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声望
    “在下卓元咎。”

    “卓元咎,原来是本州总督家的公子,幸会。”一听名字,裴子云有点印象,是总督卓度之子。

    此人是一个道痴,喜爱长生之道,借着家世得了不少道典副本,天才横溢,靠着些副本没有人教导,就能修法入道,是世俗宗师一流的人。

    原主记忆里此人卡在开天门步,始终不得进步,之后囚禁,就不清楚具体了。

    卓元咎见裴子云没有回答,说:“还请解元公大局为重,勿坏了修行,岂不闻道法不沾贵人,他虽是狱官也是朝廷官吏,杀之不祥。”

    听话,裴子云才知道,原来卓元咎并不知道自己被追杀之事,此时笑着:“我岂是妄杀之人。”

    “你可知道此人暗中追捕我之事?我虽是举人,真要抓捕我,只要让省学政革了我的功名通牒就是,可为什么此人私下捕杀?”

    “什么,有此事?”卓元咎震惊,他游历在外,不知此事,不过有些风闻,看着裴子云就皱眉:“难道段时日,城中缉捕的大盗,是解元公不成?”

    “是我,这里面自有缘故,卓兄还是不要乱插手。”裴子云轻笑,总督之子,武功上虽可杀了,但不是敌人,没必要招惹。

    “你可知我为何要杀他他们奉命行事,我也奉命行事,人必须杀了,公子,你是想卷入太子和璐王斗争么?”裴子云说,借了太子的虎皮吓人,而且严格说,这话也不算错。

    听着裴子云的话,卓元咎不由倒吸一口凉气,退开了一步,叹了一声,不再说话,就算自己是总督之子,卷入旋涡也没有下场。

    这时田宏挣扎取了刀,突一声嚎叫,扑了上去,只是剑光一闪,鲜血喷出,这人就扑倒在了地上。

    “世上少了谁都一样。”裴子云叹着,眼前一亮,一个梅花就显了出来,当下一点。

    资料框上:“任务:诛杀应、雍、梁三州棋子(完成)”

    “咦?这次不用斩杀党羽?”裴子云看了一眼,突醒悟过来了,这人是狱典吏,虽有手下,但都是朝廷公人,他一死,整个势力就瓦解了,不需要自己进一步赶尽杀绝。

    “也罢,我杀的也累了。”雪随风飘落,裴子云转过身,伸出手指在虚空中一点:“提取!”

    一时间梅花虚影就在自己眉心出现,转眼又徐徐消去,有心无意间,法诀潺潺溪水,缓缓流淌。

    肉眼不可窥见处,隐隐有春风拂来,几乎没有感觉,有点是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这是?”裴子云疑惑,一种感受袭上心,刚才似乎打破了某一个壁垒,当下就又一点。

    半透明资料框,带着淡淡的光感重新在视野中漂浮,数据在眼前出现,仔细看去,没有发生变化,想了想,就对着某项一点。

    “神通:斗转星移第一重(完成度0.01%)”

    再等了等,完成度0.02%,又跳了一下,看着这个,裴子云心中兴起了惊涛骇浪,因汇聚而来润泽让自己感觉想要呻吟出来,能感受到一点点力量被阴神汲取转化,一丝一毫凝实,而最明显的数字,就是斗转星移在不断增长,虽非常缓慢,但无时无刻不在进行。

    “原来这样,阴神不断增益神通,契合福地,福地又给与神通和灵气滋养。”

    “这本是这世界地仙之道,可梅花竟能开辟出又一条道路。”裴子云不由真正笑了起来,带着金属一样丝丝颤音吟着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

    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

    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吟完就是转身离去,卓元咎听着诗篇,一时间震惊,见着裴子云衣衫破烂的身影,快要出了胡同,呼唤:“解元公真是诗仙,你杀了人,怕有着不少麻烦,我有间清静别院,可以去休息一下。”

    裴子云听了一怔,转过来看着,问:“哦,你不怕麻烦?”

    卓元咎笑了起来:“我父亲是官场中人,也算是太子的人,我是不想卷入麻烦,但临时给解元公一处偏静之地休息,还是能办到。”

    “请入车吧。,我别院子是在城外,小住几日,正是适宜。”

    “正所欲也!”裴子云一笑就上了去,闭着眼靠在车垫上,身心有些疲惫,思忖着事,牛车驶出。

    系统可以转化声望,越大,越多人传诵,自己就能进步,自己得想想办法,刷些名望才是。

    不知道过了多久,牛车停下,车夫就喊:“公子,别院到了。”

    裴子云下车,一阵寒风扑面而来,看了上去,这是一处河侧小院,随时可扑入河中,雪越来越大了,隔数米都模模糊糊不清晰。

    “选得不错,左倚余脉,右临河岸!”说着上去,这是不大的一个小院,里面是三间正房,两排厢房,都落了厚雪。

    墙角还长着一丛丛梅,清芬寒冽的梅香袭来,裴子云说着:“有梅,我喜欢。”

    卓元咎见他沉吟,笑:“解元公想必有诗了。”

    裴子云苦笑了一下,说:“刚才才兴尽,诗是没有了。”

    说话间进了屋,见外面不起眼,里面布置得清雅,木榻、被子、书架、砚纸笔都有,还有火炉。

    米粮肉在厨房都有,卓元咎就说着:“恰我前阵住了几天,里面东西都有,外面雪大,没有人看见,不过为了避免被人寻着,我却不能派人伺候了,一切都要解元公自己张罗。”

    听着这话,裴子云点了点首,为了避免寻着,说了几句话,就送了卓元咎出去,转眼消失在了雪中。

    稍过一会,裴子云自己就烧了一大水桶热水,新的衣服已拿了过去,裴子云坐进了浴桶中,只觉得浑身舒畅,这些时日,杀人,被追杀,少有沐浴,天寒地冻,此时是有些昏昏欲睡。

    裴子云心里沉思,声望,怎么获得声望?

    自己再诗词一道是大家,名气还没有彻底传播,只要传开,自己就有更多声望,要是再进一步,最大捷径其实是取得状元,当得大官,只是这修道根基怕是会被龙气毁坏一干二净,当不得。

    自己转战千里,杀得应、雍、梁,是个传奇,可是这是皇家秘事,连璐王都不能大张旗鼓,自己岂能宣传?

    诗词贵精不贵多,刚才已有了一首,不宜多放。

    学术,说实际,只能在小规模读书人内流传,还得有志于研究学问的人才给予重视,可以说,大学集注宛是金矿,时间越久越是石尽金出,但短时间是不可能有太大作用。

    “除了这些,或只有著作了?”

    “而且要获得声望,最简单的就是通俗易懂,诗词和学术虽高雅,但能够欣赏的人太少了,想要最大限度获取声望,能给说书人传唱的才是最要紧。”

    道人存在世界,妖魔鬼怪、狐鬼佳人传说广泛,是可写成书,前世蒲松龄尽其一生成书,虽其时没有闻名,可是死后流传了数百年,自己读过此世界的话本,只是一般罢了。

    对,自己在地球时,曾有一密友,两人喝酒时醉了,说了写文秘诀,当时只觉得醍醐灌顶,不过当年自己没有写成书,此世或可以一试。

    正想着,目光扫过了资料框,突是一怔。

    “神通:斗转星移第一重(完成度1.7%)”

    “就这一路上,已完成了这样多了,看来的确得用心才是。”

    府城

    大雪落下,上千人还在搜索,方杰、田宏身死,更是连军队都动员了,寻了数天,都寻不着痕迹。

    一处大厅,丁公公来回走动,脸色铁青,巡检带一些惶恐上前:“公公,山上已细细查过,但实在找不出。”

    “城里各个药铺、旅店、酒楼也搜了几次,可也查不出,所有大夫也盘问过,没有接待治疗,我们都寻了数遍了,或此子已逃远了。”

    丁公公带着愤怒,深深不甘心,踱了几步,就大声呵斥:“此人已受了伤,你们数百人却搜寻不到,都是废物!”

    “刚才知府已经传话,说就算是本公公的面子,也不能一直封着城,更不能一直调着军队进行禁严。”

    “可现在这个情况,你们让洒家怎么跟殿下交代?”丁公公眼睛已因大怒变得血红,扫过众人。

    场内众人只觉得身上一冷,巡检额上就有冷汗下来,硬着头皮说着:“公公,现在或可外松内紧,在酒店、旅馆、码头、要道盯着,一旦发觉,再围剿不迟。”

    有话他没有说,现在这样冷,这样大雪,连续数天,已经有人冻伤,再这样下去,士气非崩溃不可,就算强行命令,也没有战斗力可言了。

    丁公公听了,忍着暴怒,扫过众人,见着个个沉默不语,就知道弦弄的太紧了,沉思良久,才说着:“也罢,按照你说的办!”

    说完,啪一下,指甲都翻了。

    这时,所有人都暗暗松了口气,又不由产生一种懊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