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五十八章 惊闻
    卧牛村·裴府

    京城王府都有规格,亲王二十亩,郡王十五亩,公、侯、伯尽十亩。

    但乡下不讲究点,重修的裴府占地八亩,也算是避嫌了,三分之一开辟成花园,园内有一池水婉转和河相通,用走廊环接,假山湖石分布,还种着桃、兰、菊、梅四季之赏,又辅之竹、芭蕉。

    “本是很不错了,可惜却一场杀戮染了些血。”裴子云到了房间,见着四下无人,伸出手指一点,眼前出现一个梅,并迅速放大,变成一个半透明资料框,带着淡淡的光感在视野中漂浮。

    “任务:突破天门,成就嫡传(完成)”,伸出手指一点,“轰”,眉心之处就显出了梅花。

    先是一个白色花瓣,接着是红色花瓣,最后一个黄色花瓣出现,可惜是透明虚影,梅花在眉心之间一动不动,稍瞬消失,似从不存在过。

    “咦,寄托范围扩大了?可吸取地仙的寄托,这个不错,只是地仙寄托怎么可能寻着,太少,太少,基本不可能寻着。”裴子云叹了一声,奖励对目前自己来说,有点鸡肋。

    裴子云正想着,只觉得“嗡”一响,似乎有许多记忆就浮现了出来。

    “原来,进入了阴神,是以神通为主。”

    “掌门驱逐我一年,就是一年不传我神通?在师叔祖的记忆里没有部分,相必师叔祖是南理人,所以被隐匿了,没有传授。”

    “咦,神通和道术还不一样,道术必须使了才有效果,神通却似固定技能,一旦拥有,就可长久维持,难怪阴神就有样不同,原来还有隐秘在其中。”裴子云喃喃说着。

    “还有个任务吧,总不至于今天就把黄色花瓣补全?”裴子云伸出了手指,往着资料框上一点,任务就出现:“消灭谢成东在应州势力(完成)”

    裴子云又一点,表示提取。

    “嗡”一下,果没有补全花瓣,只是又一些新信息涌了进来

    “又有记忆!”裴子云将一杯酒一口饮下,停杯伫立,望向远方,只是怔怔,如果说刚才的是喜,这记忆就是惊了。

    “原来皇帝在位十三年驾崩,庙号太祖。”

    “原主经历的历史,太子一直没有儿子,诸王因此争位,特别是潞王。”

    “谢成东早早投靠了潞王,且潞王成功登基,因功被封真君,领天下道门,所以才能一一削平道门,当上总盟主,最后肉身成圣。”

    裴子云不由变色,这样看来,天下十八州的棋子,其实不但响应祈玄派,更响应龙气变革,为潞王搜集情报,并且配合,才有此大功。

    自己已不自觉,卷入了太子和潞王争龙?

    裴子云站着良久,才吸了一口清冽冷气,喃喃:“真是造化弄人!”

    一时间裴子云明白过来,前世今生记忆就是贯通,一种浩浩的天机本无人可阻,可随着自己插入,似乎混淆了,看不清了。

    “天发杀机,斗转星移。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人发杀机,天地反覆。天人合德,万变定基。”

    “必须,要获得更多亲近之人提升,破开杀劫,自己已避无可避。”裴子云自语着,脸色变得阴沉,原主没想到却隐匿了样多重要记忆,难怪,总是觉得不对,此时才觉得。

    “原主受了出卖,刻骨铭心,害怕我不肯付出,不肯完成任务,因此设定了各种框框,被隐匿道术,阴神之密,都是限制我。”

    “只想占据原主好处,又不肯为之复仇,那是宁可带着秘密一起毁灭,也不愿意交付。”

    “原主啊原主,你这样用心良苦,只是凭空生出这样多事端,这时我是该感谢你,还是该怨恨你?”裴子云说着。

    要是普通人或不觉得这意味着什么,可裴子云深刻懂得皇权的可怖,这时铁铸一样,站了许久许久,才出了去。

    “师父,灵药中内含灵机,可洗涤肉身,更可增长灵慧,改易根基,用在师姐身上正是适宜。”裴子云看师父说道,将一个玉瓶递上去。

    虞云君接过玉瓶,瓶塞打开,就有淡淡清香自瓶中飘着出来,只是闻着,整个神思都清明了许多。

    “是灵药炼制而成的丹药?”虞云君带着惊讶看着裴子云问,这种事修行界几百年没有听说了。

    “是,是我偶尔得到丹药,可以改善体质,正因有着丹药,我才能快速破开天门成就阴神。”裴子云说着,给自己快速进步一个理由。

    “原来这样,难怪你进展迅速,是得了这福缘,我果没有看错,不过你可知道,灵药在阴神阶段还是很有益?”虞云君看着裴子云说。

    “师父,我已破开天门,能徐徐增长灵机,这点灵慧对我仅仅是锦上添花,而师姐虽进展迅速,但资质却不是最上乘,这颗丹药却可助着师姐改善资质。”

    “以后破天门成阴神也容易了些。”

    听着裴子云的话,虞云君笑意盈盈:“你有心了,我却替你师姐收下。”

    “及噶”这时门推开,初夏进来,脸上满是灿烂笑容,看着裴子云说:“谢谢师弟,你果然最好了。”

    “师姐,你怎么总喜欢偷听,习惯可不好呢!”裴子云看着初夏,有点头疼。

    “哼,要不是我偷听,还真不知道师弟你暗中给我准备了一番大礼。”初夏一皱眉,说着。

    “师父,择日不如撞日,灵丹在手,总避不开人惦记,不如给师姐服用,我们也好为其护法。”裴子云说。

    虞云君徘徊了几步,看了看初夏,宠溺在初夏头上揉了揉:“既你这样说,那就服用了吧。”

    还有两颗,可以给何青青和廖青叶以后用,裴子云暗暗想着,时不待我。

    静室

    虞云君守在一侧,初夏取灵丹服下,端坐静室,只觉一股温热在身体内弥漫,随着呼吸连绵不绝,神思渐渐清明,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渐渐孕育。

    许久,药力炸开,初夏身上似有着污垢,只觉得腹中响动,鼻子中闻着恶臭。

    初夏连忙起身入厕去,虞云君带些笑意,向着一侧守候的人问:“热水准备好了没?”

    “厢房热水已烧好了。”

    “师姐有的受了。”裴子云看着虞云君,灵丹易筋洗髓,祛除体内杂质,初夏有的梳洗了。

    虞云君却转着身,跟裴子云说:“你过来,我有着话问你。”

    “是。”裴子云跟着虞云君转过一处走廊,虞云君眼里含着笑意,用指轻轻叩击栏杆,问:“你自山上下来,似乎就有些愁眉不展?是为了掌门的事?”

    裴子云就是苦笑,正要说话,虞云君看着裴子云神色,又说了:“你不用担心,你已是嫡传,掌门也不能随意废立,不过他终是掌门,所以长老罚你一年,你过过场,出去玩上一年就是。”

    “是。”裴子云说,脸上还是带着苦笑,是被误会了,心中暗暗想着:“自己所忧虑,是谢公子和璐王府重叠,怎么样破局,这可是真正的大物,不是圣狱门或济北侯可比喻。”

    正想着,突门口有着喧哗,还有敲锣打鼓的声音。

    裴子云不由眉一皱,出门而去,才到门口,见着一个衙差匆忙赶了过来:“解元公,今日有圣旨前来,还请解元公准备,一个时辰后,就有着天使宣旨。”

    “怎突然有着圣旨?”裴子云递了一个五两银子问着,衙差接着,低声:“这小人不知,不过听说事涉解元公令尊令慈,给予封赠。”

    “封赠?”

    裴子云稍一沉吟,就立刻明白了,对活人是封,对死人是赠,虽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之间有皇帝有封赠,但他是学过礼的人,立刻指挥:“快,快,把何青青唤了过来。”

    何青青本离着不远,这时就连忙过来:“少主,你有什么吩咐?”

    “你带上人,把族祠大门打开,立刻清扫。”

    “是!”

    见着何青青去了,裴子云就立刻换上了解元服,话说新科举人由各省发给第二年赴京师参加会试的车马费及购置衣帽及匾额的费用,举人服其实很似官服,不过帽饰是银雀。

    又对着赶过来的村长吩咐:“你们赶快把道路清扫下,洒水去尘,别的全部到家里,不得随意走动。”

    村长脚都颤抖了,连连应是。

    一切完成,裴子云举步去了族祠,这祠虽才建了一年,但已经看不见新建的那股浮躁气,沉淀了下来。

    站在台阶下,深深呼吸两口清冽寒气,裴子云进了里面,出神的看着供桌上少数几个牌位。

    上了一根香,静等着烧尽,这时外面已经有着人声,将余下几个牌位撤到一侧,只留下一个牌位。

    本来并没有多少身份差距,可是现在既有圣旨赠官,那自然就不一样了这并非虚假,冥土立刻有着很大差距。

    这就是礼!

    裴子云想说些什么,但又默默无语,难道还能在这时间向牌位说自己命运已进入了难测的险地?

    叹了口气,再上一支,反身迎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