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一正家法
    “谁,你是谁?”眼见着智珠在握,此时闯出来了一个人,这样轻蔑,不由让孟落公震怒。

    场内众人见着一个少年出现,这人正是裴子云,沈晚林静静跟在后面,衣裙素简,浅袖上甚至沾上不少尘土,脸依稀隐有泪迹。

    裴子云看了一眼:“沈兄,你这杀身决可停了,这里就交给我了。”

    这时来救人,自是阻止沈振的潜力透支,联盟不联盟并不重要,只要沈振活下去,自然和指使孟落公的谢成东对上。

    刚才听着这些话,连裴子云都对孟落公暗暗鄙夷,为了攀附,把自己妹妹嫁给沈家,夺了武艺和家业把沈振父亲杀死,母亲郁郁而终,最后还把沈晚林当鱼饵来埋伏,完全不考虑沈晚林经此一事再也无法嫁人。

    难怪沈振当年恨之入骨,当时情况怕也是现在这绝境,使出这杀身法杀出去,但用了此法,潜力殆尽,就算有上明图,也也没有办法进阶了?

    听说此人还寻得了某个炼丹大师的遗丹,硬是突入了天门,可终身停在这里。

    后来沈振杀了孟落公,得知与着谢公子有关,一腔仇恨与之为敌,终身不歇,只是即使有着满腔仇恨,满腔不甘愤怒,后来只能命丧谢成东手下,原因就在今天这里了。

    “妹妹!”沈振见了,红润的神褪了下去,立刻变的雪白,不由咳嗽起来。

    这时,沈晚林踏上了一步,呈现了十分痛苦神,问:“舅舅,我父亲真是你杀的吗?”

    沈晚林的眼神痛苦又带着期盼,老实说这十几年,孟落公对她还不错。

    孟落公看着她,脸微柔,缓缓说着:“你刚才不都是听到了?”

    “舅舅,你。”沈晚林亲口听着舅舅承认,一瞬间就喘不过气来,手伸出捂住心口,这话气的堵住了心。

    “妹妹!”沈振上前,托住自己妹妹,看着孟落公咬牙切齿,盯着孟落公恨恨:“妹妹,怕还不止这些,在你的婚礼上用替身偷袭,围困杀我们,这事没有张平参与不可能,而且这种作践侮辱,诱我出现,不但要毁了我,还要毁了你,更要毁了我们沈家的名声。”

    “沈家掌小刀会已经三代,这贼子虽篡夺了大权,但到底名不正言不顺,所以才想着这个狠毒的招式。

    “不,不可能!”沈晚林还没有想到这一层,心里还有幻想,此时戳破,脸变得苍白,没有一丝血:“舅舅,你真的这样狠?”

    孟落公微微沁出汗,倏间一股杀气:“唉,要是你哥哥乖乖被我杀了,以后那会有这样的事。”

    “有些人就是挂念着少主,我曾数度清洗,总有些孤臣孽子,舅舅也是不得已,今天的事,和你无关,张平还是喜欢你的,虽你不可能成为她的正妻了,但当个妾还是可以。”

    沈晚林痛苦闭上了双目,再也不说话了。

    “大丈夫成事不拘小节,沈振,交出上明八清图,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孟落公见着沈振脸越来越苍白,透出一股黑气,就冷笑着说着:“这刀上染的是千丝引,你中了毒这样多时间,哪怕用武功压着,又能压制几时?”

    “哈哈。”裴子云笑了起来。

    “这位朋友,此间事是沈家的事,与你无关,你最好退让一侧,不然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忌日。”孟落公冷冷说,此时他摸不清楚虚实,是没有贸然杀上除掉裴子云这绊脚石。

    “孟落公,江湖说你办事谨慎,现在看来真是没有错。”

    “哪怕人多势众,还是用言语拖着沈振,想着沈振此时还可用八清舍身诀,能拖一分,血就流一分,毒就深一分。”

    “至于我,摸不清楚底细,才没有杀上来,不过,机关算尽,只误了你的性命。”

    “你!”孟落公气结,伸出手指要说些话,裴子云再也不想多说,拔剑,只是一指:“闪光术!”

    “蓬”眼前顿时炸出一道强光,一瞬间,没有准备的人顿时睁眼不能看见,都是一阵的眩晕。

    裴子云悍然出手,一出手尽是全力,只见剑光闪着,“嗤嗤嗤”,靠近的三人顿时喉咙中剑,跌了出去。

    就有着这一瞬间空间,余下一人终是生死里打滚的刀客,虽眼睛流泪视眼模糊,但突奋力发出猛攻,只攻不守,誓要杀出血路来,刀光所至,空气中发出布帛一起撕裂的声音。

    裴子云不进反退,剑光又是一闪,这时就不可能有着前面三个“杀人一点血”的优雅,以最快最准最狠的速度贯入。

    “噗”剑比剑光还快,直直刺入了这人的肚腹之间,裴子云拔剑,血宛是倒下的一桶水一样自伤口喷出,见此脸不改容,只是一避,格住左侧攻来的一刀,身体一扑又一转。

    “噗”又一个刀手的一条断臂飞出,五只手指还紧握着刀,喷出一道血柱。

    沈振看着剑法,眼神一变:“妹妹,你把沈家三十七式传给他了?”

    虽使的是剑,并且有变化,但沈振是沈家的继承人,对这非常熟悉,自是能看出,虽使的剑,但用的是沈家三十七式,并且看这火候,已有了第七重境界。

    “他说不是,说看了伤口就能学会。”沈晚林说着,一一细说,不提这两个兄妹说话,只见过了这几个呼吸,诸人就已经缓了过来。

    “你居还懂道术,你是哪家道门的弟子,我可是祈玄派谢公子的人!”孟落公此时惊怒,大声说着。

    光芒落下,恢复视力,数个刀手捂着喉咙在地上翻滚,这种情况一时不死,但肯定活不成了。

    “道法镇压此界,果名不虚传。”

    “这些人可都是江湖打滚的刀手,论排队列阵不如军队,可论单人来说,精湛的刀法和矫健的身手,远在之上。”

    “但在这微不足道的道法下,顿时就连抵抗都不能,瞬间被我杀了五个。”

    就在这想着,几个跌在地上滚动的人,身子陡挣了一挣,就再也不动了,这时裴子云借着这一个缓冲,一口气再生,冷笑一声,长剑一刺,又杀了上去。

    “行阵,用铁索,远攻,此人剑法超绝,还懂道法,用阵减少损失。”孟落公一挥手,刀手纷纷取着铁索攻上。

    “流沙!”裴子云一点,一角处数人脚步随着这声瞬间陷下,孟落公怒呵一声,跟着扑上,而裴子云更快,身体化成流光闪过,速度快得目力难及,相距仅仅数米,没有闪避的任何机会,剑光一闪,三颗人头飞出,接着才传出破风声,以及刀剑格斗之声。

    “噗”孟落公翻身落地,左手掩胁,指缝有血沁出,里面创口并不大,流出的血不多,但意味着在刚才抢攻中,一剑受创,顿时连脸都变了。

    “此人说的不错,他不是直接学习沈家三十七式,刚才剑法有着我家的奥意,但已产生更可怕的变化。”

    “还有,祈玄派谢公子,是你指使了舅舅?”沈振眼神都变了。

    “杀!”一声长啸,虽在雨中但此时还是还有点光,可在这时,风撼动,尘滚滚,黑气涌出,瞬间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剑光击下,惨叫连连。

    只黑暗只维持了一秒,星光照下,又有三人伏尸在场,场内还有二十个刀手,都面出惊恐之,有人甚至惊叫:“妖法!”

    “哼,都是老江湖了,道法没有听说?”孟落公冷哼了一声:“给我贴身,这人使得道术,近身逼着,道术需要施法时间。”

    “还有,道法极耗精气神,看他能施展几次。”

    “杀!”场内刀手神不好,这样的攻杀完全超出思考,这时听孟落公的话,这些刀手终是江湖里打滚的人,相视一眼,扑了上去。

    “道法是这样,可是难道我只有这一点的道法?”裴子云尖啸一声,剑上顿带上一种幽光:“道法御剑。”

    “噗”刀剑相交,刀手只觉得一股诡异力道自刀上传了上来,以前的这招是长刀脱手,但这次,这股力量虽细如发丝,但瞬间穿过了刀入得了身内炸开,还没有惊呼出声,剑光就一刺,并且瞬间一转,抽出。

    这人向前冲止住,双眼瞬间睁得极大,鲜血喷出。

    “缠着这人!”孟落公不进反退,直直扑向沈晚林,任何人一看,就知道他想把自己外甥女逮住当人质。

    “卑鄙!”

    孟落公才靠近,沈振上前就要护住自己妹妹,但一提气,就咳嗽了起来,可就在这时,一道清亮的刀光闪过。

    两刀相交,孟落公退了几步,眼神中带着不可相信,惊呼:“你,你怎么也会沈家刀法?”

    “我是沈家小姐,怎么能不会这刀法?舅舅,你看我刀法如何?”沈晚林此时看上去,带着一分惊丽,刀光斩出。

    一个交错,沈晚林一口血喷出,倒跌出去,这时孟落公也退了一步,脸又白又红,看着沈晚林就大骂:“你这贱人,居破坏了传子不传女的家规,私下偷学了刀法,还变的这样诡异,幸你没有继承上明八清图,要不我今日就要阴沟翻船了。”

    “我以为我心机深沉,没想到你也不差,我的外甥女,你真该死,今天我就要一正家法,杀了你这破坏家规的叛徒。”...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