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五十二章 藏人洞
    石穆钟、秦高、宋志说着,三人站在三处,将道路都是堵死。

    “是么?”裴子云也冷哼一声:“快,跟着我!”

    说着,不进反退,向着侧厅杀去,一个武士上前阻挡,裴子云剑光一闪,这人就闷叫跌了出去,内脏与鲜血自伤口挤出。

    “杀!”宋志厉叫,一闪即至攻击。

    “铮铮!”又是数剑,两人各退几步。

    “情况不对,不要让他躲了进去!”石穆钟眉一皱,似乎看出了蹊跷,就低声说着,立刻杀了上去。

    裴子云搂着叶苏儿冲前,沈振、何青青两人撞开门冲入了西厢房。

    “杀!”沈振刀光所向,似风似云似是无所思,扑入的两个武士才踏入,都噗噗中刀,跌了下去。

    案上供着一个道君像,裴子云扑上前,只是一推一扭,“啪”一声,房间地板立刻出现一个地道。

    “快下去!”裴子云喝着,三人就跃下。

    “不好,有地道!”石穆钟扑入,这时一道剑光切入、流转、闪出,人影骤分,石穆钟退出几步,只听又一声闷哼,周围一个黑衣人上身一挺,刀突然失手掉下,胸口鲜血泉涌,孔虽不大,深及半尺以上,内脏必坏,已经必死无疑。

    所有的人,都吃了一惊。

    趁此,裴子云一跃而下,消失在地道里。

    石穆钟沉着脸看下去,只见地道黑幽幽,根本发挥不出人多,更别谈着围杀了,几个黑衣人就要追杀下去,石穆钟喊着:“停,先不要下去。”

    观察了下,又敲打了下,才松了一口气:“是密室,而不是通向外面的暗道。想必是万一遇到贼匪的藏身窟。”

    “毒烟差不多用完了,用火攻,将他们全熏死在下面。”

    “宋志,你去外面检查,看哪里有烟,那就是透气孔,把它堵上去!”石穆钟就是吩咐着。

    “我可不是你的人,你命令不了我。”宋志说。

    “你试图侵害素月门弟子,杀害同门师弟,你不杀了这几人,你回去能逃得了门规么?”石穆钟看着宋志说。

    “你!”宋志脸色阴沉,顿时知道自己中了此人的计谋,可这时已上了船,却也无路可走,一跺脚,转身就出门而去。

    稍过一会,就有着人取着木材和火把而来。

    “扔下去!”石穆钟命令,木材点了火,就扔了下去,一时间地下通道,就是烟雾滚滚。

    “该死,用内劲无法祛除,在不断侵蚀!”

    藏人洞面积其实不大,看上去是个地窖,里面还有一个暗室,这是用来躲避土匪,原本裴子云打算修通道出去,只是南方地质不行,雨水多,稍远就坍塌从没有听说南方能玩地道战。

    这时沈振阴沉着脸,站了起来说道,刚才他试着运功,是根本无法祛除毒。

    “不好,这些人要火攻烟熏。”守在暗道前的何青青就是惊呼,只见入口处,上面的人将着柴火、油、还有一些书籍都是抛入暗道,这些东西都燃烧了起来,烟雾涌了起来,一时间人人咳嗽。

    “快,快堵住洞口,不要让烟雾进来。”

    听着裴子云的话,沈振、何青青、叶苏儿连忙四下寻着东西就是上前把这个洞口堵住。

    “下面为了防盗,有米有水,你们将着这些米袋往上面堆,我去拿被子浇水,能抵御一两刻钟。”裴子云大声说,扑进密室搜出了两床被子,往备着水缸里一塞,将着湿透了,往着堵住密室上一扑,原本涌出来浓浓烟雾一时间小了起来。

    “可恶,上面透气孔堵住了。”裴子云看了一眼脸色阴沉,这石穆钟果不愧是未来谢成东的谋士,端是又狠又准。

    “你们准备一块布打湿,还能撑上一会,不过必须想办法破局,要不,我们都窒息在密室内。”裴子云皱着眉。

    “这样窝囊死真是可恶,裴公子,密室还有没有其他出口,不然我们都要栽在这个密室内。”沈振看向裴子云说。

    “没有,南方的藏人洞,根本没法修出长长暗道,一下雨就要崩溃,只能修出地下室。”裴子云一皱眉就说。

    “少主,都是我的错,没有及时安排好护卫,让叶小姐和大家遭了难!”何青青看着裴子云说,带着一丝自责。

    “不是姐姐的错,都是我的错,我不来卧牛村,就不会遭遇宋志的袭击,我们都不会陷入困境了。”叶苏儿神色黯淡。

    裴子云将着叶苏儿搂在怀里,没有说话,思虑着破局,就算自己能够杀出密道,但中了迷毒,恐怕一时难以解除。

    “宋志丧心病狂,跟着外人勾结杀我,还想污辱苏儿,应是他早已算计的事,怪不得你们。”裴子云沉色说着。

    “对,我还四颗灵丹,灵丹有灵效,或可以祛毒,上次沈振中了千机引都能祛除,何况迷药?”

    “试试再说。”裴子云想到,怀里将小瓶子取出来,倒出一颗灵丹服下。

    一股熟悉的温热弥漫,只觉得内息浑厚许多,似乎灵机都触动了,但接着,原本增长的力气又渐渐变得无力,裴子云脸色一下铁青。

    “裴公子,灵药也不能祛着毒?”沈振就问。

    “不能。”裴子云木然说着。

    听着这话,沈振的脸色也变得铁青,抬起头就是说:“公子,咳咳,我们杀出去吧,不然等棉被烤干,我们都得熏死,最多多坚持一刻钟。”

    “还有什么办法?”裴子云暗暗想着。

    “我已第十层圆满,再打磨数月,自己有师叔祖记忆,又有着前世记忆,突破天门丝毫不在话下,可自己才突破第十重,现在突破,最多只有五成。”裴子云迟疑,棉被已渐渐变黑,是上面水烤干,烟雾从外面弥漫进来。

    “宋志,石穆钟,你们都要死。”裴子云低声,下了决心。

    “沈振,你们用水缸泼水,先撑住一会,我已第十重圆满,只要开得天门,就能生出阴神,毒再也难以限制,危局自破。”裴子云冰冷冷的说着。

    “什么,你要强开天门?”叶苏儿看着裴子云惊呼。

    “裴公子,入道之关,生死之门,强行突破,恐怕必死。”沈振也上前劝着。

    “我有五成把握,你们不必劝我,不然再等些许时间,我们怕都要闷死在藏人洞里。”裴子云说着。

    “为我护法,不管发生什么,不必管我。”裴子云说着,眼神中就带着肃穆,自己有着两次开天门的经验,生死之关可以一试。

    “嗯。”叶苏儿应着,声音中带些哽咽。

    沈振和何青青两人对视了一眼,一时间就叹了一口气,是要拼得最后一把,裴子云失败了,就杀出去,杀几个才算够本。

    裴子云轻轻将叶苏儿松开,转身就推开藏人洞密室,密室中摆着一个蒲团,裴子云上前盘腿坐下。

    心念一动,裴子云眼前就是出现了一个资料框。

    “松云归元诀:第十重。”

    “道术:三十九种,精通。”

    “松风剑法:宗师(完成度18.1%)”

    “吸取了沈家三十七式,我的剑法增加了不少进度,但离突破还遥之又遥,也是,再上就是神乎其神了。”

    裴子云暗暗想着,无论是精修道法还是武道双修,只要开得天门,就能施展阴神道法,这些人都可以轻易杀之。

    “自己虽有着师叔祖和原主记忆,可开天门不是小事,就算有这样的认识,最多也就是五成而已,只是此时熬不下去了,必须速战速决。”

    裴子云深深叹息了一声,端坐而下,眉心而起,整个大脑都一片清明,开天门实际就是聚敛精血,滋养精神,将精神壮大,随着精神质变,诞生出阴神。

    而阴神才能打开天门,沟通内外,操纵天地间的灵枢,快要突破天门时,都是准备着丹药补充气血,但自己刚才服了一颗,却用不着了。

    “而且这还是普通人的经验,更隐秘的经验却是不传之密,但我恰是知道。”

    裴子云端坐在蒲团上,随着精血不断涌入,一时间眉心就变得红润了起来,脸色苍白,身体在枯萎了一般。

    场内随着裴子云默运灵机,突裴子云周围就有一股波动,似乎周围天地都在扰动了一样。

    “什么,是灵机扰动,裴子云居要开天门。”只是这法力一出,本来在上面好整余暇的石穆钟突脸色大变:“宋志,等会你我一起施法,熄了这火焰杀进去。”

    这时宋志脸色同样变得苍白,裴子云才多少日子,居已扰动灵机开得天门,而且自己干了这事,一旦给他成功,自己怕断无生路,当下就是一咬牙喊着:“好!”

    这个好字,说的咬牙切齿,杀机丝丝,现在最想裴子云的人,怕就是宋志了。

    “快,快把木柴都挑回来。”黑衣人连忙不顾烫烧,将一块块木材丢了上去熄灭,刚才怕烧的不旺,现在怕熄的不快。

    秦高还算镇定,就说:“石先生,此子最多十重圆满,天门是生死之关,哪里那么容易。”

    听着这话,石穆钟脸色阴沉:“此子受了运数眷顾,不能以常理论之,此时杀着进去,不给一丝一毫喘息才是正经。”

    “裴子云天赋极高,杀了才能破这死局,不然等他开了天门,我们都得死。”

    说着,大块木材已挑了上去,余下的,石穆钟和宋志已都有准备,用手一指,木材浇了水一般黯淡了下去。

    两人捂着嘴就往着地道一跳,就见里面堵着通道:“该死,里面居还堵住了,难怪没有熏着出来。”

    “杀,杀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