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六十一章 百户
    裴子云回看去,此时天色更晦暗,雪中带着血肉与石块在空中落下,打得悬崖簌簌作抖,心情带一点悲凉,许多时人都身不由己。

    自己和卫昂第一次相识时,彼此并无冲突,相反惺惺相惜,卫昂颇有着古代公子的风范,以后相交日久,友谊日深,但很快就因着平寇策而起了缝隙,现在却勾结了璐王设下陷阱想杀自己。

    要不是自己早觉得不妙,有着预备,这次死的就是自己了。

    才想着,裴子云突觉得一阵晕眩,似乎头被重重的打了一锤,伸出手一抹,手上一片通红。

    裴子云就是大声咳嗽起来,口鼻都有血渗出,胸口一阵刺痛。

    “原来,借用外力,道人杀得官员,也有反噬?不过相比直接刺杀轻多了。”裴子云想着,突听到有人在下面大声喊着。

    “快逃啊,妖怪,鸟妖来了,快逃,鸟妖要抓人吃了,快,快逃。”下面有着声音在大声喊,还有奔逃声。

    听着这话,裴子云下看去,一群樵夫扔了手里柴火就往林子里钻,生怕天上带着翅膀的鸟妖扑下来。

    裴子云一番苦笑,所谓的翅膀其实就是降落伞滑翔机的手段,其实不能飞,只能滑翔而下,低低落在地上。

    裴子云才怀中取出手帕,一擦,手帕上全是血,甚是恐怖。

    回首看去,远处庙顶,似乎有着人头攒动,裴子云感觉鼻子又有血流下来,用着手帕一擦,苦笑起来:“单纯武者杀人只受追捕不受反噬,自己不用道法杀人,可也受了反噬,这就是道人的悲哀。”

    裴子云露出了冷笑,看来自己炸死了大人物,才有着这种反噬。

    “这太监是五品,六品?”

    笑完,一点翅膀,又变成了帆布收了,擦了血,转身离去,经过溪流洗了把脸,取出一个妆盒画了妆。

    眉毛略长了些,鼻子略挺了一些,眼神黯淡了些,皮肤黄了些,多了撇胡须,就换了一个人一样。

    山下不远就是镇市,同华酒楼,这是一座新建二层楼,檐下垂着二三尺长冰,大门敞着,不少的人涌入在里面点菜吃饭。

    裴子云进了饭店扫了一眼,就向着楼上去,到了二楼选一个靠窗位置坐着,伙计就是上前。

    “给我来一壶桂花酿,一碟猪耳朵,一盘牛肉。”裴子云就说着。

    “公子,稍等。”这些都是冷菜,很现存,伙计稍过就端着酒肉上来放在了裴子云的桌上。

    裴子云怀里取一枚丹放在了酒杯中,桂花酿斟着,酒杯里丹顿时化开,裴子云取着一口饮下,怅怅望着街道,心上涌过一缕愁思:“以前自己炼的丹,本以为没有用处,不过负伤了恢复下倒是用的正好。”

    才想着,有靴子踏在楼梯上声音,裴子云回首看去,一个表情清冷的锦衣人上了楼阁。

    一个伙计迎上去,这人挥了手,说:“不必,寻人。”

    目光四下扫一圈,就停留在了裴子云的身上,裴子云手落下,垂在身侧,握住了剑柄,男子丝毫不在意,往裴子云面前一坐,看向伙计就是大声喊:“伙计,给我添个杯子,筷子。”

    “好,客官稍等。”伙计应着。

    这才是转过身,压低声音说:“解元公,真威风真本事,璐王和侯府总有一百多人围杀,当场炸死十三人,炸二十六人,这些还罢了,璐王府齐副侍当场炸死,这可是入得内书堂教习,由皇上赐给璐王的五个大太监之一,正六品!”

    “还炸瞎了卫三公子一只眼睛,面容尽毁,昏迷不醒,现在侯府、州府,都是翻天了。”

    裴子云抬首看着面前这人,说:“你怎么寻得我?”

    “客官,您要的碗筷杯子都来了。”伙计上前把碗筷放在了这人面前。

    这人取了筷子夹着一块猪耳朵,扔进了嘴里嚼着:“解元公,你虽画了妆,但你衣服是没有换,还有体态、身高、长剑,要寻着你并不难。”

    这人的话中带着淡淡的自信。

    “你是哪家的人?”裴子云看着这人冷冷问,不信这家伙的话,能迅速找到自己,必是早就盯上了。

    “公子,我是敌人,早早报信或带人围剿,何必跟你多说?”这人看了看裴子云说,又低声:“我是太子的人,官领百户。”

    “良娣向您问好,当年您救得她和皇孙的性命,解元公有什么困难,良娣说,一定要尽力解决。”

    “下官赶来迟了,不想璐王会这样粗暴直接。”

    “说没有想到,我是万分不信。”裴子云盯着面前百户说着。

    百户叹了一口气,将筷子放下,说:“许多事,良娣娘娘也无能为力,良娣娘娘只想着报恩。”

    听着这话,裴子云没有说话,取酒壶斟了,“啯”一口就饮下满满一杯桂花酿,脸上顿时多了些血色。

    见着裴子云这样,百户叹息了一声,也喝了一口:“解元公,是有什么要求,我可以安排。”

    裴子云取酒杯在手中,沉吟良久,淡淡的说着:“我要求不多,我母亲和卧牛村,我希望不受牵扯,至于我,浪迹天涯随处可去,你说呢?”

    百户听着这话,眼中闪过一丝欣赏,随即又敛了,说:“解元公真是顶尖的聪明人,这要求不离谱,都已安排,不会坏事,不会波及解元公的亲眷。”

    裴子云取着酒杯,面露惆怅寥寥之色,要是他真的是才十七八岁的少年,哪怕再聪明,都局限于阅历,会要求太子出面阻止为了千金买骨,你总得帮我,要不谁还会帮太子?

    可惜的是,自己是穿越者,他深刻明白,千金买骨,买的也得是千里马的骨。

    一个解元,一个诗名,一个阴神真人,是不是千里马的骨?

    这看什么场合,大部分场合都是了,可现在是太子璐王这级别,还差了不少。

    太子就是太子,想顺顺利利继承大位,许多事只能看着,不动才是稳固地位的方法,否则就会受到天子忌惮,这才是致命之处。

    从这百户的作法看,太子是聪明人,现在甚至有着驱狼斗虎心思,而自己还不得不入瓮。

    “唉,这就是古代,皇帝哪怕欣赏自己才情,可对皇帝来说,自己位份太低,死了就死了,能观察太子和璐王心性,别说死一个裴子云,就是死一百个也是应该交的学费。”

    “而太子其实也一样,太子一举一动都受天下注目,就算自己对他有功,可自己地位太低,根本不足让他出手,说实际,太子能派个百户暗助,已经算难得的厚道人了。”

    “古代这样,现代也不过是表面好些。”

    “伙计,结账。”裴子云想彻了,取一两银子往桌子上一拍,转身就要离去。

    “公子还请路途小心,有些必要的帮助,我们会帮助你。”百户起身,看不清楚神色。

    “我知道了!”裴子云下楼而去。

    “璐王,太子!”裴子云眼中光一闪,看来他们都是一把如意算盘,瞟了一眼酒楼,无声叹了一口气,一丝莫名恐怖、愤懑、焦虑骤袭上心。

    “潞王,你既逼着我,我也没有办法,你和谢成东是一体,敌对不可避免,没想到这样早就对上,原主,你坑死了我。”

    “不过既是这样,谢成东和你的党羽,我就杀得干净至少我知道的范畴内!”

    才想着,眼前突浮现资料框,一个任务浮现:“任务:铲除应、雍、梁三州谢成东的势力”

    本来裴子云只看了一眼,就想关上,但一股信息传了过来,裴子云突脸色大变,肌肉抽搐:“原主,我真想把你杀了。”

    “任务完成,可获得直接神通转化声望!”

    这世界灵气非常稀少,所谓的奠基十重,就是人体炼出真气转化成灵机,除了这个“炼精化气”,根本呼吸不到所谓的天地灵气,唯有福地才有些。

    灵气稀薄,故没有福地,不成地仙,原来梅花还有这大神通,转化声望变成灵气,这简直是弯曲了这世界的规则。

    难怪原主五年后才变成散修,数年就能开得天门,难怪前世谢成东化不可能为可能,肉身成圣,成仙道第一人!

    “真是让人心动,也更让我愤懑原主,是不是你预料到了今天,故意隐瞒关键记忆和技能,使我陷入这绝境,不得不为你复仇?”

    裴子云喃喃,凭心而论,自己如果早就知道,岂会一脚踏入这个泥潭?早早就打算别的途径和方法了,现在却已经晚了。

    现在之计,只有打倒谢成东和潞王了。

    “原主,你好心计,入狱这些年,真是历练出来了。”

    周围人都来来往往,天空中下起了雪,带着透骨的冰寒。

    侯府

    二十多具尸体,肢零破碎,仵作拼在一起。

    “侯爷,那个畜生丧心病狂,居在山顶埋下火药,火药里还藏了毒铁片,当场炸死十三人,事后不治又是十余人,公子,公子领着人去,现在……”

    “带我去看。”济北侯冷冷说着。

    管家领着前行,入得房间,一眼看去,就见榻上卫昂浑身都包扎,脸上血肉模糊,敷着药,一只眼睛已毁了,还在昏迷。

    看着眼前卫昂,济北侯低着身子下去,轻轻呼唤:“我儿,卫昂,小昂……”

    连唤数声,济北侯突涕泪而下,自己三个儿子,卫昂风流倜傥,虽平时呵斥天真幼稚,可实是最爱他,现在他却变成这样,当下拔刀,一刀,桌子分成两半,暴怒:“裴子云,你逃的很快啊,哼,给我立刻点兵,我要杀你满门,抄了你的家,杀了你的满门,看你来不来。”(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7-03-14 09:05: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