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大事
    一个捕头一路疾奔到知府衙门,这时雪大着,衙门早已四门紧闭,昏黄灯下,几个衙役无聊,撮花生米吃酒。

    听得激烈的敲门声站起身来,惊愕张望:“什么人?站住!”

    “是我!”捕头大喊着。

    “你有事?老爷才在后面休息呢!”衙役认出了声音。

    “有大案,出了大事了。”门才开,捕头就冲了进去,声音都变了,“快、快快……”

    说着就向里面去,一不小心,一脚绊倒,一骨碌直摔到石道上,起来也不掸去雪,直奔着后院而去。

    今日可发生天大的案子了,少不了上达天听。

    后院,捕头一路而去,而知府正在书房内。

    “大人,出大事了,出大事了。”捕头入得书房,见着知府就跪下行礼,脸色苍白毫无血色。

    “莫非是有大贼作案?抓捕就是了,何必这样有失体统。”知府喝着热茶,享受着身后丫鬟轻轻捶着,懒洋洋说,似乎天大事情都不在意一样,任由侍女给自己松着筋骨。

    捕头焦急的说:“大人,是今日丁公公、道官、巡检都是死了。”

    “连着三十个带来的璐王黑衣甲都死了。”

    知府听着话,一时间脸色大变,站了起来:“给我细细说来,是不是发生了兵乱?”

    丁公公可是有着六品在身,又有甲士保护,此时听着,以为是兵乱。

    捕头脸色带着怖色,说:“不是兵变,是丁公公追捕大贼,今日却是闯入了都纪的家内,丁公公率人包围拿下,结果那人使着妖法,将着所有的人都禁锢了,丁公公、璐王黑衣卫,武都纪,巡检,一举都是被杀了。”

    捕头说着,知府听着话,脸色大变:“什么,都死了?这是大祸事,立刻速速命人通告朝廷,总督,璐王。”

    “等等,先别去,给我请着路师爷,商量一番公文。”知府见着人就要出去,又喊停了,脸上带着一些不安。

    “是,大人。”门口听差的仆人去请着路师爷去了。

    与此同时,一人纵马奔腾,停在了总督府。

    通报而入,在总管引领下到了书房,一进去,就跪在总督面前禀报:“总督大人,璐王的丁公公,道官,巡检,都被贼人尽数诛杀,王府黑衣卫也都被诛戮,一个都没有留下。”

    “什么?”

    总督一时间就是站了起来,当官三十年都没遇到过这样的事,也是脸色一白,但毕竟是总督,下一刻就沉下气来,沉吟片刻,说:“来人,将此事速通报朝廷和太子。”

    待人离去,才起身踱步:“此人如此凶残,却是闻所未闻,不过有了这事,梁州总算是要安分了一些。”

    璐王府

    大雪落下,鹅毛一样,殿中燃着火炉,殿内暖洋洋,璐王坐在殿中,只穿着一件衣袍,披一件蟒纹披风,正批阅公文。

    璐王持着笔,沾了沾着朱墨,似在写着,听得一个声音闯入了门中:“王爷,王爷,出大事了,去的应州……”

    话还没有落下,只听着璐王冷冷说:“滚出去,掌嘴十下,再进来。”

    听着璐王的话,这太监脸色就是一变,殿下最重规矩,军法管理王府,刚才没有禀报就是闯入就是重罪,现在只掌嘴十下,已经算是优待了,当下伸出手狠狠的扇着自己脸,“啪、啪、啪!”脸顿时红肿,不敢丝毫懈怠。

    “王爷,小的有要事禀告。”这太监退出门外禀告,璐王才说着:“进来!”

    这是随着璐王长大的随身太监,等着这人进了殿,璐王脸色一冷:“什么事情能让你失了礼数,我以前可是怎么教着你?说吧,到底发生了何事。”

    璐王批阅着批文,神色不变问着。

    太监脸被扇得红肿,此时低着头上前,将公文递上:“王爷,梁州来了消息,贼子裴子云不甘就法,将着丁公公,还有着武都纪,王府派出的三十个黑衣卫,全部都杀了。”

    听着这话,璐王笔尖似只是停顿了一下,脸色不变,持着朱笔继续批阅,写完,才吩咐服侍的小太监:“递着下去,这事就按着这个办。”

    一侧服侍小太监接过了批文就出门而去,璐王才接过太监递着上来公文,读着起来,脸色冷冷,握着公文的手捏的紧紧的,似乎是在压抑着怒意,看着太监就是问着:“裴子云,真这样强?”

    听着璐王的话,太监躬身应着:“强,非常强,赵、丁二位都不是无能之辈,却都折在这人手里。”

    “普通阴神道人,王府也不是没有斩杀过,镇压道法,派十数甲兵就可以杀之。”

    “但是这人既精通武功,又精通道法,却就不一样了。”

    听着太监的话,璐王拿起茶杯,将凉茶一吸而尽,压抑不住怒色,就要发作,见着璐王模样,太监却连忙说:“不过,赵副监被火药炸死,是谁也没有想到,济北侯其实也算尽了心,配合我们,三子眼都被炸瞎,面容坏了,现在都是在床上躺着。”

    “丁副监吸取了教训,各方面都准备完善,还是没有拿下,且还死了,虽根据情报,裴子云是夺了法器才办到,也可见裴子云很有谋略机变,或还有些运道,这样的人,要一击必杀才是,万万不可再添油给其击破。”

    “你可有着什么主意?”璐王问,太监思虑一会,才说:“王爷,王府连死两个殿监副侍,又损失了数十黑衣卫,黑衣卫还罢了,两个副侍损失很大,现在来看,此人机警非常,身后又有帮助,我怀疑是太子的人。”

    “如果没有有真本事的道人配合,即便府内甲兵镇压道法,此人却很难再入不可冲破的牢笼了。”

    “这人武功神通归于一身,又不是那些愚昧之辈,实是非常恐怖,王爷可知道前朝长平、静明之祸?”

    说着又递上了一个文件:“这是在前朝档案里抄录过来。”

    璐王笑着:“有什么恐怖,他照样有家有父母有师门,不怕降罪?真当太子能护住不成?”

    说着看了过去,一看,突脸上一阵红青,太监才说着:“裴子云虽有亲人,不过其母而已,至于师门,远族,怕是难束缚他。”

    “前朝、前前朝都有典例,失去了一切的道人,又精通武功和道法,有多可怕。”

    “王爷,命官有朝廷威严镇压,道法难侵,但要是道人专刺没有保护的随从,亲属,低级官吏呢?”

    “恐怕就可杀得一方人心涣散。”

    “裴子云将应、雍、梁三州尽数刺杀,怕是不是那些迂腐之辈,为今之计,是设一必死之局,引得入内,一举歼灭,万不可添油了。”

    璐王是通军略的人,只一想,就能想出道人不顾一切游击、暗杀等的后果,阴沉沉向椅上坐下,许久:“不想道人这样危害,难怪历朝都不能禁绝。”

    他本来还奇怪,为什么朝廷不把道人徐徐消灭,至少消灭道法传承,现在看了记录,才知道一旦逼急了,这有多可怕,记录上甚至有人专杀平民,靠毒、道法杀戮一县的记录,最后被天谴而死。

    二人默对,良久,太监又说着:“王爷,您也别太焦虑,道人就算不惜一切,也难对贵人伤害,王爷想杀他,总有办法,但道人终翻不起大浪!”

    “历代还没有五品官是可以用道法杀了的事。”

    紧皱眉的璐王,才松开了说:“你真是深知我心,查裴子云下落,姑且只是关注,就这样办理。”

    有人应声出去,璐王又拿起公文叹了一声:“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虽是敌人,也不得不得赞叹一声,只是此人做得此诗,似挑衅,又似息事宁人,真是让人捉摸不透啊。”

    璐王说完,不提着裴子云,说:“此人损了璐王府的颜面,你说我哥哥会不会乘机发难?他可是忍了太久了。”

    “王爷,虽大臣都是称赞太子文雅,实际上就是性格温吞,不敢冒险,说到底阴柔有余,刚毅不足,有什么动作,恐怕也只是借点力,王爷不必担心裴子云真正为太子所用。”

    “你话却是深得我心。”璐王点了点首,想起了些,才说:“我有功必赏,有错必罚,你下去账房领着两百两银子,只是下次要记得教训,不要犯错。”

    “是,殿下,小人记着了。”太监躬身施礼应着。

    太子东宫

    几个兽形炉在殿内烧着,纱帐中良娣抱着婴孩,此时婴孩渐渐长开,原本猴子一样的面孔变的可爱,两只大眼睛在转着,咿咿呀呀,似乎要说着什么。

    良娣看着自己的儿子,这就是皇孙,原本太子无子,被挤压的喘不过气来,现在有了这儿子,立刻处境好了许多,但这时还不够!

    她手里拿着一张纸张,又说:“我儿,娘得为你争取,我有直觉,裴解元或会是我们母子的贵人。”

    “咿呀,咿呀!”婴儿伸出手,似乎在说着什么,看着自己儿子,良娣笑了起来,伸着手指,被小婴儿抓着,喃喃:“儿子,你也么认为么?”(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7-03-19 09:06: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