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六十五章 烙印
    随着这笑,眼前一片空虚。

    “不!”裴子云一瞬间就惊醒了过来,浑身大汗淋漓,已湿透了身子,脑海中,刚才诡异的笑容还历历在目。

    浑身刺痛此时已减轻,登时一块石落地,喊着:“系统!”

    突眼前出现一个梅花,并迅速放大,变成一个半透明资料框,带着淡淡的光感在视野中漂浮,需要看的数据在眼前出现。

    “阴神:第一重”

    “道术:三十九种(精通)”

    “剑法:宗师(完成度19.1%)”

    “神通:斗转星移第一重”

    “斗转星移。”裴子云不由“噗”的一笑,但凝神想了想,不断有着记忆浮了上去,却渐渐变了脸色。

    “龙气霸道,但本质还是灵力。”

    “凝视深渊,自被深渊凝视,不修灵力的人,杀官自难以交感,故虽会受官府追杀,但不会有直接反噬。”

    “道人修行者,或者说一切修行灵力者,杀官等于砍伤龙气,自是直接面对反噬,而阴神真人开了天门,气冲云霄,反更容易受到龙气攻击,伤及本体。”

    “按照前世说法,那些和尚不修佛法,自无魔可入,修了佛法入了禅定,自也容易受魔所扰。”

    “直到自身大成,渐渐不受外扰。”

    这很容易理解,人跳到水里自然会被水里的动物攻击,直到自己变成了鲨鱼。

    “但大成何必难,所谓的斗转星移,其实就是减少阴神或自己灵机的暴露,种种方法隐藏,自就减少了反噬。”

    “不仅仅这样,理论上还能减少别的灵力攻击比道术攻击就会有削弱。”

    “现在对九品官气减少一定反噬,但对八品效果就不大,而这静明道人成就有限,只能修到第三重,所以此人一时猖狂,但还是死于反噬,按照记忆,不过是三十余岁。”

    “这纪单的祖辈伸手救了他,并且入土为安,故得赠此玉佩。”

    “可惜此玉佩之主屡次杀官,可入公门却不可当官,故纪单受煞气横死?”

    “迷信罢了,这只是其中微不足道一个因素。”

    裴子云一时间或喜或忧,得了这神通,反噬就弱了,只要不陷入大军,就不会遭遇必死的危机,但后继还得自己来完善。

    就在这时,突觉得脑袋一炸,一股杀意涌了上来:“杀,杀,杀”

    一个声音在裴子云的脑海中不断呼喊,裴子云一下脸色苍白:“这不是龙气反噬,这是静明道人剩余的精神印记?”

    “随着吸取的寄托来越强大,对我的干扰也越来越大了。”

    “这梅花绝对还有秘密,要不单这个越来越强的干扰,前世谢成东就无法肉身成圣,该死。”

    裴子云就是骂,也不知道骂谁,头疼的的站不住,在地上滚了起来:“该死,龙气反噬和精神反噬同时来了,这个状态太危险了,我必须逃到山里去。”

    “什么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全部是白痴。”

    想到这里,裴子云踉跄着抵达窗口,看见下面街道一辆牛车,化成一道流光,扑入车底下,抓着木板,就沉入了半昏迷。

    凛冽寒风吹下,甲叶撞击声大作,不但是甲士,连着厢兵、捕快都动员了,吓的街道上的人连连躲避。

    “搜查,给我查,搜寻血迹所在。”

    “此子逃不远,受了龙气反噬,他还想逃哪去,附近必有血迹,只要搜到,就立了一功。”丁太监大声说着。

    “是,公公!”四处都响起了应答声。

    “公公,我搜到一处血迹。”一个捕头直奔而来,听着捕头的这话,太监就是一喜。

    “武都纪,跟我速去。”太监看着前面,转身吩咐。

    “是,公公。”跟随在这太监的一个道人出来,既称都纪,自是郡道录司的长官了,从九品。

    两人在前而去,道路一侧中,一丝血迹在地上,见这血迹,丁太监一皱眉,看着道长:“武都纪,你给看看。”

    武都纪上千摸着这血迹,似乎在分辨,许久,这武都纪才说:“这血还算新鲜,没有过多少时间,但精气已溃散,不是修行人的血气。”

    “给我继续查。”丁太监对着围着过来的捕头都大声命令。

    “修道人精血旺盛,血离开了人体,还有一段时间活着,比常人更难溃散,这人没有离去多久,速查,特别血迹鲜红需要重点关注。”武都纪就是说着。

    “洒家明白了。”丁太监看了一眼道人,若有所思说,看向了校尉。

    “搜,血迹鲜活,速查。”一侧校尉立刻明白,大声说着。

    “大人,我这有几滴血,带着鲜红。”过了会,一个公差就上前禀告。

    “快带我们去。”这人领着就是向前而去,到了地方,往着地上一看,一滴小拇指大的血,带着鲜活味道,和泥土混合,但中间一点不散。

    “这血必是这裴子云的血,他逃不远,且七天内,我可以取着这血施法寻找到此人的大概位置。”武都纪取着一个玉瓶将地上这血装进去,冷笑说着:“只要不超过百里。”

    “还请武都纪施法,为我寻着此人。”丁太监看着道人,难得说了个请字。

    武都纪说着:“这容易,只是要开祭坛,需一个时辰,还请公公调动人马,先封锁了此城,免得逃了。”

    权力有排山倒海之能,只是片刻,就已制成一个小小祭坛,用土堆积,插着旗帜,又放着罗盘。

    武都纪这才上前,向丁公公说:“公公,城内还请施令,我等道官,不得上谕,不能开坛,无有法力。”

    “道录司都纪武罗听令,许你施法探查裴子云下落。”丁太监才想起了,自怀里取出了一个带着龙纹的冰冷令符,黄金所铸,刻着“璐王”二个字,沉甸甸,显示着它的权力。

    随着话音刚落,这令喻上一道白红小蛇扑出,落在武都纪身上。

    这白红之气落在武都纪身上,瞬间化成官袍,不过凡人肉眼见不到,武都纪有着感知,这才施法。

    “尊上谕,急急律令。”随着武都纪的话,一阵阴风就响起。

    武都纪伸出手指一点,似就有着阴风而去,场内众人只觉得身上一阵冰冷,稍过了一会才暖和了起来。

    稍晚武都纪似在倾听着,良久说着:“大人,此人位置已寻到了,此人正在向着山中奔逃,此时速速布防,此人难逃。”

    “公公,沿途关卡已全部布防。”县中巡检上前。

    丁太监听着这话,冷笑:“你们这几个人能封锁住?不必了,立刻调动民兵,厢兵,捕头,公差,配合我王府甲兵,搜山,杀人。”

    巡检听着这话,连忙应着:“是,公公。”

    一个捕头站了上前,此人长的还算端正,身材短粗,黑红脸上满是横肉,有一处刀笆隐带红光,三十余岁,带着久浴在律法里的肃杀,是除了纪单号称名捕的捕头,就说:“公公,得了公公喻令,本郡已调了捕快有着一百多人,裴子云杀了纪大人,就是与我们所有公人为敌,我们都同仇敌忾,必要拿此人的人头来祭奠纪大人。”

    丁公公看着面前都力争要捉裴子云的人,就点了点首:“你是方杰?你们目前的关卡拦不住他,不过锁定位置,厢兵拉网搜山,压缩裴子云的活动空间,有经验捕快跟踪追寻,我带甲士策应,一旦发觉就雷霆一击。”

    “立刻出行,全力搜索,势不让此人有一丝一毫的喘息之机。”丁公公大声说着,看起来颇有章法。

    听着丁公公的命令,这些人都大喊:“势诛此贼!”

    说完,都是踏步而出。

    过了河口,没有了官道,这山虽不高,但山势陡间危险,有的壁立,有的乱石嶙峋,有的飞湍流急,有的荆莽丛生。

    不过幸范畴不是很大,只见密密麻麻的人在围山。

    “快,快,大家五人一组,带上口哨,半刻一响,以号为令,若没有回应,必是出了事,全力追杀,若发现贼人,立刻击打锣鼓,势让此贼逃无可逃。”数人大声喊着安排。

    听着这话,搜山的厢兵,都大声应着:“是!”

    这些厢兵巡查,而捕快更专业,几个拉着猎犬在草丛里疯狂搜索。

    裴子云潜在一处草丛中,压低呼吸,身上盖着一些草,身侧用道法掩盖,有许多血。

    刚才遭遇了一队厢兵,原本可轻易杀了,只是居突然头疼,差点功败垂成,居还被厢兵伤了,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汪汪汪!”这时突听着猎犬狂吠,猎犬猛向前扑去,裴子云只觉汗毛瞬间就是炸了,就要拔剑而起。

    一只野兔自草丛里钻出来向前奔去,猎犬拉都拉不住,就要猛扑上去。

    衙役大怒:“该死,这什么狗,就知道追兔子。”

    就要追上去,跟随一个厢兵拉住衙役就说:“大人,这猎犬小八,追兔子的本事是一把好手,让它去,我们午餐就有着落了。”

    “要是追到了,我就不找你算账,要是没找到,我非得杀了它,吃狗肉才能一解我心头之恨。”领队衙役骂骂咧咧。

    这七步外的草丛中,裴子云潜伏,盯着面前,不是用道术掩盖了气息,恐怕自己刚才就被发现了。

    不知道谁主持这追杀,真一环接着一环,而且这手法,真有点后世的拉网战术,或者说一模一样,让人感觉到窒息,一个不小心,就会陷入了包围中,裴子云趴在草丛中,暗暗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