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四十五章 萧笛合奏
    “原来是他,此人按照情报是十重,哪怕道法胜过武功,也的确可用,只是他是松云门人,会不会到时反水一击,不但谋划付之东流,恐怕连项上人头都要取去。”秦高沉思了会,有些担忧。

    “不必担心,我给的那张符,师父手里才总共三张,师父临行前知道有劫难,故把一张赐给了我!”石穆钟听着秦高的怀疑,就是说着:“这种侵蚀本就是诅咒,沿着此人恨意而渐生,此人怨气越深,越能腐蚀,现在侵蚀的这样深,想必对裴子云恨意,已经不比我们少了。”

    石穆钟摆了摆手,又说着:“而且,我们自要使他倒行逆施,作出投名状,到时哪怕醒悟,也不能抽身了。”

    “还是石先生谋算的好,为了裴子云将这宝用在里,为了公子,先生有心了。”秦高看着石穆钟,说着。

    “到时裴子云见着自己大师兄要杀他,不知道是何表情。”石穆钟想着,就笑了起来。

    “到时,想必死前的表情很精彩吧。”秦高也笑了起来。

    两人这些时日多次失利,对裴子云自带着深深不甘,不过石穆钟笑完了,又一摆手说:“但就算这样,我们只得了人和,恐怕还杀不了他,必须设计逼他进入我们的埋伏圈,逼入我们的局,化被动为主动,才能杀之。”

    “更不能让裴子云暗中偷袭于我们,使我们疲于奔命。”

    “哦,石先生有何计,还请说说。”秦高听着,眼睛就放光,其实他也清楚,多次失败非战之罪。

    “我们这样……”石穆钟就是靠近秦高耳朵,将着计谋说起来。

    秦高听着石穆钟的计谋,就是心悦诚服:“石先生连这计都能想出,真是佩服,到时不愁杀不得裴子云。”

    山门

    每年十月初三,正是祖师山倾真人,哦,现在是山倾真君的祀真宫会,逢到这时,不但有附近百里的人群上香,还早早就有商家赶来,沿着山脚错三落五搭起棚连绵起市,数里内全是卖香、耍戏、测字、锣鼓,喧嚣连天!

    不仅仅是普通信众,今年册封真君,故知府、县令率着官员缙绅前来庆贺,在这种情况下,裴子云自是不能离开,也成了接待的一员,甚至接待主力。

    裴子云是解元,文名满天下,得过皇帝接见,对官员缙绅来说,连掌门都不过是一个不入流的道士而已,但对裴子云却相互打揖,视为自己人。

    知府来了到场庆贺了就离开,本县县令、县丞,缙绅,却也摆了十桌,县令虽是七品官,但也只是举人出身,与裴子云相互论交,别的官员缙绅自不用说,话说裴子云原来世界,素宴其实佛道两家都无,梁武帝崇佛,立佛教为国教,大建寺庙,结果有数十万和尚不事生产,坐享民脂民膏,然后养不下去,又提出素食,以后甚至形成风气,以吃素有功德。

    现在这世界没有这个梁武帝,自道观里不搞素宴,虽清淡点,但荤腥都有,行到酒令,直到了下午才散去。

    陪完了这些人,裴子云终于有了空闲,见着前殿还是人来人往,香火烧得铜鼎热得不堪,自就连忙出去,抵达一块高石,回首看去,见着道观内,前主殿高大巍峨,而余下楼亭台阁掩在桧松柏间,碑碣更是林立,裴子云不由叹着:“封了真君,这次宫会单是缙绅就捐了三千两,要是加上普通信众,怕合起来有五千之数。”

    “虽一年才一次,但整年单是香火钱也有一万。”

    “这钱养着道观上下百人是绰绰有余了,还能年年修整,难怪隐隐有着蕴蕴茵茵之相。”

    再行了几百里,一阵山风吹来,遥看薄云轻遮,一时间心清气爽,这时虞云君又寻着来,远远看见了就呼唤其名,将唤到了面前,说着:“今日,有着好消息传来,你的青梅竹马有着消息了。”

    “师父,难道叶苏儿来了松云门?”裴子云连忙问。

    “平时也不见你多孝敬师父,就知道想着你的青梅竹马,她没有来松云门,只是……”虞云君在关键时停了下来,裴子云听着虞云君的话,勾起了心思,这时听师父话没有说完,看去见着师父神色,连忙上前给虞云君锤着肩:“师父,你快点告诉我吧!”

    “你啊,你啊。”虞云君显得满意,才要说,听声音响起:“姨,别告诉他,来山门这样久了,都不知道孝敬师姐。”

    初夏站了出来,横眉冷对,很是不满。

    “师姐,我上次见得个玩具,只是太大,我下次为你买来。”裴子云连忙说着。

    “哼!”初夏还是不满意:“我才不要玩具。”

    “好了,初夏,不许闹,子云,叶苏儿其实已到了桃花源观。”虞云君说着:“这观名,还是你当年起的……桃花源记!”

    “多谢师父。”裴子云听着话,脸上欢喜。

    “你啊,不要太急,叶苏儿的师父素清道人领着下山,暂住桃花源观,素清道人人如其名,你去不一定能见着。”虞云君说着。

    “总能见着,给我请个假吧,反正接待缙绅已经完成了。”裴子云告罪一声,转身离去,心中觉得正好去寻丹。

    见着背影消失在山道上,虞云君神色有些惆怅,突听到一声哽咽,回看去,见初夏在不远处哭了起来。

    “小夏,到姨怀里来。”虞云君看着说,将初夏搂在怀里。

    “姨,我都十四岁了,为什么师弟还把我当小孩子?”初夏听着自己的姨的话,就是扑了进去,在虞云君的怀里哭了起来。

    “驾!”裴子云侧马前行,周围树木都飞速向后,这两日都是奔驰,向着桃花源观而来。

    “吁!”裴子云转弯岔路前行,前面就是桃花林,近了桃林,裴子云是猛地将着马缰绳一拉,稳稳的停住。

    “前面就是桃花源观。”裴子云低声喃喃,一路急奔到这里,此时到了前面,只要再向数百米,就能见着叶苏儿,此时是突然迟疑了。

    入目不远是溪流,立着一块青石,时有溪水冲过,裴子云呆立其上,若有所思,我这是近乡情更怯?是害怕再见,还是怕过了二年,彼此变的陌生,再也寻不到以前的感觉?

    就在裴子云徘徊时,突一个笛声在寂静的桃花林中响起,听起来似乎初学,笛声稚嫩,但裴子云一下就放松了。

    “还是熟悉的感觉,当年我不会萧,可她会笛,有时夜里,她就吹笛,而我静听,这二年,她的笛声并没有多少进步啊!”

    “只是,没有进步也许对我更亲近。”

    “那淡淡的熟悉,一丝丝回忆,能听出思念、盼望。”

    裴子云露出一丝微笑,喃喃自语:“你的心乱了。”

    说罢,取着萧,吹了起来。

    而在道观中,秋意渐浓,用了午饭,一时静悄悄,女郎和观主说着闲话。

    “掌教,我们的生意你也知道,就是治疗女人方面的事,我到这里快两年了,眼见着弟子门有勤奋的,有心细的,但却无一个运筹谋划之人,更别谈知进退,明大局了。”

    “说不好听点,目前几个弟子要是或性子软弱,或不明大局,让她们继承掌教,估计以后都被啃得骨头不剩。”

    女郎听了不禁叹了口气:“细节上精明的人不少,平时也称得上厉害,只是这些厉害,要是大处模糊了,不知不觉,就每况愈下,四面楚歌了。”

    “我也是当了五年才懂得一些,不得不承认这点。”

    “那叶儿呢?”观主有些吃惊。

    女郎拍拍她的手,凑近了低声说:“这孩子的修行天赋让我都吃惊,能不能当家却难说的很,而且她太重感情,特别是那个裴子云。”

    话还没有落,突听见笛声,就说着:“你看,又在吹笛想念了,这女人啊,一在感情上就很难拔出来了……”

    “历练下,会明白的,她还小。”观主安慰的说着,还想说什么,突一个萧声响了起来,不由笑着:“说到他,就来了。”

    两人静默了下来,只是听着。

    笛声稚嫩而怀念,萧声一起,就明显远在她之上,只是袅袅如丝,并不压下笛声,而是围绕幼嫩笛声而转,恍惚间,温润如玉。

    笛声听到了萧声回应,立刻回应了起来,似是询问,似带欢喜,一刹那,两个声音似连贯在了一起,琴瑟和鸣黏在一起。

    听着观主对门主笑着说:“师姐你听,叶苏儿和裴子云的萧笛,真有举案齐眉、琴瑟和调的味道。”

    “萧笛就是萧笛,琴瑟就是琴瑟,怎能混为一谈,不专精道业,总是想着下山会情郎,还学笛子分着心思。”女郎听着,脸上带着点冷意说,似对这事很是不满的模样。

    听着这话,桃花源观的观主就笑了:“好了,我的师姐,你就别刀子嘴豆腐心了,你真存了棒打鸳鸯的心,你怎会带着叶苏儿下山?带下来,又到这里,你就是已经存了心思,你的心已经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