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五十五章 嫡传
    松云门·大殿

    最后一个张长老进了大殿,殿内有些幽暗,只见左右都设有座椅,两行长老都是肃坐,中心设有供台,祖师的神像发着幽幽的光。

    张长老连忙向祖师像和掌门行礼,掌门没有立刻让座,良久才说着:“你来迟了,坐下!”

    掌门又咳了一声,说话:“诸位,既大家意见争持不下,那就先按照规矩来请祖师查看,并且过会表决。”

    “我没有意见。”虞云君立刻说着。

    “那就开始吧!”

    有人燃着了香捧给掌门,掌门看了看香案,接了双手插进炉里,一颌首,只见着随着礼成,“嗡”一声,祖师像隐隐透出了红光。

    一个裴子云的虚影端坐在神像前,红光自祖师像上照下,似乎在检查裴子云,虞云君不由握住了拳,而看了下,发觉诸位长老都在关注。

    “祖师,此人是否有着别门法力,或带艺入门?”掌门上前问着。

    “此子的确只修行两年,更无别的道法根基!”隐隐声音传来,一时间掌门脸色就是铁青。

    红光一闪就熄,虞云君站了起来:“既是这样,各位长老,请投票吧!”

    静室

    严格说,这静室并非是囚禁人的地方,相反是道人静修之地。

    外面万里晴爽,夹道花篱入内,满院森浓,静室内虽只有一张榻,一对桌椅,摆着一个茶壶,地板铺着软木,踏上去没有声音,还透着香气,一个窗户都是没有开,但非常透气。

    种种精美,真是说不出的适意受用。

    裴子云穿着白纱袍,在榻上端坐,似乎是在闭目修行,又似在想着事情,是在脑海中将着最近事情梳理。

    “福地祖师审查并不怕,自己根基纯之又纯,自己又开得了天门成了阴神,又有着大功,这次虽有些过分,杀了宋志,但这不是大事,自己是自卫反击,掌门又能如何?”

    “山门静室外面有着人把守警备,这既给自己修整,也要给商讨解决自己杀得宋志之事。”

    裴子云心念一动,面前就闪出一朵梅花,出现一个透明的资料框:“任务:消灭谢成东在应州势力(完成)”

    “任务:突破天门,成就嫡传(未完成)”

    “这些先不必论,这次突破虽凭借前世经验迅速转化法力,也有一些隐患,不严重,也需渐渐磨合祛除才是。”

    正寻思着,外面突有着人声。

    “你们不许大声说,我去寻着师弟有事,听到没有?”外面传来声音,是初夏在跟着外面守着道士说。

    “小师妹,师父有令,不让人打扰裴师弟。”外面道人劝说,不让这小姑奶奶进房间。

    “你们要不让开,我就去找师父师叔告状,说你们欺负我。”外面传来着初夏的声音。

    “别别别,小师妹,你进去,我们不拦你了,只是师父来了,你要帮我们说些好话,是你强行要闯进去,可不是我们放你进去。”外面道人无可奈何,就对着初夏说。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们不要说了,我看我师弟,能有什么事。”初夏不耐烦的说。

    初夏这才推开门进得房间,看着裴子云就说:“师弟,你快逃吧,刚才我偷听到说掌门说要将你重罚,废除修为逐出师门,说你枉无尊上,违背师门法纪。”

    裴子云看着眼前担心的初夏,就笑了笑:“师姐,你不用担心,这事我心里有数。”

    “师弟,你这次杀了宋志,可是犯了门规,杀害同门,师弟,真没事?”初夏还是忧心忡忡。

    裴子云松弛一笑:“松云门,可不是掌门一个人说了算,别的长老都看的明白,上面还有祖师看护,这事,不会真随着掌门心意。”

    裴子云安慰着初夏,听着外面传来了呼喊:“师伯,师叔。”

    接着就是外面守着两个道士行礼的声音。

    门推开,初夏想寻着地方躲着,没有。

    外面的人进来,正是虞云君,裴子云看去,虞云君脸色平常,看不出什么。

    虞云君进门,见着静室的初夏,皱眉没有说话,又看向了裴子云,良久才说着:“子云,你这次的事过了。”

    “宋志再凉薄不堪,也是掌门心爱的弟子,更与众多长老有着情谊。”

    “你把他杀了,虽关系着素月门的弟子,有着这方面因素,你也的确占了理,可你掌门弟子身份,这次就落不下来了。”

    “只能给你嫡传弟子身份,惩罚只让你在外历练一年,不得回山,也算是你杀得宋志的惩罚。”

    “这次事情,师父我也只能给你争取到这里。”虞云君神色有些黯淡。

    “多谢师父。”裴子云站起来来行礼说,这样惩罚相当没有,这驱除是不让自己沾手掌门弟子,他心里知道,这次虽占了理,但给长老的印象不好,对自己获得掌门弟子之位有很大妨碍。

    可裴子云无论因原主还是叶苏儿的事,都容不得,宁可付出代价,也得杀了。

    但是这就有点愧对一直接对自己不错的虞云君,她可是把希望都寄托在自己身上了。

    “子云,今日是你受封日子,切勿再跟掌门起冲突,他虽为老不尊,但也还是掌门,是我松云的脸面,顶撞总是不好。”虞云君在裴子云身后给裴子云整理着衣裳。

    “嗯,师父,我知道了。”裴子云站在铜镜前说。

    “现在还是受封成嫡传,以后你成了地仙,到时再找回场子就是。”虞云君在裴子云身后整理衣裳就说。

    “是,师父。”裴子云听着虞云君的话,脸上也带上了笑意,果然师父还是亲的好。

    “转过来看看!”虞云君就说。

    裴子云转着过来,虞云君打量:“还不错,颇有些俊朗的味道。”

    大殿,诸位长老分列两侧,都坐在其位,掌门高坐主位,此时脸色不善,丝毫没有着喜意。

    这大殿外,许多门中弟子都在围观,这次宋志师兄被这小师弟杀了,听说里面涉及着这师弟的心上人,有许多师兄弟都是没有见过裴子云,想着来见一见这有着三头六臂的师弟。

    虞云君落座,稍晚,裴子云从外面直入大殿,围观人群都是分开,上下打量裴子云。

    随着裴子云入得大殿,掌门眼神中带着一丝阴沉。

    一个长老在侧就是高声喊:“嫡传弟子,册封仪式开始。”

    随着长老话语一落,其上神像上一时间就有着灵光亮起,祖师在福地注目着这大殿。

    “裴子云破开天门,授得嫡传。”场内一个弟子端着一个展着法印的盘子,就是呈上。

    “你已嫡传弟子,以后事事应当以师门为重,不要自误。”掌门这时脸上毫无表情,眉下眸子深得和古井一样,拿着法印赐下,这样说着。

    “是,掌门。”裴子云行礼接着法印,裴子云才接过法印,“嗡”一声,眼前一花,祖师神像上似出现了祖师身影。

    一个白发白须道人,手中拿着拂尘,见着裴子云接过法印,拿着拂尘一挥,身后就出现一片福地。

    福地中宫殿林立,又似有一座大山在内,这些影像都一闪而过,似在与裴子云手中的法印相互呼应。

    拂尘拂过,一道灵气就落在裴子云身上,肉身内阴神猛睁开眼睛,出现一身道袍,手上握一枚法印,隐隐和福地呼应。

    “前世自己是带艺入门,没有授得,不过师叔祖记忆中是有这个,这是福地通行证,肉身崩坏,可入得福地。”

    法印在手,一呼一吸中就有着呼应,这得到了福地认可,裴子云上前拜下:“谢师祖,谢掌门,谢各位长老。”

    “难怪,要成阴神才是嫡传,不成阴神,死后就是普通魂魄,入得福地又能怎么样呢?”

    “礼成!”长老见着异象,见裴子云行完礼,这才喊着,正式成了嫡传。

    神像上灵光黯淡,消失不见,掌门没有多话,转身就离开,周围的长老,弟子都是上前恭贺。

    “师弟,你都阴神了,可我才是七层,我什么时能赶上你?”初夏在人群外,没有挤进去,只看着裴子云在内,有些感伤。

    这些恭喜散去,裴子云出得大殿,眼前出现一梅,迅速放大,变成一个半透明资料框“任务:突破天门,成就嫡传(完成)”

    两个任务都完成了,但点着接受,会有梅花在自己眉心出现,虽稍瞬就会隐去,似不存在一样,但这终是痕迹,裴子云准备出了山门,才点这个。

    这时,初夏跟上来,拉着裴子云的衣角,有些不开心。

    “师姐,怎么了?”裴子云看着初夏问,有些奇怪,是谁惹了她,让她这样委屈的模样。

    “师弟,给我抱抱。”初夏靠近裴子云抱着上去,裴子云本想挣脱,又想起了初夏刚才模样,任由初夏抱了抱。

    “唉”这时听着一声叹息,抱着裴子云的初夏跟触电了一样放开,虞云君看了一眼初夏,看着裴子云:“子云,你现在有何打算?”

    “师父,既师门有着决议,我自然下山而去,我有些想法,还请师傅帮忙!”裴子云说着:“初夏、廖青叶、何青青,都请师傅带来吧!”

    说着,递上一只玉瓶:“师傅你看!”荆柯守说今天出了点事故,一不小心把稿子删了,我只得重新写文,还有一更稍晚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