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二百章 围杀
    一座山峦之巅,四个道人正站立小亭中,放眼四望,见雨簌簌而降,高大的松柏一路生长而下,悬崖峭壁更有着几颗蜿蜒树木,涛声雨声一片,风鼓动了道人的衣袍,时不时,就有人不断上下,似乎在暗中探查着,还有一些人则在构建着法坛。

    一些道法时不时就有波动。

    一个符箓突就是亮了起来,一个中年道人说:“松云门福地攻破了,我们要不要相助。”

    “静候情况,相互僵持最佳,要是松云门战败了,我们必须摧毁法坛,袭杀这些人,绝对不能让祈玄门得了福地。”一个道人似在一团黑烟中隐藏,这样说着。

    “没想到祈玄门真狼子野心,居出动地仙分身,想一举拿下松云门。”又一个道人说,看上去很是清秀。

    中年道人听了,就冷笑了一声:“要不是这样,你我何必联合,要当那个渔翁?”

    “哈哈,谁叫祈玄门惹了众怒,这道门林立各有传承才是正道,谁家没有几个祖师,谁家没有几个真人?”

    “那些小门小派被吞并也就算了,布下一些暗子也就算了,可悍然对同样福地之道门开启战事,祈玄门以为我们都是泥菩萨摆设?”

    “哪怕有着矛盾,我们几个大门必须联合,狠狠给个教训,叫祈玄派明白,这道门还不是它家的天下!”黑烟中的道人冷冷的说着。

    “说的对,安排妥当了没有?此次杀戮,我们可是冒着风险。”最后一个道人是老者了,带着一些不安。

    “肯定,势必要让这些人脱不得,不但要杀得那些帝子,还得一举灭了这地仙分身。”

    听着这样的话,清秀的道人带着一些迟疑说:“可是这样偷袭,并且灭杀分身,可彻底跟祈玄门撕破脸了。”

    听得这话,中年道人冷笑了一声:“哼,不撕破脸,他们就不会伐山破庙,一夺天下道统了?”

    “情况如何了,查着清楚了没有?”黑烟中的道人对实际更关注。

    “虽我们不能探察里面情况,但福地内还在战斗,而且松云门地上战斗似乎发生反转了。”

    “报告,松云门反杀了祈玄派,几乎无一人逃出。”通讯符箓突亮了起来。

    “什么?”诸道人都是震惊:“什么原因?”

    “似乎是裴子云反扑,和门内响应,一举杀败了祈玄派。”

    “这小子……”诸道人神色复杂,一人甚至看了看在黑烟中的道人,而黑烟中的道人并没有说话。

    “法坛被攻破了。”又有人惊叫,龙气崩解了。

    “快快,就在这时,没了法坛中转,地仙分身威能还能支持多久?我们的法阵如何了?”中年道人这样问着。

    “放心,有着阵法,又有十数个真人,可以袭击杀了这地仙分身。”

    “而且,经过大战,这地仙分身,必已经损失严重。”

    “快,不能放走这个机会,杀了这地仙化身,地仙也要损失惨重,至少数年内不能恢复。”

    “准备。”中年道人令着,下一刻,四个人影显出,一晃,扑入地下不见。

    冥土

    目之所及,一片苍茫,灰黑气弥漫其中,略见到一些白气化一片微光,分布在一些角落。

    “这是道观与寺庙了,甚至是族祠。”

    其中几处,光焰流转,与众不同,这是城隍和道门福地了。

    地仙化身正在冥土穿行,飞出一段,突停了下来:“汝等埋伏,意欲何为?”

    “冥土只看灵力,我就说隐瞒不住,显身吧!”挡在地仙化身面前的有四位,个个身披清光,只是各有区别,有的甚至带着黑色法纹。

    “至于我们何意,你还不清楚?你区区一个分身,没了法坛支持,又屡经大战,消耗了许多,我等就想趁机埋葬你。”

    听着面前这些阴神的话,地仙分身冷笑:“真是有意思。你们区区几个真人,就想对付我?真是太小看我了。”

    话是这样说,地仙分身突一闪,带着一片红光就要消失,但只听“轰”一声,重重撞在一处,周围显出了一个透明的囚墙。

    中年道人冷笑:“果你负了伤,连我们的法阵囚牢你都冲不出,祈玄门想一家独大,我们岂不知,现在终于找到了机会了。”

    红光又出现,裹着地仙化身,这时根本不语,只是一伸,手指上射出暗赤光,只听一片铿锵鸣玉之声,透明的囚墙顿时凹了下去,眼见着就要碎开,不由露出了喜色。

    四个道人相互看了一眼,突取出一个珠子。

    “不,你们怎么可能有雷珠?”一见着这个,地仙化身才真正露出了恐惧之色,话还没有落下,“轰”的一声,霹雳大震,一个珠子爆炸,满囚室炸开。

    这地仙化身应变也快,突显出一幢,带着血光把自己护住,不知道又是什么法宝,但炸开,这幢也碎去,人受了点伤,并不甚重。

    而囚室本身也摇摇欲坠,当下奋力冲去。

    不料又是一个雷霆打下来,防身清光立被震散,一条左臂也炸成粉碎。

    “各位道友且慢!”地仙化身才惊慌说着,刚一口,第三个雷霆也连珠打下,这次连声音都未出,半个身子立刻粉碎。

    松云门

    裴子云身上带着血,衣服破烂,趔趄踉跄回到了山门,这才细细看去,只见原本蕴蕴茵茵的道观,殿宫亭榭台阁碑碣画廊林立,现在遭过火焚,三分之一被夷为平地,只剩地基了。

    余下建筑也被烟火熏得发黑,十数个普通道人流着泪水收拾尸体。

    一个道人迎了上去,眼睛有些红肿:“裴师弟你终于回来了,掌门在等你。”

    裴子云就举步向内,沿途到处是残砖碎瓦,一些祈玄门道人尸体都因泄愤,砍得稀烂,收拢一起,用火焚烧殆尽。

    而赵宁似在疗伤,张云指挥着道人在收敛自己的弟子,裴子云叹了一声,张云看见了裴子云向前迎过,沉默一下才说着:“裴师弟,掌门入得福地,神形俱损,只用着丹药在吊命,要等你前去,你快过去吧!”

    裴子云一怔,许多事在脑海中闪过,前世今世恩恩怨怨都说之不尽,深深吐了一口气:“我知道了,我这就去。”

    才几步,初夏扑了上来:“师弟,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小夏,让你师弟去见掌门,掌门还有话要说。”虞云君自殿内出来,看着裴子云,面色忧郁,眼神中带无可奈何悲凄:“掌门其实醒不来了,但硬是回来了,吊着命,就是等你。”

    听着虞云君的话,裴子云急步进去,进了大殿,就见炉里一些烟正烧着,袅袅显出了流云形,不断的向着一处。

    接着眉就是一皱,入鼻一股焦臭和血腥,与香混在一起,让人反胃作呕。

    裴子云看清楚了面前的模样,一个血肉模糊带着一些焦香的人,端坐在神像之下,此时还有些气息。

    听着声响,这个剥掉了皮肤的红色肌肉的人才是抬起头,看着裴子云就喃喃的低声:“你来了。”

    听着面前这人声音,裴子云才认得。

    “掌门?你,你怎么变成了这模样?”虽有张云提醒,此时也震惊了,这种似乎是放在火中活生生烤掉了皮。

    “你,你来了,这是精血燃烧的后果。”掌门此时说着:“你屡建大功,我为了我师父转世的宋志,一直压制你,还把你驱除了出去,你恨不恨我。”

    裴子云看着面前掌门,这样的惨状,不知道如何去说,沉默了一会,抬头是看着祖师神像,神像上带着许多的裂缝,掌门喘息着看裴子云:“你果是还在怨恨着我么?”

    “没有。”裴子云又沉默了一会这样说。

    掌门看着,笑了起来:“你说没有,我不会相信,没有是假,生死不测,谁没有点怨恨,只是这些都过去了。”

    “你屡建大功,现在更是千里奔驰回来拯救师门,这就是顾全大局。”

    “现在危难之间,你又是本门新一代弟子中唯一的嫡传,就只有你了,来吧,我传位于你。”

    “临危受命,不敢不从。”裴子云上前说。

    掌门伸出手将一个红色玉牌递上去,这玉牌其实是一个符箓,上闪着一些红光,带着一些氤氲之气,上面雕刻着松云二个字。

    “裴子云,我任命你为第六代掌门,祖师已认可。”掌门说。

    裴子云接过这符,才是接过,祖师神像上有一些灵光落下,落到身上。

    “福地权限,还得你真正就任掌门才可获得。”掌门才说完,头垂了下去,再也没有了气息。

    看着面前掌门的尸体,裴子云沉默了。

    其实裴子云自然明白,掌门坚持着回来,就是为了传位给自己,让自己名正言顺,要不,说不定又要出问题。

    “这是为了松云门啊!”裴子云不由握紧了手中的玉牌,突然之间明白,前世原主奋斗一生都不可得的目标,现在已经握在了自己手中。

    只是,有些喜悦,更多的是怅怅。

    “原主,看啊,这就是松云门的掌门符箓,这就是松云门!”