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五十七章 一线希望
    长公主府

    小郡主略淡妆,半卧在躺椅上,凝神画画。

    “别闹,小芸。”正画画小郡主被一双手蒙住眼睛,平日里最爱和小郡主的闹的就是贴身丫鬟小芸,小郡主伸出手推着。

    小郡主推着,人还是不动,就装嗔怒样子说:“哎呀,我都猜出是你,你还闹,小心我跟娘告状,打你板子。”

    小郡主用力将捂着自己的手推开,一看,见是母亲长公主。

    原来是娘来跟着自己玩,小郡主一惊,接着就低髻向着娘行礼:“原来是母亲大人来了!”

    “你这小家伙,见到娘,还这么多礼数。”长公主伸着手指在小郡主额上就是一点。

    “娘,疼。”小郡主瘪嘴,揉着额说。

    “你这小家伙,我都没用力,哪来的疼。”长公主装着生气说。

    “娘,我跟你开玩笑嘛。”小郡主上前拉着娘的胳膊说着。

    长公主见小郡主这模样,不由一笑,坐在小郡主一侧打量了一番小郡主的画,画上画着鸳鸯戏水图,活灵活现,亲亲密密,脖颈相绕。

    看着画,长公主叹息一声:“你啊,还是还没放下心思。”

    说着,神色中就带着一些落寞,小郡主自己多次劝,不想还有心思,长公主看着画,似就看透了小郡主的心。

    “娘,没有啊,我画个鸳鸯图,你也总多想,自那日他坐船离去,我就没有再想他了,你又何必还来劝我。”小郡主不依。

    “你是我生出来,一手养大,我还不了解你?”长公主靠近,轻轻伸出手抚着小郡主的清瘦的脸说着。

    “你看你,才过去几个月,人瘦了这么多,娘心里疼。”长公主看着小郡主怔怔说着。

    “娘,你别说了。”小郡主听长公主的话,心里有些难过,连忙说。

    “最近娘又得了一首诗篇,是那人所作。”长公主拿出一张诗词。

    “娘,拿给我看看。”听着长公主话,小郡主就双眼有神了起来,伸着手去接过写了诗词的纸张。

    将着诗词拿在手中,小郡主从上而下就是读着下去。

    读着沧海月明珠有泪时,就哽咽了起来,似乎她就是那个鲛人,哭泣中化成了滴滴明珠。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是他给他的青梅所写?是说再也不见的意思?”小郡主看着自己母亲就问,眼神中似乎有些希望,诗词中带着哀怨长叹惋惜,似乎在述说着长久错过,又以着未来伤心人的身份长叹。

    长公主看着小郡主:“我知道你心里想着什么,不过诗不是为心上人而坐,是给着他心上人的姑母所做,据说这女子姑母多是挑剔,不想裴子云做得诗讽刺人。”

    “哼,他那么好,凭什么还挑剔。”小郡主听消息,自长公主怀里站了起来,一脸的不平。

    “你才说不是忘了,叫你嘴倔,一下诈出来了。”长公主说着,眼中带愁,自己女儿才是见了几面,就是情根深重,这如何是好?

    “娘,后来怎么样了嘛?跟我说说。”小郡主伸手去推长公主撒娇。

    “后来,后来他心上人姑母是许了,没有再挑刺,也是伤心人呢!”长公主叹息了一声说着。

    “这事,皇帝听了都是久久无语。”长公主说,听着长公主的话,小郡主也跟着笑了起来。

    小郡主笑了一会,突反应过来,盯着自己的母亲:“娘,你今天就是来诈我?原本你都不许我让下人打听他的消息,今日又为什么将这些消息告诉于我?是想让我断了念想?”

    “你每日消瘦,瘦在你身上,疼在娘心里。”长公主轻轻将着小郡主搂在怀里:“他有他的心上人,也有他的生活,你从未真正走入他的世界,就算你再怎么思念,他都不会晓得。”

    “娘,别说了,你说的我好难过。”小郡主靠在长公主怀里哭了起来,止不住的泪水,或是因为许多天没有好好睡,或是得了消息大喜大悲,她哭着,渐渐睡了过去。

    看着怀里小郡主睡了,长公主和服侍嬷嬷将小郡主抱上床。

    “这些日子,都给小郡主准备补益气血吃食,多和小郡主说话,听见没?”出了小楼,长公主脸色一变,向服侍的丫鬟就大声训斥。

    “是,长公主殿下。”丫鬟都跪伏在地,瑟瑟发抖,大声应着。

    小楼内,小郡主睁开了眼,自床上起着身子,拿着画笔轻轻绘着裴子云的脸,带着眼泪,一不小心,一滴泪水就是从睫毛上掉落,滴在了画卷上,将画打模糊,又捂着脸,无声哭了起来。

    长公主在外转过一个走廊,怀里掏出一封信递着身侧的女官,就说:“将诗篇递给忠勤伯,也让他读读,看他怎么想,怎么看。”

    “是,公主殿下。”女官接过诗篇就是转身去伯府转交信件。

    “长公主,你今日为何要挑明着事,小郡主本已憔悴,这样样伤心对着身子不利。”跟随在长公主身侧的老嬷嬷就说着。

    小郡主是老嬷嬷带大,在夺取天下前,还是熟悉的邻居,自有着情分,此时见着小郡主的模样,也是难过。

    听着老嬷嬷的话,长公主眼中是闪过一道无奈惋惜:“长痛不如短痛,太子赏赐是好事,但对裴子云未必是好事,人都要没了,等那一日,她突兀听着消息,还不如现在揭破,让她死了心,不然等那日,我不知道她怎么活。”

    “要是裴子云此次不死,等太子登基,凭这大功却也可加封,那时说不定就可以和她在一起。”

    “不管是好是坏,总得揭破。”

    “唉,皇家的事,有时看透了又如何呢,还不是身不由己,不要说出去了。”长公主叹息了一声,就是向前而去。

    “是,长公主殿下,老奴晓得。”老嬷嬷应着。

    忠勤伯府

    “忠勤伯可在?”女官牛车在忠勤伯府门口停了下来。

    “您是?”伯府内门打开,走了出来一人见着女官就是行礼。

    “我是长公主府中女官,长公主命我将信送至贵府。”女官上前将着腰牌在伯府面前露了个脸,紧接将着信递上,这人连忙上前查验腰牌,接过信件,又送着进去了。

    伯府入内,隐隐传来的笙萧琴瑟之声,这人似知道忠勤伯的位置,直接奔向了花园,转过几道回廊,远远望去,见花园中修了一座水榭,汉白玉栏石桥曲曲折折,垂柳下摆着石桌竹椅。

    “伯爷,刚才有长公主府中女官送着一封信过来。”这人上前,将信递上。

    原本正在池塘喂着金鱼忠勤伯,眉一挑,神色中带着一些好奇:“长公主好端端的送什么信件?”

    忠勤伯将信件接过,抽出来看了一眼。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年华。”

    入目就是诗句一篇,下面读去,原本挑着眉的忠勤伯,似乎在品味着,将信件看完,上面是写素月门主为难裴子云,裴子云数步而作此诗之事,读完忠勤伯就是长叹:“一弦一柱思年华,我又不何尝思念往事呢,只是我对不起素月。”

    这话说莫名其妙,让人摸不着头脑。

    “老爷?长公主信上莫非写了些要紧的事?您这幅模样?”管家见着自家的伯爷这模样,就是上前问。

    “也没有什么,只是长公主送了一篇诗过来,读着有些感伤而已。”忠勤伯听着身侧人的话,就说。

    “伯爷,诗是何人所做?只是听着几句,的确精妙,伯爷不点评下?”身侧管家就拍着马屁。

    “没有必要。”忠勤伯就这样说着,语气平淡,管家听得莫名其妙,伯爷素日里最爱诗篇,最近一时闻名裴子云的诗篇,就多有收藏,这次看着这诗篇却是这样模样?

    管家跟在一侧,有些担忧,又不敢多问。

    “潞王震怒,派出特使领甲士出行,这已是必死之人,不需评价,长公主将这事递着过来,又想做什么呢?”忠勤伯暗暗想着。

    “总不至于就是打趣我?”

    “等等,莫非,长公主还存着一线希望?认为裴子云能在潞王绞杀下坚持到太子登基?”

    忠勤伯灵光一闪,若有所悟,不由哑然失笑,作堂堂参与过开国的伯爷,他见识的战争和军事多了,自然明白,在这种情况下,潞王发怒杀个裴子云,谁也不会阻止皇帝不会,太子不会,长公主不会,别人更不会,哪怕裴子云诗名满天下!

    裴子云唯一的希望就是在重重绞杀里挣扎活到了太子登极,那时太子就会隆重褒赏,那时就勉强有资格娶小郡主很奇怪?

    不,这就是政治。

    “长公主终是女人,还存着一线希望,也对她女儿心软了。”

    “不过,要是裴子云真活下来,我就算给个举荐又怎么样呢?还可以得长公主、太子、良娣、甚至皇孙的喜欢。”

    “那,现在,你就挣扎着活下去吧!”

    忠勤伯想着伸着手,将信件扔进了池塘,池子里的金鱼,是以为是好吃,都纷纷涌来,围绕在信件啄着,信件被些金鱼都是啄着四处飘动,渐渐沉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