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六十六章 追捕
    “大人,你看小八抓着兔子回来了。”厢兵带着笑意说。

    远处的猎犬向这奔来,一个猛扑滑了一步,往下滚了几步,在草中滚了下去,一滚就滚到了裴子云面前。

    猎犬咬着兔子大眼盯着裴子云,“汪汪汪”这只猎犬狂吠了起来,衙役说:“这地方,还真是一个宝地,猎犬又发现了一只兔子。”

    只是这草丛中突听不见了猎犬狂吠,衙役就带起了一点警惕,看着厢兵就说:“你给我上去。”

    衙役自己后退了一步,手里握着铜锣,只要一旦确定,就可立刻敲锣,自己就发了。

    厢兵头上冒着冷汗,对着草丛里喊:“小八,小八?”

    只是草丛没有丝毫回响,还没靠近,突见草丛攒动,裴子云自草丛中扑了出来,剑光一闪,这厢兵闷哼一声,跌了下去

    而衙役见着裴子云扑出来,立刻取铜锣敲下去,这时剑光又一闪,衙役眼神中带着恐惧,还没来真敲下去,眉心一寒。

    “不!”衙役话音还没落下,铜锣落下,裴子云伸手接了这铜锣。

    三个厢兵就要大声呼唤,裴子云剑光一扫,鲜血飞溅。

    这时不远传来口哨声,是在呼应,裴子云往这几人身上摸索口哨,没有找到,转身就是奔远。

    才过十个呼吸,一队人奔来,见不到人,靠近了,才见着尸体。

    铜锣声大振:“哐、哐、哐、哐。”

    远处搜寻队伍,数十人就立刻响应,向这个点集中,高空上去,宛是收紧的鱼网一样。

    领队的人,正是有名捕之称的方杰,看着就是大声问:“人呢?”

    “方捕头,刚才我们发现衙役和厢兵的尸体,血还在流,还是热的,恐怕这人才是刚刚杀了人,逃不远。”

    “咚!”方杰听了这话,二话不说,怀里掏出了烟火弹,对天空发出,更远的人都围了过来。

    “贼子已确定在这范畴!”方杰见着上百人集中到这里,就说着:“这里是黑驮山,附近有三十里范畴,道路险恶。”

    “向公公传报!”方杰命着:“黑驮山虽险,但出入口不多,正好瓮中捉鳖,请公公调遣人手包围!”

    “是!”立刻有着人应着。

    夜晚

    裴子云狼狈不堪,不知道自己逃了多远,杀了多少人,幸这山中怪石林立,这才逃得了性命。

    正要沿着一处石路攀爬,只觉得头剧痛,才暗想又来了,瞬间滑落,自高处摔了下去,一路翻滚。

    这陡坡是一个山洞,裴子云陡坡一路滚了进去,不知道多远才停了下来,只觉得浑身疼痛,持着剑挣扎爬起来。

    “闪光术!”裴子云伸出手,一个拳大球形白光出现在裴子云的手上,将这山洞照的雪亮。

    入目是巨大钟乳岩石,闪闪发亮,颇是迷人。

    道法一闪就熄,裴子云沿着山洞一路里行,脸色阴沉:“又是头疼!”

    “每天都有一次,不过每次都比上次轻,看这情况,我再熬一次,就可康复,下次绝不能随便吸取寄托了。”

    “可恶,现在才知道官兵的真正厉害处。”裴子云只觉得又饥又渴,这两天他没有弄到多少吃的,有的打了猎就食生肉,倒弄的很是狼狈。

    “这官兵的厉害不是技艺,而是人多,人便宜。”

    “自己受一刀一枪死了,而官兵死多少都只是必要的牺牲,故这才是官府最大的伟力。”

    “不过这一次熬过了头疼和反噬,我的武功和道法,又岂是他们能困住?”

    夜渐渐深了,数十火把山中一路蜿蜒,时不时可听见狂吠犬声,方杰看着面前,问:“是这里?”

    “是,这一路过来都可以见着血迹。”

    “猎犬闻着气息,这人似滑落,滚入山洞中,看来此子已重伤,我们杀进去,就可取了项上人头。”

    “杀了此人,我给你们回去摆庆功宴,少不了银子女人,杀!”方杰一挥手,这群人持着火把,都是扑入了天然洞穴。

    整个洞穴扑鼻而来的是潮水霉味,脚下高低不平,湿滑难行,行了一段,出现一处宽处,裴子云喘息着,觉得头疼潮水一样退去,渐渐神清目明,周身亦一阵舒泰,脸上终露出了欢喜。

    “我感觉,这一次头疼后,隐藏在功法里的烙印终给消灭了。”

    “这烙印可认为是一丝残魂,我都是阴神真人了,还是受到影响,前世原主和谢成东却无事,里面必有蹊跷。”

    “不过现在,还是考虑又一项负面作用吧!”

    “斗转星移。”裴子云突一阵轻松,龙气反噬似削弱了六成以上。

    “任何力量都不会无限支出,只要继续减少在龙气里的存在感,且加强防御,就能削弱反噬。”

    “这已经是现在神通最大极限了,幸龙气反噬,本身会随着时间而渐渐削弱。”裴子云叹了一声,龙气反噬,导致只能使用一些小法术,此时反噬消除大半,顿时觉着一阵轻松,法力回身,不断疼痛,无时无刻不在创伤渐渐褪去。

    “哼,果是利刃在手,杀心自起。”裴子云暗暗冷笑,站起来,手握玉佩,轻轻抚摸,很是温润,摸着就有一阵波动,环绕在身,许久,才笑了起来:“玉佩寄托了信念,也成了一件异宝,不过这神通只能修到第三重,这就有点可惜了。”

    “不过道人受龙气所克,这肯定不是一个二个道人的事,为了自保,我想大凡道门,多少有着对抗和避免的方法。”

    “这静明道人按照记忆,也是得了自己道门的一些记录,然后结合了几家,才创出这种神通。”

    “我要是继续获得有关方面的资料,说不定可以进一步进阶。”裴子云猜想着,突脸色一变。

    “哼,又有一股奇异气息缠绕了上来了,缠绕不止一次,每次出现,后面追兵就一定能寻着位置,这不是窥视,是追踪,怕是得了我的随身物品或者发血这些行法。”

    裴子云阴冷一笑:“以前,我还很难避免,可现在,这斗转星移神通,连龙气都可屏蔽,还怕你这点跟踪?”

    伸出了手指一点,奇异气息瞬间就寻不到了踪迹,似乎裴子云消失了一样,这奇异气息顿时急了,四处搜索,良久实在寻不到了人,才消散不见,见这情况,裴子云沉思。

    “看来朝廷似也道人出马。”裴子云喃喃自语,听着有了细微的脚步声,自不远的走道传来。

    “现在我筋疲力尽,不是和你们厮杀时,等我出去休息了会,完成了任务,获得奖励,到时我一定会给你们一个大大惊喜。”裴子云自言自语,毫不迟疑,转身离去。

    洞穴深而黑,领队名捕方杰让着两个衙役在前面探路,走着走着,似闻到了什么气息。

    “不对,有新鲜空气。”方杰闻着就说。

    “大人,什么情况?”跟随衙役连忙问,脸上带着诧异。

    方杰拔下了一根头发,在火把下看着风向,风往着外,就说:“不好,山洞是通的,此人肯定往前面逃了,快追。”

    方杰带着紧张大声命令,一群人都是蜂拥上前,追了上来。

    山洞蜿蜒,到尽处,洞口突断了,透出了天光,张眼看去,外面是阴沉天气,出口在悬崖,下面很深。

    “不过二三十米!”裴子云看了下,普通人或不敢下,但这样悬崖,怎难得倒阴神真人。

    裴子云将着身上衣服脱下拼在一起,伸出手指一点,一道光闪过,衣服拼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大布兜。

    “可惜,要是有帆布,还可做成羽翼,一滑数里,这些人想追杀就难了。”

    “但是现在降落伞也可以接受。”

    握着大布兜往山崖一跳,布兜鼓起了风,渐渐滑落。

    山崖是二十多米高,裴子云不急不徐的落在地上,就听着悬崖上传来喧闹,裴子云抬首向上面看去,上面出现许多火把,笑一声:“悬崖隔断了路,你们还能追到我?”

    说着,裴子云不再理会,一路奔去。

    “混蛋!”上面向下看去,就可看着下面的人,方杰眼微微一眯,向左右问:“该死,你们谁带着绳子?快抛下去,我们追上去。”

    听着这话,衙役都互相对视了一眼,都摇头,这次是追杀,哪想到到悬崖下去,都没有准备。

    一个衙役想了想,上前说着:“捕头,我随身带着绑人的绳子,只有五米长,没有更多了。”

    “你们将着外套脱下绑着,加上绳索,我下去。”方杰立刻想到了应变。

    “是!”衙役都是反应迅速,都脱着衣服绑着,绳编好了,有些粗糙,往下面一放,滑着下去。

    “我先下,我功夫高,绳子不结实,我可以自救,你们想办法下来,如果下不来,立刻发烟火弹。”方杰咬着牙对衙役说着:“我非抓到这个贼子,为纪大人报仇不可。”

    “是,大人。”衙役都大声应着,谁不知道方杰受过纪家的恩惠,才到了现在地位,在这事上由不得他不卖死力,再说,擒杀了裴子云,按丁公公的态度,怕一个官身少不了。

    这关节自无人不识趣的说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