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七十五章 裂缝
    出得太子府,丝丝风中,凉雨落下,沙沙响成一片,宛是蚕房里春蚕噬桑,出了门,裴子云才觉得浑身一松,暗暗心惊。

    未成阴神,连皇帝都可见,剑气都可动,成了阴神,只见得太子,都宛是猛兽在侧,阴神压制,法力尽消,这些也罢了,连体力都消弱,斗转星移神通第二层连丝毫作用都没有,真让人心惊。

    一辆牛车驾来,车夫没有说话,百户是取着一个令牌递上,小声:“解元公,这是太子府令牌。”

    裴子云接过令牌,握在手心打量,令牌上雕刻着蟒纹,金光闪闪,中间刻着太子府三字,才一笑,就听着百户说着:“解元公,太子第一个任务就是让你对璐王选中合适的罪名和执行人选。”

    “……这具体的事也要我干?”裴子云不由无语,就在这时眼前梅花一闪,变成一个半透明资料框在眼前出现:“任务:帮助太子打击璐王,促使任炜离开璐王府。”

    太子府就在近侧,深沉的力量在盘旋,更不要说整个帝都无处不在力量,裴子云没有细看,暗想:“出城了再说。”

    “解元公,太子吩咐,原路不能走了,我们换一条。”百户说,领着裴子云行去,裴子云至牛车内坐下,望着雨,一时没有说话,牛车渐渐行了,只剩着沙沙不断的雨声和牛蹄踏水的声音。

    片刻,经过一颗桃树时,伸出手摘下了一支桃花,想起了原主:“这样的压制,难怪道人虽有神通,也只是小道,谢成东得了梅花,也必须辅助璐王,插手龙气变数,得了封号,一举登仙,肉身成圣。”

    “其它都是尔尔,必须赶快提升实力,目前,还是要扩大声望才是。”裴子云暗暗想着。

    起风了,手中桃花被风一吹,花瓣飞了起来,卷到空中。

    “起风了。”裴子云看着远处花瓣,长发也随着风而飞。

    祈玄山·道观

    天色渐渐阴沉,春天总是这样阴雨绵绵,在门口有数个护卫,道观围墙的墙壁上,竹子上雕刻了不少符纹,这些符纹,似散发着微弱的灵光,在和不断侵蚀而上的黑气不断对抗,似乎整个道观都覆盖上了一种深沉的阴暗。

    道馆内一片黑暗,没有一点色彩,瞎道人端坐,那双没有了眼珠血眼眶此时看向了黑色铁锚,铁锚上面裂缝,有暗黑流光不断盘旋,似乎在不断填补裂缝,渐渐恢复。

    “逆徒,居泄露了天数,百年大计差点毁于一旦,真可恨。”瞎道人暗暗说着,脸色铁青:“幸没有伤得根本,还可挽救。”

    只是话才刚刚落下,突听见了“啪”一声,摆在上面铁锚一震,原本裂缝似乎又裂开了一个口子,听着这声音,瞎道人脸上顿时涌上了恐惧。

    天地间一下寂静,紧接着“轰”一声,一道闪电落下,只是将要落在道观上,稍一偏移,落到道观外,一颗碗口粗的树木,应声而折,雷火烧了起来,只是又被雨扑灭。

    紧接又是数道闪电,只是靠近了,都偏离而去,打在空地上。

    门口一个护卫抬着头看着阴沉的天空落下的闪电,脸色有些不好,叹了一声对着同伴低声说:“你们说,最近里面瞎道人做了什么,为什么总呆在道观内,总不出去。”

    “而且,不知道你们感觉没有,我总觉得道观变得阴沉沉,很是幽暗,仅仅是看着,就觉得整个人都不舒服,天上的雷总让人觉得心慌,里面该不会是造了什么大孽吧?”

    护卫是轮换的新人,只呆了月余,只是话音刚落,队长脸色一冷,对着护卫就是训斥:“这种话不要再说,晚点给我去领十军棍,再有下次小心你的狗头。”

    听得队长的话,护卫身子一颤,自知道十军棍的分量,这时不敢反驳,应着:“是,队长。”

    队长训斥完,不自觉看了一眼道观,那里一直有着一种感觉心悸气息,说不出道不明,只感觉似乎潜伏一只巨兽,又似乎潜伏着难以描述的怪物,只是不清楚到底有着什么,那里只有一个不能出门又残又瞎的道人而已。

    观内香案上铁锚,一道裂缝不断发出声音,不断裂开,瞎道人皮肤渗出血,黑色尸体一样的血,似乎有一股强烈威压在瞎道人身上,并且随着裂缝延伸,整个人受到越来越大的压力,到了后面,一动也不能动,甚至连哼一声都哼不出来。

    裂缝没有再撕下去,铁锚裂缝中,又弥漫出一丝丝黑气弥补着,原本香案上的油灯里的火焰已经熄灭,但随着压力渐消,黑气涌出,青绿的灯焰突自动亮起,幽幽发着光,显得有点森人。

    “哇!”瞎道人一口血吐出,血出口原本还是鲜红,吐着出去落在了地上,渐渐变得乌黑,散发着恶臭。

    “可恶,气数进一步撕裂了。”瞎道人身子抖动,带着恐惧取着一个瓷瓶,倒着出来一颗丹药服下,才喃喃自语:“天数变了,依附的龙气似乎在衰退,反噬一次比着一次强,真是可怖。”

    “不好,璐王气数转衰,恐怕太子气数变涨,一涨一消,要是璐王大局被破,那就万事就休,身死魂灭,再无超生之机。”瞎道人想到这里,再不迟疑,向着外面喊:“快请公子,我要大事禀报。”

    “今日可是发生了异像?”半个时辰后,穿着蓑衣的谢成东,没有立刻进去,面无表情问着。

    “公子,今日天上突降雷电,接着就是道长要请着公子,除此外并无异相。”队长上前应着,心里有着许多猜疑,但什么多余话都没说。

    “是么?”谢成东皱眉看着一颗明显雷击的树木,怔了片刻,才步入道观,不过才踏入里面,就觉得不对。

    道观中一些灰黑之气在弥漫,一种恶臭在散发,谢成东见着闻着,就皱眉,这是反噬,天机反噬越来越重了,瞎道人还能撑着多久?

    “谢公子,最近可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天机反噬,璐王的气数衰退,这样下去,恐怕我撑不过一年,公子也要遭逢大患。”瞎道人见得谢成东询问,就说着,露出了些惶恐。

    “什么?天机反噬,既已严重到步,你之前为何不说?”谢成东看着瞎道人模样,心里隐隐竟有点快意,此时听了这话,一时间皱眉。

    “公子,谁跟你说反噬是渐渐积累?”

    “原本还不错,可今日突电闪雷鸣,原笼罩着道观上一丝龙气,今日突衰退,天谴又显,才连忙联系着公子,这是天机示警,不可有丝毫大意。”瞎道人见着谢成东神色不对,立刻发觉自己失态了,连忙恢复镇静,徐徐说着。

    谢成东踱了几步,蹙眉缓了缓才说:“接到情报,不久前璐王对裴子云动手,死了两个六品太监,一批王府甲士,我们则新折损了梁、雍两地的暗子,莫非这已伤了根基,坏了运数?”

    听着这话,瞎道人沉思良久,稍过一会才说:“按照情理来说,别说死二个六品太监,死几十个甲兵,就算多十倍,也伤不了璐王根基,至于我们的棋子损失,更是间接,没有这样大影响。”

    “可龙气衰退,我又受到反噬这是事实,必是某处伤了根基,太子得了运道,璐王运数大损,坏了根本由盛转衰,现在恐怕危矣。”瞎道人叹了一声。

    “什么?该死。”谢成东站着起来又踱了几步,脸上冰冷:“是谁,是谁引起了变化?莫非是裴子云?”

    听得这话,瞎道人缓缓说:“裴子云数次与我们作对,现在龙气变化,我看必和此人有关。”

    “恐怕这就是我们之前谋算争夺一线道机的反噬。”

    谢成东冷笑:“顺则凡,逆则仙,夺了就是夺了,难道还能还回去不成,要成道,哪能不夺,此子数次反杀,又何尝不是逆夺运道,听到先生的话,我是怀疑此子身上或有大福源,甚至大机缘,不然何以两年时间就晋升阴神。”

    “要知道我夺了原本主果的气数,夺了许多机缘,晋升到阴神也花了五年时间,他何德何能这样快速?”

    “有没有异宝算不清楚,天机除了大势早已搅乱,混沌不清,但局面得失损益来看,此人必是源头之一。”

    “哈哈,此人也要争夺一线道机?”谢成东冷冷说,语气之中,已有着一些不耐:“先生你说一说,天数还会不会有着大变?”

    谢成东这话,说的瞎道人一凛,知道谢成东心中起了怀疑,还是说着:“这个,我实在不知道了。”

    “是这样?那先生好生休息。”话音才落,谢成东转身出去,“哐”只听门关上的声音。

    “我感受到了,你就要下了决心了。”

    “你们谢家父子疑心太重,贪心太过,当年施法又忌讳着我,不然何至于此,只是我们气数早已相连,我逃不掉,你们逃得掉么?”瞎道人低声说着,突笑了起来,连连咳嗽,一些血流了出来,又化成了黑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