雨已不大,但还在下,张音怔了良久,才叹着:“别想了,你卧底就知道有这一天。”

    “他们不是你的师兄,哪怕认识五年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张音取出了一个符箓,只是一点,一点灵光就在符上出现了,转眼灵光变成了一个人影,见着这人,张音去掉了杂念,跪下:“弟子见过许长老。”

    “你紧急联系我,有什么事?”对面的许长老问着。

    “我刚才听见消息,说松云门已在联系着裴子云,上次联系的地点是都安郡,现在快速赶了回来。”

    “裴子云、都安郡!”许长老的声音立刻多出了几分严肃,很明显,裴子云的名字还有很大威慑力,顿了一顿,他说:“明白了,你稍等片刻,我再给你答复。”

    “是!”

    随着这话,符影灵光渐渐消散,但保留了一丝,张音看着风雨,却有一种安心,并且对刚才自己的不忍,多出了些自嘲。

    远处数里,一个小谷,一些人围在一起,正建一坛,虽坛很小,但很细致,坛上有不少符文,还插着旗。

    而几个人正指点着,此时听着消息,沉着脸:“裴子云,要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