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七十三章 冤孽
    太子府

    太子府自是宏伟,太子原本居住宫内,皇帝觉得年长,故命建府,太子府自是所有王府规模最宏伟,宫墙高耸,正中是银暗,门口甲士林立。

    长公主牛车停在府前,就有着一个侍女上前搀扶,天色有些暗,乌云沉沉,似要压下来,两个太监张着灯等着,见着前来,就立刻迎了上去:“请!”

    自东向西,沿着回廊过道前去,一重重门前站着宫女,偶尔也有太监来往,都是脚步轻盈。

    抵达一处侧殿,站了二个太监,都手执拂尘目不斜视。

    长公主进了去,见重幔垂下,地上青砖光可鉴人,太子握着手稿读着一遍,又是一遍,还有些疑虑在心,有些捉摸不透,想着事。

    在太子身侧,良娣在一侧伺候太子,脸色还有些白,是身子虚弱样子,太子转着身子过来,见着良娣似乎有些冷,取一侧披风轻轻给她披着。

    门口的太监呼唤:“长公主到。”

    听得这话,太子将手稿放在一侧迎上去:“姑母,你总算到了。”

    “你催的么急,我能不能来?说说,有什么事?这样般?”长公主进得大殿,一个侍女就是上前接过长公主披风,放在一侧衣架上。

    “你们都退下,我要跟着姑母说些话。”太子先不说,对着左右,大殿内众人都立刻退了出去。

    “良娣,你不用退着出去,手稿,你来给着姑母念。”太子一把拉着正要退出的良娣说。

    左右都摒退了出去,太子回去,坐在主位,身侧坐着良娣,又请着长公主坐在了客位。

    长公主细细看去,太子俊朗,面上带些忧色,眉宇间有一股儒雅,正看着良娣读着手稿。

    “职莫大于礼,礼莫大于分,分莫大于名,唯名和器,不可假人,君臣之礼既坏,则以智力相雄长。”

    长公主坐在一侧听着良娣念,听着这句,不由点了点首,这段说的不错,说中了根本,名器不可假人。

    良娣继续念着下去:“太子已得名器,得君臣之分野,安能自乱其份而使朝野不安?”

    “圣上所忧者,天下虽平,荆棘未除,故喜璐王武略肖似朕躬,太子当安其圣心。”

    “谓太平策者,对外制镇,对内削藩。”

    “镇不可全敌之,择一制之,藩不可诛灭之,择其僭削之,恰其份也,示之于朝野,结心于圣上,而非斗于权谋。”

    良娣一口气念完,太子听着眼神中也有着一些惊喜,手稿上所写正中心意,虽早已读过,此时良娣读来,还是欣喜。

    坐着一侧的长公主听着良娣念完,听了沉默移时,才点了点首:“太子从哪里请来的名士,这话说却是极好。”

    “你已是太子,有着名分,再各处安插人手,拉拢大臣,私养死士,羽翼圆满,恐怕皇上都难容忍,所以你不能行着拉帮结派的道路,而示之堂堂正正名器,朝中重臣自向着太子。”

    “姑母,你素来是支持我,璐王步步紧逼,我得了策就请姑母来,虽得了策,可对未来,我还有着深深担忧。”

    “将来璐王大势已成,就算我有着名器,又如何办,现在我兄弟就敢暗中袭杀,裴子云我前步封赏,他后脚就杀,我怕了失了人心呐。”

    太子愁着眉说着,太子还是明白,璐王未必看得上裴子云,但是你封赏我就杀,太子束手无策,传出去就折了威仪,跟着自己的人也觉气沮,但是要反击,却是难为,这自是一个难题。

    “太子,你读读文稿,什么叫名与器?天下都是皇帝,而你是太子是储君,只要你不犯大错,不糊涂了学什么自污,诸位重臣都会保你,这就是祖宗家法,这就是历代传下的规矩。”

    “废长立幼,祸端之根。”

    “你立的正,哪怕不结党,但天下之心,无不向着太子。”长公主握着文稿就是说着。

    原本只有些惊喜的太子,此时听长公主的话,一时间眼神发光,带着欣喜,看着良娣就说:“看吧,我请着姑母来,果是对的,姑母一番言语,真是让我茅塞顿开。”

    “姑母,只是我还有着疑虑,却怎么表现得?即不让大臣失心,又不让陛下的担忧。”太子拱手向着长公主求问。

    长公主看了一眼自己侄子,思虑了一会,才说:“皇上担心,就是天下虽平,荆棘未除,社稷不稳。”

    “这文稿上其实说的很清楚了,这事是皇上的心头刺,太子你可在这方面入手,显出你的才能,但如果一下子把军镇大将全部推在反面,就自取灭亡,怕连皇上都保不住你。”

    “姑母,那该如何做?”太子沉吟了一会就是问。

    “第一你必须选择一个打击对象,让天下人和皇上知道你的手段,不再觉得你可欺,璐王最得皇上喜欢,不但是有着三个儿子,还有他喜武略,能削平那些荆棘。”

    “璐王势大,皇上不仅仅纵容,更用着璐王铲除地方,只是璐王也借机发展,其实也让皇兄忌讳。”

    “其次,璐王最大缺陷就是为了争太子,他不得不在许多地方僭越,你只要抓住一个不大不小口实,造了铁证,就可打击之,削之。”

    “姑母,你说的我都懂,打击太强会有反噬,打击太弱又表现不出,我不知道什么是分寸,以前没有想过,此时更不知道怎么办。”太子沉吟一会就叹了一声说着。

    “就要打击的不大不小,为什么不大不小,因罪大了就要削爵处死,这是要杀璐王,不但璐王会拼命反扑,且璐王终是皇帝的儿子,他怎么不关心不心疼?所以既要打击璐王,又要表现出你的仁德,让皇帝放心。”

    长公主站着起来,踱了几步:“这篇文章写得精辟到位,大就是削爵甚至处死的罪,只要不削爵不处死就是恰如其分,你寻着璐王这种程度的僭越,寻人上书问罪。”

    “这种罪动不了璐王,但依的是国法礼法的根本,皇帝也不得不训斥璐王治府不严,加以处罚。”

    “圣上呵斥,也许只是呵斥,但大臣和天下人未必这样想,许多人都会转向着太子,一减一增,太子自稳。”

    听着长公主的话,太子手都在抖着,满是欢喜,位置上踱了几步,就说:“多谢姑母今日教导。

    长公主沉吟了一会,才说:“还是你得了策,给了我启发。”

    “此策扼要明理,细处见周全,详实可用,可以说,有此策,你无忧也,是国士一流的人,太子正用人,若是可以,该速速礼贤下士,求得大才,辅佐左右,般,才是正经啊。”

    太子听了苦笑出来:“姑母,不是我不想求着大才,只是有苦衷,其实这人你也认识。”

    长公主听了,沉思良久,似乎在思虑自己知晓的人,稍后,露出了一丝惊色:“你说的难道是裴子云?只是他不是杀了璐王不少甲兵,已躲避不见了么?”

    “是,我识人不明,还是良娣赶去得了此策。”太子沉默一会,才叹,当初保了裴子云,或还有着机会招入麾下,此时再出面,就不妥了。

    长公主抬起首看了一眼在太子身侧的良娣,若有所思:“看来这良娣也不是温顺的人。”

    只是良娣生了太子的儿子,可以说,原本太子日渐失了圣眷,但这就是扭转太子命运的根本,这时当然不好多说,说了些话,就自是告辞了出去。

    送着长公主出去,太子带着一丝微笑,又似心事重重,没有刚才的喜悦,一时笑颜,一时颦眉。

    良娣见太子脸色变化,她办了这件事,这时却不敢再干政,说着:“太子,外面雨大,还有寒意,请入内吧!”

    “唉,你请的这策是不错!”太子听了没有动,静静看着雨落的庭院:“可咫尺天涯更不能随意来人!”

    说到这里,太子似乎有了决定,听着召唤,一个百户移了过来,太子低声吩咐了句,这百户立刻应着:“是,太子,保管干的干净利落。”

    “去吧!”太子最后说着,才怅怅的进了殿内。

    长公主沿着走廊抵达门前,就有春雨啪啪而下,一个丫鬟撑伞扶着长公主登上牛车,长公主回望一眼,太子府门后种着数颗大树,此时长出了嫩芽,显的生机勃发。

    外面的雨声打得车厢上,长公主没有在意,取着一本诗稿拿在了手里,思忖,许久才喃喃:“武功、道法、谋略、诗词、时文、小说,你尽通之,上天为什么在这时降这样的人才?”

    “天下才安定些,这是福是祸?”长公主突命令着:“转道去皇宫。”

    “是!”

    牛车转身向着皇宫而去,才行了一两里,长公主觉得心中诸多心念,有些心慌,眼前突浮出了小郡主在自己面前模样,消瘦带泪,许久才深深叹息了一声:“真是冤孽!”

    “停车,打道回府。”长公主声音传出,车夫没有问原因,一拉缰绳转身返回而去。

    长公主将车帘拉起,看着窗外的发芽树枝,不知道在想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