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五十九章 封赠
    祠堂门大开,裴子云领裴家远亲,都在祠堂前等候。

    一个白面太监上前,侍卫护卫,打量了一下,看着祠堂前的香案,点了点头,没有失礼。

    “接旨!”太监双手捧着圣旨移步上前在香案前站定。

    “万岁。”裴子云、裴钱氏、裴家族人都拜下。

    “敕曰:应州举人子云之父,躬耕自適,诒穀有方,孝不忘亲,遗弓如在,宜崇褒于蒿里,是赠尔为文林郎,其母钱氏劬劳鞠育,是历百苦,封尔为孺人,钦此。”

    “接旨吧!”太监说着。

    “谢恩,万岁万岁万万岁!”裴子云和众人再拜。

    侍卫上前,双手捧着一个银盘,盘上放着一套七品孺人服,虽说才七品,孺人冠明珠、翠玉、宝钿,在阳光下生光。

    裴钱氏身体颤抖,上前接过赏赐。

    裴子云就上前接过圣旨,圣旨落到裴子云手上,只一细看,这是红绢绣有金丝,开始是敕曰,末端盖有“敕命之宝”印章。

    裴子云阴神已成,在这一刻,裴子云感觉到了一种强大的力量,这力量并不是圣旨上,圣旨上淡淡的红气流动着,而是给予圣旨的背后力量。

    “请公公稍等。”裴子云说着,和有差使的大臣不一样,这种太监宣了圣命,就恢复到了原来身份,不复是天使。

    “解元公只管去。”太监说着。

    裴子云回到了祠堂,将敕旨放到了供案前,放在祠堂只是礼仪,这种恩旨是可以存放在当事人家里,代代相传,过了一刻会收起来珍藏。

    才放上去,一道隐隐龙吟之声响起,裴子云眼前顿时一变,只见一片灰黑之处,略见一点白气,下面建筑有点眼熟,却就是祠堂,只是大了许多。

    隐隐龙吟之声下降,只见清清白气垂下,其中带着一点红。

    祠堂内裴父一拜,就化出了官衣,身上放出了光,且祠堂立刻有墙升起,门前却有着一个牌匾。

    “这就是光宗耀祖的真意。”

    “朝廷册封,就算是烈士、忠诚卫士等,其实和这文林郎并无本质区别,唯在于龙气下降的恩典多少。”

    “原本师门册封的真君,就远在之上。”

    眼前一切消去,裴子云摇头叹息,疾步出去,请着太监入宴,亲自举樽斟酒,裴钱氏悲喜相交,带着对皇恩的感激,对儿子的欣慰,不喝酒的也饮了数杯,这些自不用细说。

    “公公,还请里面说话。”裴子云到公公面前低声说着。

    听着这话,公公就笑了起来:“裴解元有请,岂能不从。”

    裴子云领着太监到了厢房,怀里掏出着三百两银票递上,笑声:“公公,你一路奔波,很是辛苦,这三百两景荣钱庄的银票,还望公公笑纳,一点茶水钱,不成敬意。”

    太监眼神往银票上一瞟,果都是景荣山庄的印子,一百两一张,脸上就带着喜意:“解元公有心了,真懂咱家们的心思,咱家也不推辞,就收了。”

    太监伸出手将着银子接过,塞进了怀里。

    太监收了,眼睛转了一圈,声音有点尖锐,压低了问:“解元公这礼可谓贵重,不知道有什么事要问着咱家?”

    裴子云低声问:“微臣惶恐,不知圣上颁布下殊荣何因,我想知缘由,还请公公告知。”

    “哈哈,解元公,我还以为你要打听何事,原来是这个,解元公不必担心,是你应得……”太监就笑着说,看裴子云满脸不解,低声说:“这事其实不是圣上,而是太子。”

    “解元公上京路上,是不是救了一个女子?”太监说时更谨慎扫了周围一眼。

    “有这事,这有什么关系?”裴子云问,有些诧异,莫非当年救的是一个皇亲贵族不成?

    太监说:“太子喜得太孙,皇上大喜,恩泽遍布天下,解元公就被太子所荐,想必与此事有关。”

    太监看着裴子云,心里羡慕,良娣虽不是太子妃,可是目前太子唯一儿子的母亲,这功就大了。

    “什么,太子喜得太孙?”裴子云震惊,这消息还没有传闻天下,原主记忆里,太子根本没有儿子,以至后期璐王敢于相争,甚至夺了皇位。

    太子有无子嗣,事关天下气数,难不成自己上京路上随便救个女人,就给太子生了个儿子?

    裴子云看着这太监,立刻明白太监也许不知道多少,只羡慕自己得了大功,难怪这样客气,可他深知历史,立刻转念。

    “最初记忆,只知道谢成东,接着才知道璐王,现在才知道太子有了子嗣。太子有了子嗣,继承大位就有很大可能。”

    “我是彻底得罪死了璐王,不得不与之为敌。”

    “但是璐王登基,自己就面临天下道门至尊和天下至尊的联合绞杀,现在事情或有转机!”

    “太子,可不可靠,能不能登基?”一刹那,裴子云的脑海中千回百转。

    “解元公,解元公?”太监看裴子云一脸的震惊,似有些呆就连忙喊着。

    “只是听闻大事,有些怔了,还望公公见谅。”裴子云一催促才反应过来,脸上带着笑容说。

    太监同样和善:“解元公,看来传闻是真了,您可是有功于太子和社稷,您入了道门,奖励落到了您父母身上,可是这点恩典不算什么,以后自会后福绵长。”

    太监的言语里,带点羡慕之意,救了皇孙,有大功与太子,只要太子登基,的确是后福绵长,要是这太孙还能登基,就可受二代皇帝恩典。

    “来人,给公公上茶。”裴子云吩咐。

    茶水可喝可不喝,太监此时想起了事,说:“解元公,茶水是小事,只早早就听闻了解元公文名,还想请着写上一篇诗词,随身带着,沾沾文气。”

    听着话,裴子云沉吟了一会,原与璐王或还有回转余地,只是现在断无余地,这公公或可以交好,留个人情,以后有机会可以用着,这一想,就说:“不知公公要着那首诗词?”

    一个下人就是递茶水上来,公公接过,听着裴子云应了,就笑了起来:“哈哈,解元公真爽快,看得起我们,不似那些外官表里不一,洒家我在宫中,最喜欢解元公将进酒,还请解元公允了,洒家感激不尽。”

    “请公公稍后给我取着笔墨纸砚来!”裴子云吩咐。

    片刻,就是有着人将着笔墨纸砚送着上来,裴子云纸张摆开,用镇纸压好。

    公公上前:“咱家来为解元公研墨。”

    说完就是上前拿起了方墨轻轻研磨了起来。

    稍晚些,墨汁研好,裴子云取狼毫笔,沾了沾墨汁,就写了起来:“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好诗,好字,解元公写出来别有一番意境。”公公赞叹。

    裴子云没有说话,连连下笔,飞龙走凤,力透笔尖,一路写到最后一句“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裴子云笔尖一收,一侧公公就连忙鼓掌:“诗真是名篇,洒家得了解元公墨宝,回去还不羡慕死宫里的那些家伙!”

    裴子云没有说话,太监接过诗篇,似乎很满意,突兀靠近,压低着声音:“解元公既应了我所求,我也不能小气,告知解元公一个传闻,据说太子得子,璐王殿下大怒,解元公小心。”

    裴子云听着话,脸色一变,公公挺直了身子大声:“多谢解元公茶水,洒家不能多呆,要回京向着皇上复命,解元公告辞。”

    “还不知公公大名。”裴子云连忙问。

    “洒家姓刘,解元公叫我刘公公即可。”公公告别,裴子云上前送着,出门,护卫甲士护在左右,远离而去,消失在了远处。

    裴子云回过收回了目光,行了几步,叹息了一声。

    刚才刘公公示警敲响了警钟,璐王报复,又怎么样避过?

    卧牛村是不能呆了,璐王多少气量,谁都不清楚。

    裴子云正想着,村长领村人就贺喜:“可喜可贺,解元公真有福之人,裴家光宗耀祖,这是卧牛村几百年来少有大喜事。”

    村长前来贺喜,裴子云也回应了下,圣旨颁下,恐怕接下来几日都是有着祝贺之人。

    “裴老夫人,你家真是出了一个好儿郎,名声广布不说,还为你们争了敕封官职,真让人羡慕的紧。”又听妇人跟着裴钱氏说话。

    裴子云看着裴钱氏的笑意,心里一紧,脸上不显一丝:“娘,今日大喜,是要准备准备,设宴招待众人才是。”

    “这些你安排就是。”裴钱氏笑着说,裴家光宗耀祖,死而无憾。

    “是,娘亲,我就去安排,事毕,您去州府吧,我也要游历在外,你一人在家,显得寂寞。”裴子云趁热说着。

    “好,好,好。”裴钱氏脸上都是化不开笑意,连连答着。

    这几日过去,立刻就将着母亲、廖青叶送去傅府,有着师父照看,或会安全些,但也难说。

    以前和圣狱门斗争,师傅罩的住,和璐王?

    别说一个傅府,就是整个松云门都未必罩的住,但是一时没有办法,总比在村里安全,并且自己也不能待在村里。

    念头一闪而过,裴子云是按下不提,叹息了一声:“唉,风雨欲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