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七十二章 会见
    雪渐渐变成了细雨,江水湛湛,裴子云看着河面,船只谈不上游弋如鲫川流不息,也多了不少。

    “整整二年了,听闻开放的港口由三个变成七个,海贸很明显繁荣了,而这繁荣就带动了造船业。”

    目前裴子云上的就是三层大船,空间就比二年前大了些,分船舱间,表层间,二楼间,三楼是大厅,两侧垂下湘帘,可摆数桌酒席,并且平时是茶座之处。

    船上有二三十个客人,商人、读书人、货商、游客、访亲都有,三教九流,鱼龙混杂,裴子云上得三楼,就听见上面传下来一阵喝彩。

    原来是说书先生正在说书。

    宴上设在周围,地上是红漆地板,中间是说书先生,裴子云就占了一席点了菜,话说昨天才靠岸补充了,菜肴很丰富,又听着说书先生说话。

    “话说范蠡是楚国宛人,为人倜傥,不拘小节,所作所为,往往出人意表,当地人士都叫他‘范疯子’。”

    “文种来到宛地做县令,听到范蠡的名字,便派部属去拜访。

    “两人相见之后,长谈王霸之道,投机之极,当真是相见恨晚。都觉中原诸国暮气沉沉,楚国邦大而乱,眼前霸兆是在东南。于是文种辞去官位,与范蠡同往吴国。其时吴王正重用伍子胥,言听计从,国势兴旺。”

    听到这里,下面就有人忍不住问:“历史上楚国有七处,吴国六处,但是从未闻有着伍子胥。”

    就有人说着:“这是越女剑的本子,你这书呆子别打岔。”

    这人还不服,咕嘟着:“谬也谬也!”

    “天下有着……这样的美女!范蠡,她……她比你说的还……还要美!阿青凝视着西施,杀气渐渐消失,一声清啸,已然破窗而出。”

    说书人是话音一收,说:“西施是从此患上心疼病,范蠡与西施游浪天涯,虽失了富贵,却得了长久,可所谓一得一失。”

    说的是裴子云的越女剑,是按照时代背景修改了些。

    “各位乡亲父老,有钱捧个钱场,有人捧个人场,不然俺就买不得新的话本,就不能为各位乡亲父老说着故事了。”说书人装着可怜模样,持着一个铜锣上前而来。

    一个蒙着轻纱女子,此时坐在前排听着说书,眼神中带着一些迷离,见着铜锣到了面前,是取出着一锭一两银子放在铜锣上,说书人脸上是一喜:“谢小姐赏。”

    女子按下铜锣,看着面前说书人,就问:“书是何人所作。”

    说书人一怔,连连笑着说:“小姐,是酒不空所作,出了三本,州内都是有着流传,大书商都有。”

    “多谢。”女子道了一声谢,向说书人看了一眼,起身而去。

    裴子云略一留神,看了一眼女子,持剑,想必是闯荡江湖的女侠,也被自己的书给吸引了。

    三本书,各有侧重。

    越女剑是契合是江湖,这世界可是有着武林,有着女侠。

    梁祝是祝英台和梁山伯讲究的是二个家族之间爱恨与压力,写的缠绵悱恻,动人心扉,最符合少女观看。

    聂小倩就是女鬼和书生的故事,但这世界可是有鬼神,因此代入感更强烈,当然有些细节改变了。

    裴子云见着众人听的如痴如醉,心里有些得意,心想文学小说是进步,其实是决定于社会交流,数万、数十万读书规模,哪怕有几十年几百年积累,哪能和上千万读书人相提并论呢?

    用完了饭,回到舱室,关上了门,躺在了床上,只是一点,眼前出现一梅,并迅速放大,变成一个半透明资料框,带着淡淡的光感在视野中漂浮。

    “神通:斗转星移第二重(完成度25.11%)”

    “本来升到第二层消耗掉的声望,现在又缓慢增长了。”

    “为了战斗,只得先升级斗转星移,要是完成三层,或可以考虑阴神本身,阴神境界,第一二重是凝形,这很好理解。”

    “第三四重是通神,就是能以阴神的角度看待万物,许多鬼神就可见了。”

    “第五六重是夜游,就是可以阴神出窍,神游冥土,福地和祠堂也就可以去了,这不是法术临时去,而是真正可以去。”

    “第七八重是除籍,就是冥土除籍,不在鬼籍了,第九第十重大圆满,就可号称地仙。”

    感觉着变化,许久,裴子云才睁开了双眼,阴神还是凝形的阶段,踱了几步,有着更多的想法。

    “当年,谢成东得了梅花,恐怕还有着别的功能?”裴子云暗暗想,又哑然一笑:“现在一切都妄想罢了,做好现在才是正经。”

    这时突有人敲门:“裴公子可在?”

    是个清冷女声,裴子云一凛,上前开门,是上午的女子,见着裴子云,女子彬彬有礼,说:“公子,有位贵人想见你。”

    “你是谁,贵人又是?”裴子云问。

    “公子,不必担忧,我是……”女子拿出了一块银牌,在裴子云面前一亮,才是收回来。

    “太子府,贵人何在?”裴子云问,女子伸出手指,到船侧,往山上一指:“五指山!

    五指山并不算高,下船行了几里,路径已见,裴子云沿山路一路而行,一路上树木有了些嫩叶,长着花苞,不时有悬藤擦脸摩臂。

    淡淡霭雾笼在山上,裴子云不禁想,现在还是初春,要是深春初夏,这里必是幽静美丽的风景。

    行了半个小时,一行人到了主峰,这里地势豁然开朗,山顶有一片十余亩空地,就看见了一个道观。

    观前站着两个少女,见着了裴子云也不言声,只一蹲福就引路。

    裴子云跟了进去,就见了些侍卫和太监,一个个垂首让道,或视而不见,只见引着去了一处偏殿,就见着一个女人半斜倚座上。

    裴子云进来,进前一步,行了个礼,女子也起身盈盈下拜:“总算见到你了,多谢当年救命之恩。”

    “不敢!”裴子云连忙避开:“见过娘娘,当年是无意,当不起娘娘大礼。”

    女子一挥手,所有人都退了下去,只剩一个太监,一个武官,女子就介绍:“这是秦公公,这是张千户,都是我的心腹。”

    裴子云看上去,秦公公白面无须,中年,眼神中带精光,是一个高手,又一人扫看过去,张千户也是魁梧,端正站着,就透着一丝肃杀。

    其实这里还不止,屏风是一幅图,一人立在杨柳下怅然仰望对面,河对岸一辆龙车,隐有一个女神。

    这有着典故,裴子云隐觉得熟悉,真要回想,回想出来,但是他看的并不是这个,而是后面有人潜伏。

    “请坐。”良娣说,见着众人都坐了,她就说着:“我能来不容易,能会见公子的时间更不多。”

    “公子献平倭策,不动声色就扭转沿海数州格局,使得应州年入三十万银,真是老成谋国,我除了感谢,还想向着公子求一件事,可有良策助太子?”

    “追杀之事,也不是太子所愿,当初是璐王要对我下手,除掉我,连累了裴公子,希望公子能出计谋,太子强一份,璐王就弱一分,将来迟早要给个交代。”良娣说着璐王时,带着憎恶。

    裴子云没有想到,良娣说话这样直接,看来能呆的时间的确不多,就沉思着,一时间整个殿内静静。

    良娣说的没错,太子强一份,璐王就弱着一分,此时可借力打力,才说:“其实此事不难。”

    顿时在场四人看了过来,带着一些不可置信,裴子云不在意,取了笔墨,磨时就说着:“太子之事,其实首先是皇孙。”

    “圣上要社稷平稳,不得不重视皇孙,这才是太子最大的问题,现在有娘娘得子,这问题就解决了大半。”

    “冰冻三尺,非一日一寒,余下不过是徐徐解冻的问题。”

    “现在就是破冰,破冰不能急,一砸下去,说不定冰面破了,连人都沉了下去,因此太子现在之策,其实相当英明。”

    众人听了点首,裴子云不禁微微一笑,沉思了下,又说:“唯名与器不可假人,其实太子现在最大的力量,就是名分和璐王有君臣之份。”

    “但也不能太慢,一切都得适量,用药得对症,我有些意见,可以略表寸心,让太子参考。”裴子云说到这里,就不再说话,挥笔而下。

    洋洋千言一笔而成,写完也不由渗出了汗,就贡了上去,良娣接过了策子就要看去,裴子云将笔放在一侧,拱手:“娘娘还请着,臣告退了。”

    良娣只扫了一眼,倒抽一口气,把它折了藏了,吩咐:“张千户,你去送送裴公子。”

    见着人出去了,她转身问着:“秦公公,你觉得此人怎么样?”

    “娘娘,此人甚是可怖,我坐在身侧,几乎锁不住此人的气息,这种人实在不宜靠近君颜。”

    良娣笑了笑,起身:“你这话和指挥使的话差不多时间不多了,我们回去!”

    “是!”一时间道观里涌出二百余人,也不知道原来在哪里,拥着她下山而去。(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7-03-19 09:06: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