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六十九章 法阵
    雪有点厚,卓元咎靠在厢垫上,望着外面,表情有点迷惘,风雪越来越大,直到牛晃了一下,有人说着:“公子,到了。”

    雪花绒絮而落,出来寒温迥异,一阵寒风扑来,卓元咎一个哆嗦,连忙踏步过去,才短短几步,身上就落了薄薄一层,上前敲门。

    只是许久都是没有回应。

    卓元咎一推门开了,进去院里雪一片,没有人踩过的脚印,静得只听雪花飘了下去,一种预感顿时袭上心。

    “解元公?”

    没有人应声,卓元咎推门进去,果是没有人:“门口院中没有足迹,看来裴公子离开了。”

    卓元咎叹息了一声,其实他的暗暗松了口气,这别院虽隐蔽,但庇护裴子云也有风险,现在裴子云离开了,自是一松。

    “离开了也罢!”正想离开,看见桌上摆着三叠纸。

    “莫非又有诗篇不成?”卓元咎想,上前拿纸就看了起来,只见这纸用线订着,封面写的是越女剑、梁祝、聂小倩。

    卓公子看封面,一翻,不由哑然一笑:“解元公真养气有成,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这时居还有着闲情写着话本。”

    “酒不空!”又看了下,发觉作者是这个,卓元咎早闻裴解元无酒不成欢,没想到真不是误传,著名都是酒不空。

    越女剑最薄,就翻看了起来,只是读着,渐渐露出了惊色。

    阿青仅凭一根竹棒,将吴国一干剑术剑士打得落花流水,这个时代不缺写词话小说,可都是传统上“才子佳人”,哪见到这种神奇带有几分浪漫的剑术。

    “一柄竹剑,对抗一千甲兵,不愧是裴解元,这样剑法,这样威风,这样爱恨纠葛英姿飒爽,只有这样豪杰,才能写出这样文章来。”

    《越女剑》由区区几百字杂史改编而成的万字短篇,许多戛然而止,意犹未尽,现在裴子云写来,其实并不是抄袭,几乎重新按照这个时代的文字写下去,他有进士文笔,自能胜任,字数差不多是五万字,在这时代可独成一册了。

    卓元咎看完,津津有味,又取梁祝看起来,梁山伯不识祝英台,暗骂书呆子,读着最后化蝶而去,心思难言,自己虽不重情爱,也有些触动。

    将牛车补给存入小院,拿书赶着回去。

    总督府

    大厅中点炭火,四个鎏金火盆熊熊燃烧,融融似春,总督只穿着一件酱绸,戴着台冠,虽略显疲乏,正批阅着文章,就在这时,自己许久不见二儿子推开了门进来。

    “元咎,今日不是去你小院,怎舍得回来了?”总督批完了一本,笑问着,他自然是知情人。

    听着这话,卓元咎持书稿上前,压低声音:“父亲,我去小院,裴子云已经离开了,不过桌上摆着书稿,我就取着了,三本手稿都是话本,不想这人身处危难之间,还有这闲心,父亲你看看。”

    总督取书稿放在手中,没有看,叹了一声:“平时写些话本也就罢了,身处险境,泰然自若,还能有这闲心,是真颜色。”

    说完,取着文读了几页,又放在案上去了,卓元咎就有些意动,上前问:“父亲,那我们这些,要不要再赠些人情?”

    总督思虑了一会,才说:“太子虽有关照,但此人可惜入了道门,无法入得仕途,我们结了这个人情已经足了,余下不必管,观望吧,看他还什么路数,不过这些闲书,你想和他结交,可以顺便印些。”

    “是!”卓元咎立刻明白了分寸,应着。

    城·府邸

    深夜带着瑟瑟寒风,在房间中刮过,两个巡逻甲士握着长矛,踏在冻着地上,向前而行。

    一个甲兵突听着了声音,持矛转身,就要刺上。

    “噗!”长矛斩断,寒光掠过,这甲兵捂着喉咙,扑倒在地。

    “有……”又一个甲士一退,持着长矛就捅杀,带着一股锐,一面准备高喊,还没有喊出声,又是噗一声,喉咙鲜血喷出,扑倒在地。

    裴子云杀完了人,长眉入鬓,踏步上前,这府邸是种了几颗柏桧,都碗口粗,树冠上压着雪,显得幽暗。

    里面修缮得不错,正是搜索自己的道人所住,此人数次追捕自己,这次查得此人踪迹,周围又无重兵,正可杀了,斩去那个公公的一臂。

    裴子云正向里去,突脚步一停,这时雪落下,吹的人睁不开眼睛,一个道人手持着拂尘出了房间,叹了一声:“你来了。”

    裴子云看着眼前这人,就要杀了上去,只听“解元公,且慢。”

    话刚落,一个白发道人和一个中年道人入了院落中,老者看裴子云说:“解元公,你罢手吧,你转战数州,杀得数百人,有天干和气数,你是修道人,还不明白其中奥理么?”

    见得道人出现,裴子云四下巡视,前面探查没有人,这时出来道人,心里却是一惊。

    道人踱了几步,叹息了一声:“修道人清净为根,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解元公介入争斗中,才有了这番劫数,难道还不能悟透?罢手吧,免伤了天下运数,倒时身死道消,岂不苦哉。”

    “你说这话倒是有些道理。”裴子云无所谓一摆手:“只是我说一句,这事可是你们先来埋伏杀我,不是我来杀你们。”

    “要罢手自是可以,只是我罢手了,不远处那位公公愿意罢手么?道兄能不能给那个公公的作主呢?”

    说罢又笑着:“不过我看二位口气很大,想必很有担当,这样吧,要是你们二位,愿给我种下咒法,一旦公公杀我,就立刻暴毙,我也愿意罢手,如何?”

    道人立时勃然大怒,红了脸,却按捺住了,阴沉说着:“天下运数在朝廷,和道人自有协定,可你大大坏了规矩,我苦心劝你,是希望你迷途悔改。”

    裴子云也敛了笑容,冷冷的说着:“说到现在,我懂了,原来是让我罢手,是让我只挨打不许还手?不过厚颜无耻我也见得多了,也不稀罕,你们这样拖延时间,莫非暗中准备了法阵不成?”

    听着裴子云的话,老道人一侧中年道人脸皮有些红,但白发道人脸色一冷,就说:“我好话说尽,看来解元公是不肯罢手了,都不能劝得解元公罢手,那只有动手了。”

    话音刚落,裴子云只觉身上一股大力压了下来,顿时全身一震。

    三个道人见着裴子云禁锢,这才暗松了口气,中年道人一笑:“裴子云,你终于中了我的算计,莫非你以为天下只有你才有武功道法?”

    武罗也自后面出来,冷笑:“若不是丁公公逼急了,我又何必以自己为饵,钓着你?”

    “朝廷一直针对你们这些不知王法的道人,这阵结合着璐王令喻和道法禁制,别说是你,再来几个都能禁住。”

    “可惜这需要一点时间,所以我们才给你一个机会,不想你执迷不悟,那就怪不得我们了。”

    见裴子云站立在场内一动不动,武罗是都纪,凭依朝廷修行,有着庇护,修行会一帆风顺。但同时朝廷和权贵喜怒,都会影响道业,尽心为朝廷办事,才是他们的根本。

    当下向前,带着冷笑:“差点忘记,解元公在法阵中,受了镇压,说不出话,我倒是多问了。”

    道人说着,抽着长刀上去,靠近裴子云:“枉你天才,但今日你气数已尽,大罗灭度阵,可专门为阴神道人准备,哈哈。”

    说着,再不容情,一刀向裴子云斩去,带着冷冷寒意。

    就在这时,裴子云摇头叹息:“虎有伤人之意,可怎知人也有捕虎之心呢?”

    说着,剑光一闪,武罗别说是在这种情况下,就是平时也躲不开,只听“噗”一声,长剑毫不容情,破开前胸,深深刺入,剑尖甚至在背后透出。

    武罗大声惨叫着,声音令人心寒,但这时裴子云手一搅,剑在里面更是把内脏搅个烂,这人惨叫顿时,原来是血涌入了喉咙,再也喊不出。

    裴子云剑抽回,“轰”一声,武罗尸身摔落在地,已是气绝。

    “不,师弟。”白头老人疾喊:“你怎么可能摆脱压制?可是有道法和龙气的双重。”

    裴子云看着两个道人的震惊和惶恐,笑了笑:“你当我这几日,就是养伤,不不,我早有准备。”

    “看你们这惶恐的份上,我告诉你们一个秘密,其实你们法阵对我根本没有用处。”

    眼见一点透明资料框,目光一扫,就见着“神通:斗转星移第二重(完成度5.71%)”

    其实这话是诈他们,这数日在别院静修,不但是养的精气神恢复,更是把以前的声望全部消耗,把斗转星移,推到了第二重。

    “斗转星移第一重,我实验了下,大概可承受九品反噬,第二重就可承担八品反噬,自己虽不能完全抵消这阵的压制,但爆发下不成问题。”裴子云虽还觉得周身绳一样捆绑着,但却好整余暇的样子。

    “师弟你主持法阵,我上前杀了此燎。”老道人却不上当,冷声对一侧师弟吩咐,拔剑就上。(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7-03-18 08:49: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