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只是当时已惘然
    “胡说,就算我许了,可我侄女,是我们这一脉除我外唯一血脉了,裴子云是要好好敲打敲打,不然怎知疼惜?”

    “是,是,师姐,好事都让你,坏人都我来,之前你将叶苏儿带走,给我留了个三年之约,倒让我做了一番坏人,恐怕这裴子云都是恨我了,还以为是我把叶苏儿给拐卖了一样。”观主说着。

    “当初我寻得这一血亲,很是激动,不想她与凡人纠缠,可没想到此子转眼已是第九重,近了这天门这道坎。”女郎叹息了一声说,错过了一个天才,当初应仔细探查才是。

    “师姐,你的意思,是还要敲打敲打?只是深情难得,苏儿在我这住着,还记得她那时浓浓挂念,这样敲打或使她会有想法。”这观主叹息了一声说着。

    “这小丫头敢。”女郎冷声说,只是这样说完,是想起了些,叹息了一声:“这丫头知道不知道情深不寿,就这样把自己的心交出去,而且裴子云当时慧气内藏,没有显露,只是一个凡人,我怎能应允?”

    “现在自是不同,可以长生相伴,双宿双飞。”女郎似想起了些:“或者少女少年觉得我势利,可我是满心疼她。”

    “你的心软了。”桃花源观观主看着自己的师姐,叹息了一声。

    “哼,我会简单就许了他们?哪能这样简单,就算凡间丈母娘都要为难挑刺敲打一番,何况我们是仙门中人。”

    “师姐,我们仙门中人当怎么样?”观主带着笑意问着。

    “我早听闻他有文名,上京时还到公主面前卖弄诗词,真是可恶,为了苏儿,我也要为难一番,不然以后仗着才华到处沾花惹草,岂不是伤了苏儿的心。”门主带着些怒意说着,对着裴子云有些不满。

    “裴子云啊,叫你乱吟诗词,沾花惹草,得罪了我师姐,你有好日子过了。”观主说着,对裴子云表示同情。

    两人正说话,这萧笛到了结尾,曲调之间缠缠绵绵,不舍分别,声音一收,喧闹的桃林,突变得格外冷清。

    两人虽没有见面,相隔两年不见的陌生,在这萧笛之声中,似乎一下消失不见。

    裴子云将萧往着马上一挂,一跃而下,向着桃林而去,转过了一个弯,才把一根桃树枝拨开,抬起首,对面一个少女也同时把树枝拨开。

    两人相望而视,和记忆中有点不一样,眼前少女已不复当年的瘦弱,紫丝缚出盈盈一握的纤腰,传统仕女装,却显出曲线,隐可见无暇的肌肤。

    裴子云只觉得瞬间一下,原本有关叶苏儿前世今生记忆此时突玻璃一样敲碎了,隔阂尽去,变成了彩色。

    “裴哥哥!”少女一眼看见裴子云,向着裴子云扑上来。

    把少女搂在了怀里,裴子云呼唤:“苏儿!”

    两年没见,叶苏儿已见得风采,双目带着神采,一点灵性在眼眸中如水波荡,让人迷醉,这一下,一切记忆都融洽到了一起。

    裴子云再不迟疑,对着叶苏儿吻了下去。

    似乎是天长,又似乎地久,叶苏儿有些喘不过气,伸着手轻轻推着裴子云,说话:“裴哥哥,当年,当年我……”

    看着叶苏儿欲言又止,裴子云阻止了她的话,谁没有傻瓜的时候,特别是当年自己考取了秀才,而她却只是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孤女时。

    “我以为真要三年才能见到你,没想到你给了我这样惊喜。”

    “过去的都是过去了,不要再想了,你离开不是你的错,我相信你。”听着裴子云这话,叶苏儿紧紧的抱着裴子云,眼泪就是流了下来。

    过了会,小声说着离去:“我师父跟我说,等我三年内开得天门,就可来寻你,这两年我一直都潜心修行,我现在已到了第七重了。”

    叶苏儿说到最后,脸上神色有些自豪。

    “你已第七重了?”裴子云看着叶苏儿,带着惊讶,前世虽知道三叶二果之一的质资恐怖,没想到居只凭借天赋,就到了这步。

    “哼,你还说我呢,你都第九重了。”叶苏儿在裴子云的怀里抬起。

    裴子云听着叶苏儿的话,只是苦笑,自己是因有着前世记忆,又有着梅花作弊,才有这进度,而叶苏儿则完完全全靠天赋,这才可怖。

    “我们一起去见我的姑姑吧,也是我的师尊。”叶苏儿拉裴子云的手说。

    听叶苏儿的话,裴子云脸色是有点不好,叶苏儿姑姑原本见着自己没有潜力,就一声不响把叶苏儿拐走,三年内开得天门更是一种欺骗,开天门的难度,就算是三叶二果之一,也未必能三年内完成。

    两人向着而去,桃花源观观主,正与着一个女郎在说话,构成了一副风景,那静静站立的紫裳明裙的她,沉着恬静,和印象中的刻薄完全对不上号,裴子云不由苦笑了下:“连我也受主观影响?这样的女人,在我印象里却几乎变成巫婆了。”

    “裴哥哥,她是我姑姑。”叶苏儿在裴子云耳畔小声说,吹着气,让裴子云的耳畔痒痒。

    “嗯!”裴子云小声应着,见着两人这样亲密,女郎脸色有些不大好。

    “师父!”

    “前辈!”

    叶苏儿和裴子云上前拜见了女郎,女郎冷冷的说着:“起来吧,你这家伙忒不老实,给苏儿写诗拐走我家苏儿也就罢了,为什么还给长公主写了‘蓦然回首,那人只在阑珊处’这句,你是要给长公主当面首?写得这样轻佻浮华?”

    裴子云抬起首,见叶苏儿的姑姑此时脸色很不好,心中嘀咕:“当初自己入京,为求册封,事从权急,从长公主这入手为师门谋得真君,可没想到门主这小心眼,连这诗祠都挑剔。”

    “前辈,这诗原本是为了为了门中祖师求得册封……”裴子云正要解释,女郎打断:“我不管你是为了册封也好,还是喜欢长公主也好,但你是为什么要做这诗,这样轻佻,不私下给叶苏儿,给长公主,你对起叶苏儿么?”

    素月门门冷声说着,裴子云听着这话,莫名有着一种前世见丈母娘的感觉。

    “前辈……”裴子云正要解释。

    “师父,裴哥哥也是为师门大功不得已才作诗,你就别生气了嘛!”叶苏儿上前就拉着女郎撒娇哄着,女郎才缓了颜色:“我跟你说,你不要被男人蒙蔽了眼睛,要把眼睛都是擦亮了,不然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就准备骗你了。”

    听着这话,叶苏儿羞红了脸,裴子云也是有点蒙,任裴子云杀伐果决,也是不懂这未来姑姑的心思了,一脸懵。

    “咳咳”桃花观观主笑着说:“今天有没有诗作?作的好诗,说不定苏儿师父就饶过你这不爱惜苏儿的罪过了。”

    这真是强词夺理,裴子云一脸无奈,只是是不能驳了面子,若门主真恼羞成怒,强行拆散,那就糟糕了。

    裴子云踱了几步,心中国前世今生感情冲在一起,前世遗憾,相守的期盼,错过又再也不能追忆,点点滴滴在心头淌过。

    再突然之间想起一事:“这门主原主似乎记得,她曾和一个举人相爱过,但这举人后来投身乱世,辅助大徐太祖登基,道业和龙气冲突,她只得黯然离去,据说后来此人还封了伯,她听闻后什么心情呢?

    “你既要我作诗,我就用诗狠狠刺你一下,看你还能清淡从容不?想到这里,裴子云就吟着。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他吟得很慢,一字一句都铮铮金石之音,敲击着众人,特别是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这句一出,全场都静。

    观主怔了良久,才觉得不对,分明是要述说长长久久,怎弄出个当时已惘然?

    “哼,你做的什么诗,亏我还为你命题,讨得苏儿谅解,不想你却文不对题,这诗篇虽好,不应景。”

    观主这样说着,突听着哽咽声,回过首看去,此时女郎掩面,她浑身都在颤抖,叶苏儿是第一次见得自己的姑姑这模样,正想说什么,就见她突转身离去。

    “这!”裴子云震惊,观主已追着了上去,原本一场考核,此时是只剩下裴子和苏儿两人。

    “裴哥哥,这诗读着,我心疼,有点难过。”叶苏儿拉着裴子云的衣角说着:“诗情虽好,但有缘无分,想着也害怕。”

    “还有,你别怪姑姑,她当年爱上一个人,却去了帝都,听门里师姐议论,姑姑这几年只哭了三场,第一场是不得不离开那人,她哭了。”

    “听闻那人结婚生子,她又哭了。”

    “最近一次是听闻他得皇帝封成了什么伯爵,她说你终于如愿以偿,当天喝了许多酒,又哭了。”

    “别看她那样子,其实她过的很苦。”

    “苏儿,你别怕,我不会让你落到这份上!”裴子云喃喃说着,想起了女郎踉跄的脚步,不由暗暗有点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