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名捕
    街道

    牛车赶着向前,监狱设在城西北角,四周都是墙,四角设守望楼,登楼眺望,监狱里一览无余。

    到监牢前才停下,一个捕头就下车入内。

    牢房里很暗,根基全用大青石砌成,中间一条通道,通道两侧木栅隔成大小不等的号间,各号间都用粗木分开。

    一进门第一个感觉就是臭,每个号都放着马桶,散出浓重臊臭味,其次是阴湿,里面的稻草都湿的出水了。

    纪单只觉得一阵厌恶,虽当了这样久的捕头,还闻不惯监狱的味道,就向前而去,守值一个差役,见着纪单,就是行礼:“大人。”

    听着话,纪单看去,问:“田狱典史,现在何处?”

    差役听着面前的话,脸色一时间就变得畏惧,提起了恐怖的人一样。

    “捕头,狱头在刑讯室审讯犯人。”差役说着脸色一白,纪单见此眉一皱,就说:“带我过去。”

    “是,捕头。”差役领着纪单向前,到刑讯室门口,差役就拱手:“大人,已到了。”

    听着差役的话,纪单推开了门,一侧的差役匆匆离去,一刻都不想呆。

    纪单进了刑讯室,里面是一股浓烈的腥臭味,和臊臭味不一样,这种闻着就想要恶心吐出来。

    两个犯人趴在草铺上昏迷,血把衣服都粘在身上,脓血上爬满细小白色蛆虫,再前面,一个绑着的人在哀嚎:“我招,我招,大人,你杀了我吧,杀了我吧,求求你,杀了我吧。”

    听着话,这人刀子轻轻一挑,又引起一声惨叫,笑着:“不好意思,又割掉了一块,总算招了,还以为能玩久点,真可惜。”

    纪单看上去,一时间有些反胃,这犯人大腿手臂的皮都剥了下来,红红的肉渗着血,还在一刀一刀剐,一时没有死,嘴在不断流口水,大声求死。

    “记下招供的同伙,要是错了,我们再慢慢玩。”这人看上去不过二十余岁,还算青年,对着一侧记录的差役说着,这差役身子就是一颤。

    “田宏!”纪单沉声说着。

    纪单转过身看着面前的人,说:“原来是纪大人来了,我去洗个手,我们再喝酒吃肉,说说话。”

    纪单看着面前的人,叹了一声:“你去吧,我在外面等你。”

    转身离去,这样残酷的刑罚,就算在监狱里见过无数,也不禁发寒,老友自家中出了那样事,整个人都变了,却在监狱内混的风声水起。

    狱中休息室,酒菜已摆了猪头肉,一壶酒,摆一叠碗在一侧,桌上点着一盏油灯,灯火飘摇。

    纪单没动着筷子,稍晚一会,田宏在桌上坐了下来,取着筷子夹了块肥腻的猪头肉大口吃了起来。

    田宏似许久没有见过太阳,脸色有些惨白,嘴唇单薄,手指关节凸起,端着碗就是饮下了一大口酒,咯了一声,笑着:“痛快!”

    “田兄,你这是何苦呢?”看着这最廉价的猪头肉,纪单只是说着。

    当官带兵都有进纳,监狱的人天天在这种环境下,薪水又少,自想种种办法压榨犯人,真出了事,一个暴病备案也就结了。

    但田宏却主要不是为了钱,虽只当着狱典史,和自己一样不入流,没有特殊成绩,一辈子都不可能当司狱(监狱长官,县从九品,郡正九品),但丝毫没有转职的兴趣。

    只要亲手拷问犯人,就说不出的兴奋。

    纪单暗叹:“自老友父亲被杀,他就顶替了父职,却是把满腔仇恨发泄在了别的犯人身上去了。”

    “你确定,他会来?”纪单见着田宏不回这话,身子就前倾,压低声音问,脸上带着疑问。

    这时田宏拿着酒壶,倒上了一碗酒,咕嘟饮下,说:“我查过他的目标,都很有针对性,应州、雍州的人都拔除了,白山社的高手骨干都被杀的精光,周围几个州都有了准备,他既来了梁州,想必是来杀我了。”

    “田宏,你该留下一条血脉,不管成不成,不然老田家就要绝户了。”纪单看着面前田宏关切说着。

    “哼,留下孤儿寡母让人欺负,和我不负责父亲一样?我们生死难测的人,有什么资格爱人,有什么资格再留一个苦一辈子的人。”田宏冷冷的说着:“倒是你,我今天一看,觉得你春风得意的样子,是你二房给你生了个儿子?”

    “没这事,你待在狱里,整个人都变得毒辣,你要是让田叔看到……”纪单一笑转移着话题,只话还没说完,田宏就说:“纪兄,喝酒。”

    纪单的话打断,见着田宏阴冷的眼神,一时间叹了一口气,举起杯子。

    “干!”田宏说,两人干了一杯,都一口饮下。

    田宏喝了点酒,脸色才红润起来,看着面前纪单就问:“你和我不同,你是正经公门的人,为什么淌这浑水抓他,你上次来信说,很喜欢他的诗篇,现在……”

    “喜欢诗篇是喜欢诗篇,但他既犯了法,我身为捕头,就得为民请命,伸张律法,就得逮捕他,生死无论,还世间一个清明,是我的职责。”纪单沉默了一会就是大声说。

    听着纪单的话,田宏冷冷一笑,说:“什么正义,真有正义,前一刻太子请旨封赏,下一刻璐王就要杀人,才有了你们的追捕,就是你的正义和责职不成?”

    听着田宏越来越过分,纪单狠狠拍在桌上:“放肆,田宏,你知道不知道这是大不敬?没错,当年因那件事,我们两兄弟闹了矛盾,可现在我们都是为璐王办事,你能不能不抬杠?”

    “上面的事,是我们连官身都不是的人能评价?我们私下说说就算了,捅出去我们都讨不到好,会死人。”

    “这就对了,别摆大公无私面孔给我看,我们就是好朋友!”田宏面容狰狞。

    看着面前的田宏的表情,纪单突一阵黯然,提着酒壶默默的将面前的酒碗满上,叹了一声:“你也别怪,当时情况你也知道,犯人绑着田叔越狱,一旦越狱,朝廷法度,司狱和以下狱吏尽坐罪,上头只得命令一起射……算了,过去的事情不提了,喝酒,喝酒。”

    “干!”两人都是沉默,一起干了,饮下苦酒。

    一夜过去,纪单坐在板凳上,随鸡叫声睁开微眯的眼,说:“裴子云,晚上没有来,白天也不会来了。”

    “哼,监狱已经变成了龙潭虎穴,就算他有胆子来,看见你们在外面埋伏,恐怕也躲了起来。”田宏脸色阴沉。

    “我就不信逮不到。”纪单狠狠说着。

    “别想了,今天就在监狱休息休息。”田宏说。

    “你这阴暗监狱里,我可受不了臭,还是算了,我夜晚再来就是。”纪单转身出门而去。

    一辆牛车就停在在监狱门口,赶着是一个差役,是随身带着培养的门生,曾经办过不少的案子。

    话说纪家就是这样混公门,自己有一手捕盗断案的本事不说,还培养门生弟子结下香火情,才得子孙世袭吏职。

    上车坐了,随着牛车启动,纪单才似眯似醒打盹。

    突然,纪单觉得腰上一麻,知道不妙,想动身子已瘫软了,这人果是老公人,这时还勉强镇定,开口:“裴解元?”

    “是我。”裴子云出现,带着似笑非笑表情看着面前捕头。

    “就算你身为解元公,有着功名,可绑架一府捕头,也是不对吧?”纪单大声喊着。

    只是随着纪单的呼喊,周围没有一个人回应,一时间纪单就懵住了,不敢置信,要不是牛车还在赶,还以为把外面的人都杀了。

    裴子云听着面前大骂丝毫不在意:“你是一府名捕,号称严正,我还能不防备你一点?田宏是诱饵,你又何尝不是,可我还是来了,你不要想大声嚷嚷,外面听不见。”

    “解元公,你是一方解元,受朝廷恩典,不能知法犯法,我知道你受了冤枉,可不是违法理由,有什么冤屈,相信朝廷会给你公道,你也要相信我的名声。”纪单这时还是神色镇定,看着裴子云说着,话语很是诚恳,似乎一听就相信了。

    “你的名声,大公无私,铁面执法,可你我都是明白人,这些话就不用说了,要说朝廷,朝廷可没有定我的罪,你设下陷阱,外面埋伏的人,只是私下为潞王捕杀而已!”裴子云看着纪单,淡淡说着。

    “裴子云,你这是丧心病狂,目无国法,你杀应、雍、梁州一百三十四人,实是罪大恶极,就算调动厢兵围捕,就算有璐王参与,可你还是违了国法,我抓你是为国伸张,为法执律。”纪单见这时都没有人听见,终豁出去了,盯着裴子云恶狠狠的说着。

    “你这种恶贼,近乎反迹,难怪不该抓?就算我死了,还会有千千万万的我,你以为你可以对抗朝廷?”

    “哈哈!”裴子云听得有趣,一时间就大笑起来。

    “纪单,你说么多,可有朝廷谕令,可有衙门公文,没有这些你凭什么代表公门,代表朝廷,代表正义?”

    “你的律法哪去了?哈哈哈!”裴子云一时间笑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只是一拿,就把一条毛巾拉过来,仔细擦了擦。

    看着这神态,纪单突毛骨悚然,张口想说,却说不出话来,露出了恐惧之色。(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7-03-15 09:0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