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六十章 爆炸
    应州·州城

    牛车上,廖青叶这只可爱萝莉正轻轻依偎在裴子云的怀里,掀开着马车窗帘,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人群。

    小萝莉看见外面的卖着风筝的人群,转着来看着裴子云:“哥哥,下次带我去放风筝,我都没有跟你去放过风筝。”这

    她拉着裴子云的衣角说,想起了些,又低着小脑袋说:“以前,父亲在时,总说要带我去放风筝,从来没有去成。”

    听着这话,裴子云看去,她眼中带着泪水:“好,我下次带你一起去放。”

    裴子云怜惜的摸着廖青叶的小脑袋说,和父亲放风筝这个愿望,她是一辈子都不会有了,但自己可以弥补一二。

    “谢谢哥哥!”萝莉听着裴子云答,一时间满是笑,伸出着小胖手,紧紧抱着裴子云。

    原本小瘦手,现在胖了。

    “公子,傅府到了。”车夫说着,裴子云下车,一行人早候在门口,帮忙把家人安置,进了正厅,傅举人就说着:“坐吧,谅你也没有用饭,我已经吩咐厨房准备,这些点心先用一点。”

    裴子云手一摆,拈起一块,问着:“现在州城的情况怎么样?”

    傅举人那知裴子云心思,只说着:“市舶司受总督节制,三个港口经过一整年试行,已经形成了气候,岁入二十万两。”

    “朝廷已移文总督衙门,叫总督上折细奏,听闻有推广的意思,不能单由应州一方面开港。”

    “济北侯方面呢?”裴子云瞥了一眼傅举人,问着。

    “还不错,听说主动解甲,获得圣上勉励,赏了体面,现在听闻组织了船队,来往扶桑贸易,获利不小。”

    “船队,获利。”裴子云起身踱了两步,他自然知道这里面的利润,要是以前,肯定也得加入,现在没有这心思,站在门口隔望着外面,良久不说话。

    傅举人惊问:“听闻了你家受了皇上封赠,本想恭喜,你却一副这个样子,有什么为难处?”

    裴子云苦笑着摇头,说:“祸福相依啊!”

    这时傅府内一人拿一封信上前,低声:“公子,刚才侯府三公子,派着人送着信来。”

    裴子云接过信件,将信封撕开,露出了卫昂的字:“裴兄,数月一别,虽有误会,吾不想因此事坏了情谊,还望裴兄定到,让为兄赔罪,且就将地址定在汤公祠相逢,还望子云兄亲临。”

    “汤公祠?不是上次与卫昂游玩,还遇刺的地点?”看着信件,裴子云迟疑,就是看向候着的仆人:“送信的人可还在?”

    “公子,送信的人将信送至了府就离开了。”这人连忙答着。

    “嗯,你下去吧。”裴子云挥手,匆匆用了饭,在这院里踱了几步,神色有些莫名,望着天空,片刻带着阴沉入房,取了银票出门。

    夜渐渐深了,山路间没有声响,只有一些风声,哗哗,带着一些寒意。

    这山上汤公祠早已关上了门,熄了灯火歇息了,庙前悬崖侧,裴子云站着,自上而下,却可以见着远处的州城,这时还有着许多人家,门前挂着灯笼,或者家里点着油灯,形成着满城灯火。

    裴子云看着这些场景,叹息了一声,见四下无人,转身在这地上一点,这就立刻陷了下去,露出一个大坑。

    裴子云这才将背上的一个包裹埋了下去,泥土掩上,露出了一根细线,石片轻轻盖在其上,用道法一点,这石片就同生了根一样。

    山顶、空地、亭子都埋了几处,都有引线用石片压着,用着道法固定,只用剑挑开就可点燃。

    办完这些,裴子云进了汤公祠,深深作了揖:“打搅汤公了,来日若有惊扰之处,我必弥补。”

    说完,才看着天上的星辰,叹息了一声:“卫昂,你我不但是师兄弟,更趣味相投,希望不会发展到我想的生死难测的情况。”

    冬·小雪。

    数日后,裴子云举伞配剑沿着山路一路而上,这是第二次来这里了,这山郁郁葱葱,径幽林茂,虽在冬天,还是大片松柏涛声一片,再上去,卫昂早在山顶空地一处亭子等着,身前摆了一个茶桌。

    “呼噜噜”亭子内茶炉煮着一壶水,见着裴子云来,卫昂招呼:“你来了,上次说一同品茶,今日我得了些茶叶,就与你一起共品。”

    裴子云上前与卫昂两人相对而坐,卫昂取着茶杯撮茶,挽袖提壶在手向杯中倾沸水,立传出咝咝声,手艺精湛,就带着一股清香,卫昂说:“请!”

    裴子云接过面前这茶杯,见茶色碧色琥珀,漾着茶香,笑:“好!”

    一时把玩着,却不饮,只听卫昂说:“不知裴师弟,最近可有诗篇大作?”

    听着卫昂的话,裴子云将着手上茶杯放下,扫视一眼:“卫昂,你我相识久了,还不懂我,无酒不成诗啊!”

    “的确是忘记了,来人,给我取酒来。”卫昂就吩咐。

    裴子云笑了摆了摆手:“不必,我自己带了。”

    说着自着怀中,掏出一个扁平的银壶,灌了一口酒,起身低声吟唱:“人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亭子外下小雪,雪花飘落,似带着寒意,裴子云将诗吟完,带着丝丝金属颤音,卫昂脸色突苍白,怔了片刻才叹了一声:“真好诗,不愧是酒仙,说的极是,人生若只是初见,再多好啊!”

    卫昂说完,取茶杯摔了地上,随着这一声,庙内涌出了大片甲兵,卫昂这时急退,避入了甲兵中,这才继续说:“下辈子没了这家室,我还愿和你成知己。”

    这时甲兵分开,人群中出了一个太监。

    太监白面无须,态度威严,面露可惜之色:“解元公真是大才,这诗听得咱家也是感动,可你坏了主上大事,今日是要借你的人头了。”

    裴子云站在亭中,扫看着四周,见着这些人穿着甲衣,护心镜,个个刀出鞘,凝神所待,不由神色逐渐凝重:“璐王的黑衣卫?济北侯已经和璐王勾结上了?是我对不起你。”卫昂在人群中说,神色黯然:“不过这谈不上勾结,璐王是君,我们是臣,君有命,臣自当听从。”

    “这话说的不错,解元公也真是好眼力,只可惜了,原有着毒茶,死的不痛苦还留着全尸,你却不喝,现在只有刀兵了。”

    “听闻你已经成了阴神真人,可能我面前动道法乎?”

    “三年前,洞灵观观主也是阴神真人,可对主上不敬,洒家带着一队甲士,就砍了他的头。”

    这太监见着裴子云丝毫不为所动,就冷笑说:“解元公,对付你这样的道人,经验多了,以为我说笑话不成?”

    说着取出一个令牌,冰冷带着龙纹,尖声喝着:“潞王有命,裴子云罪在不赦,杀。”

    “轰!”裴子云顿觉隐隐一声似龙非龙的长吟,自己身体一僵,法力还在,却使不出来。

    “呵呵,没了道法,你再大能耐,能杀我几个甲士?”太监说着,下一刻,甲兵就要杀来。

    “哈哈哈!”裴子云却大笑了起来,看着面前甲士,还有隐藏在人群中卫昂:“你是我的好友,今天却到了这一步。”

    听着这话,卫昂抬起了首,喊:“慢!”

    随着卫昂的话,这些就要扑上去甲兵都停着脚步,卫昂似已下了决心,出来看着裴子云,脸上带着愧疚:“你我虽相识不长,但我也真心待你,视你为知己,只是身侯府之人,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我想了许久,终想明白了,我是济北侯三公子,侯府不在,我将一无所有。”卫昂说着这话,脸上渐渐平静:“不过你放心,我会照顾你的母亲,有我在一日,必不令其老无所养,受人欺辱。”

    “哈哈,卫昂,你这话说的好,只这话我也可还与你,若可能,我留你家一丝血脉,也算我们两相交一番的情谊。”裴子云意味深长,浮出了一丝冷笑,没有半点身入绝境的意味。

    “你?”卫昂盯着喊。

    “杀了!”太监也觉得一阵不对,一阵毛骨悚然,就立刻吩咐左右,顿时甲兵就潮水一样冲上。

    “卫昂,你知道我为什么争取这点时间?”裴子云大笑,将袖子里手臂伸出,一个火折子此刻燃起。

    上前一步,用剑一挑,一个石片就是挑开,这火折子丢了上去,只听丝丝导火线迅速燃烧声,裴子云就不再迟疑,对山崖一扑,回首笑着:“再见了!”

    说着,自悬崖上跳而下。

    “不,快逃。”卫昂只觉得一阵恐怖自心中袭了上去,反身就逃,但才奔了几步,只听“轰”一声,整个亭子飞上了天,带着许多肢体。

    “哼,任凭你甲士如云,能敌我火药包乎?”

    “还是混合着淬了毒尖片的火药包。”

    裴子云自悬崖上落下,只觉得浑身一轻,道法禁制已消退,伸出手指一点,身上一块帆布张开,化成了翅膀,向远处滑翔而去,转眼之间,就消失在远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