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八十一章 求取令牌
    璐王府

    天色有点阴暗,一个丫鬟端茶才到门前,守着门的公公压低声音:“小青,等会进去小心些,王爷最近有些心情不好,别撞着气头上,已有着几个人给罚了,不然也不会轮着你来服侍。”

    小丫鬟十五六岁,扎着丸子,穿带红衣裳,听了公公提示,原本还有些笑意,这时有些紧张了起来,带着一些感激:“谢谢。”

    丫鬟端着茶入殿,璐王冷着脸一言不发端坐,而在下坐着府内的太监廖公公,廖公公有些风尘仆仆,丫鬟上前将着茶端着在璐王和公公面前。

    璐王扫了一眼面前丫鬟,丫鬟只觉得喘不气来,身上汗毛都要炸立了起来,不过璐王只扫了一眼,没有挑剔,丫鬟才松了一口气连忙退了出去,走到门口,再次低声向刚才提示着的公公道谢,才挪着步子离去。

    殿内,璐王对着茶动都没动,只拿着盖子拨茶,似乎在想着事,在下坐着的廖公公取着茶喝几口,将茶水放在一侧,也没有说话,殿内一片寂静,压抑的人喘不过气来。

    许久,璐王才随手将面前茶盖扔在茶杯上,发问:“那个周齐,你查着清楚了没有?上次的上谏,是不是大哥怂恿,或者就是大哥的人?”

    端坐的廖太监,鹰钩鼻,眼神带一些阴霾,额有些皱纹,禀报:“殿下,已经查得清楚了,不是太子的人,太子府我们安插的人禀告,没有什么动静,没有人暗中联系过。”

    听着这话,璐王伸出手,一根手指在桌上敲了起来,迟疑许久才问:“周齐上谏前,可有异常人去见过?弹劾总让我有些不安,怎么突然之间跳出来弹劾我违制了?”

    廖公公听着璐王话,眼神微微一眯:“殿下,周齐是个犟头,平时就很刚正,正六品,王爷,要怎么办,是不是通知我们的人处理下?”

    璐王神色中带着一些迟疑,再次盯着面前公公就问:“真不是太子的人?”

    璐王有些忧愁。

    “是,殿下,人已查得清楚,的确不是太子的人,甚至没有多少瓜葛。”

    璐王总觉得有些不对,一些疑虑弥漫,外面淅淅沥沥雨声听着,只觉得心烦意乱,头疼了按额:“这种清流最不好打杀了,先放着吧,过了阵再收拾,不然现在满朝恐怕还不知道怎么说我。”

    言语中透着一丝疲惫。

    这时突听闻着府内庆总管求见,当下不耐烦的说着:“进来!”

    庆总管才进来,璐王撑着头,盯着庆总管就问:“何事禀报。”

    庆总管跪下说:“殿下,刚才卫士前来禀告,说道门祈玄门派人来了,在等候接见,小的连忙过来禀告,还有件事,有着两个清客前来告病,想要离府。”

    “什么?现在就有人告病?”璐王恼怒站了起来问道,见璐王站了起来,跪的庆总管低着头看不起清表情。

    璐王踱了几步,冷哼:“什么告病,怕不是见了皇上罚我三千金,就觉得风头不对,想着我已失宠,现在不跑以后被牵连,所以现在干脆跑了?”

    说完这话,璐王是心里一惊,自己最近日子,心态有些不对,自己怎么了,有些乱了心神,才收声问:“是哪两个人”

    听着璐王问,跪着的庆总管禀告:“王爷,任炜、赵许亭,两人想告病。”

    璐王两人名字,嘴里是念了一遍,名字根本不熟悉,想必不是人才,冷笑,不屑说:“这些墙头草,想走就让他们走,给十两路银,名字记着就是,我们璐王府用不起遇事就逃的人,吩咐下去,凡是这种,不能再回来,以后清客都按此办理,真当璐王府是办慈善,想进就进,想出就出。

    璐王才是说完,突变得有点心烦意乱,缓了缓才坐了下来,说:“让祈玄门的人进来,见上一见。”

    庆管家连忙应着:“是,王爷。”

    说完了退出去,沿着甬道回廊走一阵才来花厅,就看见了两个道人,都在四十岁上下,虽在王府,却从容自在,摇着扇看着景致,听着声音,目光一扫,单是精光使人不敢正视。

    庆管家心里一跳:这就是祈玄门的道人了,见又有人过来,瞥了一眼露出一丝厌恶,正是两个想告病的人,转身赔笑:“两位道长,王爷正在议事厅等候两位道长,还请跟着我来。”

    在花厅等候的祈玄门道人,其中一位惊讶看了一眼任炜,才转脸回话:“还请带路。”

    庆管家是理都没有理正在等候的两个清客,赵许亭就要上前说话,庆管家只是轻蔑的扫了一眼,领着两个道人就离去。

    赵许亭满脸涨红,暗骂:“不就是一个管家,得意什么。”

    任炜叹息了一声,似有些惆怅,拉了拉赵许亭就说:“赵兄,勿要多谈,要是被庆总管听了,不许辞退,然后日夜找事,我们日子更难过。”

    “说不好听点,真来个暴病死了拉出去,谁会计较是不是真的暴病。”

    “我们上了请病的报告,就是外人了,受些折辱也是常事。”

    赵许亭涨红了脸,只是没有说出口,许久,恍惚间老了几岁一样。

    两位道人进入殿内,就是行礼,说:“参见璐王殿下。”

    见得这两位道人,璐王挤出了笑意:“两位道长免礼。”

    “璐王,上次丁副监请求我们师门帮着围剿裴子云,我们就尊着掌门之命而来相助。”一个道人说着,扫看下四周。

    听这话,璐王叹息了一声:“来了就好,可恨的是丁副监已死了,看不到你们了。”

    一个道人一惊:“丁副监死了?”

    璐王脸色有些不好,说:“是啊,被裴子云杀了,盘查了这样多时间,还没有查到裴子云逃去哪里去,你们可有办法?”

    “要找的确难,但可以釜底抽薪。”长老相视了一眼:“此人是松云门的人,不如打击甚至攻破山门,这样天下都可感受王爷威风,就可以让天下道门,不敢与王爷唱反调,一举扫清障碍,或更设下陷井伏击,杀之。”

    “是要借着我的势,动松云门?借刀杀人,真是谋划。”璐王心里顿时雪亮,也不说破,微微一笑,轻轻取着茶杯盖摇了摇:“我可以暗中相助你们,只是我才受了皇上训斥,直接调兵不能,只能在情报相助,甚至为你封锁官府消息,毕竟此门可是有本朝敕封。”

    “不必这个,只要王爷给一令喻给我等即可,但必须上盖王印。”一个道人行礼说着。

    是想要借着我的气运?

    在这世界,打了上千年的交道,璐王自不陌生这种事,暗暗想着,沉思了一会才是说:“令喻不可能给你们,不过可给一个令牌。”

    说着,一摆手,片刻有人过来,盘上一个冰凉令牌闪光,道人拿起一看,就看见上面是:“璐王”二个字。

    “谢殿下。”两个道人虽有点不满意,还是行礼说着,几人又说了一些事情,两位道人才告辞了出门。

    到了门外,右侧道人回首看去,哑然一笑。

    左侧道人顺着目光看去,只见大殿重楼高矗,翘翅飞檐掩映一丛丛浓绿,偶出现的阳光映得眼前镀了一层金红,不过这对王府来说,也是平常,带着疑惑:“你笑着什么?怎么了?”

    “我们修习了看相观命,你也清楚,之前等候时,除了我们,还二人,其中一人面相带几分卿相,璐王实是福缘深厚。”

    “这有何稀罕,不是当年祖师批谕,我们何至投资璐王,璐王能成大位,身侧自有龙虎相从,有着卿相之才也是理所当然。”左侧道人说着:“只是这府内的事,我们道人还是不要插手,那人一看就知道现在只是个清客,可若我等引荐,说不得就坏了事,反让璐王凭空怀疑是我们安插的人,才能越高,越是猜忌,估计王爷深恨你我,你信不信?”

    右侧道人叹了一声,哑然一笑:“所以说这些事插不得手,一切以师门为重,对了,刚才见得王爷,对王爷你怎么看?祖师灵兆觉得不吉。”

    左侧道人思虑片刻,才吐气说:“璐王有龙气遮掩看不清楚,不过我懂你刚才观看的意思了,直接不行,可以迂回观察。”

    说着细细打量:“任何世俗气数都不可能加在一人身上,而是集众而来,这建筑也是风水极佳,可风水你我真道人都懂这只是小道,要是失了人,什么气数都存不住对王府我只能有点感应,但确有气数流失,此其或有变数。”

    “不过这和我们关系不大,我有点疑惑,每个福地洞天,都是天地灵脉所化,又偏有着缘分,不是有缘者根本无法入主。”

    “特别是有了主人的福地洞天,更只有这一脉可入主,我们就算打下了别派的福地,由于和主脉修行功法和利益不一样,也只能变成下府,而派去的弟子几代内就会渐渐分化出去。”

    “先前不是没有道派攻略,但发觉这种效益不大,所以放弃了,现在师门,为什么这样作?”

    对左侧道人的疑惑,右侧道人摇首:“我也不太清楚,不过上面肯定有着想法才这样干。”

    “说的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