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四十二章 不得不争
    傍晚,天阴了,隐隐传来隆隆雷声,一个道人行在山林中,周围一些野兽叫,鸟在林中拍翅膀。

    道人对山林很是清楚,直直入内,林子深处愈来愈暗,小鸟在枝桠中啾啾而鸣,显得更是幽暗阴沉。

    一个道人进了一块石侧,见着没有人,钻进了一个山洞中,才取通信符箓,用着一点,就是一道人影投射了出来。

    “大人,呼唤我有何事?”

    “我自有要事寻你。”石穆钟出现在符箓:“我有着事要让你办。”

    “大人请说。”这道人看着石穆钟。

    “事情有两件,第一件事就是给我暗中传播,裴子云达至九层刚柔消息,暗中宣传出去,说裴子云离天门近了,很快就能突破天门,成就年轻一代弟子中第一人!”

    “大人,为何要做事?”道人有些迟疑。

    “两虎相争必有一伤,你自去做,不要露了痕迹。”石穆钟就说。

    “是,大人。”道人答着:“这第二件事,又是何事?”

    “第二件事,是宣传出去,说掌门对宋志偏心,压下裴子云晋升嫡传就是明证,一旦宋志破得天门,就立刻强立掌门弟子,不会给裴子云机会。”石穆钟冷冷的说着。

    听着这话,道人立刻明白过来,这两个对立的谣言,只要宣传出去,就能使裴子云与松云门离心,更与掌门师徒矛盾大增,这是挑拨离间之计,道人就答着:“是,我必完成任务。”

    说完,见四下无人,人影一闪,就消失在了林中。

    这几天连着下雨,雨幕中许多道人都只得缩在房内,偶有人沿着走廊台阶作事,这时就有两个道人在走廊中行着,一个胖道人就说:“师兄,你们听说了没有,裴子云已修行到第九层刚柔了,说不定比大师兄还要更快破天门,成阴神。”

    “哼,你们消息落后了,这我早就知道了,而且据说裴子云暗中还放出了话,要争掌门之位。”瘦道人不屑的说着:“这裴子云才入门多长时间,想要争夺掌门之位,真是不自量力,宋师兄离天门近了,只要破开天门,恐怕宋师兄就会立刻被立成掌门弟子。”

    “这很可能,谁叫宋师兄有个掌门师傅呢?”胖道人带一些阴阳怪气说。

    “师兄,你不会偏向裴子云吧,嘘,要让宋师兄听见麻烦就大了,宋师兄可离着天门只有一点了,说不定明天就突破了呢?”瘦道人说着。

    “难说,连灵犀洞宋师兄都用了,可到现在几个月了,都还没突破天门,真当天门容易突破么?”胖道人说着:“修到第*重,每代都有十几二十几个,但大圆满并且突破天门,三五个都没有。”

    “嘘,这些话,你可千万不要再说了。”瘦道人环视了一圈,跟胖道人说:“小心祸从口出啊!”

    “裴师弟,我们走。”这时,郝勇领着裴子云自一侧经过,就把着正在闲聊的道人惊动,两个道人见有人经过,就带着些慌乱,转身换了个方向匆匆离去,连招呼都没打。

    郝勇皱了皱眉,看向裴子云说着:“裴师弟,这些流言蜚语不听也罢,你和宋师兄都是我们松云门大才,其中或有些误会,这样大事上,掌门和长老都肯定会公平处理。”

    “有些乱说话的人,得好好惩罚下。”

    裴子云听着,就笑了笑:“这个当然!”

    话是这样说,脸色阴晴难辨:“宋志要是破了天门,恐怕掌门会立刻立掌门弟子,虽是猜测,未必不是事实!”

    前世就是样,当然前世也没有太大竞争,可宋志一旦破了天门,掌门没有经过考察期就立了掌门弟子。

    “哼,就算有长老命令,也不能强制禁止消息在门中传播,恐怕不止只有自己听到,宋志听着,必会想着办法突破,这变数又是增加。”

    种事关道途的事情,此时是得想着办法好好谋划一番:“看来我得快速进步,破了天门,避免掌门强行把宋志推上马。”

    “郝师兄,我突想起还有着事要办,我要回去一番。”裴子云说着,见着子云动作,郝勇没有反应过来:“师弟,师弟。”

    眼见着裴子云远去,郝勇脸色是有着不好,这裴子云才入门两年这样对待师兄,的确有些狂妄!

    回到自己的房间,裴子云踱步,就见道童禀:“开水来了。”

    这是一种银瓶,能装热水,有点是后世的保温瓶,裴子云虽有着心思,但还是微笑接过,开了茶罐,捏一撮茶叶下杯,就兑水,静听着茶叶的舒展声,目光却望着窗外秋色。

    “我得了师叔祖的道韵,再有着原主经验,可以说,领悟上已经绰绰有余,此时想再突破,只需要积累。”

    “现在自己归元功第九重,真积累完成,怕还需一二年,这我可等不得,必须要加快积累,本门有灵犀洞,听闻有着难得灵气,可助益修行。”

    “现在,跟师傅求着,应当可以获得,师傅就有暗示,需要的话,就可全力助我,此时正是倾斜资源的关键时。”

    “退一步就可能与掌门之位失之天涯,进一步就可能坐上那个位置。”这样一想,就是出门而去。”

    虞云君下完一着棋,见初夏冥思苦想,就笑了笑,在西侧一个靠着花园的房中倚窗而坐,信手自架上抽出一本书,刚看了两章,檐下裴子云上前敲门。

    “进来。”虞云君说着。

    裴子云就是推开门,入得房间,见着虞云君此时靠着窗,正在教导着初夏下着一盘围棋。

    见着裴子云进来,初夏的脸不知道为什么就红了,看着裴子云:“师弟,来教我下棋,姨都不让着我,你来帮我下,一定要赢了姨才行。”

    裴子云就上前看去,见着满盘都是虞云君的棋子,初夏早已被杀的不成样子。

    “师姐,你还是把棋子收了吧,你不是师傅的对手,棋子下到这地步,投降才是正经。”

    听着这话,初夏一脸不开心,裴子云笑着:“以后我有空,可以和你下下,下多了,你就厉害了。”

    说着转身说着:“师傅,我有事要禀告。”

    “你说就是。”虞云君捻着棋子。

    “我已达成第九重刚柔,还请师父为我取得灵犀洞的修行资格。”裴子云说着。

    “你达成第九重刚柔了?”虞云君捻一颗棋子抬起头来,看着裴子云,脸上是有着一些惊讶之色。

    “师父,南理之行,就隐隐有着一些突破,现在我想着再冲刺第十重大圆满,以求开得天门。”裴子云说着。

    “此时你应该扎实根基才是,你想着冲刺大圆满,是不是听得什么流言了,才着急突破?”虞云君听着裴子云的话,就眉一皱,问。

    “师父,外面是有些传闻,不过不是主要原因,第十重我早已参透,但是我的积蓄是不够,才不能晋升大圆满。”裴子云说着。

    “你说你参透第十重了?”虞云君这次才是真正震惊,有些不敢置信:“我来考考你,第十重关窍是什么,这处关键参不透,强行突破只是找死而已。”

    “师父,达到刚柔,就把身体掌握练到了极致,力可大可小,可刚可柔,要第十重圆满,就得把至柔至刚融和一体,这力量必须是至柔,才能渗入大脑,要是稍有硬性,就会走火入魔。”

    其实是伤了脑神经,轻者癫狂,重者变成白痴,这自不必说了,裴子云又说着:“这步完成,才可摄取天地之间一丝灵机,要是不能至刚,就无法炼化形成一点识海,所以十重大圆满最艰难。”

    “不错,正是此理。”虞云君说着:“不错,这其中精妙之处,只有自己体会,外人教了就容易入得歧途。”

    “你的确已参透第十重,破得天门只是迟早的事。”

    “只是这样,你又何必想着提前呢?按照你的情况,最多一二年,就会水到渠成了。”

    “师傅,谣言不可全信,但也不可不信。”

    “就算一二年我必成阴神,可是假如宋志提前成了,掌门强立为掌门弟子呢?长老和福地上的祖师,真的会发下驳令?”

    “要知道这样一来,掌门就万万当不下去,门里会有很大动荡。”裴子云问着,见着虞云君果是迟疑,就知道自己说的很对,又说:“所以退一步就是臣,进一步或是君,此时就该一跃而上。”

    虞云君踱着步,沉吟良久,突然天空一声令人胆寒炸雷,震得房间簌簌发抖,她浑身一颤,说着:“你且先回去,这事重大,我得和几个长老商量,才能去找掌门为你争取灵犀洞修行之机。”

    “是!”裴子云当然知道这事急不得,就退了出去,一阵沉闷的雷声照得一片白,墙角巴蕉、竹丛、兰花不安瑟瑟抖动,疾步出去,一阵风扑面而来,裴子云仰视着黑色天穹,若有所思。

    其实谣言并不是主因,原主记忆才是主因,掌门未必是坏人,但是他和宋志之间的羁绊太深了,父、师、子、徒都混淆在一起,不能依靠着掌门在这个问题上的公正性。

    所以有着谣言,裴子云立刻借此发难。

    “只有比宋志提前开得天门,成就嫡传,我才能和宋志分庭抗礼,并且竞争掌门之位,要是宋志提前,他就变成了唯一符合掌门弟子资格的人,掌门立他其实是名正言顺。”

    “故不得不争。”想到这里,裴子云吐出一口气,奔入雨中。荆柯守说求助下大家,打开app,点击书架,左上角,可以看到“书单选项”,点入,创建书单之时,记得把《盗天仙途》加入哦,不过书单不能是我一个,必须满四五个才能变成有效书单,书单2000,还等待大家鼎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