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反噬
    裴子云伸手在车内抖开一个油纸包,展开里面是酱牛肉,还有壶酒,笑着对纪单说着:“你车内准备的不错。”

    说着,稳稳靠在垫子上,望着车外,眼神带点忧郁,举起壶酒无声咽了一口,品着酒香:“酒真不错,你平时也颇会享受你应觉得奇怪吧?我为什么会找到你,发觉你?”

    “实是你身上恰有一件我要取东西,没有这件我就不能对抗,所以我一到,就来寻你了。”

    裴子云看着酒壶,带了点怅然:“我直接找到了你,不过我这人很是谨慎,故观察了你一下,才发觉你和璐王的人配合想抓我,甚至还设了陷阱,于是我都不由出了点冷汗。”

    这话叨絮着家常一样,纪单沉默了许久,才说:“你是不打算放过我了?”

    “是啊,我刚才确定你身上带的东西,对我的确有价值,所以你可以死了,杀了这样多的人,总要找个倾诉一下啊,不然,我可真憋成穷凶极恶之徒。”裴子云笑眯眯的说着:“对了,我听闻官场上有个习惯,对要死的人,格外和蔼,当然是对有点身份的人。”

    “你看我这神态像不像,是不是猫官人?”

    “别以为你依靠些妖法就能行事,法不加贵人,只要外面的人发现不对,你就完了。”纪单听了这话,终于撑不住,身子瘫在车上,看着裴子云大声说。

    “哈哈,你不过是一个捕头,按照规矩连官身都不是,手下称你一声大人都越制了,算什么贵人?”

    “要你将谕令带上,我可能还得考虑下,只是你要诱饵,将谕令交给了随行的人保管,你又拿什么对付我?”裴子云笑了。

    “你杀不了我。”纪单突抬手,衣袖一动,机关就要射出,裴子云这次拿的不是剑,是匕首,只听“噗”一声,就穿过了喉咙,纪单捂着喉咙,喉咙发出了格格的声音,面目狰狞而不敢相信。

    裴子云一拔,一时间血就是喷出一尺,只是临着裴子云,似碰到了屏障,半空落了下来。

    捕头一时间没死透,看着裴子云挣扎:“你……中计了,死国矣,杀国贼。”

    含糊了这句,才咽气了下去。

    裴子云闷哼一声,骂了一声:“该死,这人居加封了官职,至少是九品,说不定还更高,秘而不宣,是陷阱。”

    嘴角一时间就有鲜血流出,如果说早有准备,还不至于这样,可谁想到?

    裴子云脸色白红,休息了些,怀里掏出手帕,擦了擦,这是反噬,染得手帕上一片红。

    “此地不能久留。”裴子云暗暗想到,连忙上前在纪单身上摸着,寻着那件东西,突手上就有感觉,连忙取着出来,是一枚玉佩。

    裴子云一闪,就避了出去。

    赶着牛车的公差,觉得似乎有着什么变化,又没有感觉,扭头看了看车,摸了摸头,继续向前。

    纪单尸体躺在车内,血不断滴了下来,一路流着。

    公差总觉得不对,似乎有着腥味,只是闻不出来哪里来,前面就是驿站,公差赶着车,就是对着车厢里纪捕头说:“大人,我怎感觉有些不对,你说哪来的血腥味,味道这样大?”

    公差说完,牛车停在了驿站门口,只是车厢静悄悄,似乎里面没有人,公差靠近了车厢,就对里面轻轻喊:“老爷,老爷。”

    牛车停在门口,听着有滴滴答答声音,公差觉得不妙,猛将帘拉开,只见纪单脑袋歪着,手捂着脖子,早已没了声息。

    一股腥味扑鼻而来,满车是血,让人就要作呕,公差见着情景,整个人都吓到了,不敢置信,腿脚在颤抖,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大声喊:“不好了,不好了,纪捕头被杀了,纪捕头被杀了。”

    随着这喊声,驿站里一时间就涌出了十数人,个个是甲士,中间还有一个太监,以及一个道人。

    这道人明显是郡道正司的道官,隶属道录司和鸿胪寺,这道服与别的普通道人不同。

    “你看看!”太监并不惊讶,说着。

    道人掀开车帘探察,良久出来,拈出了一点血,对着太监低语了几声,这太监顿时就大笑:“裴子云,料你才高道玄,要是原本还杀你不得,现在你杀官中了反噬,你的道术还剩下几分呢?”

    “也不枉我用王爷的空白任状,给了这死鬼一个正八品。”

    听着这话,众人不禁惊愕张大了嘴,就听太监又说:“洪校尉,麻烦你通令下去,纪单纪大人被贼人暗杀,请戒严,全城抓捕。”

    “是,丁公公!”跟随在一侧的璐王校尉就是大声应着,领着甲兵蜂拥而出。

    公差站在牛车之前,一时间懵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喃喃:“这到底发生什么事情?”

    裴子云一路奔逃,只觉胸中带火辣辣,连忙转到了附近一个小胡同,一股腥味涌上喉,一下子就一口血吐了出来。

    裴子云大口喘气,只感觉反噬越来越严重,这样反噬,难怪道人不入官场,甚至不能跟政权直接对抗。

    这时是清晨,人流虽不多,路侧已经有人零星摆着小吃担子,卖着馄饨、水饺、油饼,油烟白雾缭绕,散发出诱人香味。

    “必须要寻着一个安全之所,想办法汲取了对抗龙气神通的寄托,否则仅凭龙气反噬,自己就要虚弱几天。”

    “这些人恐怕早已算计到这里,只等自己被龙气所创,实力难以发挥了就扑上来!”裴子云喃喃自语,挣扎向前,见一处院子,就靠在院子一侧,倾着耳朵,靠着墙壁听着。

    里面没有着声音,脸上才放松了一点,一跃而上,腥味又涌上了喉咙,喉咙火辣辣,似乎要吐出来。

    连忙捂嘴,不让一口血喷着出去,翻入院子。

    院子很大,但此时没有多少人,轻轻垫着脚步向着前面小楼而去,到了小楼,小楼静悄悄,才一跃而上,攀到了三层到了房内。

    楼顶还有着一个小阁楼,需要楼梯才能上去,裴子云一跃,手挂在阁楼下,攀了上去,阁楼上空空,很是阴暗。

    裴子云到了阁楼上,躺着,才缓了缓,只觉得浑身疲倦,似乎睁不开了眼,胸口,脑袋都疼,体内阴神似有着一股黑气想要侵蚀。

    将着外套脱下垫在玉佩上,才躺在了衣服上,微微眯着眼睛,就立刻睡了过去。

    天阴着,零零星星下着雪花,一处道观中传来声音。

    “师父,大钱朝无道,官吏鱼肉乡里,我们道人修得一身武功一身道法,为何不能反抗,连区区一个九品官都杀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

    “我家亲眷都尽被杀了,我连报复都不得,还请师父教我,还请师父教我。”一个道人,看上去不过三十,两鬓却已微白,跪在老道面前喊着。

    “时也,命也,我道人虽有着神通,可神通不能干预现世,更无法跟龙气对抗,我教不了你,不是不愿,而是不能。”老道人仰天长叹,眼带着泪水。

    “师兄,师兄,大师兄,你是要继承掌门之位,你不能下山,下山了,谁来继承掌门。”数个弟子抱着青年,大声劝阻。

    “父母,家庭都没了,我连仇都报不得,我还有什么脸面当大师兄,我还有什么脸面留在山上。”大师兄看着拦着自己的师兄弟,眼角滑落泪水。

    “让他走吧,大师兄因果未尽,让他去吧。”掌门说着,似抽尽了浑身力气。

    “师父,徒儿不孝,只能来世孝敬您老人家了。”道人跪在地上,大声哭着,连连磕首,满额都是血:“你革我出门吧!”

    场景变幻,天空乌云密布,雨水啪啪落在脸上,道人脸色惨白,挣扎着杀出去,后面一群衙差呐喊着杀过来!

    “反噬,反噬,上天啊,我不服,我不服!”道人看了一眼后面的追杀,不甘就戮,负伤苦战,杀了一批又一批,杀红了眼、杀红了身、更杀红了一片空地,最后不支,跌下了悬崖。

    再一转,道人自山洞而出,两鬓已是全白:“我成了,我终于成了,哈哈,千寻万找,才得残篇,我终修补完成,龙气伤害可削弱,你九品县尉,今日我就来杀你,大钱王朝贪官暴虐之臣,你们都等着!”

    夜黑风高,带着肃杀之意,道人踏步而上,一只恶犬听到声响,就要咆哮,道人伸出手一点,恶犬就叫不出声。

    道人上前一剑将着恶犬给杀了,恶犬一时没死透,呜呜叫着。

    道人扑了进去,一人见势不好就要叫,道人一剑,顿时扑了,一路直奔楼上,见里面一官坐着主位,几人坐了客席,正听着戏,这时扑入,这官指着:“哪来的贼道人,你怎敢?”

    道人不由分说,一剑一个杀了,见着尸体满地,突吐出口血,大笑:“今日才吐出了这口气。”

    再一转,道人已在一处屋檐下,突跳了下去,剑光一闪,一个人头就落了下去,周围的人大喊:“李大人死了,李大人死了。”

    再一变,道人却躺在草席上,满身血污,看上去年纪也不过三十多岁,对着一个少年笑着:“你这少年好心,给我送终,这玉佩拿去,能镇煞气,保你公门一个前途,不过却不可当官,否则必会横死。”

    说着,哈哈一笑,突转过脸来,露出诡异的笑:“你说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