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四十三章 拒绝
    素月门

    地处东灵峡,这是一处山地,山不高,显出了丘陵和缓坡,一个道观立在了上面,名字就叫素月观。

    素月观始建于大金长定十九年,前朝遭兵火焚烧殆尽,敕命重修,历时七载,信众能至的有山门、御碑亭、前楼、风雨殿。

    “姑姑!”远的琴声,显得殿堂幽深,入内一看,一个女郎正在抚琴,声音袅袅回旋,叶苏儿聆听良久,见着她停息,才说着:“姑姑!”

    女郎不由皱起眉:“门内叫我师父。”

    “师父。”叶苏儿乖巧说。

    “苏儿,你不去修炼,来我这有什么事?”女郎看着叶苏儿,她绾着高髻,别着白玉发簪,青衣素服,眉目清冷,看起来不过二十。

    “是,师傅,听说你要去桃花源观我也想去。”叶苏儿摇着她的手。

    女郎是素月门掌教,有些头疼,这时不能惯着,就板着脸:“可你三年奠基才过了一年半,你忘记我们约定了?”

    叶苏儿满眼希望,见自己姑姑说这话,就是上前拉手:“师父,可我已修到了第七重,且天天修炼,我也很闷啊,让我去吧!”

    “什么,你不是第六层,什么时突破到第七层了?”女郎听着叶苏儿的话,虽见过叶苏儿的资质,没想到这样妖孽。

    “师父,就是最近突破,你检查检查。”叶苏儿手递上前去说。

    女郎摸在叶苏儿的手上,果是第七重,脸色很是精彩。见着自己姑姑这模样,叶苏儿就知道已动心了,连忙说:“姑姑,求求你了,姑姑。”

    女郎无奈:“好了,好了,你要去散散心也可以,要听我才行。”

    叶苏儿见自己的姑姑答应了,欢喜上前在姑姑的脸上亲了一口:“谢谢姑姑。”

    将亲在自己脸上的口水擦掉,女郎伸出手对着叶苏儿敲了一下,似笑非笑,眼中微波凝视着:“你这样开心,是不是想去私会那个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的情郎?”

    听着这话,叶苏儿看向了姑姑,见姑姑并没有多少怒气,相反面有感慨,带点追忆带点感慨,莫非姑姑也有过一段刻苦铭心思恋?

    突想起了自己不经意听着门里姐妹私下的话,说当年姑姑,曾和某个朝中大臣有段深深的情缘,只龙气和道业不能都得,错过了,因此一辈子没有嫁,或许是真有其事?

    叶苏儿正在想着,女郎就转身而去,行了一半看着叶苏儿:“苏儿,跟着来。”

    女郎说道,叶苏儿才反应过来,连忙匆匆跟着上去。

    当归、人参、灵芝、三七、鹿茸、何首乌,裴子云将这些药材堆在丹炉前,丹炉下面是火。

    丹炉打开,药一味一味进去,整个炼丹房都带着浓烈药味,闻着让人咳嗽。

    “咳咳,师兄你是要炼六味大补丸?”一个小道童问。

    “自然,这药大补精气,可以在修炼完了用着。”裴子云细心调配着药的比例。

    “师兄,我丹经读的少,可六味都是大补,何首乌还有微毒,吃了会不会虚不受补。”道童皱着眉说。

    裴子云将药放进去炼,一面说:“所以才需丹炉炼去毒性。”

    “师兄,原来需要丹炉去毒。”小道童才恍然大悟,这道童门中借来,专门辅助着裴子云炼丹。

    “恭喜师兄炼得好丹,可以使修为大进。”小道童带着笑容,这平日里并没有几人炼丹药,这是第一次亲眼见炼丹,就想学点本事。

    裴子云听得这话,苦笑:“哪有这样容易,没有九重刚柔,就无法炼丹,内力不能在丹炉内去毒。”

    “可开天门成了阴神,这增加精气的丹,就用不着,性比价很低,更别说仙灵了。”

    听着裴子云的话,道童掌着火,皱眉:“师兄,这是什么原因?”

    “奠基早期是虚不受补,只有后期几重用得着这个,开了天门又用不着,而且你看这非常昂贵,这点药材就花了五十两银子,所以说这是鸡肋,并没有多少人感兴趣,丹道日渐没落。”

    “如果有效,门内怎么会都没有几人炼丹?”

    “原来这样,师兄,这世界上就没有仙药?”小道童很明显也是听说民间服食仙丹的传说,很是失望的问。

    “有!”

    “真的?”小道童眼神里充满着希望。

    “真的,世上有天地灵物,内含灵机,炼丹的秘密就是用辅药把它调和,使人能直接服用消化。”

    “最上品的甚至能使凡人都可直接消化。”

    “但这仅仅是传说。”

    “天地灵机产生的灵物非常稀少,你就别想了。”

    “难道我们这些门中弟子就不能获得?”小道童问。

    “我也不知道,门里的丹经没有记载。”裴子云说着。

    这些灵物充满着灵机,就算有,一般是迁移到福地,生长吐纳有利循环,哪能暴殄天物用来炼丹,更不可能外流。

    裴子云这话不说,只吩咐着小道童:“接下来就是淬炼,你去门口替我守着。”

    裴子云说完,用口决不断打入这丹炉,丹炉发出叮叮当当,火在丹炉下,药材渐渐汇聚成形。

    这在师叔祖和前世原主记忆里都有,淬炼也很熟练,“叮”一声,裴子云才停下劲来,炉内成形十枚丹,赤红,散发清香。

    裴子云上前将丹药取出,装在瓷瓶中,闻了闻,取了一枚食了下去,良久张开了眼睛:“可惜,可惜。”

    “没有天地灵机,无论怎么样淬炼,丹还是普通药丹范畴,也就是去掉了副作用的补药,略有点养身效果,对普通人来说,或有用处,但对我晋升到第十重,几乎无用。”

    “果然,哪怕我不死心,炼出来了也是白费时间。”

    “火候还算纯正,可以给娘当裨益身体来用,也算是不浪费。”裴子云想着就自嘲一下:“就刚才所说,要是炼丹有用,早就满地炼丹成道了,还轮得到我?”

    “这世界只有灵犀洞这些天生福地才能裨益灵机啊!”

    “不过也难说,还是有特例,原来沈振由于燃烧精血,不能寸进,后来寻到了六味地极丹,这恰是用灵物炼成,才能对修行有益。”

    “但这个得了灵物拿去炼丹的散修祝真,就受了天谴,死了,可所谓牺牲自己一个,幸福了后来者。”

    正想着,裴子云就见着虞云君远远而来,一到了,就怒着:“掌教实在可恶。”

    “师父,怎么了?”裴子云问,虞云君本来怒气冲冲,脸色阴沉,这时听了问话,反是沉吟不语,蹙眉良久,微叹一声,说:“你要有心理准备。”

    “灵犀洞的事,不成了?”裴子云听着,不由皱眉问,上次掌教以规矩拒绝自己成为嫡传,这次呢?

    “这一次掌教是以灵犀洞灵机有限,一次只有一人规矩拒绝了,说你完全有资格入内,但是必须等宋志出来,到时再由你入洞。”虞云君说着。

    裴子云虽有些准备,脸色还是一下变得铁青,掌教真合乎自己所料,要强行将着宋志推上位,才会这样。

    “哼,门中只有一个灵犀洞,没有第二个,这一年灵机就都给宋志一人了,这是光明正大的偏袒。”裴子云恨恨的说着。

    虞云君也带着怒意,又带一些无奈,缓了缓才说:“至少等一年期满,掌门这是要力挺宋志,寄希望他在半年内破开天门成就阴神。”

    “赵长老是支持我,只是掌门不对着干,只是拖延半年,我们也没有办法可想。”

    “呼!”裴子云踱了几步,长长的吐了口气,没有说话,虞云君也是有些丧气,说着:“这次事,我要向祖师禀告,掌教这样下去真是欺人太甚了。”

    “多谢师父。”裴子云这么说,心里是不舒服,掌教简直是一定要将宋志扶持上位,连连拒绝自己正当要求。

    “这事到此为止,不过你要查的事情,这次有了眉目。”虞云君开口说着,将一张纸条递上前来,纸条上写着数个名字,还有地址。

    “不用看我,掌教虽拒绝了灵犀洞请求,但你上次向他提的要查询的人,都查着出来了。”虞云君神色有些感慨。

    裴子云一怔,这事是自己上次所请,不想应了,也就是说,掌门未必就是一定和自己为难,只要不妨碍宋志上位,还是很看重自己。

    “哎!”

    当下就重重叹息了一声,拿起了纸条仔细看了,纸条就是数个地址,不由冷笑:“道观、民居、牙所、店铺,真的是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要是我自己查,真的要不知道花费多少时间。”

    接着就看见了一个熟悉名字,不由一怔:“秦高?”

    “这人是谢成东在雍州的棋子,原本我要杀的第二人,没想到来了应州,看来是自己铲除孟落公,谢公子惊动了,派这人调查,或要除掉我?”

    正沉思着,虞云君又说:“有着蛛丝马迹,将这些人都指向靠近本山的北里县,这几人在此落脚,石穆钟也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