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八十二章 辞出王府
    王府

    总管自殿内出来一路行着,来来往往不少人,见着都是行礼,任炜、赵许亭,见着总管再次出来,都连忙迎了上去。

    庆管家见迎上来的两人,轻蔑扫了一眼,带着一些冷笑。

    “庆总管,我们告病返乡的事,王爷可允了?”两人带着些不安,说着。

    “哼,你们想要离开王府,王爷能不清楚?王爷发怒了,说要将着你们狗腿打断扔出去,好让你们涨涨记性,要不是我为你们求情,估计你们就要躺着回去了。”庆总管傲然说着。

    听这话两人就流着冷汗,庆总管打量着,冷笑:“活罪可免,只原本赏你们十两,现在就只有二两了,你们服不服?”

    任炜、赵许亭听着这话,默不做声,有些怀疑,又带些恐慌,脸红了又白,清客又不卖身,就算打发叫花子,也不是样打发,一时间寂然无声。

    许久,任炜整理了一番衣冠上前接过银子,说:“谢王爷赏。”

    显是从容受了,赵许亭还想说什么,任炜说:“赵兄,王爷赐银,我们怎能不受?”

    说完扯了扯赵许亭衣角,赵许亭心里不甘,还是上前接过了银子:“谢王爷赏。”

    这话说的有气无力,见两人接过了银子,总管冷哼了一声:“下午就给我搬着出去,王府庙小,容不下两尊大佛。”

    赵许亭是气的眼睛发红,只是任炜拉着摇了摇头,见庆总管远了,赵许亭问:“任兄,你刚为什么要拦着我,我要去问个明白。”

    任炜冷笑了一声:“赵兄,你真敢当面问着王爷,你尽管去就是。”

    赵许亭就是怔了一下:“我总觉得庆总管故意坑了我们银子,清客来来往往很是正常,满半年离去,都有着十两银子赏下当路费,凭什么说扣就扣了,我看一定是庆总管贪了。”

    任炜的脸上是看不清楚表情,说:“然后呢?”

    “然后,我们肯定要去向王爷告发,让他知道厉害,把银子吐出来。”赵许亭愤愤不平的说。

    “然后呢?”任炜又问。

    “当然是王爷罚了他,将剩下银子给了我们啊。”赵许亮怔了怔就说。

    听着这话,任炜就是冷笑:“王府总管是何等亲信,不是心腹谁能当这个位置,宰相门前七品官,何况王府总管。”

    “璐王英武,要是总管在王爷的大事上动了手脚,坏了事,自我们可告,说不定还有赏识,可现在仅仅是对付二个清客,你以为王爷会给我们出头?”

    “更别说我们这时离去,就是背叛王爷,真的去告了,别说剩下的八两银子,就是当场打死都可能。”任炜淡淡的说,转身离去。

    赵许亭看着任炜的离去的身影,就怔了。

    任炜毫不迟疑,带着行李出着王府,腰牌已交着上去,回望着府邸,沉默了许久,眼前高大府邸,盖着绿色琉璃瓦,刷着白色墙壁,沉默了许久,这里曾经寄托着希望和期盼,现在却只能黯然离去,宛失了精气神。

    “周齐诉璐王以府邸违制,被罚银三千,看似小事,其实疾风暴雨就要来了,我只是一个小小闲客,又没有受重用,我只有抽身为上。”任炜摇了摇,向着码头而去。

    到了码头买了船票,只是没有着当天的船,还得等上两日,转身回去,沿途自然是商铺连绵,店铺目不暇接,很是繁华。

    任炜看都不看,直到一个书肆才停了下来,这间新旧书都买卖,读书人不到落魄是不会卖掉自己的书,但总有些落魄人将旧书卖给书肆。

    任炜来,自不是买新书,而是买旧书,会比新书便宜几成,这时没有差事,就进了去。

    店主见任炜来了,笑着:“老任又来买书?最近有本书是不错,你可以买着读读。”

    “哦,龚店主拿来看看。”任炜就说,店主从书架上取着一本大学注集:“老任,这本书很适合你,虽说是旧书,其实还很新,你下次发了月俸可以买着。”

    任炜不由苦笑:“不必了,璐王府清客,我已请辞了,等明天就走,没有什么银两,买不起书了。”

    “什么?老任你种才华,璐王府居不用着你?还逼着你走了?”龚店主大大惊奇的问。

    “是我自己呆不下去罢了。”任炜绝口不提着璐王府的事,听这话,店主沉默了许久:“你我相识半年,罢了,这本旧书,老任,我赠给你了。”

    “受不得,受不得。”任炜连忙说,店主带着一丝惆怅:“你来我店常买书,也算是相熟,你要走了,我赠你一本书,你也不肯受?”

    任炜才将着书接过。

    这时,数个学子模样读书人,到了书店门口,就问:“龚店主,最近酒不空可有着新书出来?”

    “有,有,最近酒不空又出了西厢记和棋鬼,甚是好看,可以买回去看看。”龚店主迎了上去说。

    领首的学子眼前一亮,手里捏着折扇在手里拍了拍:“老板,快拿来,我们都要买,酒不空出品必属精品。”

    又对着后面说:“每人一本,钱我出了,也不用你们抄了。”听着这话,数个年轻学子都欢呼雀跃跟了上去,到了一处角落,都拿起了话本看了起来,安静的书店变得热闹了起来。

    又见得一个读书人进来,看上去很年轻,入得书店也问:“老板,今日可有着什么新话本?”

    龚店主连忙应着:“有,有新书,最近酒不空出了新的话本,西厢记和棋鬼,读着真是有意思,可以买着。”

    任炜看着这些读书人,就想起了自己求学时,连一本正经都读不到,求爹求娘赔笑给个抄录机会,现在太平了,生活好了许多,朝廷又印刷,价格低了许多,结果却没有人读,反去读话本,不由摇了摇,低声喃喃:“不为读书为话本,真有辱斯文,哎,这样下去,何以为国?”

    这才进来的读书人其实是裴子云,化了些妆,这时听着清楚,看了一眼任炜,扫见他手里的书名,带着一些笑意:“果然,任炜扫地出门了,他竟然还买着我的书。”

    话说裴子云也去过书肆几趟,很不意外的看见大学集注放在角落,静静躺着积灰尘,不过听说销路也没有想象的差,每个店也卖了十几册,说实话,他并不怎么在意。

    大学集注这种是越藏越香,课本哪有小说有趣,对于课本不及话本,这是古今同理,当下拿着一本话本翻看了几页。

    印刷还算精良,封面也做的不错,不由暗想:“长公主是一个信人,只是说了一声,她就把它们推广了,确实省了不知道多少功夫。”

    借着翻书,暗中点开系统,就眼前出现一个梅,并迅速放大,变成一个半透明资料框,带着淡淡的光感在视野中漂浮,数据在眼前出现。

    “神通:斗转星移第二层(完成度65.76%)

    心中不由想:“上次完成度25.11%,现在就是65.76%了,这本棋鬼再普及出去,怕就能凑足完成第三层了。”

    “斗转星移,本来只有三层,算是到顶了。”

    “可惜的是古代,书籍传播还是太慢,要不还要快。”

    看着,又扫了一眼:“任务:帮助太子打击璐王,促使任炜离开璐王府(未完成)”

    促使任炜离开璐王府已经完成,但是任务还没有完成,想必是打击璐王的影响还没有发酵。

    这一想,扫了一眼任炜,就喊:“店主,这本我买了,多少钱?”

    店主就是迎了上去:“这位公子,这是新出的话本,要三钱银子。”

    “就这本,这是三钱银子,老板还劳烦你收好。”裴子云就将三钱银子递上,扫了一眼任炜,转身离开。

    次日登船,任炜在前挑着书箱,裴子云在后跟着,由船工领着进了船舱,任炜见着恰就是对门,不由一怔,裴子云上前作了揖:“在下游学裴椹,不知先生名号。”

    任炜一怔,只觉得有些面熟,想不起来,这时也连忙应着。

    “在下任炜,准备回乡,京城米贵,只能撑着一年,再也呆不下去了。”任炜有些唏嘘的说。

    “任兄谦虚了,虽第一次相见,但就觉得任兄非凡,不是池中之物,一时挫折,不算什么!”

    “哈哈!”听着裴子云这话,任炜一笑:“多谢吉言。”

    裴子云见着任炜除了几件衣服,就剩下书箱,原本“不认识”不好帮忙,现在认识了,自可以帮忙。

    书箱沉重,搬了进去,又怕潮湿,一本本拿出晾着,裴子云看了就说着:“这样多书,花了不少钱吧?”

    “也不多,一半是旧书,打折了我买下。”

    “还有一半,是王府的藏书,我主要差事是抄书,见着好书,时常默背,回去再抄一份,说起来,我是假公济私了。”任炜有些感慨。

    裴子云有些沉默,原本这人在璐王府蛰伏,数年一飞冲天,又无端横死,只是被自己影响失了机会。

    虽说是免了杀身之祸,可毕竟自己坏了他的机缘,也得照拂一二,这一想,就是笑了起来:“这也算假公济私,那天下假公济私就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