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五十章 紧急
    话说,裴子云和沈振当天就离县而行,过了府境进了江平县,由于天色不早了,就寻了一家宽绰客栈住了。

    丢了一两银子,店老板就带着伙计喂马,送了晚饭,又烧了热水送上,裴子云用完了饭,洗了脚,见时间还早,出门看了看,见房间很小,一间挨一间,依次排去有二十间。

    溜达了一会,见着家家点了油灯,外出的人群少了,也渐渐清静了,才回到了自己房间内,盘坐在床上,取出玉瓶,取一枚灵丹出来,就是服下。

    灵丹才用下,就化成一股温热,流动五脏六腑之间,只觉得生机充实,这次服药与以前又有不同,一点灵机直冲而上,到了头颅,瞬间变得清凉,这点凉意渐渐全部扩开,只觉大脑一点点通明,抵达了某个极限,瞬间化开,整个大脑都一下空明,闪过神光。

    神光下照,浑身上下再无一处滞碍之处,尽数通透。

    “第十重圆满,服第五颗灵丹,到了这步,再服虽有所增益,却作用不大,不如留着。”裴子云起身,踱步想着:“叶苏儿天赋异秉,现在已经是第七重,这灵丹给她其实用处不大。”

    “要不是我等不及,要争掌门弟子,其实也不想用。”

    “不过灵药真有着奇效,只五颗第十重大圆满,难怪黄元观李道人得了灵物,就想着办法炼化了。”

    当年沈振这样情况,得了灵丹,在潜力耗尽下突破了天门。

    “最经济最有效益的就是给那些伤了元气根本的人,这是一次弥补的机会,而不是锦上添花。”

    正想着,突就有着敲门声,裴子云上前打开,一个小乞丐在门前,见此,不禁有些皱眉。

    “公子,刚才有人递信给你。”小乞丐拿一张纸就递着上来,见纸张,裴子云才接过,小乞丐就跑了。

    裴子云纸张打开,上面赫写着几个字:“宋志要对叶苏儿不利。”

    看着,裴子云的脸色顿时一变,阴沉了起来。

    是谁安排乞丐送着信把事情告知自己,宋志又怎么会突然对叶苏儿不利,顿时疑云丛丛。

    而且叶苏儿跟随在她姑姑身侧,宋志再大本事,难道还想对抗一个地仙不成?

    虽这地仙本质上只有在福地范畴内才有超凡力量,可出了福地,照样是顶尖的阴神真人!

    裴子云这样想着,将着袖子撸起,叶苏儿送着的珠串符宝正在手上,当下就伸出手指向玉珠上一点,灵光一闪,符箓就振动了起来。

    卧牛村

    叶苏儿自牛车下来,这时雨下着,她撑着雨伞而入,看着面前熟悉村庄,还是熟悉的味道,记忆似又回到了两年前,那时山贼围村,自己到了末路,村人在生死存亡危机前要把自己献上去。

    而裴子云为了自己,夜出杀了山贼。

    叶苏儿进了村,守门村民,觉得熟悉,想上来又不敢询问,这是谁家的小姐,难道是裴家的人?

    叶苏儿也不理会,直直行了过去,往老宅而去,那是村子角落。

    村民都认不出叶苏儿,只当成大门大户小姐或是来寻着裴家,裴家可是文曲星下凡,有小姐来寻着也是理所应当。

    老宅,叶苏儿家还在,保存还算完整,叶苏儿推开了门,三间屋很小,人一进来就显得狭窄,每个房间隔一道布帘。

    最里面是闺房,虽是闺房,除了一张床,一个米瓮,一个旧柜子什么都没有,桌上还有着纸、剪刀、浆糊,还有一个纸底鞋,恍回到了两年前,二年前,自己就是靠作鞋卖点钱维持生计,那时手上全是针眼。

    “房间扫的干净,没有灰尘,是你派人清扫的?”

    叶苏儿喃喃的说着,在房间转了一圈,那些日子就在眼前一样,孤女生涯,谁知道她心里积蓄了多少痛苦呢?

    叶苏儿过了良久才出去,她的家没有变,而裴家早变了模样,不再是当年几间泥屋了,而变成了大宅子,高高的解元牌坊,大门上悬一块泥金匾额,虽门关着,但能看见翘翅飞檐矗在夜空中,似要凌空拔起。

    “裴哥哥,你发达了,只是泥屋变了,当年许多欢笑找不着了痕迹。”

    “苏儿,我要读书。”那时裴子云才九岁时,看着书,自己轻轻捂着他眼睛,跟着他玩着游戏。

    “苏儿,我们一起去山上摘果子,现在正是野山栗子长的好时候。”裴子云拿着布袋来寻着自己。

    这些记忆宛若昨日,一点一滴都在心中弥漫,叶苏儿向前面,前面的小山坡,记得那时两人总是喜欢坐在那里,看着远处夕阳,说着话。

    “苏儿,我偷偷给你鸡蛋,你可要吃了啊!”说时他还在咽口水,其实她知道,裴家那时也穷,这鸡蛋是他的母亲好不容易留下给他补补身子的。

    “吃吧,别怕,我以后长大了,要当秀才,要娶了你,你就再也不用饿了啊!”裴子云这样说。

    “可是裴哥哥,你想过没有,我什么都没有,没有父母,没有嫁妆,你考取了秀才、举人,我怎么嫁你呢?”

    “所以姑姑一说,我才跟着她离开,我不想让你和你的母亲看轻。”

    “你可知道,我那时听着村民要把我献给山贼,我有多绝望,我当时还想着,把身子给了你,就一剪刀死了。”

    “我跟着姑姑离开后,每天都想着你,你还好么,天冷了,可有人给你添衣,你可曾对着那些小姐微笑?”

    “你可曾忘记了跟随在你身后总牵着你衣角望着你的小丫头?”

    “你给长公主写诗,读着那句‘蓦然回首,那人只在阑珊处’,你可知道,我当时眼泪就下来了,那夜我睡不着,哭了半宿。”

    “其实姑姑知道,所以才为难你。”

    “我等啊等啊,你终于来寻我了。”

    叶苏儿撑着伞,正看着远处细雨在风中丝丝飘下,发着怔,眼泪夺眶流下,嘴角却带起了一丝笑意。

    就在这时,突听着一个声音:“前面可是素月门的叶苏儿师妹,我是松云门的宋志,见过师妹。”

    一个男子出现,正是宋志,此时眼神中带着炙热火辣的眼神看着叶苏儿,叶苏儿一恍惚,所有回忆全部被打断,她不快的抬起着首看着宋志,冷冷的说:“我不认识你,我不想跟你说话。”

    宋志听着话,脸色就变化,有些发白,有些发红,见宋志还不离开,叶苏儿就越过了人,向着原来房子去,这人突兀寻来,又这模样,叶苏儿不想着和他呆在一处,就在这时,手臂上玉珠一热。

    是裴哥哥寻着自己,叶苏儿心中一喜,也有些疑问,用手指一点,玉珠亮起,亮光投射而出,一个人影出现在面前。

    “苏儿,你现在哪儿?”裴子云见着人影投射,立刻就问。

    “裴哥哥,我现在在卧牛村!”叶苏儿欢喜唤着,而在一侧的宋志,恶狠狠盯着,顿时眼全红了。

    裴子云自符箓通讯里看过去,立刻就看见了宋志正在叶苏儿身后,脸色就是大变喊:“苏儿,小心宋志,他要对你不利,快躲开。”

    “什么?”叶苏儿一惊,连忙就往后一看,宋志脸色铁青,眼神带着血丝,狰狞一笑,扑了上前:“裴子云,你想要夺我掌门弟子之位,夺我的松云门,今日我就要夺了你的女人。”

    叶苏儿听着这话,脸上恼怒,就向身侧一握,抽着身侧的剑,裴子云看着宋志这个模样,顿时暴怒:“宋志,你这是找死!”

    裴子云才怒吼,符箓玉珠一颤,宋志面目就出现在了眼前,接着只听“啪”一声,一颗玉珠裂开,粉碎,画面消失。

    桃花源观

    几乎同时,女郎本手捧一只茶杯慢慢啜着,突一皱眉站了起来。

    “怎么了?”观主问。

    女郎默不作声,手指在空中划过,突变了色:“不好,是叶苏儿出了问题,快,我们快去。”

    “她肯定去了卧牛村,你熟悉路径,我们立刻就去。”

    而在客栈里,裴子云当下脸色变得铁青,想必是叶苏儿与宋志打在了一起了,情况已经危险万分,当下起身抓剑奔出,并且叫喊着沈振。

    “裴公子,怎么了?”沈振自房间冲出就问,裴子云冷冷说:“沈振,跟我去卧牛村,他们对我心上人下手了。”

    “什么?”沈振脸色也是一变:“公子,我们离卧牛村,只有十五里,一刻钟就能赶到。”

    两人顿时就翻身上马,客栈老板还在后面喊着,就见着裴子云随手一抓怀里,见有五两银子,就丢在地上。

    二人互视一眼就一抖僵绳冲门而去,这里离卧牛村不过十五里,两人就在道路上策马急奔而去。

    “叶苏儿,你一定要坚持住。”

    “宋志,你竟敢这样,我拼了梅花任务失败,也要杀了你。”

    “现在还不够快!”裴子云心急如焚,侧身对着沈振的马匹一点,又对着自己马匹一点,两马嘶声叫着,速度顿时加快一倍,疾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