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四十章 疑邻盗斧
    ————

    灵犀洞

    在阴神真人眼中,这灵犀洞灵气隐隐,似雾似气,掌门曾告诫:“这是世上最珍贵之物。”

    “天地之气有数,灵气也是。”

    “奠基十重,其实就是人体内提炼出灵气,龙气册封,实际上是万民之气混之天命,而此洞就是地龙之气。”

    “汝虽一天只可抽取一丝,但是日夜近之,就可感悟灵机,故称灵犀洞。”

    原本宋志自是大喜,视自己成掌门弟子的预兆,但此时在洞内踱步,脸色有些不好,开天门,开天门,分明感觉自己离开天门只有一线,可这膜始终坚铁一般,难以破开,心里就是忧虑。

    自己师父已给自己争取了洞中修行,这里曾是祖师和历代掌门修行之地,是门中少有的福地,只是天门这关怎就破不开呢?

    天门之关,生死之关,书上记载只是尔尔,可自己亲自经过,这天门之关实是天壑一样。

    “咯,咯!”听着有着鸽子声音在外面叫,这洞里有阵法,没有法令,任何人都不得入内,小动物也这样,这外面怎突有着鸽子。

    宋志有些迟疑,被这“咯咯”鸽子声打乱了思绪,就出洞而去,才到门口,就见得一只纸鸽子正在门口,这鸽子身上密布着符咒。

    这是道门专用传信鸽,这山门外有阵法,根本没人可入,可为什么信鸽来了?难道是门内有着何人传信?

    宋志上前,鸽子脚上是抓一个信筒,见着宋志来了,这鸽子也不动,任由宋志将着抓在手,将着信件取下。

    读着信件内的内容,宋志脸色一变,接着就沉吟起来,神色之间似有些挣扎:“哼,此人不怀好意,可是……”

    徘徊良久,突一咬牙,就转入洞中,稍过了些,取着一些法宝,偷偷下山而去。

    客栈

    处于山脚西南镇上,点着灯笼,宋志近前看,果见一个伙计早提着灯迎了出来:“公子,还请跟我来,客人已在等着您了。”

    “是谁请我?”宋志看着伙计问。

    “公子,我也不知,我只知道是两位公子等你,给了一副画,说见您来,就请你上楼去。”伙计面露难色说着。

    “领我上去。”宋志迟疑了下,对伙计说。

    “公子,请。”伙计领宋志上楼,刚进入房间就见着一个长相普通男子,穿着半新不旧的衣袍,浆洗得褪色,正是石穆钟,此时喝着茶。

    入得房内,宋志盯着石穆钟,石穆钟招呼伙计:“上茶。”

    端茶上来,伙计退着下去,石穆钟没有说话,宋志有些沉不住气:“你是谁?为何有着我的画,为何来寻我?”

    听宋志的话,石穆钟将茶杯放下,笑着:“公子,明人不说暗话,为何寻你,信件上我已说的清楚明白,公子来了,就不必装着糊涂了。”

    “至于我是谁,这并不重要,重要是我调查到裴子云情况,他现在已修到了刚柔境界,至少是第九重,他才修行多少时日?我怀疑只需数月,他就可修成大圆满,突破天门。”

    石穆钟说完,就盯着宋志的眼,宋志一听,脸色大变,站了起来:“不,不可能,怎可能。”

    这样说着,就恶狠狠盯着:“修行最是艰难,每进一步都来之不易,越到后面,越是艰难,他怎么可能到了现在还能有着这样快的进益,不,我不信。”

    宋志满脸狰狞,就把桌子上茶杯摔在了地上,良久,宋志抬起了头盯着石穆钟:“你是谁,想必你来,不止这点告诉我这点事吧。

    “宋志还真是小肚鸡肠,难怪不成大器!”石穆钟暗暗想到:“你能来,你就应思虑清楚了,知道我的目的。”

    这话一说,宋志的脸色一变,石穆钟又笑着:“裴子云二年就要奠基大圆满,你认为他要几年破天门成阴神?”

    “天门是一道坎,能过才有长生久视希望,要是这关都不能过,结局你也应能想明白,只是宋大师兄,你就算得了师父照顾,入了福地洞中,可你觉得你能过了这关么,或者说要多少时间?”

    “辛苦十载,就这样准备让出掌门弟子宝座,从此跪拜称臣?称呼一声掌门,看着他用着本属于你的资源,一路高歌,成就长生么?”

    石穆钟这话一句接一句,就锤子一样敲打在宋志的心上,宋志闷哼一声,捂着胸口,退后几步,嘴里出现了血腥味。

    这时眼神中带着寒意,死死盯着石穆钟,冷冷说:“不要说有的没的,你这挑拨是为了什么?”

    “哈哈!”石穆钟就笑了起来:“因我是裴子云的敌人,我无时无刻不想要他死——难道你不想?”

    “自是想,可是我们是同门,我们争斗也是门内之争,就算有怨恨,也是堂堂正正。”宋志说着,胸口气血是沸腾,控制不住,血腥涌上,狠狠一口咽了下去。

    石穆钟见着宋志这模样,脸上笑了起来,刚才自己毫不掩盖是裴子云的敌人,他深刻明白,只有这才有最大的说服力量,只有这样才能站在同一立场,最大的刺激宋志。

    此时宋志嘴上说着不要,可身体很诚实,挑动了对裴子云恨意,而且宋志此时眼神之中带着杀意,盯着石穆钟,刚才听了石穆钟这话,连石穆钟也恨上了。

    石穆钟似乎早料到了宋志这样,看着宋志恶毒的眼神,清风云淡笑说:“对了,我有个消息,说不定对你有着帮助。”

    听着石穆钟的话,宋志就说:“你会这样好心,愿意将消息透漏给我?”

    “哈哈,当然,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只要打击裴子云,我自是原因!”石穆钟也冷笑说,咬牙切齿并不是假。

    听着这话,宋志不由一怔,就见着石穆钟说:“裴子云,不知道你想过一个问题没有,就是裴子云原非常平常,你门内的赵长老,观察了几年都没有觉得他有着修行资质,为什么突然之间发达,你想过没有?而且还这样突飞猛进?”

    “我的确疑惑过,只是得赵师叔保证,我这才没有多想,难道这里面还有隐情不成?”宋志被石穆钟的话勾动心中的怀疑,开口说:“难道是带艺投奔?”

    “哈哈,这样天才,怎会是别派间谍,自己培养都来不及。”

    “也不可能隐瞒,你门内长老自会探察,就算能隐瞒活人,难道还能隐瞒福地上的祖师不成。”

    “仙灵,也是灵,对这自然再敏感不过。”

    “那还有别的原因不成?”宋志带着恨意问着,神态就有些焦急。

    裴子云在两年内修行到这地步,原本天才,此时被石穆钟一指出,压下的疑虑就是涌上心,觉得真是处处诡异。

    石穆钟低首喝茶,宋志看着石穆钟这模样,咬牙切齿:“你知道?不用用着话来诱我,你只需告诉我,到底是什么情况?”

    石穆钟见此,吐出一话:“凤命!”

    “什么?”宋志惊诧倒退了几步,倒吸一口气,脸色有些苍白,许久才带着一丝狰狞:“你是说裴子云得了凤命?”

    石穆钟冷笑了一声:“你也是道门中人,门中典籍应该有着记录。”

    “我说的凤命并不是真正凤命。”

    “就算是天命之人,在没有真正登基称王称帝,并且占有一半天下以上,都算不得真龙,只是潜龙。”

    “凤命也是,最多算是稚凤,只有被册封皇后才是真凤。”

    “而我说的这凤命,却是代指,指在修行界,类似命格的女子。”

    听到这里,宋志靠在了墙上没有说话,神色带着猜疑,看了看石穆钟,想要自石穆钟脸上看出点,只是看不出,又低下头回忆着。

    石穆钟见到宋志这幅模样,就冷笑,说:“宋公子,你还在怀疑我?不过这也是应当,我有着诚意。”

    “有些事,你自己查一查,就清楚了。”

    见着宋志还是不说话,石穆钟笑了,将一个通讯符递上,有着一个铁锚图案,按在桌子上:“宋公子,你是哪日想明白了,和我联系,我们大门随时为你敞开。”

    说完,石穆钟就是出门而去,宋志在房间内看了看符,似乎在挣扎。

    石穆钟出门而去,守在门口的秦高问:“石军师,这裴子云真的得了凤命?”

    秦高神色带着诧异,跟随在石穆钟身侧。

    “哼哼!”石穆钟冷哼:“半真半假吧,我也没有明白探察出裴子云为什么进步这样快,这是我们猜测之一,或此子真是绝世天才也说不定。”

    “那为什么这样说?”秦高一怔。

    “疑邻盗斧,你听说过没有?丢了一把斧子,怀疑是邻居家儿子偷去了,观察走路是偷斧子,脸色表情是偷斧子,言谈话语更似是偷斧子。”

    “找到了,第二天见到邻居家儿子,就觉得言行举止没有一处是偷斧子的人。”

    “此举很简单,就是挑拨宋志、松云门、主人公、叶苏儿之间关系,这人心种下了怀疑了种子,离崩塌就不远了。”

    “军师好算计。”秦高说着。

    “哼,这还可以试探下叶苏儿气数如何,哪怕错了,我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石穆钟顿了一下,才微微冷笑:“其实关键是我给的那个符,这可是本门秘传,能无形影响人的心神,最后偏激而不自知。”

    听着这话,秦高豁然开解,心悦诚服:“石先生大才。”荆柯守说对了,求助下大家,打开app,点击书架,左上角,可以看到“书单选项”,点入,创建书单之时,记得把《盗天仙途》加入哦,书单2000,还等待大家鼎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