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尽数杀了
    “公子,因你给圣狱门和侯府造成了很大损失,它们要把公子杀之而快,可又不想直接在应州和松云门冲突,所以暗中花了极大代价请我们对付你们。”石穆钟哀号的说着。

    “事到现在,还不肯吐实话么?”裴子云冷哼一声,自己有原主记忆,石穆钟分明是谢成东手下,根本不可能为圣狱门所驱使。

    这家伙虽屈膝降了,却还想着祸水东引,想到这里,不由生出几分敬佩和恨意,不由分说,只听“啪”一掌就击在石穆钟的顶上。

    石穆钟闷哼一声,脑骨顿时裂开数块,但是脑浆还是无损,身体就软软瘫了下去,裴子云接着,伸出手指在石穆钟头上点了数点。

    这是师叔祖记忆中得来的阴神逼供手法,封锁神魂与体内,只要施法,就有着无边无际的痛苦,才点下去,石穆钟就和一个傀儡一般站了起来,眼神中带着恐惧,七窍开始流血。

    “公子,还请绕过,让我转世,我什么都说,什么都说。”石穆钟遭这恶毒刑法,神魂似要俱灭,连忙求饶。

    “你们为什么能寻着我?”裴子云就直接问着。

    “裴公子,是我师父逆天改命,推演了二十年的天机,张冠李戴为谢公子夺取一果之数,因此得以布局。”

    “但最近没想到气数发生变化,一查,原来是裴公子,这才命我前来……”

    “不,师父,你怎在我神魂上下了这种恶毒禁制。”石穆钟说到这里,突脸色大变,惊呼出声,带着巨大的恐惧。

    石穆钟又似掌握了身体一般,禁制顿时破开,跪倒在地,正要呼喊,猛捂住了嘴,一股浓烈黑血自指缝内流了出来。

    这黑血恶臭之极,似乎死了许多日,裴子云不由倒退一步。

    “不!”石穆钟接着发出一声哀嚎,身上一股黑气就散了出来,天空顿时乌云云集,一个闪电打下,把场面照得雪亮。

    石穆钟扑在地上,周围都渗出黑血,再也没有动弹。

    “神形俱灭?”裴子云上前一探,不由渗出了冷汗,这种待遇,可不是一般人能有,顿时寻思:“逆天改命,推演天机,难不成这世间还有这等人?原主失败,是不是和这有关?”

    “这里面的水,越来越深了啊!”

    祈玄山·道观

    “轰!”

    天空一声沉雷,久久不绝,瞎道人脸色一变,推开窗户,一阵风带着腥味立时扑来,不由打了个寒颤。

    这人虽瞎了,但还是“看”上去,只见大半天已黑云遮住,还没有来得及转念,数道闪电突出现,重重落下,眼见就要落在瞎道人的身上,就在这时,一道黑光在道观上涌出,迎了上去,撞在一起。

    “轰!”一个贴着瞎道人生辰八字的石像立刻震碎,瞎道人面目裂开,扑倒在地,一阵恶臭从身上弥漫开来,黑血丝丝喷出,却与石穆钟黑血一样恶臭,都似死了许多日的尸血。

    “啪!”这还不算,道观内供奉的铁锚上,突显出了雷光,裂开一条缝隙,似乎天地间都在摇晃。

    “道长。”道观的道童,冲进房间喊着。

    “轰!”这里裴子云听着天上的雷,看着石穆钟扑在地上,流着黑血,一时间就是沉吟,眼前一道梅花出现,界面就显示:“任务完成!”

    “石穆钟,你终于死了。”裴子云看着尸体,石穆钟没想到最终是死在自己的师父手上。

    “总结的说,谢成东背后有一个能为人夺取运道,演算天机,难怪前世谢成东不可一世的崛起,肉身成圣,此人必须除掉。”裴子云脸色不好。

    “但刚才雷声又怎么回事?难道是天机反噬?可惜没有逼问出所谓师父的位置,不然就可起身斩杀!”裴子云想着。

    “少主,还有一个卑鄙无耻的宋志要逃。”裴子云正想着,突听见了何青青的喊声,一转身,就见宋志虽只剩下左手,身上全是血,还在拼命向外逃去,一路上鲜血都滴在地上。

    “咳咳!”沈振,何青青,叶苏儿正出来,脸上都是乌黑,是被烟熏着。

    “宋志,你还想往哪里跑?”裴子云立刻追了上去。

    宋志回首一看,眼神都是恐惧,裴子云怎会这样,开得天门的确能质变,但完全转化需要一月,裴子云是依仗什么才能到这步?

    “一定有异宝,一定有,我不甘心!”宋志灵光一闪,拼命向外逃去,一面在心中大喊:“可恶,我要是早发觉就好了。”

    “哪里逃!”裴子云声音就是出现在耳畔,宋志浑身一颤,左手长剑就往后刺去,这一剑如此软弱,剑才出手,裴子云一点,就击飞了出去。

    宋志向前扑地,右臂伤口裂开,一口血吐出,挣扎着看着裴子云。

    裴子云眼中带着浓烈的杀气,宋志突就是跪在地上喊着:“子云,子云,我们是师兄弟,我只是被石穆钟迷惑了,你不要杀我,你不要杀我。”

    看着眼前的宋志浑身是血,匍匐在地,右臂已斩断,磕头在地,显得分外可怜。

    看着涕泪都下的样子,裴子云突浮现出原主记忆里此人狼心狗肺的样子,冷笑:“我饶的你,有人饶不得你,出卖之仇,杀身陷害之仇,就在今日了结。”

    裴子云看着,似乎看见了原主在祈玄山下的地牢中被道法折磨的样子,似乎原主在高喊:“宋志,你以一己私欲,出卖松云门,我总有一日杀了你。”

    见着裴子云举起了长剑,宋志根本不明白刚才说的话,只是惊恐大喊:“不,我是掌门徒弟,也是松云门弟子,你不能杀我,你怎么敢杀我。”

    “去死!”裴子云长剑落下,这时听着一个声音大喊:“剑下留人。”

    这是掌门声音,宋志听着声音似乎松了一口气,裴子云长剑毫不停留,只是一引,只听“噗”一声,宋志的人头飞起,眼带着不敢置信,不敢相信裴子云居敢真杀他,一时还没有死,人头滚在地上,似乎还嘟喃了几句,只没有了身子,什么都说不出话来。

    风声袭来,裴子云长剑似云似风似是无所思,只是一带,转身落在一个拂尘上,拂尘顿时斩断,四散而去。

    掌门奔来,冷冰冰的看着裴子云,伸手指着:“你,你怎么敢……”

    “原来是掌门,刚才没有看见,还请恕罪。”裴子云深邃,嘴挂着笑,却显是很是惶恐,说着。

    接着腰一挺:“不过,宋志联合外人暗杀于我,犯了松云门死罪,更别说,还杀得我府中十余口,要欺辱我的女人,要不是我赶的快,临阵突破,后果不堪设想,这里的人都可以为我见证。”

    “宋志已伏诛,还请掌门给此人定罪。”裴子云不退反进,大声说着。

    “你自卫杀了也算了,但刚才宋志分明已丧失抵抗,你还杀了他,你这就是犯了门规,你、你、你。”掌门脸涨的通红:“你杀了他,现在死后都不放过,还要我定罪?”

    “裴子云,师门自有公正判定,你不要逼迫掌门。”陈长老上前说着。

    虞云君刚才一阵恍惚,自己弟子是剑道高手也罢了,早早知道,可开得天门,成就阴神,这又不可思议了,更在掌门面前把宋志杀了,这可是第十重弟子,是松云门的大师兄!

    不过现在见着这场面,也上前一步,呵斥:“子云,你怎么跟掌门说话,快道歉,宋志勾结外人袭杀弟子,袭击别派弟子,罪过谁都不能洗掉,我门中有福地,难道就没有刑法之地,三百年死后刑法,宋志逃不掉。”

    “掌门,我不该无视掌门权威。”裴子云听了这话,上前道歉。

    掌门气的全身发抖:“好、好……”

    “苏儿!”素月门掌门这时出现,叶苏儿见师父出现,连忙上前扑进了自己的师父怀里。

    “师父,刚才宋志想要侮辱于我,幸给裴哥哥杀了。”叶苏儿就是哭诉。

    听着叶苏儿的话,女郎脸色一变,细细听了,脸色渐渐森寒:“李寒志,你就是这样教导管理门中?我素月门莫非好欺负不成,你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

    陈长老这时打圆场:“大家不要怒,不要激动,我们一一把现场情况调查下,这些人死了都才一刻不到,地府都没有把魂魄带去,这事就非常简单了,用法召集一问就知道。”

    “还有你,裴子云,你既开了天门,那也应该查查根底,这样才能光明磊落,干干净净。”

    话说修道才二年就开了天门成了阴神,连陈长老都觉得不可思议,暗生疑惑,难道这裴子云是带艺投靠?

    女郎点首:“事关你我两门,是该弄个水落石出。”

    听着这话,裴子云知道大局已定,这时村里民兵已经云集,已经全副武装的赶了过来,看见里面有熟悉的人才停了下去。

    裴子云就对着村长说着:“有贼人袭击,被我们杀了,你们帮忙把这些尸体集中起来。”

    “其中我的仆人,更放在别处,给我每人买口棺材,每家抚恤三十两银子。”

    “至于清洗血迹之类,更是全部交给你们了。”

    说完这些,裴子云回身一躬,答着:“陈长老说的有理,弟子自当配合。”(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7-03-10 09:1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