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五十三章 破天门
    “给我上”石穆钟命令。

    “杀!”剩余的黑衣人挥刀砍去,通道的堵塞只是淋水的棉被,立刻砍开。

    “噗”刀光骤发,沈振虽也中了毒,但单是刀法,只是一送,刀尖就自一人胸腹之间穿过又拔出,鲜血喷出。

    一时间,就见黑衣人无人敢进。

    “闪光术!”宋志只是一指,地下室内顿时爆出强光,但沈振早有着对道法的经验,见着动作,就眼睛一闭,长刀又是一闪。

    “锵”一声,刀相撞,接着一条断臂飞出,下一刻,那黑衣人就要惨叫,长刀一挥,发出了布帛撕裂的声音,这黑衣人喊都喊不出,捂着喉咙咯咯,跌了下去。

    “可恶,这洞太小了,只有一人能进。”秦高见着怒吼着。

    这样狭窄的地方,再高武功都难施展,就在这时,“轰”一声,一股风瞬间在地下室内就卷了出来。

    “不!”宋志、石穆钟都呼喊起来。

    静室内,裴子云先是眼前一黑,接着就是整个世界徐徐转亮,一道天门出现。

    仙气弥漫,天宫天兵天将站立,很是威严。

    裴子云站在一朵云上,眼前看见仙女下降,听着仙乐飘飘,不由叹息:“都是些幻象。”

    前世原主经过一次,师叔祖又经过一次。

    随着叹息,眼前突一变,化成了都市,高楼大厦林立,自己正在一处楼里操作着电脑。

    这些感觉,就完完全全的真实一样,看着这些,裴子云不由又叹息了一声,随着这叹息,眼前一切都消去,化化成真实世界,变成地下室。

    看天不是天,看地不是地,看人不是人,一切都是变成气,似乎伸手一摸,就能摸着,这就是开得天门。

    可这也是最危险时,阴神脆弱之极,这时一旦出游,立刻就被天地元气所化,故裴子云有着经验,转身扑下,回到了身体中。

    一回去,宛一点星火,瞬间点燃漫山柴薪,一时间,风起云涌,空中发出了龙吟虎啸之声。

    “天门大开,阴神成就!”裴子云上上下下,说不出的通透。

    石穆钟一见这情况,就立刻大声呼唤:“快走,他已破开天门了!”

    说着,转身奔去,而几乎同时,秦高、宋志也转身就逃。

    裴子云感受着身体内一种有形无质力量,这就是真正的法力,几乎同时,眼前出现一个梅化并迅速放大,变成一个半透明资料框。

    松云归元诀第十重的字迹一跳,变成了“阴神,第一重”

    石穆钟、宋志、秦高,已退到了通道口,裴子云站起身,只身体一晃,已出现在了前面地下室中。

    卧牛村

    两行人不期而遇,女郎蹙眉:“原来是松云门的各位师兄。”

    掌门骑着马匹正要说话,突住了口,回过首,看着天象变化:“龙吟虎啸之声,是谁破开了天门?”

    “莫非是宋志?”虞云君就暗暗想到,一时间就带着焦急:“快,进村寻人。”

    说着,就策马冲了过去。

    裴子云一出现,石穆钟、宋志、秦高瞬间一呆。

    “给我挡住!”石穆钟这时大声命令。

    随着石穆钟的话,黑衣人都扑了上去,裴子云脸色一冷,叹着:“你们这是自取灭亡,又怪得了谁呢?”

    说着,剑光一闪,一颗人头就飞出去,黑衣人也是人,屡次伤亡,士气早就低落,这时纷纷后退,不敢上前。

    “该死!”石穆钟突捏出了一个手印,一种诡异波动就产生,这些黑衣人立刻木偶一样站了起来,握着刀杀了上去。

    “傀儡?”裴子云杀了上去,只觉得身上暖暖,侵蚀内息毒素,已不断消退。

    “不要恋战,我们快走,此人已开天门,道力滋生,不可力敌。”石穆钟见着后面抵抗,就疾奔而去。

    宋志跟着跃出去,而黑衣人一个接着一个悍不畏死杀来。

    “都去死。”裴子云一指:“束缚!”

    扑上来的黑衣人同时停住,以前束缚只能束缚一人,现在却是一群人,接着,剑光一闪,只见人扑至,化成流光,所到之处,黑衣人都是眉间一红,一滴血渗出,却是一丝剑气透过了大脑,顿时格杀,扑倒在地没有了生气。

    “阴神出现,道力滋生,委实可怕。”石穆钟回首看了一眼,低声说着。

    在逃的宋志眼神通红,嘴里嘟喃:“不,我才应是开得天门的人。”

    这时,挡着的黑衣人都被杀,裴子云带着杀气冲出,一眼扫过,石穆钟、宋志、秦高已向着院子门口冲去。

    “束缚!”裴子云再一点,奔逃的三人身体一僵。

    秦高抽剑,剑光骤发,束缚顿解。

    “解!”石穆钟和宋志同时一点,束缚就渐渐化去。

    秦高才斩断束缚,裴子云已扑了过来。

    “杀!”秦高大吼一声,刀光一闪,风雷而起,已是拼了命,但剑光一闪,刀气立消,出现一个小小缝隙,接着,剑光乘缝而入,只是一抽,内脏与鲜血自伤口中喷了出来。

    再一引,秦高人头就飞着出去了,喷出了尺高的血泉。

    “该死,裴子云才突破天门,对着阴神境界的法术就有这样程度,真是可怖!”石穆钟只是一扫,就冷汗直出。

    “不能逃,我曾见过裴子云使过法术,只一夜就将着道书上内容全部掌握。”

    “必须联手反击才有活路,有什么底牌都使出来吧!”宋志说着,两人对视了一眼,眼神中都带着惊慌和决意。

    “定!”裴子云已扑了上来,宋志一咬牙,神色冷静,露出了心疼之色,取出一枚符箓,对符箓一点,舌尖血喷出,立刻这符箓就烧了起来。

    裴子云脚下整块地就一软,半脚就陷落了下去,接着地上显出一条透明蔓藤,延袭而上,将裴子云缠住。

    裴子云一挣,没有挣开,宋志看着脸色一喜。

    “哼,这是掌门赐给我的流沙和禁锢术,谅你能成阴神,还能与之对抗,去死!”宋志眼睛通红扑了上去,而在这时,石穆钟也一咬牙,取出一颗黑珠,对着空中一丢。

    “雷珠!”裴子云眼角一抖,大吼一声,这时宋志一剑杀上,心中充满了快意,但是刹那,一股难以形容恶寒涌上了心,只见着蔓藤瞬间崩塌,下陷土地瞬间浮起恢复,道术都化去。

    接着,裴子云一个侧扑伏在地上,一道强烈闪电在空中炸开。

    “石穆钟,你连我都杀掉么?”宋志怒吼,刚才这一下,宋志受了波及,头发根根竖起。

    “原本只想诱敌,没想到石穆钟还有雷珠这样大杀器。”裴子云暗想,心里也一惊,反应稍慢就要命丧当场。

    “这不可能,掌门赐下符怎么会禁锢不住?就算你开始转化法力,至少也得一月才能转化,你怎么可能立刻完成?”这时宋志身子一颤惊呼,再无斗志,转身就是奔逃。

    “你忘了法不加贵人?”烟尘退散,裴子云灰尘密布,胸出现一道剑痕,是宋志所伤,但伤痕不大,却是在微笑。

    “区区举人算什么贵人?”

    “你说的是,区区举人是不算贵人,可你别忘记了,我还有万民景仰,要是没有功名,这些景仰只是漂浮,但有功名,结合起来就形成了凛冽阳刚之气!”

    一片树叶空中飘下来,裴子云飘飘有出尘之姿,却冷冷的说着:“虽仅仅用了一次,就消耗光了大半积蓄,但也破得掌门的符。”

    “你当有道人会白痴到正面对抗军队?还不是各种各样阴险狡诈的手段,迷惑、转念、操纵,要不是有着这些抵消,官府岂不是人人可控制可杀可擒?”

    “你们不是贵人,又不开天门,乖乖给我去死。”裴子云一指:“现在轮到我了束缚!”

    宋志的眼神中带着恐惧,不敢置信,一股如滕蔓一样将宋志绑住。

    裴子云一剑斩了下去,风雷顿起,宋志拼命一挣一挡,只见剑光划过,宋志一臂顿断,长声惨叫。

    石穆钟不顾一切奔逃,只听着耳畔风声,脖侧一冷,一股温热血就自脖子一侧流着下来了。

    原来裴子云身影一扑,就扑过了数米,长剑在石穆钟的脖子一侧靠着,就说:“你要是早早袭击,或还可以杀掉我,或早早逃了,还有生路,现在你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石穆钟这时突开口说着:“别杀我,我只是奉命行事,我知道谢成东不少秘密,我可以全部告诉你,不要杀我。”

    裴子云只是一怔,就哈哈大笑起来,原主记忆里非常可怕,潇洒从容,原主拼了命都咬不到一口肉的谋士,真到了生死关头,却立刻屈膝降了。

    这反差使裴子云笑的眼泪都出来了,突然之间想着:“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只是一辈子没有遇到真正生死之间的考验,是不是考验了,可能大半都降了?”

    “不,不是可能,按照我原来历史上,元灭宋、明灭元,都是一样,大片降了,特别是清灭明,南京攻陷,天降大雨,明朝官员集体赶来投降,满地俯伏在雨中,黑压压一片,成了奇景!”

    “不是可能,到了绝境,士兵或烈士多多,而大人罕有不降者。”

    “原主坚持十年不降,可谢成东要是处在这环境,降不降呢?”裴子云想到这里,只是喝着:“说,你有什么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