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七十九章 真实的谎言
    此时已是晚春,风裹着雨雾掠过,使人浑身清爽,裴子云打伞漫步,在小溪一侧而行,雨拍打在水面,波渐渐扩散。

    裴子云踱着步,想起前世时喜爱一首《春夜喜雨》,取怀里银制酒壶饮下了一口,念着起来: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裴子云念着,轻打拍子,这时在不远处传来鼓掌声,看去原来是长公主,挽了桃心髻,稍装饰了珠花,穿着青色薄绸,叠有数层,腰间一根青带一束。

    “好诗!”长公主举伞,蒙蒙细雨中向前,裴子云稽首:“长公主谬赞了。”

    长公主没有多说,到了裴子云身侧,并排而立,烟雨吹起了衣裳,长公主问着:“前几日,是你在吹萧?”

    “是我,听闻小郡主身体不适,故吹之。”

    “只听夜下吹萧是登徒子,哪为了病?”长公主不由笑。

    “不然,乐治心,心治病,那日我先以情引得倾听,又以苦痛钩出郁郁,再以搏杀相耗,渐臻盛世长乐而养心,最后无忧而使气平小郡主身体好多了吧?”裴子云说着,他解释是避免她认为是登徒子。

    “是好多了,不过治标不治本。”

    “也罢,也是你一片心意,我也领了情。”

    “不过这乐疗之术,却也别开一面,能不能传授?”长公主蹙眉问着。

    “这没有什么秘密,声有喜怒哀乐,乐经上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其实音有七音,而礼只有五,即宫、商、角、徵、羽。”

    “为何?就是乐能动心动情,所以才取中正平和之五音。”

    “要治人,就是以音引导人心,使之喜乐而不颠,其实平常就有,只是要效果明显,就得技艺更精深。”

    裴子云说着,长公主一下就明白了,意思是说,平常音乐也有这效果,只是好的音乐效果更明显,的确没有啥秘密可言。

    见她信了,裴子云一笑,其实这里面自己结合了道术,这自然不想说,也不能说了。

    “呱、呱、呱。”数只青蛙叫,打破了溪侧的沉静,过了会长公主才说:“今天周齐上谏,批璐王府违制,有几个大臣应声,虽事情不大,皇上还是罚了璐王禁闭三日,银三千,你真是手段。”

    长公主转头看着眺望远处的裴子云,睁大双眸,眼神中带好奇:“周齐的事我能猜出几分,可些这些大臣,你是怎么说动?”

    淅淅沥沥雨打在伞上,裴子云取着银制酒壶又饮了一口酒,其实他原本不好酒,开始时只是装个模样,可到了这世界,总有怅怅“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的心思,加上酒度不高,经常喝几口,现在倒真的爱上这杯中物了。

    裴子云喝完才说着:“不认识,不过许多时,不认识的人也可成助力。”

    “这朝廷之制,说穿了就是一个礼字,礼与不礼,分辨界限就是有没有僭越,这就是道。”

    裴子云伸出了手拈一滴雨水,望着远处:“太子终是太子,是长子又是嫡子,璐王想要争夺,在礼法上说穿了就是废长立幼废嫡立庶,武将也罢了,你说文官会怎么想?”

    “他们不是为了道德,而是为了维护他们能安身立命获得富贵的规矩,礼法破了,那文官所维系的制度,是不是也可废除?”

    “太子无子,他们不出声,皇帝不可能传给无子继承人,但现在太子有了皇孙就不一样了。”

    “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

    “为道杀身成仁者有之。”

    “当然人非圣贤,办到这程度的很少,如果弹劾的目的是废黜甚至杀了璐王,大臣在情况不明的情况下,未必帮着说话与璐王死拼,可现在罪不大,只是璐王府违制,也就是皇帝罚酒三杯的事,又有人弹劾,那附合下维护政治规矩,就有人愿意了。”

    “并且,事不算大,璐王也犯不着死顶,故处置很快完成了。”

    长公主听得,看了一眼裴子云,带盈盈笑意:“怕不仅仅是这样吧,这招用意是试探吧?”

    “是啊!”裴子云说着,其实这招主要是试探皇帝,皇帝的本能是维护秩序和统治,如果连这无关爵位性命又违制的事上都支持璐王,那大家洗洗睡吧。

    现在反应还是很不错,可以进行下一步了。

    “这些东西你其实不必对我说,我一个女流之辈可不能干政。”长公主拂了拂自己额前青丝。

    裴子云当她是矫情病,不理会看着远去,果然过了一会,长公主带一些好奇盯着裴子云问:“你为什么让孙经暗里鼓动,而不是直接?里面难道有什么区别不成?”

    听着裴子云踱了几步,脚踩在石子上溅起来了水花,缓了缓说:“因直接使人弹劾,就是太子和璐王撕破了脸皮私斗,皇上自然很是痛恨。”

    “借着周齐,外人查不出的话,就是凭着公理而弹劾,里面区别很大。”

    “皇上和璐王查不出?”

    “硬要查可以查出,但事不大,周齐又一向有着清高,犟头的名声,听着牢骚作事,大家都觉得正常,谁会为一个训斥挖深到底?”

    “调查会有,可难道还将周齐身侧的人一一查遍不成,不要说璐王,就算是陛下,也没有这可能吧?”裴子云说着,哑然一笑:“就算皇上查出来,有着遮羞布,多半是装糊涂了。”

    “你明目张胆,连装糊涂都不能了。”

    “说的对!”长公主走了几步,叹了一声:“世界上没有天衣无缝的事,但只要程度恰到好处,就是天衣无缝,下一步呢?”

    “下一步,需要长公主略加些影响了。”裴子云是说。

    “哦?可要我做些什么?”长公主带一些笑意,锐利盯着裴子云。

    裴子云转身看见了远处牛车,向长公主说:“皇上赏给皇孙的东西,临时带来了吧?”

    “带来了,没有什么特殊,玉如意、金银绸缎、还有一枚长命百岁锁。”

    听得这话,裴子云说着:“把长命锁拿来给我看下。”

    长公主脸上带着些疑虑,取了过来,问:“这也平常吧?”

    裴子云接过长命锁,看上去很精致,琢得双鱼戏水,暖润滑泽,上镌刻“长命百岁”的字,对普通人家当然是稀罕,对皇家来说,却很平常了,难怪长公主有些疑惑。

    当下一笑,说:“是平常,皇帝将东西赐给皇孙,自希望孩子能健康长大,不出意外。”

    “但平常的东西放在一起,就不一样了。

    “下一步就是真实的谎言,把陛下疼惜皇孙赐给长命百岁锁,以及陛下呵斥璐王违制的消息同时放出去就可以了。”

    “这些都是真话,不要故意去传播,不要添油加醋,至少在我们这阶段不要那会落下痕迹。”

    “只要没有封锁消息,相信我,几个风声,上下官场里想探风头的人就会自动把它传出去,你们知道内情,觉得这平常,可大部分官员都不知道,闻到风声,当成秘密传播,会有什么作用呢?”

    “大部分官员,特别是低级官员,都觉得获得内幕消息原来太子有了皇孙,皇帝就支持太子了。”

    “不自觉之间,他们自会和璐王拉开了距离。”

    “好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长公主倒吸一口凉气,区区一个弹劾,用到这地步,潜移默化里就改变了政局。

    “长公主谬赞,一两拨千斤,首先是有千斤当后盾,不然只是纸老虎。”裴子云说着。

    长公主长吐一口气,伸着接伞上滴下的水滴:“这些政事我一个女人家是不想懂着,最近可还有诗作?”

    裴子云一笑:“长公主,你都不给我带酒,哪里有诗?”

    长公主哑然一笑,带着一些狡黠,怀中取出一个银壶递着上去:“三十年女儿红,可满意?”

    裴子云接过银壶,只觉银壶上面还带暖意,闻着淡淡的香味,启开盖就一大口,叹:“好酒。”

    才摇头说着:“诗没有,不过又写了一个话本。”

    说着递了上去,长公主接过一看,《棋鬼》,这下真诧异了:“你堂堂解元,写这个干什么?”

    “写刚才的诗不好?”

    裴子云自然不会说我需要你推广获得声望,有你拿出去立刻身价百倍,只是笑笑:“我个人喜欢写。”

    “这写的是什么?”长公主问着。

    这棋鬼来源是聊斋志异,不过千字,但结合着棋魂,就可以脑洞大开,写了一本书,当下说着:“这是一个少年看见一个棋盘,有人教导他,但是别人看不见的故事。”

    长公主摇首,对他不务正业很是无语,才想离开,却听着裴子云淡淡的说着:“长公主,这事差不多了,我也要离开了。”

    “这样快,事情还没有完,太子也没有赏赐呢!”长公主一惊说着。

    “我是道人,要什么赏赐?”裴子云站正了身子,带着些疲倦微叹一声,说:“至于事情,到了这步,就十拿九稳了。”

    “而且,我住在京城,虽说隐蔽,只是没有人特别注意,要是留了久了,怕就会暴露了,这就坏了太子的事了。”

    长公主没想到裴子云会这样说,怔了良久才惊醒过来,心思转了几转,突说着:“也罢,你现在离开,也是好事。”

    “那就告辞了,临别前请转告太子,这计在今年,不可用二次了,用多了,皇帝和璐王就会警惕,事实上有这计,今年的火候也足了,就缸中放了米饭和酒药,只要封缸静等发酵就可。”

    “半途开启才会酿造失败。”

    长公主看上去,只见裴子云白衣胜雪,举伞而过,渐行渐远,消失在烟雨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