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四十九章 揭露
    “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宋志到时迟疑甚至反水怎么样办,此人修为可不弱,终是十重境界。”秦高忍不住问。

    “到时我们可以稍收点力,让宋志耗上一耗,是圆是扁还不任我们拿捏,杀了裴子云,就和我们是一条线上蚱蜢,我不信他还能翻天。”

    石穆钟胸有成竹坐下,两只手指交错握着,略一点首,说:“而且得考虑长久,裴子云杀了我们在应州的棋子,我们得为公子再建一个。”

    “宋志作了这事,不管有没有杀了裴子云,都得为我们所控制,就算此人当了松云门掌门也一样。”

    “在凡间里,或可生杀予夺控制全门,事过境迁,就算泄漏也没有关系。”

    “但是在道门,还有着福地的祖师呢!”

    “祖师虽是仙灵,但阴阳相隔,圣贤皆迷,想看得清爽,做得利落,谈何容易,所以既不怕看破,又可反过钳制宋志,正好为公子所用。”

    “公子日后成道,少不得成道门盟主,这一着棋,想必比孟落公更实在。”说罢不禁失笑,石穆钟侃侃而言,秦高听得入了神,连连点首,也是冷笑:“宋志真是可怜可恨,是我们的人,我早就杀了,不过用着棋子也不错。”

    “我们现在是先去安排,这次我,你,还有宋志,武功都比之裴子云差不多,甚至更高,三个对一个,还对付不了?”

    “此次必雷霆一击,除此后患。”

    秦高听了,连连点首,突又问着:“其实我一直有疑问,你是怎么知道裴子云的行踪?”

    “哈哈,这就是我师门密法了,只要见过一次就可下得牵机引,虽不能明确把握对方的动作,但大体上行踪却是知晓。”石穆钟有些得意的说着:“要不,我怎么能次次追上他?”

    “厉害!”秦高心悦诚服,但暗暗心凛,这样的人,实在可怖。

    松云门·道观

    “郝师兄,你这几日,神色有些不对,是害了相思病,还是有着什么心事,连着饭都不香了。”桌上摆着菜,本世界道士有荤,割的方方正正的猪排,烤得焦黄的外皮涂着卤油,除此都是素菜,也香气四溢。

    郝勇和几位道人都坐成一桌,身侧一个相熟师弟,此时是好奇的看着郝勇。

    “无事。”郝勇将只吃了一口碗筷放下,挤了挤笑脸,只是心里这个事太大,还是说不出话来。

    “师兄,你最近几日心情郁闷,只是你我在门内,有天大事情,都有掌门,长老顶着,事情再大,还有福地祖师顶着,你说你烦恼什么,没有过不去的坎,只有过不去的心。”这道人就叨叨唠唠说。

    听着这话,郝勇心里一动,对啊,这门派的事,还由不得掌门一手遮天,还有祖师在,夹在中间的日子真难熬,自己只是弄些银两,事情不大,没有必要自己搭进去,要是隐瞒了,说不定扣上一个同谋的帽子。

    这一想,郝勇就立刻起身离去,饭都不用了。

    “师父,我有着事情想要禀告。”郝勇敲开自己师父的门。

    “进来!”看见弟子进来,陈长老眉一皱:“郝勇,才是几日不见,你脸色惨白,可修行出现了问题?”

    郝勇一下子跪下:“师父,我做了错事,向着师父禀告。”

    “你作错了什么?”陈长老一惊,敛了笑容。

    “师父,前些日子,宋志师兄用银子跟我买着消息,我以为只是和裴师弟争夺取掌门之位,没想到宋师兄暗中勾结他人,要谋害裴师弟。”郝勇跪着说。

    “什么?勾结外人?给我细细说来。”陈长老一怔,身子一颤,坐直了身子,听了几句:“还有这事,你居偷听到这事,快随我去找虞长老,将这事说清楚。”

    说着,就带着人匆忙去,穿过走廊向南径到了一处,陈长老在门口喊:“虞长老,我有着事寻你说。”

    “进来。”虞云君在房间里说,陈长老推开进入房间,见小初夏在一侧拿着一张纸张,似乎在写着一首诗,一眼扫过,上面写着一句:“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陈长老向虞云君看去,虞云君眼角有些泪痕,似乎在难过,暗想:“这是谁给她的诗篇,不知道虞长老情郎去世,这不是要勾起她的悲痛?哎。”

    虞云君轻轻拂过眼角,抬着头就是问道:“陈长老你突然拜访,不知是有着什么事情要说。”

    “今日,我弟子将一些事情报着上来,这宋志……”陈长老摇头叹息,三言两语就是将事情说得清楚明白。

    听着这话,虞云君脸色就是大变,初夏站了起来喊:“该死宋志,怎就敢这样,我要去砍了他!”

    说着就是寻着剑。

    虞云君的脸色铁青,对初夏冷哼说:“不许胡闹。”

    “陈长老,我们去寻掌门,这事闹到这地步,看掌门怎么说,还怎么偏袒。”虞云君说,向前而去:“还得查查宋志去了哪里!”

    这时,外面下起了雨,还起了风,打得屋檐下水珠流下,幸殿室之间,都有石板道、台阶、走廊,连蓑衣都不用,穿行而去,抵达了掌门之处。

    虞云君站住,就对着一人说着:“我要见掌门。”

    “是!”这弟子立刻通报,过会就有请进,入了里面,就见着二个长老坐着正在说话,虞云君就一时没言语,只坐着听着。

    掌门望雨不作声,目光幽幽,回首问:“前阵子功德银收的怎么样?”

    桂长老就说着:“得了真君封号,按礼来说,我们三年一次,由县里派人诣庙致祭,规格等于与伯,与县城隍相当。”

    “原有祖师殿规格已经不合时宜,必须重建。”桂长老说到这里,不由既喜悦又有点感慨。

    县城隍,每岁春秋仲月,县令诣庙致祭,但是这是天系神灵才有的待遇,所谓的天系,分上中下三祀。

    道门真君,位格相当县城隍或稍高,原本真人之殿就得改造成伯式规格,官府虽不会公祀,但也会派人诣庙致祭。

    这大家都心知肚明,知道里面厉害,说完了,这桂长老一挥手,只见空中显出一个影像,沙盘一样,只见这殿,台阶为长廊,入口有红漆大门,重檐歇山顶双层砖木结构,内有神像栩栩如生,显的很是庄严威武。

    掌门一声不言,静心聆听,桂长老又说:“这殿拆了重修,牵连的附近建筑不少,怕要是一万两银子。”

    “嘶……一万两!”掌门重复了一句,透了一口气:“虽钱很多,可这是必须建的,哪怕挤也得挤出来,刘长老,你说呢?”

    只见原本刘长老望着雨雾不语,这时正了容:“说的不错,这规格不能少,有着这规格,我们产业才有保证。”

    “我们道观产业之一本是附近三百亩,说实际,每年交的粮食,只能满足口粮稍有余。”

    “是我们不能买地?实是真人封号,我们的份就在这里。”

    “房租商铺也不能多弄。”

    “现在得了真君封号,我们田地可增至九百余亩,不破千就没有任何问题,房租商铺也可以在各郡县多建几个。”

    “这样财源就大了,裴师侄实是有功,这才是本门的根基。”

    “没有稳定的产业,怎么吸取和培养弟子呢?”

    听着这话,掌门喟然一声叹息,站起身来踱至门口,怔怔望着外面大雨,这时暗暗的天穹下,雨声打下,许久掌门才一笑回身,问虞云君:“这次你们来,有什么要紧的事?”

    “掌门,我这次来的确有要事。”虞云君看着掌门为师门呕心沥血,要是平时,必是心软了,要说也不会在人多时说,但是这次却铁石心肠,当下冰冷冷的说着:“你们刚才说的有功之人裴师侄,你的弟子大师兄宋志,却和外人勾结,领人去杀他了。”

    这话一落,一道闪电落下,紧接一声雷声,雨急骤“砸”落下来,所有人听着,都是脸色大变。

    “唔?”掌门似乎没有听清,呆呆的立着,一句话也不说,良久才醒悟过来:“你说什么?”

    陈长老这时有点不忍,又知道已告之虞云君,成了联合阵线,这时临阵反戈,反里外不讨好,当下就唤来了郝勇一一说了,又叹:“哎,宋师侄原本是下代的大师兄,不想却作出这糊涂事来……”

    掌门脸色苍白,茫然看了看四周,喃喃:“宋志,你好糊涂……”

    说着泪水就夺眶而出,伸手艰难的擦了擦,命令:“你们快去,把宋志寻到。”

    立刻有人应声而去,在场的长老都没有说话,这事一旦证实,哪怕没有实际行动,宋志哪怕再是大师兄,再是掌门的唯一弟子,也无缘掌门之位了。

    这下一代的天,立刻就变了,桂长老和刘长老目光对看一眼,都立刻避开,显是起了心思。

    “报,宋志已不在,据说是去了江平县。”

    “江平县,这不就是裴子云所在县?”掌门心一想,就立刻吃力的吩咐:“快,我们立刻去。”

    要是没有发生实质冲突,宋志不过是革了大师兄之位,要是实质冲突了,怕就很难这样摆平,至于流血出了人命,掌门连想都不敢想虞云君和祖师愤怒,必摧毁着现有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