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八十三章 谨独
    天空中时不时有一些云彩飘过,带来一些阴凉。

    船沿途偶尔在码头停一段时间,有人上有人下,转眼十一日,任炜和裴子云也相熟悉了。

    裴子云舱室大,经常取一些凉菜,一壶酒,一碟花生米,两人坐着一同谈天说地,写诗作词,又或说些经意。

    一壶酒放在小煤炉上温着,酒香弥漫开来,裴子云喝了一口,笑着:“犹慎独,此经意上谓,在独处时谨慎不苟。”

    “往贤说:《中庸》谨独,《大学》诚意,乃下工夫要切处,不可放过。”

    “这些话看似微妙大义,其实说穿了,非常简单,人不能不忠,不忠者身死族灭,人不能不孝,不孝者身败名裂,人不能不义,不义者人人侧目,人不能不仁,不仁者常无善终。”

    “所以在这些社会压力下,人谈不上大忠大孝大义大仁,至少也得是小忠小孝小义小仁,才能活下去。”

    “可这些,是你真心愿意么,在独处时,没有人看见,你还是这样想么?”裴子云笑了笑,前世在单位在公司时,谁敢对老板叫嚣我就是吃里扒外,对同事叫嚣我就是专坑朋友,对女朋友叫嚣我就是无情无义?

    可在网络上,谁也不知道是狗是猫的情况下,自然真性流露:“我就是人渣我就是吃里扒外专坑朋友无情无义,你能咬我?”

    这就是谨独在现代的意义了,他不胜感慨说:“所谓的谨独,就是没有丝毫压力逼你时,让你真性情流露,你还是忠孝义仁么?”

    “要是办到这点,就是中庸矣。”

    任炜听着怔怔,这些天任炜对裴子云日益欣赏,觉得甚是不凡,许多观点都与着自己的看法不谋而和,但是现在一听,才知道至少在经意上,裴子云远胜过了自己,将箸一丢,叹着:“此言已近于圣贤矣,裴兄对经论远在我之上,我中不了举,难道你也不中,实在让人吃惊了。”

    裴子云不答,起身推着窗户,才是推开就有一股风吹进了房,遥望着水面,遂说着:“我读着任兄文章,有一点看法,我说,任兄你听听?”

    听得这话,任炜举杯:“裴兄不必虑我,请说。”

    “经书科考,除经世致用,还有着经论,虽说有些东西读着无用,可都是晋升之阶,任兄颇有大才,只是有点拘泥不化,要是能破开一些窠臼,中举易耳。”

    听着这话,任炜炯炯有神,盯着裴子云就说:“裴兄谬赞了,裴兄比我看的更透彻,完全可中举人,为何不去考,反甘心当个秀才呢?”

    裴子云斟上一杯酒,许久才说说:“当官呕心沥血,劳累公务,说不定一个差错就身首异端,没个下场,还是逍遥自在更符合我的本性。”

    任炜听了,捻起一颗花生,嚼了嚼,满嘴浓香,却苦笑:“那还得逍遥本钱,没了富贵,谈什么逍遥。”

    “人生在世,多不如意,岂一言而弊呢?”裴子云用筷子夹了一粒花生,沉默了会说着。

    话落,一时间寂静,两人都喝酒,没有说话。

    “乌头渡到了,乌头渡到了。”船一震靠岸了,裴子云见任炜要下着船,跟上去说:“任兄已到家乡,你我相谈甚欢,我送送你。”

    “多谢裴兄。”任炜说,两人下了船,踏到了码头上,任炜就指着说:“我家住在不远。”

    码头出去,有一条街,不过,大概一百米,两面店铺自不多,但总算酒店、米店、布店还有,到街道口转了弯,任炜指着不远处河侧一座宅子就说:“那面就是,船上久受裴兄招待,还请在我家用顿饭。”

    才说着,一个少年匆匆往前,撞了一下,任炜觉得有些不对,伸出手将少年一抓,说着:“松儿,你去哪里?”

    听得熟悉的话,原本低头向前少年抬起了首,发觉面前人是父亲,一时间眼泪就掉下来,连忙说:“父亲,不好了,不好了。”

    说的急促,一下子迷糊了。

    听得小儿焦急声音,任炜就是慌乱,连忙问:“松儿,你匆匆忙忙,可是家里发生了事?不要急,慢慢说!”

    “父亲,你终于回来了。”少年上前抱住父亲,就号啕大哭起来,说着:“父亲,我正要上街去寻大伯,求些帮助。”

    “上次母亲为了大哥的病,借了九两银子,谁知道钱爷心狠坑骗,现在过了几个月,连本带息要三十六两。”

    “家里哪有现银,上门催债说要把家里三亩地拿去,母亲准备变卖嫁妆,我要上街找着大伯,看能不能帮忙。”

    听着这话,任炜脸色一白,想着自己秀才身份就咬牙说:“松儿,你随我回去再说。”

    “是,父亲。”少年有了主心骨,三人向家中而去。

    才到家门不远处,就听着闹声,一大群人围在门口看热闹,有些人寻觅不到位置,还趴着墙往里面看。

    见这情况,任炜脸色一变,大步向前,围观的人见是任炜,有的讪讪避开,有的不认识,说:“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以怪不得。”

    近了,一股恶臭,墙门上泼了不少的粪,数个大汉拥着,一个身形魁梧汉子,拿着一个板凳,冷眼看着面前母子。

    里面又一个少年,脸色苍白,不知道是吓得还是生病,一直都咳嗽。

    裴子云看去,一个穿着朴素女人拿着首饰在说,大汉瞧着,说:“你这些金银首饰最多五两,你还差三十一两,可抵债不得,要是还不上,你牛,房契和田契,可都得归我。”

    夫人有些哀求说着:“钱爷,我首饰是娘家带来,都是些上好货,肯定值三十两,我没有骗你,你要相信我,明天我就去换,换完还你好么,没有牛,房,地,是要逼死我们娘两。”

    魁梧的钱爷冷哼了一声:“要不是看在你家还有秀才份上,我早就来收钱,将你们赶着出去了,现在已宽限些时日,你还想拖到什么时。”

    裴子云和任炜才进来,就是听得这些话。

    任炜疾步向前,就喊:“钱爷,你好大威风。”

    钱爷一惊,站起了身子,仔细打量了一番,才哼哼说:“原来是任家秀才回来了,你家娘子借了三十八两银子,我来讨债了。”

    女人见着任炜回来,眼神一亮:“夫君。”

    钱爷态度稍收敛,还是冷笑:“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说到官府里去,我也理直气壮。任秀才你回来正好,把钱还上,就什么事都没有,要不要怪不得我们收田地房牛了。”

    “这是十两银子,你拿去,剩下的钱,我晚些时再还你。”任炜掏出十两。

    钱爷一怔,接着笑了起来:“十两只能算着利息,今日不还清的话,下月又得翻上去了。”

    任炜脸涨红,问:“几分利?”

    这人说:“九出十八归,一个月翻一倍,还是看在秀才您面子上,才借这个数。”

    “芹秀,他说的可是真的?”任炜看向妻子问。

    女人听得丈夫的话,脸色一黯:“我是被人给骗了,原本只借九两,一月利息二两,原本等夫君寄银回来就可还上,可没想到一月二两银子的利息,转眼变成了两倍。”

    跟着的松儿上前:“父亲,这事我也知道,是母亲被坑了。”

    “单据拿着来给我看看。”任炜一听,带着怒气,盯钱爷就说,钱爷拿出了一张纸条就上前一放,任炜正要拿,钱爷冷笑一声收回:“秀才,等你还了银子,再拿回去吧,不然我怕你撕了。”

    钱爷接了十两银子就要走,裴子云上前,伸出一只手一拦,说:“且慢。”

    钱爷是地痞,本想大怒,但一看到裴子云,却突有点心烦意乱,骂到嘴的话吞了下去。

    裴子云位在举人,杀人无数,又修有道法,这就不单是所谓的气质了,他盯着钱爷,突一笑展颜说:“原来只是区区三十八两银子,这又算什么?”

    裴子云转首对任炜:“任兄,上次你给我写了时文,我忘了把润笔银子给你,你也是迂腐了些,遇见了难事也不催我。”

    说完,拿了两张银票递着上去。

    任炜一看,是五十两一张,总一百两,一时就明白这是裴子云想帮自己,正要张口想拒绝,裴子云按着手一拍:“贤侄看上去累了,你当父亲的也多注意,不然身子骨坏了,可如何是好?”

    听这话,任炜脸一红,顿时就说不出话来,只听裴子云又说:“任兄,我还有事,船不等人,得先走了,以后再见,再喝一杯。”

    说完,对着钱爷肩上轻轻一拍,笑着:“你也不要得理不饶人,人在作,天在看,报应就在眼前。”

    说着,转身就是离去。

    原本眼神黯淡的任妻,此时有了光彩,围观的人群都是议论,惊叹不已:“你们说,任秀才可真是发达了,写什么时文,居然值一百两银子。”

    裴子云出门,后面有人一路小跑追上来,到了裴子云面前,就深深一躬:“多谢解元公,来日我任炜必会报答。”

    “哦,你知道是我?”裴子云一怔。

    “开始时不知道,但我们相识十几天,你这样年轻,精经意,擅诗文,明时势,点评到了槽运、海关、军事都有所精辟,才情繁深间又能渡舟而歌这世上,恐怕这代,只有解元公一人了。”任炜说。

    “其实论天资,我是极平常,唯在有些奇遇罢了,你不必远送,告辞,来日有缘再见。”裴子云说罢便笑,又说着:“你是书生,许多事难办,刚才地痞,我已经帮你处理了,此人现在健壮如牛,只要遇到酒色任一样,立刻就会暴毙身亡,你却无忧也!”

    “其实我这举也是恃才沽祸,只是人生在世,我既不准备进仕,那活的就得洒脱些。”说完这话,裴子云再不停留。

    看着他远去的身影,任炜深深作了揖,久久不肯直起身,怅怅叹着:“真是旷世罕有之奇男子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