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六十七章 回城
    方杰拉着绳子向下,悬崖陡峭,但有不少裂缝、杂草、小树,两手拉着绳子,顺着这些渐渐下滑。

    一不小心踩在了一个凹槽,下面石松散,立刻崩裂,虽没有空手,却迅速滑了下去,方杰才下来时还不觉得,此时只觉得心跳加速,口干舌燥,手出着冷汗。

    不过总算艺高人胆大,方杰连踩着石下滑,速度稍缓,只是滑了一半,听着衣服拧成的绳一下发出了撕裂声,顿时汗毛都竖了起来。

    “该死!”方杰骂着,连忙加快下滑,在夜里已能看着下面地面了,此时绳子断开,整个人都沿着悬崖跌了下去。

    “大人,大人。”上面的人都大声喊,脸上带着惊恐,绳子断了。

    方杰跌下,快掉到地面时一个打滚,缓了过来,起身看去,自己身上破破烂烂,衣服都随滑落,有不少擦伤,火辣辣,不过跌下时只剩几米了,自己身手矫健,倒也没有负伤。

    “哼,裴子云遭受数日追杀,能使多少武功?正该我得此大功,从此脱了吏籍,成了官身!”方杰虽有些伤痛,这时想着心就炽热,对着悬崖就是大声喊着:“我没事,给我扔着火把下来。”

    衙役听话取着一个火把,就往下扔去,落到地上,没有熄灭,方杰上前拾着火把就向前追去。

    一路追踪,才转过一片丛林,见前面一个男人正站小溪前洗脸,在火光下,露出了面容,正是自己一路追捕的裴子云。

    场内一时安静,只看见薄雪,能听着溪水流动,裴子云右手一抹水珠,回过首来,看着捕头说:“这些时日,我也知道你的名字,方杰,你见着我为什么不行礼?”

    裴子云淡淡说来,方杰不自禁打了个寒颤,怔了怔,才笑了起来,脸上带着荒谬神色,冷冷说:“你屡杀官兵,还杀命官,你是贼人,人人得而诛之,你还要我向你行礼?”

    “我是贼人?皇上和太子数日前还封赠父母,是朝廷宣我有罪,还是刑部下了公文,没有,你又凭什么拿我?”

    “没有朝廷和刑部公文,没有学政剥夺我的功名,你区区捕头,见我还不行礼?”裴子云瞥了一眼。

    方杰听了,不知道触动了哪个神经,脸都青了,狞笑着:“凭什么,凭的就是璐王令喻,人生三尺世界难藏,你受了反噬,又被我们追杀,几天下来筋疲力尽,你逃得掉么,乖乖受死吧。”

    “看我拿下了你,扇你七八个耳光,你还文雅得起来。”

    “哦,看来你对读书人很有意见啊,不过也难怪,任凭你多大功绩,一辈子都是不入流的吏,而读书人寒窗十年,说不定就中举中进士,立刻飞黄腾达,位列命官!”裴子云露出一丝讥色。

    这话触中了心中隐恨,方杰杀心顿起:“去死,反贼!”

    话刚落,方杰把火把向裴子云一甩,接着就扑了上去,一声长啸,方杰人刀一体,行雷霆一击。

    裴子云立刻脸色微变,长剑升起,一声冷哼,迎向刀光。

    “铮铮铮”连着三声,火星飞溅,刀光斜移,人影急掠,刀光散去,这方杰后退几步,惊呼:“这怎么可能?你居然恢复了,不,不可能!”

    裴子云也不由退了一步,脸上露出不正常的潮红,转眼平息,却敛了讥笑,正容说着:“好刀法,刚才是我轻敌了。”

    “谁能想到,一个不入品级的捕头,却是一个刀法大家,难怪你有郁郁不得志之气,不过你运气实在不好,想升官却找错了人了。”

    “后有追兵,我身体又亏损,你武功又强,实在没有办法与你切磋,就送你上路吧!”

    裴子云这样说着,其实心里微惊,杀名捕纪单不费吹灰之力,自己就大意了,不想此人是真有本事,要不是自己已是宗师,刚才大意下说不定要饮恨,这样的人才却委屈当个捕头……

    想着,剑光就刺了过去。

    方杰本想拖延到后援过来,这时顿时心中一凛,生死关头的气息迎面扑来,立刻排除杂念,刀光大盛,迎面扑上。

    “铮铮铮”人影交错,方杰冲出两丈,挺身而立,突又向下一仆,右胁鲜血泉涌,身子抽搐个不停。

    方杰还没死,裴子云靠近,说:“是,我已恢复了,接下来,我会一一将你们斩杀。”

    “朝,朝廷不会放过你……”

    “阔噪!”裴子云一剑,方杰眼神一缩,就觉得脖子一凉,接着人头就飞了出去,鲜血喷着一地,接着,又是数剑击在尸体上,观看着伤痕,裴子云满意转身离去,只留下尸身和溪水声音。

    不知道过多久,听着喧闹声响起:“快,快,此贼必在前,我们快追,方大人已追上前去了,一路都有印记。”

    一个捕快说着,冲过树枝,就见了方杰尸体,哀嚎:“方大人!”

    脚步声连绵,方杰尸体没有动,只用白布盖着,太监上前掀了白布,一股腥味就扑鼻而上。

    丁公公伸出手挥了挥,似要将着腥味扇走,一侧就有捕头上前:“公公,已探查过了,方捕头是受剑而死,看身上创伤,怕是经过数次拼杀,被裴子云给杀了。”

    “受了反噬,又追杀这样久的裴子云都抓不住,还让人杀了,真是废物!”丁公公冷冷看着尸身,愤怒脱口而出。

    丁公公的话脱口而出,原守在在里的公差,此时脸色都有点愤怒,兔死狐悲心理浮了上来,不少人心中暗骂:“你这个阉货,算个什么东西?”

    不过太监没有注意着周围公差,踱步思忖,眉轻挑,总觉得有些不安,似乎漏了些。

    身后道人匆匆跟了上来:“公公,山路颠簸,我来慢了。”

    “都纪,施法寻着这人。”丁公公见道人来了,抬起头尖着声音说着。

    都纪擦着汗连忙应着:“是,公公,待我用法。”

    行法许久,没有任何变化,根本没有寻着踪迹,冷汗就流了下来:“怎么可能,没有半点踪迹!”

    “都纪,如何?”丁公公见情况不对,就问。

    “公公,还,还请稍后。”都纪说,脸色有些白。

    “哦,是吗?咱家就等你搜寻到再说。”丁公公说,盯着面前道人,都纪额上流下冷汗,不敢多看公公一眼,连连持咒。

    还是搜寻不到,就是腿软,跪下:“丁公公,出大事了,有血追可七日,但现在才五日,不知道为什么就法术失灵,怎么施法都寻不着,怕有人暗中相助,或此人已身陨。”

    道士满脸是汗,推卸责任。

    丁公公听着就是大怒,尖声:“废物,废物,统统都是废物!”

    应北府

    城外河已结冰,天空灰暗阴沉,雪成片飘下来,街上已积半尺雪,这样的天气没有生意,家家店铺关门,一眼看去,空空街道没有一个行人。

    田宏脸色有些白,纪单死了,今天第七日,正是还魂夜,此时要去祭奠见最后一面。

    只是监牢出来,就有些心神不宁,牛车在空空街上穿行,抵达到了一处胡同口,田宏突感觉到一股寒意,瞬间就自车上扑出,并且拔出了刀。

    “你来了,那些人真废物,追你入了山中,没想到你反到了城里。”田宏大声说着,扫看四周。

    “你和纪单是一个路数!”裴子云显出身来:“临得阵却大声说话想着喊人。”

    “不过,我恰懂得点道法,别看周围空空,这声音泄不出去,外面听不见。”

    说着,裴子云四下望望:“不过终是街道,遇到闲人就不好了,这样吧,和纪单、方杰一起去吧!”

    “你连方杰也杀了?”田宏这一惊非同小可,他是内部人,自然知道,方杰一身刀法,几乎是府内无敌,黑白两道都镇压下去。

    只是他是捕头,按照规矩除非有特殊情况,一辈子都升不上去,加上了纪单暗暗压制,才保持了平衡。

    现在,连方杰也死了,田宏见着裴子云挺剑而上,自知必无幸理,突怒吼一声:“杀,杀上去!”

    两个狱卒也是凶悍,突拔了刀,脸上涌现煞气:“长刀在手,有我无敌!”

    说着,一声怒啸,三个刀光联成一片,杀了上去。

    “铮!”一声,方圆喷出血水,腥味扑鼻,两个狱卒冲出数米,摔在地,手还是死死握着刀,在地上抽搐,大量鲜血泉水一样涌出,染红了青石。

    裴子云身影重现,冷冷注视,除了狱卒,田宏中了一剑,在胸腹处,肠子都流了出来,在地上喘息。

    “很痛苦么?听闻你喜欢拷问犯人,尤喜剥皮,我没有你这爱好,就爽快送你上路吧!”裴子云摇头叹息,举步上前。

    “解元公请慢。”这时听着一个呼声,一个公子上前,拦在了路中间,看着裴子云拱手:“久闻解元公名声,不知道解元公今日为何当街杀人,还是杀得朝廷官吏?”

    “怎么回事,有无关人进来?”裴子云开始是惊讶,因这大雪天,本来人少,自己选择了这偏远胡同,又释了道术,这道术能使得这数丈内行人感觉到不适,自然就能绕路的就绕路了。

    现在还有人闯进来。

    这时看去,只见这公子不算年轻了,看起来有二十余岁,不过单是这一立,就潇洒从容,姿态恰临风玉树,令人一见忘俗,裴子云就问:“你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