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四十四章 勾结
    “没想到,自己还没寻上去,他们倒来了,这里靠近山门,他杀想我,我也可以杀之。”裴子云心中暗暗想到。

    虞云君似乎要说些,只是没有说。

    “多谢师父把消息告知。”裴子云说。

    “我还是要劝一劝,修道人当以修行为重,这些杀戮都是生死行走,你要谨慎。”虞云君看着裴子云说。

    “师父,我心里有数,只是石穆钟不知有何缘故数次暗害于我,只有千日作贼,那有千日防贼,我不得不把他铲除。”裴子云带着一丝苦笑,神色似乎很是无奈。

    虞云君也是苦笑:“至于灵犀洞的事,这些时日,祖师晋升真君,在福地不宜惊动,门中长老都难以帮你,只有等这段时间过去,我才能为你讨回公道。”

    裴子云心中一沉,原想着入灵犀洞,破得天门,晋升取得掌教弟子,再领人围杀,不想处处受阻,又恰遇见祖师在福地闭关,长老都不能轻易惊动,看来这事是没有办法了。

    “谢师父关爱,我心里有数。”裴子云说着,告辞了出去,凭山栏眺望,见得山下的原野,天穹下村落连绵,淡霭散雾,一颗心才渐渐定下来,心中有定计:“门中师兄弟多与自己不熟,难请,更别谈只修点武道防身,和自己一样顶尖格杀高手一人只有寥寥数人,而且没有人情。”

    “张云或可以,只是自己入得松云门就没有见过,赵师叔也看的紧,一点口风不漏,不知道去了哪里,不能寄希望。”裴子云心中思虑。

    “对,还有,自己救下沈振可以邀请,哼哼,我想起来了,虽没有灵犀洞,但还有六味地极丹!”

    “此丹是灵物所炼,说不定能补益灵机,使我提前成就十重,而且到时取了丹药,也可给沈振一颗,请他一起杀得石穆钟。”

    “这真是天无绝人之路!”

    灵犀洞

    宋志正在山上潜修,这时听着郝勇呼唤,出门一看是郝勇。

    郝勇见着宋志出来就上前说:“师兄,我打听到了一个消息,裴子云向掌教求寻着一人,有了消息,您看。”

    听着郝勇的话,宋志见着郝勇的这幅贪财模样,就往怀里一掏,又取着五十两银子递上,心里暗暗心疼:“自己积蓄的银子,差不多给这人榨干净了。”

    郝勇嬉皮笑脸的就是结果:“多谢师兄赏。”

    说着就将着一张纸条递上。

    “以后,你还要继续监督,我是不会亏待你。”宋志接了,看着郝勇。

    “师兄,这你放心,裴子云有风吹草动,我都会联系你。”郝勇连忙说,宋师兄可是财主,得巴结着。

    宋志将着纸条打开,里面是写着石穆钟、秦高数个名字在其上,还有着一个小画像,正是当初自己见得的人。

    “原来此人没有骗我,真和裴子云是仇敌!”

    “我可以暗中报信,让石穆钟杀了裴子云,掌教之位自再无人可以威胁。”只是一转念,这心思就袭上心。

    郝勇远了,宋志才从怀中取出船锚通讯符,脸上带一丝挣扎,不过只一瞬间,宋志就下定了决心,点开通讯符亮了起来。

    石穆钟出现在了符箓虚影之中,石穆钟一出现就是笑着:“宋公子,用着符箓,想必已要和我们合作了。”

    “哼”这宋志冷哼了一声,没有辩解,只是冷冷的说着:“你们大祸临头了,门中已调查清楚你们的位置,且已通知了裴子云,说不定晚上就杀着过来,我劝你们要准备准备。”

    听着这样的消息,石穆钟也一惊,这些日子已打探到一些松云门根基,本来觉得没有松云门长老出击,自己并不怕,没想到这松云门在自己没有觉查前,就查到了消息。

    石穆钟沉吟了下,就说:“明白了,我们明天见个面。”

    宋志听着本想拒绝,透风报信是一回事,亲自去见又是一回事,之前见面还可推辞,现在就是通敌了,只是这么想,口中却鬼使神差的回答:“行!”

    宋志将符影一点,人影就黯淡了下去,关掉了通讯符箓,此时宋志突有些后悔,刚才他原想拒绝,不自觉却答应了,心中就有着几分惶恐:“自己怎会突然之间就答应了呢?”

    宋志这时一凛,向着周围看去,树木石块静悄悄。

    宋志是自言自语:“刚才怎觉得有人偷窥?”

    上前绕了了一圈,丝毫没有见到,不由自失的一笑,宋志转身而去,进入了灵犀洞中。

    远处一个身影潜伏在草丛中,捂着嘴,躲在山坡下,此人就是郝勇。

    郝勇额上正流着冷汗,许久才缓了一口气,偷偷一看,见没有了人,向着山下狂奔而去。

    原来郝勇已经离开,只是想起自己还听说了一个小道消息,准备一起说了,说不得还能换点钱,就返回来。

    “不想刚才听到这种秘闻!”郝勇到了山下,才松了一口气,满脸不敢置信:“怎么可能,宋志师兄居跟外人有着勾结,出卖门中师兄弟?”

    师兄弟争夺着位置这很正常,任何道门都有这样斗争,但勾结外人陷害自己人,是任何道门都不能容忍。

    “这是大了,或报告师父?”郝勇暗暗想着:“不行,要是宋志将我卖给他消息的事交代了,我也麻烦不小。”

    “这怎么办?”郝勇自西缓步回去,想着心事,往着自己房间去,一路上有不少师兄弟打着招呼,都没有注意。

    回到了房间,郝勇关上了门,就在自己房中来回:“怎么办?”

    此人虽贪财,但也在门中长大,肯卖着情报给宋志,一是为了财,日子过得滋润些,二则宋志是十重圆满,只要破开天门肯定被掌门推上掌门弟子之位,自己就是提前投靠,理直气壮。

    可没想到宋志这样胆大妄为,勾结外门,这就是大忌,只暴露出去,就算是掌门也难以保住宋志,自己也要被牵连。

    “如何是好,如何是好?”郝勇在房间中来回踱步,自己可没有想过勾结外人背叛师门啊。

    “大师兄,你现在可害苦了我!”郝勇站定了,看着屋顶喃喃自语。

    一处密室

    石穆钟脸色沉重,将手中符箓放下,似乎在思虑着。

    跟随在一侧的秦高神色有些沉重:“没想此人真是狡诈决断,居立刻请的师门调查于我们,虽公子不怕松云门,可我们在松云门的地界,这样就非常危险了,石先生,要不我们先撤出去,等风声过了,我们再来杀裴子云。”

    秦高此时有些忧虑,手按上长剑。

    石穆钟看着秦高模样,没有说话,拿着符箓,在密室内踱步而行,似要将着事情想透。

    “最近松云门的线人,传出一些隐秘消息,松云门祖师在上次受了敕封,还在福地闭关,企图升成仙灵中的真君。”

    “有些长老都已经召回,恐怕不会为了我们就出来,我们的安全是暂时无忧。”

    石穆钟说着,又踱了几步:“只是裴子云阴险狡诈,诡计多端,杀戮果决,多次必死之局,都能寻着生机,但按照情报来看,此人喜欢以强取胜,我们虽由暗转明,但必不会轻易来杀,应会寻着帮手,就是一个时间差。”

    “石先生,你拿个主意,不然在松云门的眼皮子下,我总觉得心慌,不是个事。”秦高见着石穆钟不理会自己,就说着。

    “秦高,我在谋算着事,要杀掉裴子云,或许此时才有机会。”石穆钟打断了思路,不耐烦,就冷冷说着。

    “石先生,这怎么说?”秦高问,眼神中有着怀疑。

    石先生自己原本佩服,只是几次袭杀裴子云,以数倍力量,都大败而归,反惹得裴子云刺杀袭击了公子在应州的人马,此时又被调查,心里总有一种慌乱在心中弥漫,自然就没有以前那样相信了。

    听着这话,石穆钟没有立刻回答,在琢磨着,稍过会才说着:“这时我们虽暴露了,但危险不大,反是裴子云,虽是我们自己放出谣言,说此人很快破得天门,争夺掌门弟子之位。”

    “但是凭心想想,这个可能性很大。”

    “要是我们撤出去,是安全了,但这一出一回的时间,说不定真给裴子云破了天门,成了阴神,甚至成了松云门的掌门弟子。”

    “这样的话,除非公子用祈玄派的力量攻打,要不,就再也难奈何了,这裴子云就成了气候,化了蛟龙。”

    “因此我们不能退,必须奋起力量,一举将此人围杀。”

    “石先生,你说的对,只是现在我们的人,武功并不高,怕作用不大。”秦高面带着忧虑说。

    石穆钟冷笑了几声:“你我都是高手,配合我们的人,是有着些把握,但是把握还不大。”

    “石先生的意思是?我们寻着外援?只是应州我们哪来的外援?”秦高很是诧异:“公子有人,可也难调过来,再说也来不及了。”

    “不是还有宋志?那个符,附带着我师门特有秘法,今日我和他通讯,就发觉侵腐已深。”石穆钟冷笑了两声说:“此人只要稍加影响,就可使他鬼迷心窍,倒行逆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