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五十一章 毒烟
    裴子云和沈振策马抵达卧牛村。

    “你们是谁,这里是卧牛村,不许纵马直奔!”村口民兵大声喊着。

    “是我!”

    “解元公回来了,快开门!”见民兵连忙把半掩大门推开。

    “我有急事,你们去桃花源观报信,就说叶苏儿在村子出事,快去。”裴子云大声喊着,又直奔而去,留下两个民兵。

    “是!”民兵连忙应着。

    由于村内修宅时,顺便将路修了修,一路奔去丝毫没有阻碍,惊起路上不少鸡鸭。

    “吁!”前面就是裴府,裴子云停在门口看去,脸色铁青。

    裴府大门敞开,台阶上血溅了一地,留守仆人的尸体躺在门口,给人杀了。

    “可恶!”裴子云伸出手,露出手腕上手链,带一点灵光,余下都已黯淡,是一对的法宝。

    “裴哥哥,手链其实是同心链,只要启用就能感应,就算相隔再远,都能感应大概位置,一损俱损,一荣俱荣。”

    “还有一次防御之能,是我师傅花费了不少时间所作。”

    “或就还想念,与那位伯爷举案齐眉吧!”叶苏儿把同心链绑在自己的手上时轻声说着话。

    现在这情况,意味着叶苏儿的同心手链已使用,裴子云手指一点,手链上玉珠,就放出一点光芒,指向裴家老宅内。

    “还好,我猜的没有错,在我裴府。”

    裴子云和沈振一跃而下,直扑老宅,一进去,就见着路上都是血,家中留守仆人都横尸在野。

    “宋志,你的确应该死了。”裴子云一路直奔,沿手链指引,近了内院,就听内院有着打斗声音,叶苏儿还没事,裴子云才缓了一口气。

    “你们逃不掉了,乖乖束手就擒吧。”宋志看着两个娇滴滴的美人,眼神中带着炙热火光,似乎要将着两人剥个精光。

    “只要我逃得出去,我一定要上禀师尊,去你们松云门讨个公道,你们松云门就是样教导弟子,枉我还得称你一声师兄,没想到你是这样畜生。”叶苏儿脸色气的涨红,要不是何青青突然之间到了,自己已经被这人拿下了,想来就不寒而栗。

    听着叶苏儿的话,宋志眼神在两人身上移动,突冷笑一声:“你们借故休息完了吧,其实你们何必挣扎,只要从了我就可以,以为我真不敢杀你们么?”

    何青青脸色是不善,盯着宋志冷声:“亏你一个中原道士,不想是这样龌蹉的货色。”

    叶苏儿受宋志一个袭击,手上手链上玉珠就碎裂,抵御一次用完了。

    要不是何青青在裴府听着声音出来,还不知道情况怎么样,这人已是第十重境界,以大欺小,还要欺负女孩,何青青此时大怒,这人忒不知羞耻了。

    宋志原还是带着笑意,听着这话,脸色一冷,何青青性烈,已经呐喊一声,持刀杀了上去。

    见着刚才来救了自己的苗女杀了上去,叶苏儿咬着嘴唇没有说话,脸色苍白,也跟着杀了上去。

    宋志是裴哥哥师兄,不知为什么突打自己的主意?莫非跟裴哥哥有仇?叶苏儿暗中想着。

    “去死。”何青青刺上去,她的刀法其实脱胎于松云门的剑法,又带着山寨的诡异,很是狠毒。

    “哼!”宋志冷哼一声,只是一击,长刀就击飞出去,又是一刺,剑光直指着何青青。

    虽道法胜于剑法,但是到处是第十重境界,要不是想生擒两女,早就格杀了。

    “不要!”叶苏儿惊呼一声,扑上前要救着何青青,两剑相交,叶苏儿连连后退。

    “嘶嘶!”几条毒蛇游出咬上来,是裴子云离去前所教,用来守护山民,这时用上了。

    “噗!”宋志挥剑一斩,毒蛇就是蛇首斩下,数十条毒蛇又怎么样,杀之等是砍菜,多了还有担忧,就这些真是不足为患。

    但话是这样说,这种驱蛇之术真是诡异,裴子云哪找来的女子,真邪门,居凭借数十条毒蛇和蛊虫能和我缠斗,不行,时间不多了。

    “我的目标是叶苏儿,不是她,既她这样顽强,那就杀了。”宋志一转念,剑光顿变,才数招,毒蛇尽数斩杀,接着剑化长虹,就向何青青杀去,何青青不由闭上了眼睛,低声呼着:“少主,我不能再辅佐你左右了。”

    “砰!”只听一个石子呼啸飞了进来,瞬间就击中宋志的长剑,宋志一声闷哼,退后了几步,抬首看去,裴子云和沈振已自门口扑入。

    “去死!”裴子云一向不是多话的人,一进房间,就扑了上去。

    自己只是争夺掌门弟子,就想杀自己,难怪前世会将原主出卖,恐怕根本不是为了松云门,而害怕原主掌握神器,迟早将他踩在脚下,宁与友邦,不予门人,前世今生仇恨一时间就涌现在心。

    剑光一闪,就是雷霆一击,而宋志见着裴子云赶来,就心里一凉,知道再无余地,早有准备也是出剑。

    何青青和叶苏儿连忙一退避开,搅合进杀局,一个不小心,说不定误杀了,刀剑无眼。

    “铮铮铮!”只是片刻之间,就相互交了三剑,宋志就不由后退了几步。

    “你这是什么剑法?”宋志怒吼着,剑上力量自己并不弱,可剑法远超过了自己,虽都是熟悉的剑法,但却一下就落了下风。

    “杀你的剑法。”裴子云阴沉的说着,剑光更是绵密。

    宋志锐气急剧沉降,立即改变策略,脸色一变,剑上突涌起一波光,剑光一引,裴子云“咦”了一声,又出了数剑,脸色一变:“你这是什么剑法?”

    “哼,掌门嫡传,又是你岂能了解?”

    “原来是掌门提前把非掌门弟子不传的绝学传了给你可这又怎么样?”裴子云惊讶过后,却是一哂。

    “铮铮铮!”虽宋志的剑法明显高妙,甚至隐隐带着克制,而且剑上的道力也很奇妙,可在裴子云剑光下,不出十数招,就听着一声:“着!”

    “噗”宋志一声闷哼,右腹上的衣服裂开一条缝,虽没有破入,但一丝剑气已划了个印子。

    宋志惊呼:“第十重,怎么可能?”

    宋志此时内心是翻江倒海,不敢置信,才多少时日,裴子云居已到了这程度,幸自己听了石穆钟的话来围杀裴子云,不然裴子云破开天门,还需要几日?到时掌门弟子之位,怕再和自己无缘了。

    这样一想,宋志急退,拿一个口哨狠狠一吹。

    “哗”四周涌着一群武士扑了出来,裴子云冷笑:“你就是靠这个?沈振,我们联手,把他杀了。”

    刚才说时多,其实不过瞬间,沈振才安置了两个少女,这时一举刀,刀光冷森森慑人,笑着:“裴公子说的是。”

    “我沈家三十七式,我最近修到了第九重,正要见见血,看我沈家刀法,还能横行天下么?”

    “啪啪!”这时听得鼓掌声响起,石穆钟自门外进来,脸上带着笑意,看着裴子云:“裴解元,我们总算又见面了,上次一别,甚是思念。”

    石穆钟神态自在,又指着沈振说着:“真不愧是变数,不想你才短短时间,又拉拢了一个不弱于我们的高手。”

    “这实在大出我的预料啊!”

    话是这样说,可神态从容,明显听不出苦恼,沈振就靠近裴子云低声问:“裴公子,这人就是谢公子的人?”

    “没错,就是这人,实力很强,我和他打了一个平手,不要留手,能杀就要尽快杀了。”裴子云看着石穆钟,神态严肃说着。

    “石兄,啰嗦什么,今日就将着裴子云杀了,此子刚交手,我发觉他已到了第十重,可谓是恐怖,才过去多少时日。”宋志这时已铁了心,毫无顾忌说着。

    “旧人相见总要叙叙旧,你说对不对,何必猴急着打打杀杀呢?”石穆钟领着武士围在周围说。

    “这香不对,我用不上力了。”叶苏儿突脸色一变,剑掉在了地上惊呼。

    裴子云一惊,只觉得一点酥软在身体内弥漫,似乎要将浑身麻醉,只是一扫,就见得了角落里一炉香烟缭绕,连忙撕了个衣角把鼻一捂,屏住呼吸就说:“你们暗中下了药。”

    “不错,狮子搏兔,亦用全力,虽我们三个本想可以克制你,但你武功太高,运气太好,故我还是下了迷药。”

    “并且刚才叶苏儿她们退到了大厅,实是我们有意安排,要不怎会到这封闭大厅里去呢?”

    “亏得我未雨绸缪,要不你带上一个高手,我们还真围杀不了你。”

    “只是今日这局,裴子云你又怎么破,还是乖乖献上项上人头,或可以留下你的心爱之人叶苏儿的一条命。”石穆钟看着,笑眯眯的说着。

    裴子云不由心里一沉,正思量间,沈振就淡淡说着:“公子,此厅不能久带,你护着两位杀出去,我在后面抵抗。”

    裴子云心一热,知道任侠报恩,却笑着:“杀出去是对,但不必这样。”

    话还没有落,只听石穆冷笑一声,挥手:“给我上,杀,不必拼命,只需要消耗,让他们吸入更多毒气。”

    随着石穆钟的命令,围着武士就涌了上去。

    石穆钟才冷笑:“毒本来是瞒不过你们,只是关心则乱,你们又没有江湖经验,才中了招,可越是打斗,呼吸剧烈,吸入的毒就越多,你们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